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22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可是它还在吃奶啊?”沐筱萝眨眼看向封逸寒。

    “没关系,逸寒多等几日,希望沐妃愿意割舍。”封逸寒很肯定的回答。

    “好,到底是你救了它们,给你一只也好,不过你要发誓,一定要好好待絮子的宝宝!”沐筱萝似下了很大的决心。

    “逸寒发誓!”

    整个过程中,楚玉发现自己竟插不上话,那种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令他无比挫败。怎么封逸寒就可以和一个傻子聊的这么畅快,似乎还有相见恨晚之意。

    “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居然把絮子生下的宝宝给他,亏得絮子那么忠心对你!”待封逸寒离开,楚玉很替絮子抱不平。

    “汀月,准备晚膳。”汀月心领神会,旋即走出关雎宫,随手将宫门关紧。

    “好个封逸寒,骂人不带脏字儿!”沐筱萝神色幽冷,声音微寒。

    “他骂你了?”楚玉一头雾水,他怎么没听到?

    “镶金镀银的盒子里面摆了这么个破簪子,摆明了说筱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沐筱萝冲着楚玉翻了个白眼,其意极尽鄙视。

    “难怪..那你是有意摔碎玉簪的了?”楚玉恍然,他当时也以为金盒里是何等的宝贝。

    “不然呢?我还要谢他不成?不过他怕是该知道筱萝装傻了,不然也不会借着猫儿跟本宫讨价还价。”沐筱萝慵懒的坐到桌边,悻悻道。

    “他跟你讨什么价了?”楚玉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不用脑子,以致于锈掉了,否则他怎么没听出刚刚的对话有问题。

    “他说离开前会送筱萝喜欢的,有两层含义,第一,是在表明诚意,只要筱萝答应他的请求,必会得到丰厚的回礼。而‘离开’二字便是他的请求,他希望筱萝保证他在楚宫的安危,直到他离开为止。”沐筱萝冷静分析。

    “你会不会是想太多了?”楚玉不觉得封逸寒的那句话表达了这么多层含义。

    “筱萝答应给他猫儿,便是答应了他的请求,所以他才会拖延时间。”沐筱萝长舒口气,彼时她只道蜀太子楚漠北狡诈的很,看来这个封逸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什么拖延时间?”比照沐筱萝的睿智机敏,楚玉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

    “等着猫儿断奶就是拖延时间,想必他在齐国已经有了动作,在时机成熟前,他是要赖在雍和宫了。”沐筱萝有种被算计的感觉,是她小觑封逸寒了。

    “不至于吧?”楚玉不以为然。

    “明日相见,封逸寒必向王爷提出加长出使时日的请求。王爷愿不愿意跟筱萝打这个赌?”沐筱萝疲惫的脸上透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挑眉看向楚玉。

    “除了流沙,什么都行!”楚玉登时警觉道。

    “那算了!汀月,晚膳还没准备好么?”沐筱萝转眸不再看楚玉,高声唤道。楚玉后脑顿时滴出大滴冷汗,好险,险些被她诓去流沙。

    雍和宫内,封逸寒懒散的倚在紫藤竹椅上,手执书卷,唇角时尔勾起,心情大好。

    “主人,探子来报,‘魅影七杀’在景泽出现过,依行程估算,再有三日便到大楚。”听风据实禀报。

    “真是想不到啊,沐筱萝的睿智可一点都不输她姐姐,甚至更胜于沐莫心!纵是本太子都无法隐忍十几年,甘心做世人眼中的傻子,她是怎么做到的呢?”封逸寒似未听到听风的禀报,眼底弥漫着一股执着和疑惑。

    “主人,‘魅影七杀’就快到了..”听风刻意重复,神色忧虑。即便他有必死护主之心,可‘魅影七杀’的实力容不得听风乐观。

    “是么?本太子倒真希望他们快些到呢!”封逸寒薄唇勾起一抹悠然的弧度,眼底的光璀璨明亮。

    “太子是有万之策了?”听风诧异看向封逸寒。

    “本太子今日把琉璃彩盒送到关雎宫去,你猜发生了什么?”直到现在想起关雎宫那一幕,封逸寒依旧感叹沐筱萝的睿智无双。

    “属下不知。”听风有些急了,‘魅影七杀’就要到了,主人却执着于一个傻子,这让他如何不急。

    “沐筱萝摔碎了玉簪。”封逸寒的声音透着一丝淡淡的欣赏。

    “属下不明白,其实王爷何必纠结于一个傻子的所作所为,‘魅影七杀’..”听风还未说完,便被封逸寒打断。

    “沐筱萝不傻,不仅不傻,而且还聪明绝顶,她已经答应本太子,在楚宫这段期间,她会保本太子周,直至离开。”封逸寒笑意深沉,眸色坚定。

    “那个女人不傻?怎么可能!”听风很不以为然,彼时接风宴上,只是那副打扮,已经让人汗颜了。

    “不信?本太子明晚就证明给你看!”封逸寒忽然很期待与沐筱萝的再次交锋。

    “那‘魅影七杀’..”听风不甘心问道。

    “现在看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退下吧。”封逸寒的神情少了几分忧郁,多了几分坦然,不知为什么,他没有理由的相信沐筱萝,相信这个神秘的女人一定会给他想要的安。

    翌日,当听到封逸寒欲多留几日的请求后,楚玉分外庆幸自己没有意气用事的和沐筱萝打赌,否则现在必追悔莫及。

    “自太子入住那日,这雍和宫便是太子殿下的,太子想留多久,楚玉都真心欢迎。”楚玉爽朗应道。

    “如此逸寒感激了。”惺惺惜惺惺,英雄重英雄。即便楚玉此时身处困境,可在封逸寒心里,这个人永远比楚云钊更值得他尊敬。

    虽说封逸寒的到来并不受楚云钊重视,可寻常礼节还是要走的,于是楚玉便带着封逸寒离开皇宫,去了礼部。

    关雎宫内,沐筱萝正品着茶,殷雪突然现身。

    “主人,奔雷传来消息,说大蜀正朝莽原临郡调兵,似有出兵之意。”殷雪将手中浅紫色的字笺递到沐筱萝手里,肃然道。

    看着手中字笺,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极无奈的弧度,只要想到楚漠北,她便觉得头疼,那可是个极难缠的家伙。

    “看来楚漠北是笃定封逸寒会死在大楚,才会这么早行动,这次,他可有些自大了。殷雪,‘魅影七杀’真的那么厉害?”沐筱萝说着话,随手将字笺搁进茶杯里,紫色字笺入水即化,顷刻间不见踪影。这种字笺是以食用花粉为原料,与茶水混合,别有一种爽口的味道。

    “回主人,属下未与他们交过手,不过听外界传言,他们精通幻术,每每死于他们手中的人,脸上都会带着微笑,仿佛没有一丝痛苦,而且‘魅影七杀’从没有失手的记录。”殷雪将所知道的和盘托出。

    “本宫似乎好久没见南笙了,你今日抽空回凤羽山庄替本宫传个话,就说筱萝想他了!还有,回信给奔雷,让他少安毋躁,这兵楚漠北没机会出。”沐筱萝呷了口茶,淡淡道。

    “是!”殷雪唇角抽了一下,她有一万个理由相信,燕南笙就连做梦都不想再见到主人了。

    待殷雪离开,汀月急急自宫外跑了进来。

    “娘娘,不好了!”

    “什么事?”沐筱萝不慌不忙,经历种种苦难磨砺之后,沐筱萝自认没有什么事可以让她措手不及。

    “丽妃娘娘傻了!”汀月语出惊人。沐筱萝闻声,握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眸间光芒陡然一亮,孺子可教也,沐素鸾终究没让她失望啊!

    碧水湖岸,不管明玉如何阻拦,沐素鸾还是挣脱明玉,扑通跳进湖里,幸而初夏,湖水倒也温和。

    “娘娘!您快上来啊!小心风寒!”明玉不会凫水,只能在湖边大喊。

    “不行!这湖里有七彩鱼,素鸾一定要抓到它!皇上喜欢的,素鸾一定要抓到它献给皇上!”沐素鸾一个猛子扎进湖里,半晌也不见出来。

    “娘娘!来人啊!快救娘娘!”明玉惶恐看着湖水,急的满头大汗。沐筱萝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二姐在干什么?”沐筱萝踱步走到明玉身边,狐疑看向碧水湖。

    “沐妃..沐妃娘娘快劝劝我家主子,奴婢从没听过这世上还有七彩鱼,今儿个一大早,娘娘就像疯了似的跑出来,说定要抓到七彩鱼献给皇上!娘娘已经下去好久了,再这么下去,体力不支,会出大事的啊!”明玉猛的跪在沐筱萝脚下,卑微乞求。

    “七彩鱼..婉儿也没见过呢。”清澈无波的眸子散着淡淡的光晕,沐筱萝玉指抵腮,饶有兴致的看着在湖水里扑腾的沐素鸾,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沐妃..”明玉诧异看向沐筱萝,有那么一刻,她仿佛看到沐筱萝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看来沐素鸾说沐筱萝不是傻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皇上!你来啦!”沐筱萝知道明玉心中有疑,却也不在乎,小跑着迎向大步赶过来的楚云钊。

    “婉儿,你怎么也在这儿?”自封逸寒入住雍和宫,楚云钊为免尴尬,便忍着不去关雎宫,此刻在碧水湖见到沐筱萝,让楚云钊险些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婉儿听说二姐要抓七彩鱼,所以过来帮二姐!皇上,你等着,婉儿这就下湖!”沐筱萝煞有介事的朝碧水湖走去,却被楚云钊一把拽到怀里。

    “胡闹!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七彩鱼。”轻柔的语气没有半点责备,楚云钊似捧着稀世珍宝般将沐筱萝紧紧箍在怀里,久违的体香惹的楚云钊蠢蠢欲动。

    “皇上,丽妃娘娘已经下去一柱香的时间了,若再不上来,奴婢怕娘娘受不住啊。”见楚云钊出现,明玉登时跪地哀求。

    “胡说,二姐凫水比谁都好,才一柱香的时间嘛!二姐说湖里有七彩鱼的!真的!”沐筱萝一脸天真的看向楚云钊,粉嫩的红唇微微嘟起,看的楚云钊心猿意马。

    “好好好,那就再让丽妃再找找,婉儿是跑来的吧?这满头的大汗!”楚云钊的目光贪婪的落在沐筱萝的莹润饱满的红唇上,略有粗糙的手指抚过沐筱萝的额头,动作温柔如风。

    明玉没想到皇上竟不阻止自家主子,心中陡然一凉,目光忧心看向碧水湖中翻滚的身影。

    “为什么没有?素鸾一定要找到七彩鱼!为什么没有?素鸾明明梦到的!是神仙托梦的!”湖心,沐素鸾越发慌乱的游着,身体愈渐虚弱。

    “二姐,你别急,慢慢找啊!皇上和婉儿就在这儿等你,多久都没关系!”看着湖心里的沐素鸾,沐筱萝大声喊着,极尽安慰。

    “婉儿啊,你可见过封逸寒了?”楚云钊只瞥了眼湖水里的沐素鸾,便将眸子转到可人儿身上。他心道沐素鸾痴傻必有蹊跷,若她真能把自己淹死在碧水湖,那他就信。

    “见过啊,皇上还让婉儿去给他接风了呢,不过婉儿不喜欢他,像块木头似的,总是板着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了他一样!皇上,你是不是不喜欢婉儿了?”沐筱萝说着话,将头倚在楚鸿弈胸前。她尽可能的分散楚云钊的注意力,因为她很好奇,沐素鸾到底会在水里挺多久?

    “怎么会!整个后宫,所有女人,朕最喜欢的就是婉儿!”楚云钊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真诚,沐筱萝也相信他的话,可是时至今日,她最不稀罕的,就是楚云钊的宠爱。

    “可是皇上好久没到关雎宫了!婉儿都想你了,婉儿想皇上搂着婉儿睡觉,踏实!”沐筱萝用小脑袋蹭着楚云钊的胸口,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知道沐素鸾水性并不好,能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

    湖心处,沐素鸾拼命的喘着粗气,被水打湿的头发挡住了她眼底的极恨,岸上那一双人影,刺的她眼睛好疼,心好痛!

    身体渐渐虚脱,沐素鸾用尽力气想要游回岸边,却在对上沐筱萝的眸子时,放弃了挣扎,她要赌一把!

    “不好了!皇上!娘娘没力气了!娘娘没到湖底了!”眼见着沐素鸾的身体不再扑腾,明玉大声呼喊。明玉自心底不希望沐素鸾死,若是她死了,安柄山不知道又要安排她怎样的差事,至少跟在沐素鸾身边,她是有机会接近皇上的。

    楚云钊闻声一震,旋即看向湖心,只见湖面平静,已然不见沐素鸾踪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