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23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筱萝自有办法让你乖乖听话。”沐筱萝收起眼中的严厉,挑眉跟了出来。楚玉陡然转身,不以为然看向沐筱萝。

    “怎么?不相信?”沐筱萝胸有成竹的语气让楚玉觉得好气又好笑,他若不愿,谁能逼他!

    “那就拭目以待,现在,先吃饭。”沐筱萝说话间走到桌边,自食盒内将尚温的饭菜拿出来。楚玉则束手倚在书桌旁,一副就是不吃,你奈我何的模样。

    “王御医,这边!”当听到门外传来汀月的声音时,沐筱萝悠然走向楚玉,亮烁的眸子扫过楚玉因为风寒而发红的俊颜,呢喃道。

    “只要你乖乖听话,筱萝自会告诉你孙嬷嬷的死因。”看着楚玉脸上惊愕的表情,沐筱萝红唇微扬,旋即在汀月开门的顺间回到桌边。

    “微臣叩见沐妃,叩见肃亲王。”进门的王御医已是花甲年纪,声音却浑厚有力,中气十足。

    “你快起来给他瞧瞧,看看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要是传染给我的絮子和小优,我让皇上打你的板子!”沐筱萝一脸稚气的指着王御医,大声嚷着,之后嫌恶的看了眼楚玉。

    身为宫中老人,王御医自然知道沐筱萝在宫中的地位,即便她有些痴傻,可在后宫,没人敢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此刻,王御医忙不迭的起身走到楚玉面前。

    “麻烦王爷把手伸出来,微臣为您诊脉。”王御医谦恭开口。楚玉冷眸看向沐筱萝,暗自思忖沐筱萝刚刚那句话的真假,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楚玉终是妥协。

    待王御医诊断之后,即刻回到沐筱萝身边禀报。

    “回沐妃娘娘,肃亲王只是感染风寒,并不严重。微臣这便回去开方,服用三五日便可好转,若娘娘实在怕传染给絮子和小优,这两日可将肃亲王与它们隔离。”王御医恭敬开口,心底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想肃亲王也曾是驰骋沙场的枭雄,可如今,却要避讳两只畜牲,英雄虽未末路,却已凄凉至此,怎不让人心伤。

    “那你还不快去!汀月,你也跟着,催他快点儿!”在听到楚玉只是稍有风寒之后,沐筱萝的心才算了放了下来。

    就在王御医与汀月离开的下一秒,楚玉如离弦的箭般冲到沐筱萝面前。

    “孙嬷嬷真的死了?她是怎么死的?”清澈的眸闪烁着锋利的寒芒,楚玉相信沐筱萝知道,即便他所认识的沐筱萝势利又腹黑,可楚玉自心底相信,这绝非沐筱萝的本质,身为莫心的亲妹妹,沐筱萝值得他信任。

    “吃饭。”沐筱萝云淡风轻的启唇,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你该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楚玉狠戾低吼。

    “此时此刻,让你吃饭是筱萝最重要的事。”沐筱萝镇定从容,不为所动。

    “你说过,只要我乖乖听话,就会告诉我孙嬷嬷的死因!”楚玉幽怒提醒沐筱萝。

    “乖乖听话可不限于让王御医替你诊治哦!”沐筱萝忽然露出俏皮的笑容,楚玉登时气结,凌厉的目光狠瞪向沐筱萝,一字一句喊出这辈子最让他抓狂的三个字

    “!”

    “咳..王爷放心,只要王爷按时用药,按时用膳,只要御医诊断出王爷无病无灾,筱萝自然会告诉王爷想知道的,现在,吃吧!”沐筱萝极尽温柔的将饭菜端到楚玉面前,眉眼弯弯。

    这一刻,楚玉终于挫败了,沐筱萝的阴险狡诈堪称举世无双,这个世上,谁要是跟她讲理,绝对是找死!他就是最好的例子。于是为了得到孙嬷嬷死因的真相,楚玉无声端起瓷碗,大口吃饭,大口吃菜,在他眼底,那些饭菜便是沐筱萝狰狞的笑脸!

    晚膳十分,就在沐筱萝指着桌上的汤药命楚玉喝下的时候,一阵风起,那抹逶迤的红裳如神明突降般落到沐筱萝与楚玉面前。

    “楚玉,你真生病了?严不严重?这是什么药,有没有问题啊!”燕南笙才一出现,便围在楚玉身侧嘘寒问暖,问东问西。沐筱萝知道,他这是心虚,无端把流沙要回去,楚玉不记仇才怪。

    就在燕南笙欲端起汤药检查的时候,楚玉仿佛没看到燕南笙的存在般,倏的端起汤药一饮而尽。

    “他这是怎么了?”燕南笙原本还不信,可又放心不下楚玉,这才过来瞧瞧,实则在他心底,真是再也不想见到沐筱萝,自从认识这个女人,他凤羽山庄的宝贝越来越少。

    “病入膏肓,急需灵丹妙药!”沐筱萝言简意赅。

    “咳咳..咳咳咳..”楚玉闻声猛咳,清眸下意识瞥了眼沐筱萝,从那双纯净清灵的眸子里,楚玉看到了贪婪二字。

    “有不有那么严重啊?”燕南笙转身看向楚玉,虽然不似平日精神,可怎么也看不出来是病入膏肓啊!

    “咳咳咳咳咳..。”就在燕南笙目光落到楚玉身上时,楚玉突然狂咳不止,甚至有捶胸顿足之态。

    “小师弟!你可别吓我啊!师傅说过,我们同心同命,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了!”燕南笙紧张的看向楚玉,神色有些慌乱。

    一侧,沐筱萝左边眉梢微挑了两下,很明显,楚玉在帮她演戏。

    “你还废那么多话做什么,东西拿来没有?”沐筱萝不失时机开口,一脸正色看向燕南笙。

    “什么..什么东西?”燕南笙陡然一震,右手不禁抚在胸口,这个动作让沐筱萝十分满意,看来她要的东西就在燕南笙身上。

    “当然是灵丹妙药了!你可别告诉筱萝,你是两手空空来的?那样的话,你这一趟,来的毫无意义!”沐筱萝意味深长的瞥了燕南笙一眼。

    “我哪里有什么灵丹妙药?刚刚他不是喝了药了?”燕南笙不以为然,抚着胸口的手越发紧了几分。

    “你没看到他喝完药之后的反应么?罢了,既然连你都不在乎,筱萝操这份心做什么!”沐筱萝索性不再看燕南笙,自顾用膳。

    “真的病的那么重?还是.。。中毒了?”燕南笙仔细打量着楚玉,此刻,楚玉咳的越发喘不上气来。燕南笙见状,虽不确定,却还是将怀里的‘九曲回魂丹’拿了出来,此丹绝对称得上是仙丹,可解百毒,可治百病,整个凤羽山庄不过三粒,当时殷雪说的模糊,他怕楚玉真的出事,便随身带了一粒,以防万一。

    “你干什么?”燕南笙才一拿出来,便见沐筱萝双眼放光的伸出手来。

    “他现在这样,哪里还能拿得稳丹药!”沐筱萝不顾燕南笙一脸质疑,登时上前将‘九曲回魂丹’夺了过来,旋即背对着燕南笙,走到楚玉身侧,攥着丹药的粉拳轻晃了一下,便回到座位。

    “吃了?”一切发生的太快,燕南笙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然呢,筱萝又没病,要那破玩意有什么用。”沐筱萝悻悻道,回到座位时已然将丹药藏于袖内。

    “破玩意?千金难买!”燕南笙愤然看向沐筱萝,一脸痛惜。不过在看到楚玉不再咳嗽时,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楚玉啊,好点儿了?”燕南笙缓步走到楚玉面前,上下打量,除了不再咳嗽,似乎也没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见楚玉没有打算和自己说话的意思,燕南笙只得摇头,转身离去。

    “殷雪!”待燕南笙离开,沐筱萝顿时唤出殷雪,将袖内的‘九曲回魂丹’交在殷雪手里。直至殷雪离开,沐筱萝方才冲着楚玉道了句谢。

    “你拿去救谁?”楚玉忍不住心底的好奇,狐疑问道。

    “路人甲而已,你不认识。”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心底却希望这丹药能送的及时,剑尘可是她揭开楚云钊伪善面目的一柄利器。

    “如果让燕南笙知道你拿‘九曲回魂丹’救个路人甲,他会气的杀人的。”楚玉毫不夸张开口。

    “如果让燕南笙知道是你配合筱萝骗走了他的宝贝,他会不会气的自杀?”沐筱萝阴柔的笑容落在楚玉眼底尤为刺目,他心底不止一千遍的质疑,这个腹黑的女人真的是莫心的亲妹妹么?是么是么?

    在楚云钊安排剑尘入宫的前一晚,沐筱萝终于见到了这位让德妃谢思爱的刻骨的男人,玉树临风的脸显得尤为苍白,即便服用‘九曲回魂丹’,剑尘看上去依旧虚弱不堪。

    “你为什么要救我?”剑尘一身素衣,银冠束发,清冷的眸充满警觉和敌意,面对他的救恩人,沐筱萝却感觉不到一丝感激之情。

    “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魂归西天了,你舍得有人为你肝肠寸断么?”沐筱萝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娇容以黑纱遮面,玉指握起银拨,轻挑着烛火。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剑尘冷言以对。

    “没关系,我可以提醒你,听说当今皇上的德妃娘娘十分信佛,每个月必要到万佛塔沐浴祈福,这一去,少则五日,多则半月,虔诚的很呐!”清越的声音悠然响起,隔着黑纱,沐筱萝分明看到剑尘神色骤变。

    “你想说什么?”剑尘猛的冲向沐筱萝,却被身后的殷雪一把按到座位上。

    “我想说什么,你最清楚!对于身上的恶疾,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沐筱萝正色看向剑尘,声音渐寒。无语,剑尘欲以沉默对抗。

    “如果你想谢思与你一般下场,尽可沉默。”沐筱萝说话间陡然起身,却在下一秒被剑尘拦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剑尘双目幽寒,凛冽开口。

    “我叫静心,想救你和谢思。”沐筱萝缓身坐回原位,清冷的声音如雨打青瓷,字字清晰。

    “你都知道些什么?”剑尘眉峰紧皱,冷声追问。

    “静心只知道,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自己女人的背叛,尤其那个人还是权倾天下的帝王!”沐筱萝一针见血,吐出的每个字都似利刃###剑尘的心脏。

    “思是我的女人!一直都是!”或许是因为太过激愤,剑尘的身体不由的颤抖着,脸色煞白如纸。

    “你的女人?天下的人都知道她是楚云钊的德妃,有谁可以为你作证?”沐筱萝嗤之以鼻,眼底抹过一丝凌厉。

    “楚云钊忘恩负义!当初他亲口答应我和思,只要思肯入宫为妃,解他忧难,他便成我们,没想到..”剑尘狠咬皓齿,握着拳头的手指咯咯作响。

    “没想到他却暗中向你下毒,置你于死地。只是我不明白,七年了,他怎么会选择现在才动手?而你,为什么不揭穿他?”沐筱萝早料到楚云钊与谢思之间会有这样的交易,只是有些细节,她还是想不通。

    “是啊,七年了,那个初登帝位,四处楚歌的楚云钊早已羽翼丰满,不需要再忌惮任何人,再加上敦亲王身体愈渐衰弱,他已经没了顾忌。所以在他眼里,便容不下剑尘了!”剑尘的话让沐筱萝感慨良多,是呵,自己何尝不是楚云钊羽翼丰满的牺牲品。

    “那你为什么没告诉德妃?”沐筱萝狐疑看向剑尘。

    “告诉她,就只能害了她,楚云钊现在容不下的人是我,思到底有恩于他,我想只要我死了,他会善待思。而且我们的事见不得光,就算思知道,她也只能忍着,没人帮得了我们。”剑尘苦涩开口,心底透着无尽的悲凉。

    “所以说你真是很傻很天真,你既然知道楚云钊阴险狡诈,心胸狭窄,便该猜到,他既动了杀你之心,也断断容不下那个每月与你幽会的女人!帝王之尊让他无法对你们的事不耿耿于怀!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这些年来,你们不曾有自己的孩子。”沐筱萝的话对于剑尘,无疑是雪上加霜。

    “你是说..他早就对思动手了?”颤抖的声音透着绝顶的愤恨,剑尘双眼赤红,唇齿俱寒。

    “德妃的宣室殿内有一张紫檀木雕花方桌,制作极为精妙,桌腿上雕的飞凤图案栩栩如生,可你知道么?那桌腿上每个细小的雕纹里都装有麝香粉末,因为麝香与紫檀的味道相近,所以无人察觉,可就算是再少量的麝香,也经不起德妃经年累月的接触,如今德妃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皆是拜楚云钊为她精心准备的紫檀方桌所赐。”如果不是殷雪心细发现这个秘密,沐筱萝还不知道楚云钊居然如此攻于心计,竟想出这么阴损的办法对付对他有恩的谢思。

    “那宣室殿是楚云钊七年前专为思所建,也就是说..”剑尘虚弱的身影颤抖不止,眼底怒浪滔天。

    “也就是说,早在楚云钊答应与德妃做这交易之时,他便已经容不下你们了。”沐筱萝陈述着一个残酷的事实。

    “可我们能怎么办?该怎么办!”剑尘倏的松开紧攥的拳头,颓然堆坐在椅子上,就算他有满腔的仇恨又如何,他们面对的是帝王,这个国家最权威的存在。

    “远走高飞!”沐筱萝言简意赅,清冷的眸透着坚定的华彩。

    “谈何容易!”沐筱萝的建议对剑尘来说,宛如天马行空。

    “很容易,只要你肯听我的!”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到底是说服了剑尘,接下来的事便简单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