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24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9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楚宫内的暴室不比沐相府,几百种刑具应有尽有,花样繁多。此刻,燕南笙刚自恍惚中清醒,便听到磨刀霍霍的声音。

    “你醒了?”阴柔的声音透着森冷的寒意,燕南笙闻声望去,赫然看到魅姬手持砍刀,正在磨石上一下下的磨着。

    “这是哪里?本……奴婢怎么会在这儿?”燕南笙挣了挣铁链,方才发现身体虚软,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

    “奴婢?堂堂武林盟主居然自称奴婢,为了沐筱萝那个祸水,盟主可真是豁出去了。”魅姬悠然起身,单手握着砍刀,另一只手的指腹轻轻划过刀刃,动作行云流水,不失美态。

    “咳……你就是极地冰山上银龙老叟的关门弟子魅姬?”既然被识穿身份,燕南笙索性恢复本声,目光凌厉如锋。

    “殷氏一族的确有些本事,单凭身上的伤便能猜出本座的身份。”魅姬说着话,握着砍刀盈盈走到燕南笙面前。

    “你最好放了本盟主,大楚得罪不起凤羽山庄。”燕南笙道出事实。

    “放了你?魅姬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等到今天,你说我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你出去?”纤长的眸子微微翘起,魅姬握着砍刀的手不时在燕南笙眼前晃悠,晃的燕南笙眼睛疼。

    “你什么意思?”燕南笙扬了扬眉梢,狐疑看向魅姬。

    “盟主只道我叫魅姬,是银龙老叟的关门弟子,可魅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相信盟主怎么都想不到。”魅姬的声音渐生冷意,眸底覆染寒霜。

    “另外的身份?是什么?”燕南笙清眸闪亮,却怎么都闪不过魅姬手里的砍刀。

    “魅姬不才,便是陇熙首富许默独女,许千羽。”魅姬的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幽寒的眸愈发寒了几分。

    “许默……有些印象,许千羽……没听过。”燕南笙完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饶是换作奔雷,必定哈拉着脸,眯缝着眼,高呼久仰大名!

    “没听过?燕南笙,你居然敢说没听过?当年我们指腹为婚,这件事轰动一时,千羽自###被父母耳提面命,未来夫君是凤羽山庄的少主燕南笙,为了称得起凤羽山庄少夫人的名号,千羽不知顶着多大的压力,你现在居然说没听过?”魅姬激动的摇晃着砍刀,眼泪刷的涌了出来。

    “淡定,淡定啊!咳咳……指腹为婚啊?好像是有这么一桩事儿,不过父亲答应替我推掉了啊!”燕南笙恍然之际,魅姬的砍刀已经削到了他的眉毛。

    “魅姬想问的就是这件事!你凭什么推掉这门亲事?魅姬如何配不得你燕南笙?”魅姬声嘶力竭,这是她心底最痛,因为这件事,她成了陇熙最大的笑柄。

    “年少轻狂嘛,当时没想成家啊。”燕南笙直挺挺的贴在刑架上,生怕魅姬手中的砍刀削着他最引以为傲的鼻梁。

    “年少轻狂?好!本座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答应三日之内娶我过门,我便放你离开!如何?”魅姬肃然看向燕南笙,正色开口。

    “那可不成……”燕南笙才一拒绝,砍刀便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为了沐筱萝?燕南笙你信不信,本座现在就能把沐筱萝抓到这里,当着你的面,将她的肉一片片的削下来!”魅姬发狠低吼,眼里妒意冲天。

    “好啊!你现在就去,千万别客气!”燕南笙顿时精神抖擞,极解恨的附和道。

    “你……你觉得本座不敢?”魅姬只道燕南笙会哀求自己,却不想他居然这么兴奋。

    “你若敢,现在就去把她逮来!”燕南笙眼里有期待。

    “你在用激将法?你想沐筱萝死?燕南笙,你把殷雪都送给她了,如果说你不爱她,谁会相信?”魅姬不以为然。

    “你怎么知道是我送的?你怎么就没想到是她抢的!你到底抓不抓她啊?我还等着看好戏呢!”燕南笙有些不耐烦了。

    “你!哼!”魅姬原以为能看到燕南笙乞求忏悔的表情,可事实总跟想象有太大出入。

    眼见着魅姬摔门而去,燕南笙深深陷入沉思,许千羽?是谁来着……

    适楚,楚玉正为燕南笙的事在沐筱萝耳边唠叨的时候,魅姬不期而至。

    “你不是白天才来过吗?怎么又来啦?”沐筱萝换脸的速度着实让楚玉大吃一惊。前一秒还一脸愁容,此刻那双眼睛便似精灵般清澈无尘。

    “你,倒茶!”魅姬也不管沐筱萝表情如何,径自坐到桌边,冷眸瞥了眼楚玉。基于自己的所扮演的角色,楚玉不敢有任何微词,登时端起茶壶,为其斟茶。

    “殷雪怎么会成了你的隐卫?”魅姬一口饮尽,继而肃然看向沐筱萝,声音清冷如潭。

    “你说的什么啊?”沐筱萝顶着那副天真无害的表情,懵懂的看向魅姬。

    “楚云钊相信你,那是因为他爱你,所以瞎了眼睛。和你相比,沐素鸾更值得相信,本座不揭穿你,不代表本座不知道你的底细,沐筱萝,你该庆幸本座愿意跟你开门见山的对话!”魅姬声音低沉的没有温度,眸色更是黑的似两个无底洞。

    “咳……燕南笙是怎么说的?”沐筱萝感觉出魅姬身上那股冲天的怒火,心知再装下去很有可能会被暴揍一顿,于是极为淡定的收起脸上的天真。

    “本座现在问你呢!”魅姬狠拍桌案,怒声低吼。

    “我骗来的,现在想想,堂堂武林盟主脑子也不是很灵光啊。”沐筱萝正色回应。

    “当真是你骗来的?”魅姬蹙着眉,对沐筱萝的话表示怀疑。

    “不然呢?他会傻到把殷雪赠给筱萝?谁不知道燕南笙小气到死啊!再说,我们什么关系啊!”沐筱萝说的十分违心,对于燕南笙的慷慨,沐筱萝还是给予肯定的。

    “你是怎么骗的他?”魅姬的语气稍有舒缓,复坐回座位上。

    “只要楚玉在我手里,怎么骗他不行啊!”沐筱萝说的并不具体,却一针见血。一侧,楚玉忽然良心发现,或许他该对自己这位师兄好点儿。

    “你利用了楚玉?你不是喜欢他么?”魅姬饶有兴致的看向沐筱萝,此番却是信了她的话。

    “谁说的?整个大楚的人都知道他心里只有沐莫心,我若喜欢他不是自找罪受么,我可没有自虐倾向。”沐筱萝笑的十分自然,心里却堵的慌。

    “那本座不明白了,你既然不喜欢楚玉,为何还要呆在济州甘愿做他的人质?”魅姬质疑看向沐筱萝。

    “顺水人情罢了,现在局势这么不明,筱萝也该给自己留条后路才是吧。”沐筱萝悠然品着茶,随后亲手为魅姬蓄满茶水。

    “后路?”魅姬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心底生出无限质疑。

    “楚云钊这边自不用说,他心里有筱萝,不管筱萝什么时候回来,他都会把莫沐当祖宗似的供着。至于楚玉么……凭他与大姐曾经的惺惺相惜,再加上筱萝心甘情愿留在济州做人质,若他能赢了这仗,筱萝纵然当不了皇后,可保命还是没问题的。”魅姬觉得沐筱萝说的实在,不由的点头。倒是两侧的楚玉和雨儿,皆对沐筱萝顺嘴胡诌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这心思可够深的。可惜啊,你的如意算盘怕是打不响了。”魅姬呷了口茶,眼底竟生出一丝惋惜。

    “筱萝坦诚相告,换不回一条命?”沐筱萝清眸如水,声音渐沉。

    “只能换一具尸。你放心,他日魅姬动手一定会快,不会让你太痛苦就是了。”魅姬的语气,仿佛是给了沐筱萝天大的恩赐。

    “就算筱萝不是楚玉一伙的,也一定要死?”沐筱萝不明白了,她有什么必死的理由啊。

    “这件事跟楚玉没有关系,不管这场仗成败与否,楚玉都不会死,可你就一定要死。这可不是魅姬的意思,都尉这么吩咐的,魅姬也只是听命行事罢了。”魅姬语毕之时心中暗惊,自己怎么就被沐筱萝绕进去了呢。

    “都尉是谁啊?”沐筱萝似有深意试探。

    “今晚便当魅姬没来过吧,好好享受剩下的几天。记着,楚云钊帮不了你的。”魅姬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旋即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既然殷雪不是燕南笙送给沐筱萝的,或许,她还有机会。

    直至魅姬离开关雎宫,沐筱萝方才收起眼中的淡定,柳眉紧蹙在一起。

    “铁血兵团的都尉到底是哪个混蛋?”沐筱萝负气坐在椅子上,恨恨开口。

    “他似乎对主人成见颇深啊。”雨儿中肯点评。

    “筱萝,本王觉得事不宜迟,我们该联络殷雪他们,明晚里应外合,闯出皇宫!”楚玉沉默许久,终是开口。

    就在楚玉音落之时,一阵阴风拂过,鬼魅般的身影突地飘际在三人面前,悠悠荡荡,尤其是那张白的异常的脸,让沐筱萝顺间汗毛竖起,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你诈尸啊!”在看清来者时,沐筱萝咬牙低吼。

    “王爷说的容易,冰锥阵坚不可摧。若你们敢轻举妄动,结果必定结伴地府。”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冰魄双足慢慢贴于地面,神色肃穆。

    “这里有王爷么?”在听到冰魄口中的称呼时,沐筱萝强自镇定,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看向冰魄。

    “难为王爷为了皇后娘娘竟一而再,再而三涉险,如今更男扮女装,着实委屈了。”冰魄眸色无温的看向楚玉,眼神不带半点质疑。

    冰魄的话让沐筱萝的心顺间寒凉,冰魄的本事她见识过,彼时莽原行馆,冰魄以一人之力抵挡殷雪和风雨点雷电尚不输半分,如今这里只有楚玉和雨儿,若想制服他而不惊动魅姬他们,简直难如登天,他们甚至没本事制服此人。

    “冰魄至少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娘娘觉得冰魄为什么要躲着魅姬?”冰魄看出沐筱萝的心思,淡声道。

    “你该不会想投靠我们吧?没有理由啊!”沐筱萝大胆假设。

    “只要王爷答应冰魄一件事,冰魄便有理由了。”冰魄之意十分明显。

    “什么事?”楚玉见隐瞒不住,索性默认。

    “事成之后,冰魄愿追随王爷功成名就,待王爷坐定江山,冰魄只求王爷能将冰魄从铁血兵团里除名。”冰魄的条件并不苛刻,却让楚玉觉得意外。

    “为什么?”楚玉完想不到冰魄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在楚玉看来,但凡能入铁血兵团的人,都该以此为荣的。

    “冰魄背叛铁血兵团,是因为昏君不值得冰魄卖命,他日离开铁血兵团,是因为想要自由,冰魄曾与先皇立下生死契约,只要皇上能将玉玺盖在契约上,冰魄便自由了。”冰魄本就生有念,再加上楚云钊的公报私仇,更坚定了冰魄必反之心。

    “本王答应你!只是……你能将我们救出去?”楚玉觉得这交易他算是得了大便宜,于是爽快应了下来。

    “冰锥阵乃天下第一阵,想破并不容易,但我们可以钻个空子,那就是魅姬把守的西门生关,那一关因为是由关主亲自防守,所以无论是攻击和防御都很薄弱,只要有办法调走魅姬,我们便能逃出去,我也是趁魅姬不在,才潜进来的。”冰魄冷静分析。

    “调走魅姬?谁能?”楚玉不以为然。

    “燕南笙!”沐筱萝眸色陡亮,唇角勾起自信的弧度。

    逃离的时间定于第二日子时,沐筱萝命自己的亲信将消息送到了殷雪那里,冰魄亦将软骨散的解药给燕南笙服下,顺便将沐筱萝的嘱咐告知燕南笙:必要时出卖色相。

    对于沐筱萝的嘱咐,燕南笙亦回了一句:宁死不屈!

    华清宫内,沐素鸾直直坐在桌边,独有的一只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桌面,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眼见着楚玉被乱刃砍死,沐筱萝为何没有丁点反应,一滴泪,哪怕是一滴泪都好,便可证明一切!

    “二姐在想什么?”沐筱萝进来时,沐素鸾已经想的入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