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24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6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如果不是沐筱萝当时的气势足以震慑住青龙侍卫,沐图,汀月还有那个叫流沙的隐卫早已成了刀下亡魂,沐筱萝的举动不足为奇,奇就奇在单凭她几句话,便可让青龙侍卫放弃本应该做的杀人灭口。”女子的声音非常甜美,甜美到连青龙都觉得骨头酥了几分。

    顺着声音望去,青龙不禁感慨,铁血兵团三大副都尉之一的魅姬,居然长的如此妖冶,真像是一只成了精的狐狸,只一眼,便能将人的魂魄都勾了去。

    那是一张妩媚妖娆的容颜,###的脸,尖细的下巴,樱桃小嘴,可爱的琼鼻,又圆又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单看哪一个部位都清纯的如同稚子孩童,偏生结合在一起,却让人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妩媚,那种媚仿佛是渗到了骨子里,只是一个抬眼的动作,便能生出无限风情,尤其是女子微微泛红的眼睑,笑起来的时候,透着难掩的邪气。

    此刻,魅姬的手正在楚云钊的肩上###,唇角勾起的弧度隐隐透着玩味。

    “无论如何,朕不相信婉儿会骗朕!这不可能!”楚云钊决然开口,并未拨开魅姬抚在自己肩上的手。自沐筱萝失踪,楚云钊每晚都空虚而眠,那些个庸脂俗粉着实提不起他的兴致,直到魅姬出现。

    楚云钊知道他并不爱魅姬,但身体却无法抗拒魅姬的诱惑,这是个能让人疯狂的女人,只沾上一点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无药可救。

    “可是……”青龙再欲辩驳,却被魅姬挡了下来。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既然皇上不信,那便去看一眼,反正皇上的心早就飞过去了。”魅姬如银铃般的笑声悦耳动听,随即拉起楚云钊朝外便走。

    “你不是说朕这皇宫现在已经机关重重了吗?”彼时魅姬出现在楚宫后,便在楚宫的每个角落布满了暗器机关,如今的楚宫,可谓铜墙铁壁,即便有绝世武功,也做不到身而退。

    “机关是对付刺客的,皇上自然不同。”魅姬笑的妩媚,楚云钊闻声,登时甩开魅姬,大步朝关雎宫而去。

    “魅都尉,沐筱萝真是在装傻,属下……”青龙见楚云钊走远,登时走到魅姬身侧,坚定开口。

    “不管她是装傻,还是真傻,既然回来了,她就没命出去了。这件事你不用管,本座自有思量。”魅姬挥手退了青龙,继而摇曳着朝着楚云钊消失的方向去了。

    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沐筱萝狠舒了口气,直等到开门一刻,方才睁开眼睛。

    “婉儿!”十几个辗转难眠的楚晚,楚云钊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眼前,此刻,楚云钊早将青龙的话抛到脑后,大步冲向沐筱萝。

    “皇上!婉儿好想你!”经过一路的思考,沐筱萝觉得自己死都不能承认装傻这件事,只要她不松口,再多的证人都白费,尤其是沐素鸾和青龙都有陷害自己的理由。

    “朕也好想婉儿!真的好想!”楚云钊紧紧揽着沐筱萝,紧的沐筱萝觉得自己呼吸艰难。

    “皇上,她一直在骗你!如果不是她,楚玉根本没能力在莽原起兵!她和楚玉一直都在狼狈为奸!她根本不是傻子!”眼见着楚云钊将沐筱萝像宝贝似的护在怀里,沐素鸾妒火中烧,厉声咆哮。

    “呜呜……皇上,二姐是坏人,青龙也是坏人,二姐说她才是楚后,婉儿抢了她的位置,青龙说###死的冤枉,是婉儿害了他的兄弟,还有楚玉,他把婉儿关起来,还不给婉儿东西吃……呜呜,这世上就只有皇上疼婉儿了……”沐筱萝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看的楚云钊心疼到了骨子里。

    “皇上!整件事青龙都看在眼里,纵然您不相信素鸾的话,难道青龙的话您也不信?”沐素鸾原以为沐筱萝会坐以待毙,却不想她居然还来这一招,就这招装痴扮傻,她不知道吃了多少次亏。沐素鸾真想问问沐筱萝,你就不能换个招儿么!

    “沐素鸾,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私离皇宫,你真以为朕找不着你?”在听到沐素鸾的声音时,楚云钊缓缓松开沐筱萝,转眸一刻,眼底的温柔顺间化作冰封。

    “皇上……沐筱萝是装傻……这是事实……”沐素鸾不淡定了,楚云钊难道没听清她的话么?比起自己私离皇宫,沐筱萝的事才值得他动怒吧?

    “来人!将沐素鸾拖出去,乱棍打死!”楚云钊早就恨死了沐素鸾,彼时沐素鸾威胁自己的事,他可一件都没忘!如今楚玉举旗造反,就算有什么谣言传出来,他也可一并推到楚玉身上。

    “皇上!您不可以这么对素鸾!沐筱萝欺君罔上,该死是她!她为了给沐莫心报仇,勾结楚玉举旗造反!所有的事都是她做的!皇上,你是瞎了么!该死的人是沐筱萝啊!她知道沐莫心的死因了!她都知道了!”沐素鸾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双眼充血,血红的眸子仿佛喷出两道火焰直射向躲在楚云钊背后的沐筱萝。

    沐筱萝还是有些惋惜的,毕竟她想留着沐素鸾的命,她还指望着沐素鸾能在朝堂上揭发楚云钊的恶行,只是她现在自身难保,着实没那个能力了。

    被侍卫拖出关雎宫时,魅姬踩着细碎的步子姗姗来迟。

    “皇后娘娘才脱离危险,皇上当是积福,饶了丽妃算了,而且这个女人对本座还有些用处呢。”魅姬的出现让沐筱萝陡然一震,在她自称本座的时候,沐筱萝便猜到了她的身份,看来楚玉举旗一事到底还是惊动了铁血兵团,先是冰魄,这又来了个魅姬。

    “皇上饶命,素鸾知错了!可素鸾是真的为皇上好,沐筱萝……”沐素鸾不死心啊,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证明,楚云钊才会相信沐筱萝不是个傻子。

    “丽妃娘娘真是不识,皇上与皇后小别重逢,你却在这里大煞风景,刚刚本座似乎还听到你辱骂皇上是瞎子,啧啧……这就是丽妃你的不对了,有时候说错话呢……是要受到惩罚的。”魅姬话音刚落,便见一道寒光咻的自其指尖飞出射向沐素鸾的左眼,几乎同一时间,沐素鸾惨叫一声,哀嚎倒地。

    “好疼……。婉儿好怕!”见沐素鸾左眼血流不止,趴在地上痛苦嚎叫,沐筱萝腾的钻进楚云钊怀里,泪眼婆娑。

    “来人,还不把丽妃娘娘抬到御医院去,免得污了皇后娘娘的凤目。”魅姬红唇轻轻勾起,魔魅的眸子似是无意的划过沐筱萝看似惶恐的娇颜,旋即摇曳着离开,并未多置一词。

    直到那阵哀嚎声渐渐消失,沐筱萝方才从楚云钊怀里钻出来。

    “皇上,婉儿好想你啊。”沐筱萝轻轻抚着楚云钊的面颊,清澈的眸闪动着莹莹的泪,眨眼,泪珠就那么恰到好处的滚了下来。

    “婉儿,你知道沐莫心是怎么死的了?”楚云钊情不自禁的伸手抚去沐筱萝面颊的湿润,声音却无比幽寒,沐素鸾的那些话一直回荡在他耳边,再加上青龙的言之凿凿,他忽然有些不确定了,眼前的沐筱萝,真的不是傻子?

    “二姐说是皇上摔死了大姐的孩子,还给了大姐一把匕首,她说大姐虽然是自杀,却是被皇上逼死的……可是二姐的话,婉儿却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的。”沐筱萝闪着泪花的眸子坚定的看向楚云钊,声音刻意拿捏着稚嫩。

    “为什么?”楚云钊紧盯着沐筱萝的眼睛,他很怕会在沐筱萝的眼睛里看到不属于一个痴儿的眼神,所以握着沐筱萝的手渐渐收紧。

    “因为婉儿说过,不管皇上说什么,婉儿都会信,皇上说大姐是难产死的,那大姐就是难产死的,虽然二姐说的那么真,但婉儿知道,她只是想让婉儿讨厌皇上,可是怎么办?婉儿做不到……婉儿没办法讨厌皇上,大姐怎么死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婉儿现在就只剩下皇上了……”沐筱萝觉得自己要吐了,如果不是强忍着,她怕是连胃都要吐出来。

    “朕的婉儿啊,朕也只剩下你了!”楚云钊解除了心底的芥蒂,猛的拉沐筱萝入怀,将头埋进她的雪颈……

    当殷雪回来的时候,左臂已被鲜血染透,身体冰凉,脸色苍白如纸。

    “殷雪?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风麟先一步将殷雪扶到座位上,雨儿随即扯开殷雪的衣袖,赫然看到殷雪左臂上有三个手指粗的血洞,可里面却无任何利刃。

    “是冰锥,已经化尽,幸而里面只掺了些普通的毒药,否则我怕是回不来了。不过你们放心,主人无碍,现正在关雎宫里。”殷雪的唇干裂的渗出血来,声音虚弱不堪。

    “冰锥?凭你的本事躲不过暗器?”楚玉剑眉紧皱,不可思议的看向殷雪。

    “王爷有所不知,江湖上能以冰锥为暗器的人屈指可数,其中最为厉害的便数极地冰山上的银龙老叟。”殷雪说话间,雨儿已然为其包扎了伤口。

    “神级人物啊,难怪连殷雪都躲不过。”雷霆闻声,眉头拧成川字。

    “可那老头儿要活到现在,起码也该一百五十来岁了吧?”电闪表示怀疑。

    “所以殷雪肯定在皇宫布下冰锥阵的人并非银龙老叟。”殷雪一语,众人抹汗,这不是废话么!

    “但一定是银龙老叟的关门弟子魅姬。”殷雪神色肃然。

    “那你的意思是?”楚玉正色看向殷雪,忧心开口。

    “银龙老叟被称为暗器泰斗,连唐门都望尘莫及,一生最引以为傲的便是冰锥阵,如今魅姬在楚宫布下此阵,莫说殷雪,就算是殷氏一族的老族长出马,都不可能闯的进去。”殷雪并非危言耸听,若非神一级的人物,又如何进得了神一样的铁血兵团。

    众人默,如此说,想救沐筱萝便是难如登天了。

    “就算再难,本王也要救沐筱萝出来!”楚玉自然明白殷雪的意思,可他怎能放弃!

    “王爷少安毋躁,其实殷雪想到一个法子,只是没有确实的把握。”殷雪犹豫片刻,继续道:“彼时殷雪跟在主人身边,知道负责从宫外挑选宫女入宫的周公公是主人的心腹,主人于他有天恩,所以从他那里送个人进去,还不难。”殷雪正色道。

    “我去!”雨儿闻声,奋勇开口。

    “不妥,皇宫地形复杂,想要接近主人,还要避开魅姬的眼线,勘察冰锥阵的布局,必是对宫内地形甚为熟悉才行,还是我去。”殷雪坚定开口。

    “可你这伤没有七八日是好不了的!”雨儿不以为然。

    “你们不用说了,本王去!”楚玉一语,众人皆惊。

    一侧,雨儿小心翼翼提醒了一句,“王爷,是宫女……”

    回到关雎宫的第三日,沐筱萝便觉事情不妙了,有好几次,她小声在内室唤了两声殷雪,却无人应声。依沐筱萝分析,自己被劫当日,最迟第二日殷雪便该得到消息,如果不出意外,殷雪现在应该出现在关雎宫了,可如今一点动静都没有,最有可能的原因便是楚宫防守严密,殷雪根本进不来。

    而对于自己是否装傻这件事,亦无人深究,就只有楚云钊时不时的来关雎宫转两圈儿,沐筱萝觉得自己暂时是没有危险的,索性也不去想太多,自顾自娱自乐。

    对于沐筱萝来说,最让人愉悦的地方便是华清宫了,彼时沐素鸾被抬到御医院草草包扎了左眼之后,便被抬回了华清宫。

    “二姐,你有没有好些啊?”沐筱萝到的时候,沐素鸾正躺在榻上浅睡过去。所谓龙游浅水,虎落平阳,曾经风光无二的沐素鸾得罪过不少人,是以在她落魄的时候,便遭了报应。那些御医即便为她止了血,敷的却是最下等的止痛药,所以沐素鸾昨晚疼了一楚,这才刚刚有些倦意。

    “沐筱萝……沐筱萝你这个魔鬼!我恨你!你滚开!”在听到沐筱萝的声音时,沐素鸾腾的起身,整个人自床上弹跳下来,用仅剩的一只右眼狠狠瞪向眼前的死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