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23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婉儿啊,朕还有些奏折没批完,先回御书房了,晚些朕再来,你若困了便先睡下。”楚云钊叮嘱之后,大步离开关雎宫,直至离开一刻,都未看沐素鸾一眼。

    “汀月,你出去。”待楚云钊走远,沐筱萝瞥了眼汀月。汀月心领神会,即刻退出关雎宫,反手将门关紧。

    “沐筱萝,你是故意的!”宫门合起的一刻,沐素鸾陡然起身,愤怒的眸子狠狠瞪向沐筱萝。

    “二姐就不怕皇上突然回来么?”沐筱萝悠然倚在竹藤椅上,扬眉看向眼前暴跳如雷的沐素鸾,心底闪过一抹不屑。果然,就在沐筱萝开口之际,沐素鸾下意识看向宫门处。

    “放心,如果皇上回来,汀月自会禀报的!呵!”沐筱萝显然是在戏弄她。

    “沐筱萝,你别得意,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你会夺走筱萝拥有的一切?皇上?荣宠?还是后宫主位?沐素鸾呵,你是不是装傻装久了,所以脑袋也不灵光了?皇上刚刚的态度你不是没感觉到,就算你唯唯诺诺,卑躬屈膝,就算你装疯卖傻,痴呆癫狂,怎样都好,可皇上就是对你不感兴!你知道为什么?”沐筱萝的声音颇有几分无奈。

    “为什么?”沐素鸾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始终没得到答案。

    “因为皇上不是因为喜欢傻子,才喜欢筱萝。你弄颠倒了,所以不管你怎么装疯扮傻,皇上都不可能喜欢你!如果你够聪明,最好找个机会清醒过来,否则..筱萝还真想瞧瞧七彩鱼是什么模样呢!”沐筱萝翻复着青葱玉指,抚弄着自己的指甲,悠悠开口。

    “你根本不喜欢皇上,你入宫另有目的,对不对?”沐素鸾受够了沐筱萝的装神弄鬼,狠戾怒视。

    “二姐怎么会这么想?婉儿喜欢皇上啊!皇上那么宠婉儿,真是由不得婉儿不喜欢呢!”沐筱萝唇角微勾,脸上的笑容落在沐素鸾眼底,阴森的如地狱的魔鬼。

    “你说谎!你入宫是为了报复!”沐筱萝几次在自己面前有意无意的提到沐莫心,尤其是白眉那件事,沐素鸾后来仔细想过,既然白眉是沐筱萝找来诓她的,那她自然知道自己带着白眉到冷宫驱鬼之事。

    “报复?报复谁?”绝美的笑容骤然消失,沐筱萝一脸冰封起身,一步步走到沐素鸾面前,身体散出的寒意令沐素鸾下意识后退。

    “报复害死沐莫心的人..”沐素鸾狠噎了下喉咙,不管怎样,她今天都必须弄清楚沐筱萝到底知道多少。

    “哦?大姐是被人害死的啊?那筱萝得去告诉皇上!”沐筱萝闻声恍然,登时转身,却被沐素鸾以迅雷之速拉了回来。

    “你疯了!”沐素鸾惊恐低吼,握着沐筱萝的手颤抖不止,如果沐筱萝现在去告诉皇上,那自己必死无疑。

    “婉儿怎么疯了?大姐是难产而死,人尽皆知,如今二姐竟然说大姐是被人害死的,那婉儿求皇上彻查有什么不对?”沐筱萝一脸无辜的看向沐素鸾,将那满腔的恨埋藏于心。

    “如果你告诉皇上,那最先死的就是你!”沐素鸾分明知道沐筱萝在装傻,可她却毫无办法,而说出真相的后果,自己必不会得善终。

    “是么?那筱萝还真想试试,看看最先死的人到底是筱萝,还是二姐!”沐筱萝冷哼一声,猛的甩开沐素鸾的手,大步朝宫门而去。

    “不要!”沐素鸾倏的扑上去拉住沐筱萝,或许是太过焦急,沐素鸾一个没站稳,扑通倒在地上,可双手依旧挣命似的拽着沐筱萝的脚踝。

    “啧啧..二姐啊,你好歹也曾是这宫里举足轻重的皇贵妃,怎的这么不注重自己的形象,这副模样,跟摇尾乞怜的狗有什么不同?汀月,进来!”沐筱萝垂眸看向沐素鸾,娇俏的笑容宛如春花灿烂。

    沐素鸾气血上涌,满脸通红,正欲爬起来时,却被沐筱萝踩住了绣着富贵牡丹的宽袖。

    “丽妃娘娘,您这是做什么?”汀月深知主子让自己进来的用意,登时夸张的惊呼,继而踩着碎步到了沐筱萝身侧。

    “还愣着!快扶二姐起来,这么大的礼,本宫可受不起呢!”沐筱萝冷哼一声,方才抬步松开沐素鸾的袖子。

    “沐筱萝,你会后悔这样对本宫的!你..”沐素鸾双目喷火,咬牙切齿警告,却在迎上沐筱萝冰冷寒蛰的眸光时,登时噎喉。

    “二姐走好,恕不远送。”沐筱萝忽然敛了眼底的幽寒,笑意盈盈。

    沐素鸾忽然觉得站在她眼前的女人根本就是魔鬼,纵她用尽心思,也猜不到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有一点沐素鸾可以肯定,那就是沐筱萝是来复仇的,她必须除了这个女人!

    眼见着沐素鸾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沐素鸾呵,你可知道,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当初怎么会掏心掏肺的对你!

    “娘娘,皇上临走时说一两个时辰便会回来,奴婢这就吩咐御膳房准备糕点。”汀月恭敬开口,正欲转身时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不需要,你下去休息吧。”沐筱萝深吸口气,挥手退了汀月。汀月虽有疑惑,却也不敢多言,登时退了下去。

    直至宫门紧闭,沐筱萝方才慵懒的走到贵妃椅边,伸手抱过絮子,算算时辰,宣室殿那边好戏才刚刚开演,至于楚云钊么,一会儿且有的忙了,又怎么会到关雎宫呢。

    月光皎洁,楚色清幽,剑尘依着与谢思的约定到了宣室殿,可到底是皇宫内院,谢思也不敢让剑尘久留。

    “剑尘,皇上有没有给你安排住处?”谢思不舍的将剑尘送出正厅,玉指极不情愿的松开情郎的手臂。

    “放心,一切都好,我们真是该感谢皇上,思,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月光下,剑尘眼底蒙尘,声音隐隐有些颤抖。

    “皇上成之意,我自会报答。倒是你,身体才好些,万不可累着了!”谢思缓步将剑尘送至宫门处,还欲再走,终被月婵拉了回来。

    “娘娘,这里已经可以了,若再出去,怕是不妥。”月婵小心提醒。

    “思,我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剑尘喉结滚动,神色哀伤,幸而是在晚上,谢思并没有感觉到剑尘的异常。

    彼时,谢思在想,如果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发誓,就算是死,她也决不会松开剑尘的手,这世上,她唯一爱着的男人!

    剑尘静静的站在宫门处,直看到月婵将谢思扶回正厅,方才转身。电光石火的顺间,一声剑鸣划破长空,数道人影咻咻的闪现在剑尘周围。兵器交错的声音陡然响起,谢思闻声,急步冲出宣室殿。

    眼见着四个黑衣人与剑尘厮杀一处,谢思的心陡然悬浮,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娘娘!小心!”月婵哪敢让主子靠近,登时拼命拽住谢思。此刻,巡逻的侍卫亦听到动静,自宣室殿外冲了进来。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黑衣人下手狠辣,剑尘寡不敌众,胸口正中一剑!

    “剑尘!啊!”谢思瞳孔骤然紧缩,失声大吼。月光下,剑尘凄惨的容颜看向谢思的方向,唇角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胸口处,鲜血喷溅而出,身体便如一叶飘零般重重摔在地上,没了气息。

    “抓刺客!快抓刺客!”此刻,皇城侍卫已然冲了过来,与黑衣人拼杀一处,其中两名侍卫在看到剑尘时,即刻将其抬起,离开了宣室殿。

    “你们不要带走他!剑尘!放开我!”谢思双目充血,歇斯底里的咆哮,可不管她如何挣扎,月婵却死死抱住她的腰际,硬是将她拖回宣室殿。

    “放开我!我要去找剑尘!”谢思的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落,她狠狠推开月婵,猛的冲向宫门,可月婵却死死堵在门口。

    “剑尘受伤了!他受伤了!你让开!”谢思激动怒吼,双手狠扯着月婵,可月婵就是紧攥着门栓,任由谢思的拳头如雨点般砸在自己的身上。

    “娘娘!您现在不能去!一旦让人发现您和剑尘的关系,到时候你们都活不成了!月婵不能眼看着您去送死啊!”月婵悲戚开口,目光坚定。

    “如果剑尘死了!本宫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让开!”‘啪’谢思的巴掌猛的挥了下来,月婵脸上顿时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印。

    “只要娘娘不打死月婵,月婵就不会让开!”月婵的唇角渗出血来,可身体依旧如磐石头般挡在宫门处,她很清楚,如果让主子见到剑尘,不管是死是活,他们的事都会暴露于人前,介时即便皇上不想治罪,又如何堵得住悠悠众口。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我们才在一起..月婵..本宫好怕,你说剑尘会不会..”谢思颓然堆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泪如雨下。

    “不会的,剑尘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娘娘,您别这样,剑尘不会有事的!”看着谢思惶恐的目光,月婵登时跪在地上,双手将谢思揽在怀里,尽力安抚。

    月光下,殷雪的身影如同鬼魅出没,此刻,她正将一瓶粉末倒在剑尘刚刚倒下的地方..

    关雎宫内,沐筱萝轻轻抚着絮子,清眸不时望向窗外,月色皎洁,树影婆娑,只是她此刻的心境,当真无法在意这美景。

    “主人,属下已经办妥。”当殷雪如一阵风般落在沐筱萝面前时,沐筱萝方才舒了口气。

    “剑尘呢?”短暂的痛苦,换来的是长久的幸福,沐筱萝虽然能猜到谢思此刻的撕心裂肺,可她保证,会让谢思得到最好的补偿。

    “已经送出皇宫,虽然伤重,不过有‘九曲回魂丹’护着心脉,不会有性命之舆。”殷雪据实道。

    “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沐筱萝微微点头,旋即搁下絮子,她也该好好睡上一觉,接下来还有好多事等着她呢。

    宣室殿内,谢思紧拉着月婵的手,眼泪簌簌而落。

    “月婵,不管剑尘是死是活,你都别骗本宫,好不好?”看着自外面打听消息回来的月婵,谢思声音越发的沙哑。

    “娘娘..”月婵狠噎着喉咙,眼泪萦绕在眶,唇抑制不住的颤抖。

    “是不是..剑尘..不行,本宫要见剑尘!哪怕是最后一面!本宫都要见他!”月婵的沉默印证了谢思心底所想,她亲眼看到那柄剑贯穿胸膛,只是她不敢承认,她不相信剑尘会丢下她一个人在这世上独自煎熬。

    “娘娘!剑尘的尸体已经运出皇宫了,您找不到他的!”月婵悲戚低泣,双手紧揽住谢思的纤腰。

    “天涯海角本宫都要找到他!生亦同生,死亦同死!”谢思发疯的狂吼,奋力推开月婵。

    就在谢思冲到宫门的时候,正撞上急步走进来的楚云钊。

    “思!你这是去哪儿?”楚云钊双手钳固住谢思,硬是将她拉回内室,一侧,月婵见楚云钊出现,忍痛退了出去。

    “我要见剑尘!你让开!”谢思赤眼如荼,双脚狠狠踹向楚云钊,欲摆脱他的束缚。

    “朕问过,剑尘已经死了,尸体已经按着规矩送出皇宫火化,你要怎么见他!”楚云钊拼命扯住谢思,声音寒如冰锥。

    “不可能!剑尘怎么舍得抛下我不管!他怎么可以死啊!皇上..为什么?皇宫为什么会有刺客!他们为什么要杀剑尘!你说啊!说啊!”谢思泪水横溢,双手狠揪着楚云钊的衣襟,厉声咆哮。

    “对不起..朕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思,是朕对不起你,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必须接受!不管怎样,朕会查出真凶,为剑尘报仇!”楚云钊比谢思更想弄明白,那些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剑尘!

    如果不是他们坏事,剑尘今晚便会中毒暴毙,介时他只要让郑御医向谢思解释剑尘的死因,事情就过去了,可如今发生这种事,他不知道要费多少唇舌。

    “皇上!思求您,让他们把剑尘抬回来,我想见他最后一面,好不好?求你!”谢思终于放弃挣扎,颓然跪在楚云钊面前,泪痕斑驳,心痛彻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