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24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3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预料到了,不过预料归预料,能不能真的发生还是未知数,冰魄自知对铁血兵团尽心尽力,但楚云钊公报私仇,冰魄自然不能任人宰割。”彼时圣旨传到广宁的时候,冰魄便已想好了此招。

    “都尉的手段你最清楚,对付叛徒,都尉不会手软!冰魄,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魅姬的声音里竟有一丝同情。

    “既然敢做,冰魄便不会后悔。”冰魄神色有一顺间的悲凛,旋即变得云淡风轻。此处魅姬与冰魄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另一处,殷雪带着十八隐卫所向披靡,寒锦衣和雨儿则分别护在楚玉和沐筱萝左右,替其挡下所有射过来的冰锥,雨儿身上已中了三道冰锥,幸而风麟,雷霆和电闪护的及时,否则雨儿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挡多久。

    半个时辰的时间,除了冰魄被魅姬缠住,沐筱萝等人皆已逃离楚宫,只是众人才一跃出红墙,便有箭雨射了过来,沐筱萝于众人之间,赫然看到青龙的身影,眼底顿时抹出冰冷的寒气。

    青龙显然是低估了眼前这群人的实力,于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所有的皇城侍卫几乎都命殒。

    “带走青龙!”沐筱萝一声令下,殷雪及风雨雷电皆出手,青龙自是不敌,被其虏走,见冰魄仍未脱险,沐筱萝转眸看寒锦衣。

    “楚玉,你快放开我!冰魄弃暗投明,筱萝说什么都不能让他挂在这里!”沐筱萝说着话,便欲拨开楚玉的手臂。

    “你跟楚玉说话,看本尊干什么啊?”寒锦衣挑了挑眉,表情极为无奈,于是在沐筱萝的双目注视下,寒锦衣冲回皇宫,直至将冰魄带出来,沐筱萝方才安了心。

    此时,一直与铁男周旋的燕南笙算算时辰,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一个虚晃抽身离去。

    “燕南笙!我决不会放过你!”打红眼的铁男完没意识到,自己能与燕南笙对上百招开外,完是因为燕南笙逃避劳动的结果。

    深楚的树林静的诡异,沐筱萝到的时候,青龙正被殷雪和风雨雷电围在中央,五双仇视的目光看的青龙浑身不自在。

    “要杀便杀!”青龙索性盘坐中央,双目紧闭,即便英勇如他,也无法承受这种目光凌迟的酷刑。

    “青龙,本宫敬你忠心护主,且不管楚云钊值不值得,你这份忠心的确令人钦佩,本宫不与你计较挟持本宫的罪过,但流沙的血不能白流,你挑断流沙双脚脚筋,本宫现在便替流沙讨回来,殷雪。”沐筱萝神色肃穆,声音冰冷如潭。

    殷雪得令,手中利剑于空中划过一个十字,落手时,青龙双腿已然渗出血来。

    “沐筱萝,青龙死不足惜,可你这么做,如何对得起皇上!”青龙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低喘出声,额头冷汗涔涔,对于习武之人而言,断筋犹如丢命,青龙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本宫为什么要对得起楚云钊?他哪里值得本宫对他忠心?”清幽的月光落在沐筱萝的脸上,那股肃穆被彰显的淋漓尽致。

    “皇上封你为后,更把你的安危看的比几万军将都重要!这是天恩!”青龙咬着牙,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你们都过去等我。”沐筱萝看了眼楚玉,楚玉犹豫片刻,终是在看到青龙流血的双腿时与殷雪等人退出数迷远。

    “天恩?本宫只问你,沐莫心犯了什么错?”沐筱萝缓缓蹲了下来,清冷的眸闪烁着冰澈的光芒,那光芒似柄利剑,噗嗤刺进青龙心里。

    “前皇后……前皇后是前皇后,你是你……”青龙顿悟了,他终于明白沐筱萝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说的真轻松啊!你口中的前皇后,是我沐筱萝的亲姐姐!这个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人!青龙,当年楚云钊让你将刚刚诞下皇子的沐莫心拉入冷宫,你有没有动半点恻隐之心?有没有为沐莫心说过一句话?本宫知道,大姐曾救过你一命。”沐筱萝冷冷开口,目光紧盯着青龙的脸,她在测试人心的底线。

    “青龙……青龙不能违抗皇命……”青龙的声音再不似刚刚那般强硬,他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沐筱萝的眼睛。

    “本宫只问你,有没有?”沐筱萝咄咄开口,眼底寒霜一片。

    “就一句。”回想彼时,青龙惭愧不已。

    “就这一句,本宫今日饶你不死!但你记住,若再见面,本宫决不会手下留情!”沐筱萝离开了,独留青龙卑微的将头埋在胸前,他后悔了,或许彼时他该救下沐莫心,即便丢了性命,可心还在。

    冰锥阵失守令楚云钊勃然大怒,更让楚云钊怒不可遏的是楚玉居然又将他心尖上的女人虏了去。

    “当初是谁跟朕说冰锥阵天下无双,但凡有人敢闯,定叫他有来无回!现在怎么样?那些贼匪还不是在你的冰锥阵里走来走去!”楚云钊咆哮着,满目怒火的看向魅姬。

    “皇上是在怪本尊了?”魅姬压着火儿,魔魅的眸子微微眯起。

    “难道还怪朕不成?”楚云钊厉声吼了回去。

    “如果不是皇上逼的紧了,冰魄会背叛都尉?如果没有冰魄,凭殷雪和寒锦衣之流根本破不了冰锥阵!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皇上该比本尊更清楚!”既然楚云钊不再相信自己,魅姬亦不想留在皇宫,最主要的,燕南笙居然敢不声不响的走了,她不甘心!

    “是你学艺不精,到头来还要怪朕,这件事朕一定……”

    “皇上尽管告诉都尉,亦或者随便找些说辞下旨宰了魅姬,介时逼的魅姬也反了,看看到时候损失的是谁!”魅姬也怒了,当下甩袖离开。

    “你!”楚云钊气血上涌,身体不由的晃了两下跌坐在榻上。筱萝……筱萝对不起,朕又把你弄丢了!你放心,不管用什么办法,朕都会把你救回来!一定!

    就在楚云钊懊恼之时,朱雀和玄武将断了脚筋的青龙抬了进来。

    “属下无能,拦不下楚玉,求皇上责罚。”青龙忍着痛,跪在地上,看的朱雀和玄武心疼不已。

    “还有谁?还有谁是楚玉的帮凶?朕要杀光他们!”楚云钊狂怒大吼,广袖猛的扫过龙案,奏折落了一地。

    “那些人武功高强,属下只认得冰魄。”青龙道出实情。

    “那婉儿呢!朕的婉儿有没有受伤?”楚云钊焦急看向青龙,声音透着急切。

    “回皇上……皇后娘娘没有受伤,不过……不过该是吓晕了……”这是青龙第一次在楚云钊面前说谎,他虽心虚,却不后悔。虽然他亦懂得,有些过错弥补的晚了,毫无意义。

    为防此事惊动铁血兵团的都尉,沐筱萝等人日楚赶路,终于在第十日午时过后,回到了济州。由于沐筱萝的身份,奔雷没敢大张旗鼓的张罗接风洗尘的事宜,不过还在是行馆后园安排了晚宴,宴席十分热闹,除了近身的人,没有别人参加。席间,众人将沐筱萝为流沙报仇的事儿告诉了流沙,惹的流沙落下男儿泪,煽情篇过去之后,便只听奔雷显摆了。

    虽然奔雷说话一向是添油加醋,夸大其词,但有一点沐筱萝是相信的,那就是经过最近一役,桓横在军中的威严已仅次于楚玉,成为军中不可或缺的良将。

    席间,大家都欢快畅饮,纵是楚玉都没发现沐筱萝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落寞,宴席散尽,楚玉在后园凉亭里找到了沐筱萝。

    “怎么在这里?本王还以为你回房间了。”楚玉踱步走进凉亭,犹豫片刻后坐到了沐筱萝身边。

    “可巧了,筱萝正想回房呢,那这地方就便宜王爷了。”见楚玉坐下来,沐筱萝似不经意的起身,却难免刻意之嫌。

    “本王……”还没等楚玉反应过来,沐筱萝已然迈步离开。看着沐筱萝的背影,楚玉憋在心里的话终是说了出来:

    “本王不想要便宜,你回来行不行啊……”

    且说沐筱萝走到拐角时,正好碰到躲在那里的汀月。

    “娘娘,您怎么回来了?”汀月有些失望的看向沐筱萝。

    “这是什么话,困了不可以睡觉么?”沐筱萝明白汀月所指,只是时移事易,如今的她最好少跟楚玉扯上关系。

    “娘娘看起来似乎也不怎么困啊?不如娘娘去赏赏月,今天的月亮特别圆!”汀月极不甘心的怂恿。

    “本宫披星戴月赶了十天的路,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月亮,它圆不圆的跟本有什么关系。少嗦,本宫累了!”沐筱萝不容汀月劝阻,径自走进房间。

    汀月无奈,只得跟进来给沐筱萝铺床。

    “娘娘,您被青龙虏走的当天,王爷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如果没有您,就算得了江山也没意思。”汀月当日虽在房里,却将楚玉的话一字不差的听了去。

    “情急之下的话,谁能当真呢。”沐筱萝眸色微怔,却在须臾间恢复如初。

    “依王爷的秉性,他既然敢说,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汀月将锦褥铺好,转尔走向沐筱萝。

    “若他真是这样想的,那可真是傻到家了,就算没有筱萝,这江山依旧锦绣。”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涩,如果没有筱萝,这江山早就是他的了,沐筱萝如是想。

    “娘娘,有些话奴婢真是忍不住要说了,您被虏走之后,济州与广宁又开了一次战,这次是由桓横权指挥,再加上绝尘发明的‘窜天鼠’,我军大胜,虽然奴婢觉得绝尘的功劳比较大,可那些军士皆将桓横捧上了天!现在私下里已经有流言传出来了,说王爷必是要娶桓采儿的!现在可怎么办啊?”汀月满面愁容,唉声叹气。

    “楚玉必定要娶桓采儿。”沐筱萝眸色幽深,声音清冷如无波碧潭。

    “娘娘!您让的倒轻松,不过奴婢觉着王爷可没这心思,王爷心里自是装着别人呢!”汀月似有深意的看向沐筱萝。

    “大姐嘛,本宫知道。”沐筱萝也不理汀月,独自起身走向床榻。

    “娘娘!奴婢……”汀月正欲跟上去唠叨,却被沐筱萝挡了下来。

    “本宫累了,你先下去吧。”沐筱萝觉得头疼,下意识以手抚额,汀月见沐筱萝如此,也不好赖着不走,只得默然离开。

    房门紧闭一刻,沐筱萝突然起身,迎着月光坐了很久,头脑顿时清明,旋即起身走向房门。

    翌日,还是破晓十分,宁静的济州行馆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汀月一声高呼过后,整个行馆都不得安宁了。

    “沐筱萝不见了?这怎么可能?”楚玉系着身上的腰带,满目质疑的走出房间。

    “是真的!奴婢刚刚经过娘娘房间的时候,见房门没关紧,这才进去瞧瞧,没想到……这是娘娘留下的字笺,这可怎么办?娘娘这是去哪儿了啊!”汀月将手中字笺递到楚玉手里,急的直流泪。

    ‘本宫走了,别找我!-沐筱萝’

    “该不会是被楚云钊的人抓回去了吧?”一侧,奔雷不敢想象。

    “殷雪!风雨雷电!”沐筱萝的字迹楚玉认得,既然是她亲写下的,该不会是遇到意外,可沐筱萝没有理由离开啊,他才把她救回来!

    此时,殷雪跟风雨雷电皆至楚玉面前。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呢?”楚玉俊颜冷蛰,狐疑看向众人。

    “属下无能,也是刚刚醒过来。”殷雪现在也是急上眉梢。

    “沐筱萝不见了?”就在众人一筹莫展时,冰魄自房间里走了出来,挑眉问道,一语毕,众人目光皆落在冰魄身上。

    “看我做什么,要是我把她虏走的,我还会在这儿么!”冰魄一脸无辜,众人闻之皆默,任谁都没了主意。

    “不过昨晚我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离开行馆了。”冰魄一语,众人互望,这才发现人群中少了两个人。

    “燕南笙这个混蛋!看本王不打的他满地找牙!你们……”在没看到燕南笙的那一刻,楚玉当下恍然,正欲下令时便见不远处,一抹红色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