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23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思,不是朕不帮你,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与剑尘的事情暴露,即便他已经死了,也逃不了鞭尸的下场,而你!朕要怎么对你?”楚云钊强忍着怒意,低声劝慰。

    “我不管,我只要见剑尘最后一面!皇上!”谢思双手猛扯着楚云钊的皇袍,悲戚哀求,泪眼婆娑。

    “够了!你们把朕的颜面放在哪里!”楚云钊终究忍到极限,愤然怒吼。当感觉到谢思惊诧的目光时,楚云钊迅速收敛眼中的寒蛰,缓缓俯身将她自地上扶起。

    “你放心,朕会好好安置剑尘,介时会安排你到他墓前祭拜,思,你要相信朕,发生这种事,朕比你更心痛,朕还记得你当初为了帮朕,牺牲自己的幸福,如今剑尘已经不在了,朕会好好待你!”楚云钊将谢思揽在怀里,深邃的眸陡然寒冽,这个女人,留不得了。

    不平静的楚终于过去了,清晨,沐筱萝才用过早膳,便见楚云钊急急走了进来。

    “皇上,婉儿昨晚等了你好久..”沐筱萝轻拉着楚云钊的长袍,委屈开口。

    “可不就是想到让婉儿白等一楚,朕这才一大早的来给婉儿道歉嘛!怎么样,昨晚睡的好吗?”楚云钊拉着沐筱萝坐到桌边还嫌不够,索性将沐筱萝抱到自己腿上。

    “没有皇上陪,不好。”沐筱萝撅着小嘴,撒娇道。

    “呵呵,朕答应婉儿,以后再也不骗婉儿了,好不好?”楚云钊轻捏了下沐筱萝的琼鼻,宠爱道。

    “嗯,皇上说的话,婉儿信!”沐筱萝狠狠点头,旋即拿起一块糕点塞进楚云钊的嘴里。

    “怎么没看到楚玉?”楚云钊来了好一会儿,却不见楚玉出现。

    “就那日婉儿掀了盘子,他生气了,这两日一直在跟婉儿赌气,反正婉儿也不喜欢看到他,所以让汀月把他的那份送到东厢房了。”沐筱萝云淡风轻的说着。

    “这样啊..婉儿,德妃这两日心情不好,你可不可以替朕去陪陪她?”楚云钊的这个要求是沐筱萝始料未及的。原本就算楚云钊不说,她也要找机会接近谢思,却没想到楚云钊居然深知她意。

    “德妃是谁啊?婉儿不想陪。”沐筱萝嘟囔着,顺势自楚云钊怀里蹭了出来。

    “可是朕真的没时间陪她,就算是朕求婉儿的,好不好?”楚云钊硬是拉回沐筱萝,轻声哄着。

    “好吧,皇上让婉儿做什么,婉儿就做什么,可是皇上能不能答应婉儿一件事?”沐筱萝煞有介事的看向楚云钊。

    “什么事?”楚云钊挑眉看向沐筱萝。

    “把楚玉弄走吧,好烦人啊!”沐筱萝狠叹口气,耸肩坐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沐筱萝那副哀伤劲儿,楚云钊不禁笑出声来。

    宣室殿外,沐筱萝静静站在那里,楚云钊之所以让自己来宣室殿陪谢思,无非是想让自己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如果派别的妃子过来,必会引起谢思的猜忌。只有一个傻子,才会让所有人没有戒备,放松警惕。

    “汀月,这是什么东西!呜呜..怕怕!”踏进宣室殿的一刻,沐筱萝赫然看到宫门左侧一滩血迹上面死好多爬虫,其中还有一两条草青色的小蛇。

    “娘娘别怕!它们都死了,别怕!”沐筱萝很少将自己的决定刻意告诉汀月或是刘醒,因为她觉得汀月和刘醒有自辨的能力,而事实上,他们亦未让自己失望。

    就在这时,宣室殿正厅宫门开启,月婵急步走到沐筱萝面前。

    “你们在干什么?”月婵肃然开口,眼中尽是敌意。自她回来便没见过沐筱萝,不认识也在情理之中。

    “是皇上让婉儿来陪德妃姐姐的,可是你们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么多死虫子啊!真吓人!”沐筱萝刻意提高音量,眸子若有似无的瞥向正厅。

    “你是..沐贵妃?奴婢月婵叩见沐贵妃。”即便没见过,可月婵多少也听过关于沐筱萝的事,眼前女子一袭贵妃装,又自称婉儿,想来必是如今皇上盛宠的沐妃沐筱萝了。

    “别跪着了,地上多脏啊,有血,还有死虫,死蛇!汀月,我不喜欢这里!”沐筱萝轻拉着一侧的汀月,想要离开。

    “娘娘别怕,它们都已经死了,没事。”汀月安抚开口。

    就在这时,谢思突然自正厅跑了出来,脚步虚软,身体踉跄,原本娇艳的脸上,双眼乌黑,神色憔悴,只是一楚的时间,谢思却似变了个人似的,沐筱萝心底多少有些愧疚,可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谢思亲自揭开楚云钊的伪善面目,其实她的幸福,一直都在!

    “哪里有死虫?”月婵见谢思跑了出来,登时上前搀扶。此刻,沐筱萝指着血迹上的虫尸,悻悻开口。

    “就在这里啊,还真不少呢,德妃姐姐,你们是在下毒驱虫吗?”沐筱萝一本正经的看向谢思。此刻的谢思没抬眸看她一眼,只紧盯着地上的血迹发呆。

    “娘娘,奴婢扶您回去吧,沐妃娘娘,您里面请!”在看到虫尸的那一刻,月婵便知道事情不妙,此时,她很想将谢思拉回去,却被谢思一把甩开。

    “为什么它们会死?月婵,为什么?”谢思眸色骤寒,眼中一片冰冷。

    “娘娘,您冷静些!沐妃娘娘还在呢!”月婵神色忧虑的看向谢思,谨慎提醒。

    “因为血里有毒啊,所以把它们也毒死了,这是鸡血吧?以前在家的时候,就看到高嬷嬷用这招驱虫的!”沐筱萝有板有眼解释。

    “血里有毒.。。血里怎么会有毒..剑尘的血里怎么可能有毒!”沐筱萝的声音仿佛五雷轰顶般乍响在谢思的心底。

    “娘娘,您怎么能让沐妃站在外面呢!”月婵急步走到谢思身侧,双手紧搀着谢思欲挣脱的皓腕,小声呢喃,“娘娘,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请您等沐妃走了再说,您该知道,皇上为什么派沐妃过来!”

    月婵的劝说起了效果,此刻,谢思仿佛没了灵魂的傀儡,任由月婵搀扶着走入宣室殿,沐筱萝亦被请了进去。

    一整天的时间,谢思都像块木雕般坐在榻上,不管沐筱萝说什么,做什么,她都没有反应,只回想着沐筱萝彼时的那句话:血里有毒!

    “德妃姐姐,你这里的东西好漂亮啊,婉儿还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桌腿呢!”沐筱萝像个孩子似的握着紫檀方桌的桌腿,满眼羡慕。

    “呃..桌腿流血了..汀月,你快来看,桌腿流血了!”沐筱萝有些慌乱的离开方桌,眼中惊恐不已。床榻上,谢思听到血字的时候,登时冲到沐筱萝面前,只见沐筱萝的手上沾满了红色的粉末。

    “都是奴婢不好,忘了昨日让内务府的人过来给这桌子刷漆,许是漆还没干,才粘了娘娘一手,奴婢知罪。”在看到沐筱萝手中的红色粉末之后,月婵登时找了个由头遮掩过去。

    “哦,没事,汀月,我们回宫吧,我都饿了。”沐筱萝耸了耸肩,旋即转身,带着汀月离开宣室殿。她想让谢思看到的,谢思都看到了,这就够了。

    就在沐筱萝离开宣室殿的下一秒,谢思猛的俯身跪到桌腿处,单手握住桌腿,翻开手掌,只见自己的手上粘着与沐筱萝同样的粉末。

    “娘娘,奴婢这就找郑御医过来!”月婵转身正欲离开,却被谢思唤了回来。

    “月婵!别去找郑御医,去找王府的李大夫,还有,把外面那些虫尸清理掉,一并拿给李大夫,让他务必验出那些虫子死于何种毒药!小心离宫,别让人发现!”谢思说着话,将手中的粉末收集到宣纸上,之后包起来递给月婵。

    谢思忍着彻骨的悲伤,用一整天的时间思考所有的事情,剑尘自七年前便退出江湖,根本不可能有仇家,那四个黑衣人为什么要围攻他?他的血又为什么会有剧毒?桌腿为什么会有红色的粉末?太多的不可思议,太多的匪夷所思!楚云钊,你千万别让思失望..

    适楚,皇城东郊的破庙内

    “思怎么样?她有没有事?”当看到沐筱萝一袭素裳的站在自己面前时,剑尘忍痛起身,却被身边的小童拦了下来。

    “别起来了,我来便是要告诉你,谢思没事,她只是伤心过度罢了。”看着剑尘胸口渗着血的白纱,沐筱萝心有余悸,如果剑尘出事,她一辈子欠谢思的。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剑尘剑眉紧皱,不解看向静心。

    “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才知个中滋味,单凭他人之语,如何也感受不到什么叫刻骨铭心。尤其是她那么信任楚云钊,就算是你亲口告诉她,她都未必相信。你且好好养伤,不出一个月,静心必定将一个完完整整的谢思还给你,介时你们远走高飞,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活着。”沐筱萝淡声开口,旋即转身离开。

    两日不见,当沐筱萝再次在饭桌上看到楚玉时,忽然觉得十分想念。

    “司制房的两名宫女无故失踪,这件事你听说了没有?”虽然筹谋谢思的事,可对楚玉,沐筱萝时刻惦记着,尤其是流沙每晚都会向沐筱萝禀报楚玉的行踪,所以不管楚玉做了多隐秘的事,她都一清二楚。

    “安柄山简直禽兽不如,本王真不明白,像这种猪狗不如的人,皇上怎么会容忍他活到现在!”只要想到安柄山对那两名宫女做的禽兽事,楚玉便有杀人的冲动。

    “所以你在安柄山欺辱那两名宫女的时候把他打晕,之后将那两名宫女送出了皇宫?”沐筱萝何尝不知道安柄山的可恶之处,她更记得肃亲王府时,安柄山是如何将有毒的酒递给楚玉的。

    可报仇也不急于一时,安柄山得楚云钊恩宠必有缘由,她要知道原因!所谓报仇,不是单单取其命,若如此,楚云钊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你既然知道,还问本王做什么!”楚玉不以为然。

    “安柄山活着还有用处,你以后别再插手他的事了。”沐筱萝的语调没有商量,更象是命令。

    “他对你有用,对本王可没什么用!本王..”就在楚玉欲反驳之时,安柄山独有的尖细嗓音陡然传了进来。

    “老奴叩见沐妃娘娘,叩见王爷!”只见安柄山一脸讨好的走到沐筱萝身边,将一个镶嵌着各色宝石的金盒双手奉上。

    “这是什么?好漂亮啊!”沐筱萝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实则已然觉出这盒子似曾相识,彼时封逸寒送给自己玉簪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盒子。

    “回沐妃娘娘,这是齐王专程派使节送给娘娘的回礼,而且稍话说絮子的宝宝甚好,让娘娘放心。”安柄山小心翼翼的将金盒递到沐筱萝手里,恭敬候在那里。

    “齐王是谁啊?”沐筱萝狐疑看向安柄山,说话间将身子挡在了楚玉面前,阻隔了他射向安柄山的那双杀人鞭尸的目光。

    “看老奴,怎的忘说了,前阵子来的齐国太子封逸寒,如今已经成了齐王。”安柄山据实禀报。

    “原来是那个齐国太子啊,他可真有心!”沐筱萝欢喜捧着金盒,爱不释手。

    “可不是嘛,皇上还夸娘娘替他扳回一局呢..呃..老奴回去复命了。”安柄山自知说露了嘴,登时转身离去。

    “你挡着本王做什么!”待安柄山离开,楚玉不满沐筱萝的动作,愤然怒道。

    “不然呢,安柄山可不是傻子,现在他已经暗中追查那个偷袭他的人了,如果让他知道是你..”沐筱萝挑了挑眉梢,刻意停顿了一下。

    “知道又怎样!本王会怕他!”楚玉冷哼一声。

    “筱萝劝王爷一句,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他可不像筱萝这么好说话。”沐筱萝漫不经心的回到座位,玉指抚弄着金盒。

    “早晚有一天,本王会让他死无尸!”楚玉发狠起誓。

    “封逸寒当真了得,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居然可以扳倒齐王和封铎,想来这过往的二十几年里,他是做了多少努力!”沐筱萝感慨万千,随即自金盒里取出一只艳光四射,华美绝伦的发簪。

    “凤尾瑶仙簪?”沐筱萝惊讶的看着手中的发簪,眼中异彩纷呈,心底惊愕不已。此簪大有来历,相传是上古天神取和田玉,珊瑚玉,鬼血石,和凤凰石专为自己妻子而造,后一直流传下来,足有千年历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