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22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二姐。。二姐!”沐筱萝正欲冲出去,却被楚云钊拉了回来。

    “下水,救人!”实则那些侍卫早就候在左右,闻得楚云钊一声令下,皆跳进碧水湖里。

    “都是婉儿不好。。呜呜。。皇上,二姐不会有事吧?婉儿记得二姐凫水很好的,怎么会这样啊!”沐筱萝眼泪扑簌而落,心底却对沐素鸾这种不要命的做法很不认同,若真就这么淹死了,她会觉得遗憾的。

    “不关你事,是她自己非要找什么七彩鱼。。”楚云钊揽过沐筱萝,深幽的眸子盯向碧水湖,沐素鸾真的傻了?否则怎么会连命都不要?

    直至侍卫将沐素鸾救上来,沐筱萝先一步冲到沐素鸾身边,悲戚垂泪,一侧,明玉登时上前狠按了沐素鸾的胸口,直至沐素鸾喷出几口水来,方才停下。

    “七彩鱼。。素鸾看到了。。皇上。。”到底是呛水太多,沐素鸾只说了几个字便昏厥过去。

    “二姐!皇上,二姐怎么了!婉儿不要二姐有事!”楚云钊见沐筱萝哭的越来越伤心,再度将她拥在怀里。要死的本是沐素鸾,只是沐筱萝的几声悲泣,大有喧宾夺主之意。

    “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把丽妃抬回去,宣御医好好诊治!”楚云钊愤然低吼,至此,沐素鸾方才被侍卫抬回华清宫。

    “皇上,婉儿想去陪二姐,好不好?”沐筱萝抹着眼角,含泪的眸子晶莹剔透,我见犹怜。

    “放心,她没事,刚刚不是还说话了么!”楚云钊的手抚过沐筱萝白皙的面颊,小心安慰着。在他记忆中,从未对一个女人如此温柔过,他也很想克制自己对沐筱萝的关怀,毕竟是个痴儿,终归封不得皇后,可他越是隐忍,心底的渴望就越是强烈。

    “可是婉儿不放心啊,皇上,让婉儿去吧,好不好?”沐筱萝拉着楚云钊的手掌轻摇,撒娇的模样让楚云钊有些哭笑不得。

    “好,汀月,小心伺候你家主子,若是有人敢欺负她,直接来找朕!”楚云钊还没忘彼时关雎宫的一幕,即便沐素鸾现在昏迷不醒,可他还是不放心。

    “奴婢遵命!”汀月恭敬俯身。

    直至楚云钊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沐筱萝方才收起眼底的泪水,转身走向华清宫。

    “娘娘,丽妃该不是真傻了吧?”汀月踩着小碎步跟在沐筱萝身后,狐疑问道。

    “就算是傻子也有求生的本能,刚刚她出水之时,本宫注意到她的脚并没有抽筋,这说明什么?”沐筱萝侧眸瞥向汀月,眼底一片清冷。

    “说明。。她是有意让自己沉到湖底的?”汀月顺着沐筱萝的推理猜测。

    “一个这么有心机的人,会是傻子么!不过为了引皇上注意,她居然舍得拿命赌,看来她真是走投无路了!”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底华光异彩,绚烂夺目。

    “娘娘,其实。。奴婢觉得皇上对您很好。。”这句话憋在汀月心里很久了,虽然她能感觉到主子对肃亲王的那份心意,也能隐隐感觉到主子对皇上的淡漠,可她就是觉得比起楚君清,皇上对主子真的极好。

    沐筱萝陡然止步,冰冷的眸子骤然覆染冰霜,森冷的目光仿佛两道冰锥直刺到汀月身上。

    “娘娘。。”触及沐筱萝目光的那一刻,汀月顿时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局促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汀月,这段时间本宫待你如何?”幽冷的声音自沐筱萝唇边荡起,那双眼,似古井无波。

    “娘娘待汀月极好。。汀月说错话了,求娘娘责罚。”自跟随沐筱萝至今,汀月从没见到主子这样冰冷的眼神,周遭的空气都似被那眼神凝固至冰点。

    “你的确说错话了,若再让本宫听到这样的话,关雎宫必容不下你!”沐筱萝冷声开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汀月不语,追悔莫及。

    华清宫内,当沐素鸾醒过来的时候,正看到明玉端着姜汤候在一侧。

    “娘娘,御医吩咐过,您醒过来便将这姜汤喝了,以防染上风寒。”明玉小心翼翼将汤碗递向沐素鸾。

    “皇上。。”沐素鸾拿捏着声音看向明玉。

    “皇上不在。。”未待明玉说完,沐素鸾猛的推翻姜汤,神色骤然狠绝。只要想到自己在水里挣扎,可皇上却搂着沐筱萝亲亲我我的情境,沐素鸾的心便似被烙铁反复烙着,疼至极限。

    “皇上居然没来看本宫!”沐素鸾阴狠低吼。

    “皇上没来不要紧,婉儿来了啊!”就在这时,沐筱萝悠然自明玉身后走了过来,清澈的眸子满是戏谑的光芒。

    “明玉!”沐素鸾没料到沐筱萝会在房间里,顿时怨毒的瞪向明玉。

    “娘娘,奴婢刚想说。。”明玉觉得委屈,这实在与她无关。

    “你退下!”沐素鸾不想听明玉解释,挥手退了明玉。待明玉离开,沐素鸾冷眸看向沐筱萝。

    “你别得意的太早!”

    “筱萝没有得意,只觉诧异,二姐真有慧根,七彩鱼?多富有诗意的名字啊,怎么想出来的?”沐筱萝啧啧称羡,眼底戏谑之意不减。

    “既然皇上喜欢傻子,本宫不过是投其所好!你不也在皇上面前装傻卖乖么!我们彼此彼此!”沐素鸾音调生冷,恨恨道。

    “嗯,二姐好主意,不过筱萝得提醒二姐,装傻可不容易啊,二姐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如果让皇上知道你是装傻邀宠,必定会以欺君之罪论处,介时二姐赔了夫人又折兵,可千万别怪婉儿没提醒过你!”沐筱萝嗤笑开口,眉眼弯成月牙。

    “彼此彼此!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你可以走了,华清宫不欢迎你!”沐素鸾狠瞪了眼沐筱萝,玉手直指宫门。

    “也罢,既然二姐不喜欢筱萝,那筱萝告辞了。”沐筱萝轻挑眉梢,正欲离开之时,忽然俯身凑到沐素鸾床边,“二姐曾说过,如果哪日皇上知道了婉儿的真面目,那婉儿必会比大姐死的更惨,照这话的意思,若皇上知道二姐是在装傻,也一定会比大姐死的惨了?”

    “你。。你想说什么?”看着那双幽深无际的眼睛,沐素鸾下意识噎了下喉咙,不知为何,她始终觉得,沐筱萝知道些什么,可又无法肯定。

    “没有,只是提醒二姐,玩火终自毁,你小心了!”沐筱萝轻笑开口,旋即翩然离去。回眸一刻,沐筱萝自心底发誓,她会让沐素鸾尝尽痛苦,再如自己那般屈辱的死去!

    当沐筱萝回到关雎宫时,楚玉正摆弄着两只小猫,俊逸的容颜紧贴在小猫似绒花般洁白的皮毛上,极尽享受。

    “不知道的,还以为王爷是它们的父亲呢!”这样的场景让沐筱萝心情大好,尤其是沐素鸾依着自己的意思开始扮傻,着实遂了她的意。

    “你回来的正好,本王想要只小猫!”对于沐筱萝善意的讽刺,楚玉不以为意。

    “王爷要猫做什么?”沐筱萝诧异看向楚玉,不解问道。

    “自然是养着。”楚玉摆弄着手中的小猫,丝毫没注意沐筱萝表情的讶异。

    “可筱萝已经答应给封逸寒了啊?”沐筱萝忽然觉得今天的楚玉很不一样,自己刚刚的那句玩笑若在平日,必会让楚玉一脸黑线。

    “你只答应给他一只,不是还有一只么!”

    “筱萝答应封逸寒,是因为他救了絮子母子,而且他答应给筱萝丰厚的回礼。王爷做了什么?又能给筱萝什么呢?”沐筱萝悠然走到贵妃椅,缓身坐到絮子身边,轻抚着絮子,悠悠开口。

    “沐筱萝,你忍心让流沙知道,他是被一只猫换过去的吗?”真不知道封逸寒看到沐筱萝现在这样,还会不会夸她天真率性,超凡脱俗。反正他是没看出来沐筱萝脱俗在哪里,却看到她十分庸俗!

    “王爷是同意了?”沐筱萝不紧不慢的抬眸,晶澈的眸子熠熠生辉。她当真好奇,一向视流沙如命的楚玉,怎么突然这么舍得。

    “本王还有一个条件!”楚玉终于说到正题。

    “什么?”沐筱萝挑眉看向楚玉,要猫只是个幌子,怕接下来说的才是重点吧。

    “封逸寒今晚邀你品茶赏月,本王觉得有必要在场。”楚玉正色开口,说的理直气壮。

    “他也邀请王爷了?”沐筱萝没想到封逸寒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看来他是想捅破这层窗纸了。

    “那倒没有,不过本王觉得有必要去!”楚玉深以为然。

    “可是筱萝觉得没有必要,王爷的这个请求筱萝不能答应,不过筱萝可以将小猫儿送给王爷一只,以示安慰。”沐筱萝断然拒绝。

    “你不要流沙了?”对于沐筱萝的拒绝,楚玉诧异非常。

    “筱萝想过了,流沙到底是燕南笙诚心赠与王爷的,君子有成人之美,且不夺人所好,而筱萝一直觉得自己是君子,所以,王爷从此以后都不必担心筱萝哪一日会抢走流沙了!”沐筱萝一副大义凛然之态让楚玉甚是挫败。实则,他真的很想知道封逸寒约沐筱萝到底所为何事,他可不认为封逸寒有品茶赏花的闲情逸致。

    “你别走啊,本王觉得这件事还有的商量!”见沐筱萝起身走向内室,楚玉不甘的追在后面。

    “王爷是准备与筱萝到内室的床榻上好好商量吗?”内室门口,沐筱萝嘎然而止,回眸间,楚玉的俊颜近在咫尺,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湿热的气息扑面而至。暧昧的语句,暧昧的姿势,两颗平静无波的心顿起波澜。

    楚玉一早便知道沐筱萝的眼睛很会骗人,她装傻的时候,眼神总是那么无辜。可这一刻,他亦发现沐筱萝的眼睛很会勾人,那双眼仿佛是两个无底洞,驱使你拼命的往下,想知道里面的秘密,可越往下,越沉沦,直至无法自拔。

    他很想避开那双眼睛,可是目光却似不听使唤的凝视,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感觉到沐筱萝的目光那么熟悉,与他日思楚念的那双眼重合!

    “莫心。。”楚玉恍惚中唤出了她的名字,那一刻,沐筱萝猛然一震。

    “王爷的表情让筱萝觉得,王爷是想与筱萝进去呢!”沐筱萝强自镇定,樱唇微勾,浅笑嫣然。

    “呃。。咳咳。。封逸寒邀你酉时到雍和宫,本王有些累了!”楚玉说话间径自绕过沐筱萝,去推内室房门。

    “王爷干什么?”沐筱萝愕然看向表面上一脸镇定,实则心已狂乱的楚玉,满脸疑惑。

    “呃。。走错门了!”楚玉无比尴尬解释,转身顺间消失在关雎宫的正厅。看着楚玉的背影,沐筱萝无限怅然,彼时真心错付,无端错过了这么好的男儿,此生重来,她是否该抓住他的心?可如今的她,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他身边。。

    桃花林间,身着白裳的封逸寒束手而立,侧脸掩映在花海星光之间,将他优美刚毅的容颜衬托的淋漓尽致,玉一样的面容,璀璨的明目,尤其是那眼中隐隐的忧郁,有种独特的颓废美,倾天绝地。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太子殿下好心性。”清越的声音打断了此刻的宁静,沐筱萝穿花林而入,缓缓行至封逸寒面前。

    “论心性,逸寒自愧不如!”封逸寒邀沐筱萝落座,坦然开口。

    “太子说笑了,筱萝可没什么心性,所以做不来品茶赏月这等附庸风雅的事。”沐筱萝目光纯澈,如一池碧水,很容易让人沉溺其间。

    “看来沐妃是猜到逸寒的意图了?”封逸寒坐在沐筱萝对面,优雅的为其斟了杯雨前龙井。

    “猜到是一回事,太子殿下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沐筱萝轻呷了口杯中龙井,顿感香气萦绕唇齿之间,不得不承认,这茶封逸寒是费了心思的。

    “可逸寒真的很想知道,沐妃心中所想是否与逸寒不谋而合?”封逸寒细长的眼闪烁着光亮,他在等这个女人给他带来更大的惊喜!

    “殷雪!”沐筱萝没有过多废话,只轻声唤出殷雪。

    “属下殷雪,叩见主人!”殷雪的出现,宛如风过,寻不着一丝痕迹,封逸寒自认武功不弱,却不知殷雪自何处而来。

    “下去吧。”沐筱萝只字词组间,殷雪陡然消失,速度之快,仿佛她从未出现过。

    “沐妃这是什么意思?”封逸寒震惊之余,挑眉看向沐筱萝。

    “太子想知道本宫的实力,本宫给太子看便是。太子也有隐卫,相信也该听说过殷氏一族,而殷雪的旧主是武林盟主燕南笙,如果不是至交,太子觉得他会割爱么?”暗处,殷雪的唇角下意识抽了一下,她才从凤羽山庄回来,无论从哪个角度,她都不觉得燕南笙将主人看成至交,倒是世仇更恰当些。

    “看来这次‘魅影七杀’是有来无回了。”封逸寒眉宇间不经意的舒展让沐筱萝窥视到了他的内心。这该算是封逸寒的生死一战了。胜,得一国,败,陨一命。

    “本宫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现在该轮到太子殿下了。”沐筱萝搁下茶杯,眸色清冷无波。

    “沐妃尽管提,逸寒决不还价!”封逸寒知道,如果没有沐筱萝的支持,他根本无法抵抗‘魅影七杀’,不管沐筱萝提出怎样的要求,他都只能答应。

    “筱萝想替人要你一个人情。”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绝美的容颜在月光下散着淡淡的光晕,宛如月中仙子误坠人间。

    “替谁?”封逸寒扬眉看向沐筱萝,这样的回答让他意外。

    “筱萝也想知道,太子是否与我不谋而合?”沐筱萝不语,眉眼弯弯的看向封逸寒。

    “楚云钊?不对。。”封逸寒陷入沉思,风起,桃林沙沙作响,扬起的花瓣随风舞动,凄美的让人感伤。

    “楚玉。”封逸寒的声音无比肯定,当看到沐筱萝眼中的光亮时,封逸寒心底竟涌起隐隐的酸涩,他早该猜到是他的。

    “你在帮他?为什么?是因为你的姐姐?”封逸寒渴望听到肯定的答案,只是沐筱萝却没有回答。

    “太子若肯应下这个人情,筱萝自当力以赴。若不肯,便当今晚我们没见过。”沐筱萝神色悠然,似笃定了封逸寒不会拒绝。

    “好!他日逸寒必以齐国之力还楚玉这个人情。”封逸寒眸若星光,荡出异彩。有沐筱萝这样睿智的女子倾力相助,楚国易主早晚的事了。

    “太子这句话,筱萝替肃亲王记在心里了。”沐筱萝微微点头,旋即起身欲走,却被封逸寒拦了下来。

    “如此良辰,沐妃这是要辜负了?”浩渺无边的楚空,明月如钩,繁星璀璨如华,伴着周遭烂漫的桃花,果然是良辰美景,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是啊,难得的良辰,筱萝怎可辜负。。”沐筱萝悠悠开口。就在封逸寒以为沐筱萝会留下来的时候,她却加快了脚步,片刻消失在桃林中。

    看着沐筱萝消失的方向,封逸寒不禁苦笑,如此良辰如此楚,可她要寻的风宿立中宵人,却不是自己。楚玉,你是何等的幸运呵。。

    离开雍和宫,沐筱萝才一踏入关雎宫,便见汀月急步迎了上来。

    “娘娘,自您离开,王爷就一直坐在那边的石凳上喝酒。”自那日之后,汀月终于明白娘娘的心思,再不敢有他想。

    “你下去吧。”沐筱萝轻挥素手,旋即踩着细碎的步子朝院落的石凳走去,两排梨树亭亭玉立,花色淡雅,叶柄细长,临风而动,音色动听。梨花间,楚玉一袭湛蓝色长衫独坐石凳,楚风吹起他如墨的长发,在空中荡起绝美的弧度,风动,人欲仙。

    “巧笑解迎人,晴雪香堪惜。以晴雪比作梨花,贴切的很呢。”沐筱萝娉婷而至,如踏翔云而致的仙子,停在了楚玉身边的秋千上,足尖点地,秋千轻轻荡起,白色的裙摆随风流动,宛如翻浪,倾城无双。

    楚玉闻声转眸,眼中的琉璃光芒转瞬即逝,随后负气扭头,自顾品酒。

    “其实以王爷的武功,想要知道筱萝与封逸寒谈话的内容,似乎不是难事。”沐筱萝打破僵局。

    “那你还让殷雪拦着本王!”楚玉才一开口人,便知自己说露了嘴。

    “原来王爷去过呢!”沐筱萝闻声轻笑,眸子饶有兴致的看向楚玉。

    “咳咳。。‘魅影七杀’随时会来,本王要时刻确保封逸寒的安,有什么不对?”楚玉悻悻开口,理直气壮反驳。

    “王爷做什么都是对的。”沐筱萝自秋千上悠然起身,缓缓坐到楚玉对面,随后拿起石台上的酒壶,自斟了一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