第226章 22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王爷若不信,筱萝愿跟你打个赌,如果不是‘魅影七杀’,筱萝把风雨雷电赠与王爷。若是么..筱萝要流沙!以四换一,王爷可是占尽了便宜呢!”沐筱萝唇角微勾,深如明月的眸弯成月牙。

    “明日本王会把封逸寒带到雍和宫,就这样!”楚玉肃然开口,旋即转身走向宫门。

    “那王爷到底是赌?还是不赌啊?”沐筱萝无害的眸子真诚的眨了两下。

    “本王可不是燕南笙那个白痴!就算是死,本王都不会让你骗走流沙,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楚玉恨恨道,旋即大步离开关雎宫。

    看着那抹愤然离去的背影,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微笑,这一刻,楚玉的身影终于不只是萧索和孤寂。而援助封逸寒,便是她为楚玉铺砌通往大楚龙座道路上的很重要的一块砖。

    正如沐筱萝所料,封逸寒的出使并没有受到楚云钊的重视,而他让楚玉款待封逸寒,无非是料到封逸寒此行必有凶险,一旦封逸寒出事,他自会把楚玉交给齐国,既不用议和赔偿,又避免开战,同时也解决了楚玉这块心头刺,一举两得。

    “主人,王爷已经带着封逸寒到了雍和宫,属下探查过了,封逸寒随行十五人,五名贴身侍卫,皆是一等高手,其余十名稍逊些。”殷雪直的站在沐筱萝身侧,据实禀报。

    “十五人..看来齐王当真是想废了这个太子。殷雪,如果与‘魅影七杀’遇上,你有几分胜算?”沐筱萝清眸幽如深潭,似古井无波。

    “独自脱身容易,若是对峙,三分胜算。”殷雪言外之意,便是敌不过。

    “嗯,相信封逸寒身边的人该不都是饭桶,加上流沙,你们应该能打个平手。如今能不能保住封逸寒,且看造化了。记着,无论何时何地,肃亲王的命最宝贵,其次便是你自己的,懂么?”沐筱萝轻呷口茶,淡声道。

    “属下明白!”殷雪心知沐筱萝是不想让自己与‘魅影七杀’硬拼,实在保不住,也不能搭上自己的命。

    封逸寒到雍和宫的第二日,楚云钊方才下旨设宴款待,而席间陪同者,除了自己,便是楚玉。沐筱萝不禁嗤笑,楚云钊真是太不把封逸寒当回事儿了,即便他再不受宠,也是一国太子,居然让一个傻子去陪,明显是在给封逸寒难堪。

    殊不知他是看走了眼,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辱,总有一天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时间定在午时,宴席设在雍和宫,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能看出楚云钊的刻意轻视。关雎宫内,沐筱萝让汀月将自己打扮的分外夸张,汀月将梳妆台上最后一支金步摇插在沐筱萝的发髻上,脸色已成禇色。

    “娘娘,您不觉得累吗?”看着沐筱萝头上顶着的七八支珠钗,汀月窘然开口。

    “你知道本宫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沐筱萝还嫌不够的在脸上多拍了些胭脂,原本淡雅清绝的容颜,现在看起来虽不失美艳,可却太过艳俗。

    “奴婢不明白。”汀月睁大眼睛等着沐筱萝的解释。

    “很简单,本宫越邋遢,越丢脸,封逸寒便会越恼,越记恨皇上此番安排,相比之下,他便很容易感受到楚玉的真诚和坦然。”沐筱萝似有深意点了一句。

    “汀月有时候真不明白,您既然那么帮肃亲王,不让他知道也就算了,还每次都把王爷气个半死!”汀月随手收起胭脂水粉,抱怨道。

    “你瞧见过他生气?”沐筱萝挑起眉梢,狐疑开口。

    “当然,有几次奴婢经过东厢房的时候,分明听到肃亲王在狠狠诅咒您!”汀月使劲儿点头。

    “诅咒本宫什么?”沐筱萝饶有兴致的看向汀月,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大多是腹黑,跋扈之类的词语,奴婢虽然没听清楚,可那声音抑扬顿挫,想必是气坏了。”汀月笃定道。

    “是么..。时候差不多了,随本宫去雍和宫。”沐筱萝且将汀月的话记在心里,缓身踱步走出关雎宫。

    初夏的天儿难得如此凉爽,当沐筱萝推开宫门踏入雍和宫时,入眼皆是一片桃花。

    沐筱萝恍然,这雍和宫一向闲置,彼时自己还是皇后的时候,偶入宫中,便命花匠在此处种满桃花,也省得院落无人,太过凄凉,现下看来,自己无意之举,却成就了眼前的宛如仙境。

    风起,暗香浮动,花瓣随风盘旋,狂舞于空。花海深处,只见一人独自坐在石凳上,背倚桃树,玉指执书,细细品读。男子紫冠束发,发间有青带若隐若现,儒雅,安静的如一尊绝美的玉塑,粉英缤纷,几许花瓣落在男子的肩上,白裳之下,男子越发超凡脱俗。

    汀月正欲起步,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她不想过早的打扰这唯美安静的氛围,只是为时已晚。此刻,男子已然搁下书卷,抬眸朝沐筱萝的方向看过来。

    清逸的俊颜,棱角分明的五官,淡漠儒雅的气质,无不昭示着男子的不凡,可沐筱萝却感受到那清澈的眸底,蕴含着怎样的沉郁哀伤,怎样的悲愤隐忍。这感觉似曾相识,如果没经历过极痛,又怎会有这样因仇恨而沉淀的幽远目光。

    “你是谁?”本该是花间男子的问题,声音却从身后传过来。一侧,汀月狠噎了下喉咙。

    “王爷,您连我家主子都不认得了么?”汀月小心翼翼看向站在沐筱萝身后的楚玉,心底惴惴不安。毕竟在楚玉眼里,自家主子可不是傻子。

    “沐筱萝?你干嘛打扮成这样?”楚玉急步走到沐筱萝面前,满目震惊。

    “这样有什么不好?本宫觉得这打扮是极美的!”沐筱萝鼓起红腮,理直气壮。

    “汀月,你确定你家主子出门前照过镜子了?”楚玉双目紧盯住沐筱萝,质疑问道。无语,汀月只觉汗颜。

    “肃亲王,这位是?”清越的声音悠然响起,封逸寒优雅踱步至楚玉身侧,细长的眼清澈明亮,宛若水晶。

    “咳..这位是皇上最得宠的沐妃娘娘。”楚玉在介绍沐筱萝的时候,声音略显尴尬,倒是一侧的沐筱萝不以为然,纵是丢脸也是丢楚云钊的脸。

    “沐妃,这位是齐国太子。”楚玉转身,向沐筱萝正式介绍封逸寒。

    “嗯,你怎么不向本宫请安?”楚玉语毕,沐筱萝登时抬起涂抹着厚厚胭脂的粉嫩小脸,一派傲然开口。封逸寒闻声微震,却也未表露太多情愫,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沐妃,该是你向太子施礼!”楚玉脸色青褚,低声提醒道。

    “可皇上说除了他,本宫在这里是最大的,谁见了本宫都该行礼,对了,你刚刚看到本宫,怎的没行礼!”沐筱萝双手叉腰,蛮横看向楚玉。这一刻,楚玉忽然有种被人扒了衣服吊在空中的羞愤感,如果不是坚强的意志力,他定会朝沐筱萝咆哮吼过去

    “在下封逸寒,拜见沐妃娘娘,世人皆道沐妃倾城之色,天真无邪,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封逸寒的眼角含着笑,在那双眼睛里,沐筱萝看不到一丝厌恶和嫌弃,那样真诚的目光,仿佛真是对她有无限崇敬。沐筱萝不禁感叹,封逸寒的城府果然够深。

    “平身,你呢?”沐筱萝将视线收回到楚玉身上,唇角不经意的勾出一抹轻浅的弧度。不知为什么,沐筱萝特别喜欢看楚玉被她气的癫狂的模样,仿佛这样的楚玉够生动。

    “拜见沐妃!”楚玉随意拱手后即刻转身看向封逸寒,真是多一眼也不愿意见沐筱萝此刻那副尊容。

    “太子殿下,楚玉已经吩咐御膳房备下一桌酒宴,今日算是正式为太子殿下接风洗尘!”

    “楚玉兄有心了,非正式国宴,便称我逸寒吧。”封逸寒薄唇微勾,眉宇间的真诚并非刻意。

    “好!逸寒,里面请!”昨日便与封逸寒相谈甚欢,楚玉倒也不做作。

    “本宫是不是该走在前面?”沐筱萝突兀的一句登时破坏了眼前的美好的氛围,楚玉深吸口气,还未开口,便见封逸寒恭敬让出通路,满面微笑的看向沐筱萝。

    “沐妃娘娘,请!”清越的声音如雨打青瓷,悦耳动听。沐筱萝自不客气,登时大摇大摆的走进雍和宫。

    席间,楚玉与封逸寒畅谈古今,涉猎内容天南地北,一侧,沐筱萝大部分时间都在吃喝,实则却将封逸寒的每句话过心,即便封逸寒掩饰的再好,可言谈中还是显露了他的磅礴野心。

    当然,为了将自己的角色扮演的淋漓尽致,沐筱萝也会不失时机的插上一句毫不相关的质疑,每每此时,楚玉的目光都透着掩饰不住的愤慨,反观封逸寒,却可以耐心细致的释疑解惑,甚至还会和沐筱萝探讨上一阵。

    回到关雎宫,楚玉还未等换装出来的沐筱萝坐下来喝口茶,便已抛来一连串的抱怨。

    “皇上就算再不待见封逸寒,是不是也该露上一面?就算不出面,也不该让你去寒碜人家。你也是,要不要扮的那么夸张?若本王还是当年的肃亲王也罢,如今本王不过是个闲人,不管从哪方面,都怠慢了封逸寒!”楚玉愤愤然看向沐筱萝。

    “当日皇上命你款待封逸寒,你便该知道皇上的意思。对于将死之人,皇上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至于让本宫出面,倒也无不妥之处,毕竟在世人眼里,本宫的确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倒是王爷的反应,当真让筱萝失望!”沐筱萝清眸看向在自己面前来回踱步的楚玉,声音肃然。

    “本王怎么了?”楚玉不以为然。

    “不过一天的时间,王爷便对封逸寒掏心掏肺了么?居然这样为他报不平。看来封逸寒的厉害之处并非城府深沉,而是善于攻心。”沐筱萝针砭时弊分析。

    “本王只是觉得不该如此轻视封逸寒,仅此而已。”楚玉闻声心虚,却仍极力辩驳。

    “最好仅此而已,王爷应该清楚,封逸寒与你并不是一类人,他心在朝,齐国皇位他势在必得,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为他的王者之路作铺垫,筱萝只希望王爷莫糊里糊涂的成了他成功路上的垫脚石。”沐筱萝优雅提起茶壶,斟了杯推到楚玉方向。

    “你不是一直主张要护他周的吗?”沐筱萝的语出惊人让楚玉不禁沉凝,这一刻,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眼前的沐筱萝无论智慧,还是心机,都不输彼时的莫心。

    “本宫是想王爷让他感觉到,你在意有护他周,这样他才会心存感激。若王爷是在被他利用的情况下护他周,他只会觉得王爷愚蠢!这个封逸寒,真不简单!”闻名不如见面,在看到封逸寒的那一刻,沐筱萝便知道,他能在四面楚歌的环境里安然无恙,且稳坐太子之位,绝非善类。

    “这有什么区别?本王只是不想让大楚卷进齐国内讧,并不求他感激。”楚玉明眸看向沐筱萝,正色道。

    “王爷,奴婢不得不大胆说一句,我家主子自毁形象的帮你,你不感激也就罢了,还处处责难,真是让人心寒。”即便楚玉再丰神俊逸,可看到他这样对沐筱萝说话,汀月还是忍不住抱怨。

    “她怎么帮本王了?本王怎么责难她了?汀月,你说话越来越没头没尾了!”楚玉疑惑看向汀月,对汀月的指责供认不讳。

    “王爷..”汀月再欲辩驳,却被沐筱萝唤住。

    “汀月,莫跟他一般见识,本宫累了,扶本宫回去休息。”楚玉无坐拥天下之心,自然不会理解自己所做的一切,沐筱萝悠然起身,走进内室。

    “别走啊!本王还有话没说完呢!”见沐筱萝离开,楚玉登时开口。

    “絮子不是在那儿了么。”沐筱萝回应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入了内室。楚玉闻言看向贵妃椅上越发懒惰的絮子,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适楚,月色皎洁,星光柔美,满树桃花在月光的沐浴下,散着淡淡的莹光,精美绝伦。

    “主人,楚王欺人太甚,不仅让一个废了的王爷招待您,更叫来那个白痴妃子,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冰冷的声音似千年寒山上的雪封,没有温度。一身着楚行衣的男子直立在封逸寒身后,面目俊朗,却没有一丝表情。此人听风,封逸寒手下特等隐卫。

    “怪不得楚云钊,父皇除我之心那么明显,楚云钊又不傻,岂会看不出本太子的现状。不过他能让楚玉迎接我,倒算是给了本太子一个惊喜。你莫要小觑那楚玉,若本太子说这大楚江山是他打下来的,一点也不为过。如果不是那个女人,楚国皇位又岂容楚云钊坐的那么稳!”封逸寒独立窗前,眼中的锋利暗淡了月辉星辰。

    “主人是说沐莫心?”在这个多国割据,群雄并起的年代,那些在政治舞台上留下过痕迹的人,不论男女,都会被人镌记在心。

    “绝艳易凋,连城易脆,像那样集惊天美貌与绝顶睿智于一身的女子,必遭天妒,可惜了!”封逸寒的眼底划过一抹惋惜,须臾间归于平静。

    “看来传闻是真的,楚玉思慕兄嫂,如今落得这样下场,实在不值。”听风摇头。

    “宁负江山,不负美人笑,值与不值,只有他自己知道。‘魅影七杀’来了么?”封逸寒话峰陡转,神色肃然。

    “密使来报,‘魅影七杀’于前日离开齐国,目标是主人。”听风依实禀报。

    “看来父皇这次是下了狠心欲除我而立封铎..”皇室内骨头相残,父子反目乃寻常事,可寻常事并不代表他们已经麻木,面对亲生父亲的追杀,封逸寒依旧会心痛。

    “主人,您不能再等了!”

    “是啊,真是不能再等了,传令让他们准备吧。只要本太子能活着回去..”封逸寒轻舒口气,将后半截话噎在喉咙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