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23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1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但我有一个条件!”沐筱萝的话并没有给剑尘带来一丝欣喜,在他眼里,没有人能与皇权对抗,尤其对面坐着的,还是一个女人。

    无语,沐筱萝在等他提条件。

    “不管结果如何,剑尘只求你能保思!”剑尘一字一句,清晰无比,这样朴实的字眼,在沐筱萝听来,远比山盟海誓还要悦耳,不管怎样,谢思是幸福的,至少这个世上,还有人这样心意的爱她。

    心,有那么一刻的酸涩,楚玉又何尝不是心意,只是彼时,她看不见..

    回到关雎宫,沐筱萝还没来得及伸上个懒腰,便见楚玉带着一阵风来,大步跃到她面前。

    “王御医诊断过,本王的风寒已经痊愈,你告诉我,孙嬷嬷是怎么死的?”楚玉迫不及待问道,眼底满是希翼。

    “今晚的月色真美,王爷有没有兴陪筱萝出去走走?”沐筱萝挑眉看了看窗外的明月,回想起剑尘在提到谢思时眼中满溢的深情,心底忽然涌起一丝暖意。

    “没兴!”楚玉斩钉截铁拒绝。

    “孙嬷嬷是怎么死的来着?让筱萝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怎么办?想不起来了!”沐筱萝一脸无辜的看向楚玉。

    “是不是本王陪你出去走走,你便能想起来?”楚玉凝喉气结,咬字问道。

    “大有可能!”沐筱萝狠狠点头,楚玉深吸口气,旋即愤然迈出关雎宫。

    清幽的楚,暖风徐徐,楚玉也不管身后的沐筱萝,径直走着,身影被月光拉的斜长,踏着鹅卵石铺砌的甬道,楚玉不知不觉中竟到了长乐宫对面的柳林。

    “终于舍得回头了?”楚玉转身之时,正看到沐筱萝站在身后,纤纤玉指抚着胸口,轻喘着问道。

    “走的够远了,有没有想起来什么?”注意到沐筱萝额间渗出的汗珠儿,楚玉心底多少有些愧疚。

    “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不给我喘气的时间么?”沐筱萝瞥了眼楚玉,眸子转向长乐宫,那记载着她前半生喜怒哀乐的长乐宫啊,如今仿佛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无助的屹立在那里,等待着它的终结。

    有时候沐筱萝在想,当初的她,自诩睿智无双,怎么就没看出来楚云钊的豺狼面目呢!彼时她一直觉得是自己不够睿智,可自从知道谢思与剑尘的事后,沐筱萝倒有了一些领悟,楚云钊掩饰的太好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牺牲那么多,值得么?”剑尘为了谢思愿意付出生命固然伟大,可也值得,至少谢思也以同样的深情回报,可楚玉呢?他一味的付出,又得到了什么?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便会知道,只为她一刻欢颜,纵是舍了身,舍了命,都是值得的。”楚风吹起楚玉如墨的长发,散在风中划起绚美的弧度。沐筱萝感受着心灵的震撼,眼底有泪涌出。

    “沐莫心真傻,她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的好呢?”沐筱萝苦笑。

    “是楚玉还不够好..”楚玉眷恋的望着眼前的长乐宫,眼中闪烁着悲戚的目光,莫心,你可知道楚玉在想你,每日每楚,每时每刻,那么想,怎么办?想的心疼,又怎么办?

    “孙嬷嬷是因为撞见了安柄山的丑事,所以才被杀人灭口,尸体掩埋在冷宫旧址的那座厢房下面。”沐筱萝的声音陡然响起,清冷的面容似凝结成霜。

    “安柄山的丑事?安柄山有什么丑事?”楚玉没料到沐筱萝会这么痛快告诉他孙嬷嬷的死因,就在他惊讶追问之时,沐筱萝陡然沉脸,甩袖离开。

    楚玉素来知道沐筱萝变脸比变天还快,于是在沐筱萝转身离开的时候,楚玉强忍着追上去的冲动,与其被莫名其妙的骂一顿,倒不如自己去查原因。

    翌日,当剑尘作为一名内宫巡逻侍卫出现在宣室殿外之时,谢思欢喜的不能自持。

    “剑尘!”即便只是一个侧影,谢思却能一眼认出那便是她日思楚想的人儿,眼见着主子跑出宣室殿,月婵登时追了出去。

    “属下剑尘,叩见德妃娘娘!”清越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激动和惊喜,剑尘双手拱拳,恭敬站在谢思面前。

    “嗯,本宫有些重物需要挪动,就你了,进来吧!”谢思佯装镇定开口,旋即转身回了宣室殿,剑尘则谦谨跟在后面。

    暗处,一袭明晃龙袍的楚云钊双手攥拳,目光幽冷。

    “皇上,老奴不明白,您为何不让剑尘死在外面,也省得麻烦?”楚云钊身后,安柄山小心翼翼问道。

    “只有让剑尘死在谢思面前,她才会死心,也只有眼睁睁看着剑尘死,她才会万念俱灰,介时不必朕动手,她或许便已追着剑尘去了。郑御医怎么说?”冰冷的声音阴森响起,楚云钊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回皇上,郑御医说剑尘今晚便可毒发,至于德妃..如果药物不断,还能再活上半年。”安柄山据实禀报。

    “看情况吧,如果她没跟着剑尘一起去,就让郑御医加重药量,朕可等不了那么久!”楚云钊冷哼一声,拂袖而去,所有对不起他的人,都要死!

    看着那抹黄色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方才自暗处走了出来。

    “让你办的事办妥了?”沐筱萝凝视着楚云钊消失的方向,淡声问道。

    “主人放心,今晚的行动准备就绪。”殷雪恭敬回应,沐筱萝无语,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风过,那抹笑意被风吹走,只剩下一脸的冰封。

    就在剑尘踏进宣室殿的一刻,谢思突然转身,迫不及待的冲到剑尘怀里。

    “剑尘!你还好吗?我真担心,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泪,汹涌而落,谢思玉指环过剑尘的腰际,哽咽低泣。一侧,月婵自是退出宣室殿,守在外面。

    “看你,哭什么,幸亏有皇上派过去的郑御医,我已经好多了..”剑尘宠溺的扶起谢思,抹掉她眼角的泪水,眼底满是怜惜,为了他至爱的女人,他决定向那个神秘的,叫作静心的女人妥协,只要能保谢思,他愿意冒险,更何况,他本就是已经要死的人,能活着最好,活不成也不可惜。

    “是啊,真的好些了,看来皇上没有食言,他真的派御医去看你,更把你调进皇宫,我们要感谢皇上!”看着剑尘脸色稍有好转,谢思终是安下心来,对楚云钊的感激更多了几分。

    “感谢他..”剑尘心下微沉,眼底的寒意一闪而逝。

    “是啊,如果不是皇上,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咳咳..”谢思才说了几句话,便觉有些气喘。

    “都怪我,忘了你身体不好,我扶你回内室休息。”剑尘敛了眼底的冰冷,忧心扶着谢思走进内室。

    初入内室,剑尘便注意到了摆在正中的紫檀方桌,正如静心所言,那方桌雕刻细致,桌腿尤为精妙。

    “我没事,坐会儿就好,剑尘,你既然已经入宫,便不要再走了,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哪怕是一天,思都舍不得。”谢思反手拉着剑尘坐到桌边,声音虽然虚弱,却洋溢着无比的幸福味道。

    “好!都听你的!”剑尘安抚的给谢思倒杯茶递了过去。就在谢思饮茶之时,剑尘倏的自袖内取出银针,猛的刺向桌腿,垂眸一刻,他赫然发现银针染上了鲜红的颜色。即便知道真相,可亲眼看到,仍让剑尘怒火中烧!楚云钊,你好狠的心!

    “剑尘?”感觉到剑尘的异常,谢思忧心唤道。

    “呃..没事,我先走了,若呆久了,怕引人怀疑,晚上巡到宣室殿的时候,我再来看你!”剑尘奋力忍住心底的悲愤,柔眸看向谢思。

    “也好,来日方长,只要知道在你附近,我便心安。”谢思不舍起身,拉住剑尘,眼底莹光闪烁。

    待离开宣室殿,剑尘寻了处无人的角落,猛的挥拳打在宫墙上,眼泪刷的涌了出来,为和自己在一起,谢思到底承受了多少!这一生,他欠谢思太多。可楚云钊!你又欠了我们多少!

    既然我剑尘没能力复仇,便甘心当作他人向你复仇的垫脚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楚云钊,剑尘就算是死了,也会化作厉鬼,眼睁睁看着你得到报应!

    晚膳十分,楚玉并没有出现,沐筱萝心知他在调查安柄山,幸有流沙在暗中护着,她也不至担心。于是沐筱萝拿起碗筷,准备用膳后去看场好戏,可惜沐素鸾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计划。幸而她只是观众,就算她不去,戏还是会开演的。

    “婉儿,姐姐想你了!”沐素鸾一进宫门,便扑向沐筱萝,表情真诚无暇,演技可圈可点。

    “二姐是拿什么想婉儿呢?是嘴?还是心?”沐筱萝亲昵的迎了上去,眉眼皆是笑意。能让沐素鸾一进门就装傻的原因,只有楚云钊!

    果不其然,还没等沐素鸾回应,楚云钊已然走了进来。

    “皇上,你来看婉儿啦!”沐筱萝下意识瞥了眼沐素鸾,欢喜的扑到楚云钊怀里。虽然错过了宣室殿的好戏,可关雎宫的戏,似乎也足够精彩,沐筱萝如是想。

    “是啊,婉儿害朕得了相思,一日不见婉儿,朕就睡不着,你说你是不是该罚?”楚云钊随手揽过沐筱萝,轻刮着那张娇艳脸上的琼鼻,眼底充满怜惜,整个后宫,唯有此处,才是心之安所。楚云钊偶尔也会自嘲,他的后宫竟如此不堪,他能相信的,也就只有这个痴儿。

    “可那也不是婉儿的错啊,皇上得了相思,二姐也得了相思,若你们都要罚婉儿,婉儿好可怜!”沐筱萝撅着樱唇,小脑袋猛的蹭进楚云钊的怀里。

    “呵!朕的婉儿啊!”楚云钊被沐筱萝的动作逗的无可奈何,转眸时,方才看到唯唯诺诺站在一边儿的沐素鸾。

    “丽妃也在?”楚云钊的声音顿时冷了几分,眼神凌厉如刃。

    “皇上..素鸾只是想婉儿了..所以来看婉儿..如果皇上不喜欢素鸾..素鸾这就回去。”沐素鸾下意识后退数步,神色惶恐。但见楚云钊没有开口,登时转身。

    好一招欲擒故纵呢,楚云钊怀里,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心底腹诽着。果然,就在沐素鸾踏出关雎宫的那一刻,楚云钊开了口。

    “既然来了,就一起用膳吧!”楚云钊声音依旧冷的让人发颤,可惜沐素鸾却没听出来。

    “素鸾可以么..”沐素鸾忐忑倚在宫门口,怯怯看向楚云钊。

    “有什么不可以啊!二姐快过来嘛!”沐筱萝饶有兴致的看向沐素鸾,心底感慨万千,当日她狼狈为奸,帮着楚云钊铲除自己,结果得到了什么?还不是被楚云钊弃如敝屣。

    整个晚膳,楚云钊不停的给沐筱萝夹菜,就连溜达过来的絮子都有得到他的恩赐,就只除了沐素鸾。

    心,似疯长出无数带刺的藤蔓,将她的身体扎的鲜血淋漓,沐素鸾每一口都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楚云钊,你真是瞎啊!你难道没看出来坐在你身边那个女人有多可怕?她是魔鬼!她是来复仇的!你若再宠她,必万劫不复!可是这些话,她该如何说出口,又该如何让楚云钊相信啊!

    “二姐,你没事吧?你的手在颤啊!”沐筱萝注意着沐素鸾的每个细节,心道她必忍的十分辛苦。

    “没..没事..”沐筱萝忐忑看向楚云钊,嚅嚅开口。

    “你怕朕?”楚云钊剑眉紧皱,狐疑看向沐素鸾,即便那日沐素鸾自沉湖底,楚云钊依旧不相信沐素鸾真的傻了。之所以不探究,是因为对于楚云钊而言,在有些事没确认之前,沐素鸾还不能死。否则以他的个性,知道他太多秘密的人,不是成为他的心腹,就是成为地狱的鬼魂。

    “素鸾不怕皇上,只是觉得对不起皇上..”沐素鸾终于等到了与楚云钊对话的机会,登时发挥演技,泪眼朦胧呢喃。

    “为什么?”楚云钊挑眉看向沐素鸾。

    “素鸾没能为皇上抓到七彩鱼..”沐素鸾学着沐筱萝的样子,有些懊恼,有些委屈的回应。

    “没抓到就继续啊!”沐筱萝的这句话,差点儿让沐素鸾冲过去掐死她。

    “婉儿说的不错,你要真有诚心,朕可以等。”楚云钊轻舒了口气,旋即起身拍了拍沐筱萝的玉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