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25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用你打,本盟主已经满地找牙了……”燕南笙叫苦不迭的走向人群,其态甚是凄惨。

    “沐筱萝呢?”楚玉也不体恤一下燕南笙的疾苦,径自走上前去劈头盖脸的质问。

    “你就知道沐筱萝!没看到本盟主受伤了嘛?”燕南笙觉得心寒,师傅啊!你收徒弟的时候讲的是不是相生相克的原理啊。

    “快说!”楚玉催促道。

    “寒锦衣虏走的,不过……沐筱萝似乎十分愿意,她让本盟主告诉你们,等她呆够了自然会回来,别去找她。”燕南笙将沐筱萝的话原原本本的告知给院中各位。

    “她愿意?她跟那个贼匪头子很熟么?现在什么时候了,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啊!”楚玉怒不可遏的瞪向燕南笙。

    “你瞪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说的!”燕南笙十分委屈。无语,楚玉猛的推开燕南笙,径自朝府门而去。

    “你去哪?”燕南笙急忙追上去问道。

    “本王去找她!现在是她说走就能走的么!本王做这一切为的是谁啊!”楚玉气极了,胸腔明显起伏。

    “听说沐筱萝那个傻子又被楚云钊救走了?有这种事?”就在众人欲上前劝说的时候,桓采儿突然自拱门处走了过来,眸子轻眨着看向楚玉。

    无语,楚玉深吸口气,旋即正色看向桓采儿。

    “沐筱萝她不是傻子!她……”

    “她是白痴,桓姑娘,王爷现在真是被那个白痴气急了,您若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先回去哈。”奔雷苦哈着脸陪笑道。

    “也好,如果采儿能帮上什么忙,奔先锋且直说,现在采儿便不打扰了。”桓采儿亦看出楚玉脸色不对,遂转身离开。待桓采儿离开,奔雷怯怯回头,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奔雷现在已经万箭穿心了。

    “如果沐筱萝不想回来,你是找不到她的,寒锦衣可是出了名的狡兔三窟。关我知道他的落脚地就有二十几处,而且能让我知道的地方,你觉得寒锦衣会呆么。”燕南笙挑着眉,苦口婆心劝道。

    “沐筱萝为什么要走?本王做错什么了?”楚玉眉峰紧皱,渐渐冷静下来,却还是不得要领。众人闻声皆默,唯独汀月抹泪的空当,眸子转了又转。

    秋风拂面,带来几许凉意,金色的叶子在阳光的映衬下散着灿烂的光芒,晃的沐筱萝直挡眼睛。

    “这是金叶连翘?”沐筱萝看着遍地黄金中那一抹突兀的黑色,狐疑问道。

    “没听过,这是本尊设计的黄金树,不管是树干还是树叶都是用赤足的黄金做的,怎么样,耀眼不?”寒锦衣引以为傲。

    “平时没见尊主有多喜欢金子啊?”沐筱萝只道这世上只有楼兰王爱显摆,没想到寒锦衣也是个中高手。

    “本尊当然没有那么俗,不过金子多的没地方放,总不能扔了吧,索性做这些玩意出来装点风景,金灿灿的,本尊真是有才。”寒锦衣自我陶醉中。

    风起,沐筱萝觉得自己在风中凌乱了,相比之下,她真的很穷啊!

    “其实尊主既然没地方放这些金子,筱萝倒是有大把的地方。”沐筱萝笑的极为殷勤,甚至有点儿狗腿。

    “你怎么不早说啊,本尊那些金子都种树了!”寒锦衣扬着眉,一副很惋惜的模样。

    “没关系,没关系,等再来金子的时候,筱萝帮您分担!”沐筱萝信誓旦旦,语气诚恳的让人感动。

    “搬来搬去的多麻烦,再来金子,本尊就种树。”踏着脚下用羊脂玉铺砌的甬道,两人已然走进了寒锦衣众多居所中最奢华的一座-万皇城

    “可这里的树已经种满了啊?”沐筱萝依旧不甘心。

    “那就往高种。”寒锦衣觉得自己的智商简直举世无双。一侧,沐筱萝忽然很想戳瞎双目,再看下去,她很有可能会动了歹心,不过介于武力悬殊,沐筱萝只好忍着。

    可诚如沐筱萝耐性首屈一指的人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当看到眼前一片林林丛丛的宫殿时,沐筱萝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金碧辉煌,什么叫富可敌国。只见眼前这一片宫殿皆由赤金打造,上面镶着五彩琉璃,翡翠,玉石,反正什么最宝贝,上面就贴着什么。

    “尊主,您回来啦?”就在沐筱萝看的眼花缭乱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蹦跳着跑了过来。

    且不说男孩长相如何,单那挂了一身的琉璃球便让沐筱萝大开眼界。那可不是普通的琉璃啊,那是堪称无价之宝的蓝光琉璃,每一颗拽下来都能买上千匹骏马了。这一刻,沐筱萝觉得不管谁站在这儿,都会觉得贪婪有理,取财无道。

    “宝宝好可爱哟,叫什么名字啊?”沐筱萝扬起她认为最灿烂的微笑朝小男孩儿走了过去,双手情不自禁的拽住他肩上的两个蓝光琉璃球。

    “你才是宝宝!你们家都是宝宝!”小男孩儿不高兴了,猛的甩着衣服,可怎么都甩不掉沐筱萝那两只手。

    “咳咳……别怪她,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寒锦衣轻咳了一声,沐筱萝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旋即陪笑看向寒锦衣。

    “你儿子长的真可爱!”沐筱萝一语,小男孩儿和寒锦衣顿时满脸黑线。

    “尊主!这是哪儿来的野丫头!”小男孩怒了,双眼喷火。

    “这可是万皇城的管家,年过花甲,本尊得力助手,在这里,大家都管他叫乔爷。”寒锦衣肃然解释道。

    “爷……爷爷?”沐筱萝看着眼前一脸稚嫩的小男孩儿,无语了。这是要逆天吗?

    “乔爷,她叫沐筱萝,楚国皇后,把‘暖玉’准备出来,让她住进去。”寒锦衣云淡风轻介绍着。

    “楚后?果然是小地方来的,没见识。”乔爷狠狠瞪了眼沐筱萝,这才转身走开。

    “你可别小看了乔爷,凭他的身手,十个殷雪都白给。”寒锦衣见沐筱萝的眼睛一直盯着乔爷身上的蓝光琉璃,遂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句。

    “哦……”沐筱萝闻言,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蔫了下来。好吧,她承认,她对这位乔大爷身上的珠子动心了。

    “其实你才刚回济州,就这么跑出来,似乎不妥吧?”直到现在,寒锦衣都不明白沐筱萝为什么会求自己带她离开济州。

    “你可别想反悔,当初可是你求筱萝过来做客的,如今筱萝来了,怎么?你不愿意啊?”沐筱萝刻意不去想某人心急如焚的模样,可寒锦衣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本尊倒没什么,想住多久住多久呗。”寒锦衣耸了耸肩,一脸无谓。

    “他们在干嘛?”眼见着有一小撮身着碧色纱衣的女子拿着铁镐其形不雅的在抛坑,沐筱萝狐疑问道。

    “挖宝。”寒锦衣漫不经心回应。

    “你们这底下埋了宝藏啊?多少啊?”沐筱萝觉得,现在只有钱才能填满她空虚的心灵。

    “宝什么藏啊!本尊麾下的人皆视钱财如粪土,再说,他们可都是有节操的贼匪,从来不用挖的。”寒锦衣铿锵反驳。

    “咳咳……刚刚不是你说的挖宝么!”沐筱萝嚅嚅低喃,是不挖,抢多容易啊。

    “挖宝是游戏的名字,乔爷想出来的,由乔爷把一块废铁跟五十根玉如意分别埋起来,若谁能挖出废铁,就算谁赢,赢的人奖赏一顿糙米饭,所以她们才这么争先恐后的。”寒锦衣不厌其烦的讲解道。

    一侧,沐筱萝闻声绝倒,口吐白沫……

    这厢,沐筱萝算是在万皇城住了下来,那边,济州行馆可不消停了,自沐筱萝离开行馆,楚玉便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仿佛一楚之间瘦脱了相,于是得知内情的汀月便私下里将大家聚集在一起,研究对策。

    “汀月,话可不能乱说,主人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奔雷对于汀月的解释不以为然。

    “奔雷,你智商有问题啊,你怎么就听出我话的意思是说主人小气呢!主人为了成桓采儿和王爷,甘愿退出,这叫小气?这叫大度!”汀月狠瞪了眼奔雷,如果不是奔雷搭线,那桓采儿能住进行馆么!能么!

    “主人真的是因为这个?”一侧,风麟也表示怀疑。

    “所以说男人就是粗心,那桓采儿见天儿的跟在王爷身边嘘寒问暖,时不时的还占王爷便宜,莫说主人,就是我见了心都堵的慌!”雨儿觉得汀月分析的十分有理。

    “可不就是!桓采儿凭着桓横在军中威望,俨然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娘娘素来为王爷着想,如今王爷正是用人之际,如果桓采儿能跟了王爷,那桓横在战场上能不卖力气么!”汀月越想越气,比起桓横,自家主人不知为楚玉做了多少,到最后让桓采儿鸠占鹊巢,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不甘心啊!偏偏自家娘娘倒让的欢实。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把桓采儿赶出去吧?”奔雷为难了。

    “为什么不行?桓府没地方住么,她一定要来行馆挤啊!”汀月恨恨道,奈何她现在身份特殊,若非如此,她早就找上桓采儿了。

    “赶出去不妥,有桓横在,王爷怎么都要给桓采儿几分颜面的。”雨儿眉目纠结,声音透着无奈。

    “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娘娘受委屈?”汀月急声道。

    “桓采儿……如果殷雪没记错的话,当初皇甫俊休入楚宫的时候,那桓采儿似乎对皇甫俊休极有心思,殷雪还看到桓采儿私下约皇甫俊休见面了。”殷雪凭着记忆开口。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风麟不解。

    “说明桓采儿也不是真心喜欢王爷,既然她有心上人,如果……如果我们能让皇甫俊休过来做客,继而成他们两个,岂不是一桩美事?”雨儿水杏般的眸子闪出璀璨的华彩,兴奋提议。

    “言之有理,若那皇甫俊休能带着桓采儿离开大楚回蜀,那便更圆满了,介时桓横总不会将心里装着别人的桓采儿强行留在王爷身边吧,这倒是个两其美的办法。”风麟赞许道。

    “办法倒是不错,可皇甫俊休是蜀臣,他怎么可能会到济州行馆来啊?而且谁敢保证桓采儿现在的心思还在皇甫俊休身上?”奔雷提出质疑。

    “那你现在是眼看着桓采儿占了娘娘的位置,也不想辄是不是?”汀月不愿意了。

    “哪有,我只是问问嘛!”奔雷嘟囔着。

    “此事若想办成,必须经过蜀太子楚漠北的同意,只是此人素来与主人不和,未必肯这么好说话……如果去求寒锦衣或许还有希望,可寒锦衣若知道,主人也一定会知道,以主人的性子,必会制止此事,这请柬该由谁来写呢?”雨儿冷静分析。

    “如果王爷肯以友好邦交为理由请皇甫俊休过来呆两天,也不是没有可能。”风麟提议道。

    “别的汀月不敢说,如果王爷知道娘娘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开的,分分钟就能将桓采儿赶出去,还用得着这么废劲!现在的王爷可不比从前了,有好几次汀月都看到王爷想跟娘娘表白,可惜都被娘娘岔过去了!”汀月自信道。

    “这样不好,倘若王爷真这么做,势必会影响桓横在军中的情绪,这不是娘娘想看到的。”雨儿阻止道。

    “或许有一个人能帮得上忙。”殷雪突然开口,神色舒展。

    “谁?”雨儿狐疑问道。

    “燕南笙!”殷雪一语,众人恍然,皆喜。

    在沐筱萝看来,所谓,定然大不过宫殿,可在入住暖玉之后,沐筱萝彻底无语了,自正厅走入内室居然要半盏茶的时间,她真心没见过这么大的闺,恕她见识洼啊!

    “乔爷说你找本尊?”寒锦衣走进暖玉时,沐筱萝正在用膳,只见偌大的翡翠方桌上居然摆了七七四十九道珍馐,而且每一道菜的味道都堪称绝美。

    “嗯,其实尊主不必跟筱萝这么客气,早膳而已,不用这么丰盛的!”沐筱萝嘴里嚼着肉,筷子夹着肉,碗里亦是肉,这些可都是极品龙纹鱼的肉呵。

    “岂有此理!乔爷怎么敢拿下人的饭菜唬弄你!”寒锦衣扫过桌上饭菜,声音骤冷。

    “尊主不是在跟筱萝开玩笑?”沐筱萝咽了嘴里的肉,表情十分惊诧。

    “便是乔爷一顿早膳也有一百零八道菜,本尊主的你要不要听?”寒锦衣一脸肃然。无语,沐筱萝原地化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