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22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3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主人放心,听风誓死保太子无恙!”听风言之凿凿,声音铿锵有力。

    无语,封逸寒挥手退了听风,目光凝视着眼前的桃花林,却又似穿过桃花看的更远。

    或许是不愿与封逸寒碰面,楚云钊这两日均未到关雎宫,反倒是封逸寒,在得知楚玉住在关雎宫时,竟主动前来拜访。

    当封逸寒出现在关雎宫时,关雎宫正一片大乱。

    “娘娘..这么多血,怎么办啊?”汀月端着水盆的手颤抖不止,双脚不停跺着地面,急的眼泪不停的涌出来。

    “别吵!本宫不正在办着呢!”贵妃椅上,沐筱萝半跪在那里,双手朝下抚着絮子的肚子,樱唇狠咬,额头渗满汗水。

    “你到底会不会啊!怎么还没生下来?本王听说怀孕要经常走动的!都是你,总是抱着絮子不放,你当它是暖手的么!”看着絮子痛苦的喵喵,楚玉剑眉紧皱,双手握拳,还不忘时不时的埋怨沐筱萝。

    正文(520xs)第一百一十一章添丁加口,生小猫!

    “那么多废话!还不快帮忙!”沐筱萝也是真急了,这都折腾了一个时辰,却不见小猫出来,絮子的叫声越来越小,怕是力气快要耗尽了。

    “本..本王怎么会啊!”楚玉瞪大眼睛,一副躲瘟神的样子退后数步。

    “那现在怎么办?它就是生不下来!怎么办!”眼见着絮子的叫声变了调,沐筱萝急的眼角含泪,彼时生产一幕犹在眼前,对于絮子的痛,沐筱萝感同身受。

    “我来。”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之时,封逸寒突然上前,纤长莹润的手指轻轻抚到絮子的肚子上,有节奏的推着。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贵妃椅的絮子身上,没人在乎身份,地位,礼节。

    “怎么样?”沐筱萝忧心看向封逸寒,距离那么近,沐筱萝很容易在封逸寒脸上找到冷静沉稳的表情,即便他的额头也渗着汗珠。

    “放心,没事的。”听到封逸寒这样说,沐筱萝的心跳稍稍缓了下来,出于感激,沐筱萝不经意的抬手,用锦帕擦过封逸寒的额角,毕竟是为絮子,她总该做点什么。只是这一幕落在楚楚玉眼里,竟成了极刺眼的风景。

    “出来了!娘娘!您快看呐,出来一只小猫,白色的,和絮子一样!”汀月欢喜雀跃的欢呼,激动的热泪盈眶。

    “别急,还有一只。”封逸寒有节奏的揉着絮子的肚子,果然,就在第一只小猫生下来不久,又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猫鼓弄着出来了。

    “好了吗?”沐筱萝清眸微抬,忐忑看向封逸寒。

    四目相视间,封逸寒心中陡震,他无法形容这是一双怎样清澈纯净的眼睛,美的宛如春花,宛如夏月,宛如秋风,宛如冬雪,那光芒直射到封逸寒心底,照亮了他心底的晦暗。这一刻,封逸寒忽然明白楚云钊为什么会独宠她,因为沐筱萝眼中的纯美无邪,正是他们这些身处皇室中人最缺少的东西。

    “不会是絮子..”这种情况下,沐筱萝自然忽略了封逸寒眼中的深意,焦急询问。

    “放心,母子平安。”封逸寒猛的一震,登时敛了眼底的渴望,平静开口。

    “太好了!还好絮子没事!还好..”沐筱萝不再理会封逸寒,双手抚着絮子的脑袋,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尤其是看着在絮子肚子边拱奶吃的两个小家伙,沐筱萝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娇弱之态,惹人怜惜。

    “沐妃得了两只小猫,是高兴的事。”封逸寒有种上前劝慰冲动,却硬生被他忍了下来。身后,楚玉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底莫名涌起一股酸酸的味道,极淡,可却实存在。

    “我没事,喜极而泣。”沐筱萝脱口而出,手依旧宠爱的抚着絮子,似要给它无限安慰。

    “喜极而泣?”封逸寒紧盯着沐筱萝的眸子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幽幽开口。

    “呃..是啊,是这么说的吧?”沐筱萝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登时抬头,有板有眼的看向楚玉。

    “还不算太笨,就是这个意思!”楚玉自然明白沐筱萝的意图,附和道,“太子殿下,这个时辰您怕是还没用膳呢吧?”自沐筱萝提醒之后,楚玉刻意与封逸寒疏远,便是称呼也改的正统了些。

    “知道楚玉住在这里,所以想着来找你,到雍和宫一同用膳的,不知楚玉可否给我这个面子?”封逸寒收起目光,转身看向楚玉。

    “太子言重了,若不是絮子临时出了问题,楚玉怕早就在雍和宫叨扰太子了。”楚玉爽声道。

    “求之不得,沐妃娘娘得了两只小猫,怕是还要喜欢上一阵,不然逸寒必定邀沐妃一同用膳。”封逸寒说话间看向沐筱萝,谦恭道。

    “嗯,你是好人,你要请本宫,本宫一定去!”沐筱萝扬起稚嫩的小脸,狠狠点头。封逸寒不语,只微微一笑,方才与楚玉退出关雎宫。

    看着封逸寒与楚玉先后离去,沐筱萝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神色骤然冰冷。

    “娘娘,您怎么了?”感觉到沐筱萝表情异常,汀月忧心问道。

    “刚刚一时兴奋,竟疏忽了,在封逸寒面前,这傻怕是装到头了。”沐筱萝淡声开口,若有所思。

    “那如何是好,他会不会向皇上告密啊?”汀月唇角勾起一抹讶异的弧度,满脸忧患。

    “当然不会,他又不傻。罢了,反正本宫也没想在他面前装到底,且看他如何走下一步吧。”沐筱萝悠然开口,看着絮子的眼神少了锋芒凌厉,带着一丝温暖柔和。

    晚风徐徐,花香浓郁,封逸寒站在窗前,遗世独立。白色的长衫随风扬起,宛若乘风而去。

    “主人,听风发现关雎宫内有隐卫,不止一个!”同为隐卫,听风自然能感觉到隐在关雎宫内不寻常的气息。

    “他们武功如何?”喜极而泣?一个傻子可以说出这样应景的话么?沐筱萝,外面皆传她自小痴傻,现在看来,皆传的东西,未必是真的。

    “一个与听风奇虎相当,另一个..远在听风之上!”听风据实禀报。

    “哦?关雎宫竟然有这样的人物?”封逸寒有理由惊讶,他深知听风在隐卫中是一等一的高手,若远在他之上,那该是怎样的存在呢。

    “属下无能,辨别不出他们出处。”听风惭愧垂首。

    “无碍,不管他们出自哪里,于本太子而言,都百利而无一害。”封逸寒薄唇轻抿,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属下不明白。”听风费解看向封逸寒。

    “既然他们潜伏在关雎宫,那很有可能是楚玉的人,如今楚玉权负责本太子的安危,一旦本太子出事,楚玉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介时齐国若追究起来,楚云钊必会把楚玉推出去了事。这也是楚云钊为什么要楚玉负责款待本太子的原因。基于这点,楚玉肯定会想尽办法护着本太子的!”封逸寒唇角的弧度越发深了几分,或许他也可以和‘魅影七杀’拼上一拼。

    “若他们是那个傻妃的人呢?”听风提出质疑。

    “那就有意思了..”深幽的眸子望向关雎宫的方向,封逸寒情不自禁想起四目相视的顺间。

    原本沐震庭再娶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沐筱萝还是决定回去瞧瞧,一来,她想看看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走了霉运,若是心善之人,她倒不介意做回好人救上一救。二来,是听说沐素鸾会回去,自上次沐素鸾离开后,她有好些日子没见着她了,还真有些想了呢!

    因为沐震庭请的神算子算准李家二小姐命里有子,所以母凭子贵,沐震庭将纳四房的决定改作娶妻,目的便是希望他的第一个儿子是嫡出,身份自然尊贵些。沐筱萝却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因为她知道喝了‘无根水’的沐震庭,再也不会有儿子了。

    整个大婚场面甚至隆重,宾客如云,沐震庭看上去并没有多开心的模样,倒是那个二小姐,脸上的笑灿若春花。沐筱萝调查过,她叫李青青,性格狭隘,为人刁钻,虽为庶出,却将嫡出的姐姐欺负的差点儿上吊,显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沐筱萝一直坚持到沐震庭入了洞房,方才吩咐汀月备轿。整个过程中,沐素鸾便如一尊雕像般坐在那里,没有丁点笑意。也难怪,窦香兰死了不到两个月,父亲便娶了平妻,沐素鸾心里当然不是滋味儿。

    “见了二姐,不知道打声招呼么?”冰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沐筱萝料到沐素鸾不会浪费这个挑衅的机会,所以也未急着上轿。

    “见了本宫,不知道下跪行礼么?”沐筱萝微笑转身,眸光清澈无波。

    “这里这么多人,本宫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继续装傻卖乖的,否则若哪个多嘴的将你现在这副样子传到皇上那里,你该知道欺君是什么结果!”沐素鸾冷眸看向沐筱萝,眼底尽是鄙夷和讽刺。

    “还真是没那个必要,筱萝现在可是皇上的宠妃,有哪个不要命的敢到皇上那里说他最爱女人的坏话呢?”沐筱萝浅笑嫣然,心底却划过凛冽的痕迹。沐素鸾是她的仇人,所以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惩罚她的机会。

    “沐筱萝,你别得意的太早,皇上宠你,那是因为你是个傻子,若哪日皇上知道你的真面目,本宫保证,你绝对会比沐莫心死的更惨!”沐素鸾皓白的齿,咬着猩红的唇,眼底滚动着浓烈的恨意。

    “所以..二姐是亲眼见到大姐怎么死的?筱萝很想知道,大姐死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沐筱萝一步步逼近沐素鸾,俯身时,樱唇划过沐素鸾的耳畔,清晰的声音宛如地狱的丧钟突兀响起,沐素鸾猛的后退,双手下意识抚在胸口上。

    她一直怀疑沐筱萝知道了沐莫心死的真相,可这样的怀疑没有任何根据,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沐莫心死时,就只有皇上和她在场!

    “二姐怕什么?筱萝又不会吃了你。其实二姐有句话说的极对,就因为筱萝是傻子,所以皇上才喜欢,如果二姐也是傻子的话..”沐筱萝轻笑一声,旋即转身,在汀月的搀扶下进了轿子。

    轿帘垂落一刻,沐筱萝脸上的笑凝结成冰,如今的沐素鸾已经黔驴技穷,她相信沐素鸾会按着自己给她铺垫的路走下去。

    回到关雎宫时,沐筱萝诧异看向正厅里的两个男人,忽然有些妒忌起絮子。只见楚玉与封逸寒分别坐在絮子两侧,且手里各握着一只小猫。尤其是楚玉,那副小心翼翼的表情倒比小猫还要萌上几分,可笑极了。

    “咳咳..怎么回来了也不吭一声?”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楚玉脸色微窘,登时将手中的小猫送回到絮子身边,一脸肃然开口。

    “这关雎宫是你的吗?本宫回来还用得着跟你吭一声?”沐筱萝板起小脸,愤愤然反驳。虽然她感觉到封逸寒似乎察觉到什么,可没有捅破这层纸之前,她还是有必要扮下去的。

    “逸寒拜见沐妃,桌上是逸寒的一点心意,还请沐妃笑纳。”封逸寒缓身而起,却没有将手里的小猫放回去。

    “是送给我的吗?”沐筱萝顺着封逸寒的目光看过去,只见翡翠方桌上赫然摆着一个镶满了琉璃宝钻的长形金盒。沐筱萝欢快的走到桌边,随手打开金盒,只见里面是一支玉簪,很简单的一只玉簪,和田羊脂玉的簪身,孔雀石打磨的簪头。

    “也不是很好看啊!”沐筱萝反复转着手中的玉簪,不知怎的,身子陡然一晃,玉簪砰的摔在地上,碎的一塌糊涂。

    “真是不好意思耶,没拿稳。”沐筱萝憨笑着看向封逸寒,随后踏过玉簪的碎片走到絮子身边。

    “没事,反正沐妃不喜欢,逸寒答应沐妃,离开之前,定送给沐妃一个喜欢的!不过逸寒有个请求。”没人注意到,在沐筱萝打碎玉簪的那一刻,封逸寒唇角勾起一抹极浅的弧度。

    “嗯,你救过絮子,只要我能办到,会答应你的!”沐筱萝郑重其事点头,

    “逸寒想要这只小猫。”封逸寒宠溺的抚着小猫雪色的皮毛,声音中透着一丝期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