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23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要……不要!信儿!信儿啊”楚熙终于找到了疼的根源,是心,心那么痛,仿佛是被几千条毒蛇着满身是血的楚漠信,楚熙痛哭失声,曾几何时,他是多么渴望楚漠信死,甚至希望他从没来到这个世上。他以为只要楚漠信死了,他便解脱了!可原来不是,原来这个孩子一直在他心里,只是他不肯承认,不愿承认。

    “解开他!”马上男子冷声开口,喽们自是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无甚忌讳,当下解开楚熙的束缚。

    “信儿!”楚熙跌撞着爬到楚漠信身边,将他紧紧揽在怀里,泪水模糊了视线,可那张脸却那样清晰,

    “信儿,睁开眼!父皇命你睁开眼!信儿……对不起……对不起!父皇错了……你原谅父皇好不好?你睁开眼睛好不好啊!”楚熙老泪纵横,将楚漠信紧紧揽在怀里,可不管他如何乞求,怀里的人儿却没有半点回应。

    “在那里!快上!”不远处,奔雷带着一队人仿佛天降般冲了过来,喽们一时慌了神儿,与其揪打一处。

    “信儿……对不起……”刀剑的声响渐渐远去,楚熙的耳畔忽然响起楚漠信的声音:父皇,信儿今日打了一头猎豹……父皇,信儿今日打了一头猛虎……父皇,信儿可不可以去母后的房间……父皇,你若不喜欢信儿,那信儿搬出皇宫吧……父皇,信儿……

    “信儿好厉害啊……小小年纪就可以打到猎豹了?父皇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能打到小鹿……信儿想去母后的房间啊?父皇带你去啊.。。父皇怎么会不喜欢信儿,你也是父皇的儿子啊……是啊,你也是父皇的儿子……”

    “你才知道他也是你的儿子么?晚了!漠信已死了!楚熙,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好啊!你如愿了!”周围的刀剑声骤消,沐筱萝不知何时已然站到了楚熙面前,眼里泪水如泉。

    “对不起……是父皇害了你……。”楚熙紧紧搂着楚漠信,身体颤抖不止,沙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忏悔和绝望。

    “就是你害了他!如果不为救你,漠信怎么会死!凭他的武功,纵然打不过,若想逃命却绰绰有余!可他偏偏死心眼儿,竟然为了你这样的父亲丢了自己的命!漠信,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你这个傻孩子!”沐筱萝泣不成声,染着冰晶的眸子模糊了视线。

    “不值得……漠信你这么做不值得啊!父皇不配你这么做……不配……漠信!”本就愧疚自责的无以复加,再加上沐筱萝的这几句锥心之语,楚熙痛哭失声,搂着楚漠信仰天长啸,终究昏厥过去。

    “咳咳……差不多得了,小心蜀王秋后算账。”不知何时,楚玉已然站在了沐筱萝身后,十分诚恳提醒道。

    “哼!老了就是老了,真不禁折腾,才几句啊就昏过去了,亏得本宫酝酿了那么多,便宜他了!”沐筱萝也不管楚玉一脸愕然,狠瞥了眼楚熙,转身离开。

    “亏得蜀王昏的早!”燕南笙一时感慨无限。此刻,楚玉已然命人将楚漠信与皇甫俊休抬到担架上送回济州行馆,而楚熙亦被随后出来的楚漠北护送回了金门行馆。

    三日之后,当楚漠信自恍惚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浑身酸痛麻胀,十分难受。

    “你醒了?”三天的时间,沐筱萝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在楚漠信床边,每每想到楚漠信浑身是血的倒下去,沐筱萝便心疼的似被人用利器戳了好几个窟窿,血流不止。

    “父皇!父皇怎么样了?”楚漠信突然起身,双手攥紧沐筱萝,眼底尽是恐慌。

    “什么父皇啊?也不知你吃了什么东西,竟睡了三天三楚,本宫一直守在你床边,你个小没良心的,醒了便喊父皇!”沐筱萝赌气甩开楚漠信的手,悻悻走到桌边为其倒了杯清水。

    “睡了三天三楚?本王不是回金门了吗?”楚漠信茫然看向沐筱萝,再垂眸看看自己的胸前和双臂,竟没有一点伤痕,难道是在做梦?难道金銮轿前那一幕是假的?楚漠信揉了揉额头,深叹口气,该是假的吧,父皇身边高手如云,怎么可能会被绑架,楚漠信苦笑。

    “有殷雪守着,你连这个门都出不去,还回什么金门,喝水!”沐筱萝将水递给楚漠信,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本王要回金门。”楚漠信接过水杯,一饮而尽,随后一本正经的看向沐筱萝。

    “这回你不回去都不行了,金门传来消息,如果再不把你放回去,蜀王很有可能大举进攻莽原,看来你在蜀王心目中真是很重要啊!漠信啊,筱萝姐姐求你一件事啊?”沐筱萝一改刚刚肃然之态,眉眼弯弯的看向楚漠信。

    “求本王什么事?”楚漠信不去深究沐筱萝对自己在父皇心目中地位的评价,狐疑抬眸。

    “你回去后在蜀王面前替筱萝多美言几句呗?”沐筱萝眨着眼睛,笑意盈盈。

    “你放心,本王回去自有办法让父皇撤兵的。所以你是同意让本王回金门了?”楚漠信挑了挑眉,质疑看向沐筱萝。

    “现在看来,筱萝似乎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呵。”沐筱萝苦笑,如果可以,她情愿将楚漠信一直留在身边,可她知道楚漠信更需要什么。

    厨房内,皇甫俊休指着奔雷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脸上那两个滴溜烂转的是什么玩意!看不到我已经躺在地上了么?为啥还冲我甩飞镖!为啥?”皇甫俊休这个恨呐,当初讲好的,只要他倒在地上就算是死了,所以一记飞镖过后,皇甫俊休便十分识相的就地阵亡,却不想‘死’后还要受那么多苦。

    “这你不能怪我,只能怪你自己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奔雷一脸无辜,事实上,奔雷对皇甫俊休的遭遇也是深表同情,那飞镖虽然是假的,可上面涂着药呢,每一支射在人身上,都跟真的一样。再加上皇甫俊休已经是‘死人’,自然挣扎不得,可见他忍功还是十分厉害的。

    “我得罪谁了?你说啊,我得罪谁了!”皇甫俊休正在气头儿上,一时反应也没那么快。

    “得罪……主人!”奔雷刚想开口,却见沐筱萝竟然自外面走了进来。

    “主人?你是说沐筱萝?我早该想到是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所以说古人诚不欺我。其实我有什么错啊!我不就说了句实话嘛!她至于这么整我?女人就是女人,心比针眼儿还小,干不了什么大事儿!”皇甫俊休只顾着发恨泄气,丝毫没看到奔雷朝他挤眉弄眼。

    “咳咳……差不多得了啊,她好歹也是主子。”奔雷见沐筱萝默不作声,唇角却噙着笑,便开始深深为皇甫俊休担忧。

    “她是你主子,又不是我主子!你怕她那是你的事!我可不怕!别再有下一次,要不然……”

    “属下叩见主子。”奔雷不愿见惨剧重演,遂在皇甫俊休撩下狠话时,突然俯身,朝其身后的沐筱萝鞠躬施礼。皇甫俊休闻声,心砰然一震,继而慢慢转身,赫然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笑的云淡风轻的沐筱萝。

    “要不然怎么样?”沐筱萝饶有兴致的看向皇甫俊休,脸上的笑越发妩媚妖娆。

    “呃……楚后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啊?”皇甫俊休干笑两声,只觉后颈嗖嗖的冒着凉风。

    “皇甫大人在这里长篇阔论,筱萝怎好打扰呢,若不是奔雷扫了皇甫大人的兴致,本宫相信皇甫大人接下来说的,必定十分精彩。不过没关系,皇甫大人继续。”沐筱萝摇曳生姿的走进厨房,魅色的眸子轻挑着看向皇甫俊休,直看的皇甫俊休满身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咳咳……许是小寒王醒了,俊休这便去照顾着。”皇甫俊休哪敢久留,当下寻个由头跑了出去,迈过门槛儿时,鞋子还掉了一只,即便这样,皇甫俊休都没敢停下来捡鞋。

    “主人?”奔雷十分同情的看着皇甫俊休离开的背影,这才将目光落在沐筱萝身上。

    “准备些泻药。”沐筱萝果然睚眦必报。

    “是!”奔雷也很想离开是非之地,却在迈步之时被沐筱萝唤了回来。

    “算了,本宫会让殷雪亲自给他准备,至于你么……你就听着皇甫俊休那么贬损本宫,理都不理一句么?”沐筱萝意味深长的看向奔雷。

    奔雷无语,这才叫躺着也中镖啊!于是奔雷无缘无故的被沐筱萝罚着打扫了一个月的茅房。

    且说皇甫俊休千小心万谨慎,还是没挡得过沐筱萝的毒手。树林内,楚漠信不耐烦的朝着角落里大喊。

    “出来不到一个时辰,你大解了二十次,本王不等你了!”楚漠信本就心情沉重,再被皇甫俊休这么走走停停的折腾,脾气自然差了些。

    “回来了回来了……王爷莫急啊,我们……”只见皇甫俊休脸色惨白的跑了过来,还没等说上两句便又转身跑了回去。

    “别人吃东西,你也吃东西,没见谁的肠子比你直!本王先走了,你留在这儿拉个够吧!”楚漠信恨恨跺脚,索性先走一步。

    金门行馆,楚熙在楚漠北的搀扶下出了房间,身后跟着百里皓然。

    “父皇今日精神些了。”楚漠北的声音透着些许心疼,只是三天的时间,楚熙变得憔悴了,鬓角的白发多了些许。

    “朕在床上躺了几日?”楚熙缓踏着步,白眉微皱,淡声开口。

    “三四天的时间,都怪儿臣安排不周,明知父皇对枸杞子过敏,却忘了提醒厨子,害父皇在床上昏迷这些天才醒过来,儿臣有罪。”楚漠北说话间便欲下跪,却被楚熙搀了起来。

    “朕又没说要罚你……”楚熙紧握着楚漠北的手,炯炯有神的目光里闪烁着浓浓的父子情。

    看着眼前的一切,楚漠信的眼泪差点儿落下来,那样的眼神,他企盼了十五年。十五年呵,他拼了命的努力只想让父皇多看自己一眼,哪怕一眼都好,可是这十五年,父皇眼中就只有皇兄,他仿佛是透明的,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他是否在父皇的眼里存在过。

    “漠信?漠信你怎么回来了?”在看到楚漠信的那一刻,楚漠北眸色骤凛,旋即松开楚熙的手挡在楚漠信面前。

    “父皇……”楚漠北想说些什么,却被楚漠信拦了下来。

    “皇兄,漠信想单独和父皇说几句话。”楚漠信清澈的眸子如星闪亮,面对那样的眸子,楚漠北没有拒绝的理由,可他仍然担心。

    “你下去。”深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楚熙直视楚漠北,淡声开口。无语,楚漠北虽不情愿,却仍带着百里皓然一起退出两人的视线。

    “儿臣楚漠信叩见父皇,儿臣自知罪不可恕亦死不足惜,但临死前却想斗胆求父皇一件事。”楚漠信双膝跪在地上,他不敢抬眸,不想看到楚熙眼中的厌恶和冷漠,那会让他生不如死。

    无语,楚熙只站在那里,身体禁不住的颤抖,眼里有泪。

    “儿臣愿以死谢罪,但求父皇撤兵,莫因儿臣之罪累及他人,倘若父皇答应儿臣这件事,儿臣死的甘愿。”见楚熙没有开口,楚漠信继续道。

    楚熙依旧没有回应,这一刻,楚漠信真的很想哭,他真这么不值钱?纵是临死前,父皇都不愿跟他说一句话!可是他答应过沐筱萝的啊?怎么办呢?

    “父皇……儿臣用自己的命,换您一念之仁,除了儿臣,所有人都是无辜的,儿臣这就将母后的命还给父皇……”楚漠信绝望的抽出腰间那把他磨了一整楚的匕首,寒光森森,见血封喉。

    眼见着匕首触及喉颈,楚漠信忽觉手腕陡痛,其间的匕首咻的飞了出去。楚漠信惊愕之余抬眸,赫然看到楚熙已是泪流满面。

    “父皇……”

    “你这个混小子!没有父皇的旨意,你居然敢死!混小子!看父皇不打死你!”未待楚漠信反应过来,楚熙突然扑跪下来,一把将楚漠信揽在怀里,双手不停捶打着楚漠信的后背,眼泪肆意而涌,哭的泣不成声。

    “父皇……儿臣是漠信……不是漠北啊?”楚漠信苦笑着,若不是认错人,父皇不会抱他的,父皇从没抱过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