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25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0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早膳过后,下人们将茶端了上来,寒锦衣呷了两口便觉无味,沐筱萝终于明白何以当日寒锦衣在关雎宫饮下龙井时会毫不犹豫的吐出来,和这里的茶相比,那还真是连潲水都不如啊。

    “你还没说呢,找本尊何事?”寒锦衣忽然想到什么,挑眉看向沐筱萝。

    “那个……尊主能不能给筱萝换个小一点的房间啊?筱萝昨日晚膳后有些困倦,没想还没走进内室,已经睡在地上了。”沐筱萝搁下茶杯,委婉道。

    “困成那样了?”寒锦衣显然没明白沐筱萝的意思。

    “咳咳……这屋子太大,筱萝不适应。”沐筱萝觉得跟寒锦衣说话拐弯抹角的结果就是还要多费一句话。

    “这可难办了,不如这样吧,本尊命人给你再建一座。”寒锦衣皱眉道。

    “不用不用!只要小一点的就好。”沐筱萝连忙摆手。

    “可这已经是万皇城里最小的房间了,就连本尊养的狗……”寒锦衣一本正经开口,却被沐筱萝及时拦住。

    “别说了,筱萝明白。”就连你养的狗都比我住的地方大么!有些话说出来是会伤人的!

    “对了,本尊今天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要不要一起去?”寒锦衣征求道。

    “不要。”沐筱萝毫不犹豫的摇头。见沐筱萝拒绝,寒锦衣也不强求,随后起身离开。

    且说寒锦衣一走,沐筱萝便迫不及待的走出暖心,面对这座名副其实金碧辉煌的万皇城,沐筱萝觉得自己若不得些好处,便对不起她来这一回,猥琐是王道啊是王道。

    于是沐筱萝凭着记忆很快找到了那群终日无所事事,只知挖废铁的姑娘们。

    “姑娘们好啊!”沐筱萝自来熟的打着招呼,偌大黄金树下,那群身着碧色纱衣的姑娘们闻声齐刷刷停了动作,皆看向沐筱萝。

    “你就是尊主请回来的客人吗?”距离沐筱萝最近的姑娘搁下手中铁镐,盈盈走到沐筱萝面前。

    “是啊,我叫……”

    “你叫沐筱萝嘛,楚国皇后,顶着一张白痴的脸骗的楚王团团转的那位。”又一名碧裳女子走了过来,语气不是很友好。

    “青儿,好好说话。”未等沐筱萝开口,身边的女子已然抢先了一步。后来沐筱萝方才知道,这里的女子皆是寒锦衣的家奴,可又不是普通的家奴,譬如眼前这七位,各自叫红橙黄绿青蓝紫,其中每一位都大有来头,不是青楼花魁,便是各地一等一的才女佳丽,虽说是家奴,可她们平日里除了玩,基本没有什么活可以干,因为她们的主要任务是作暖床之用……

    “红姐,青儿在夸她呢,这年头,可不是谁都有扮猪吃老虎的本事,哎,沐筱萝,你教教我呗?”青儿扭腰凑到沐筱萝身边,眨了下眼睛。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沐筱萝虽说是初来乍到,可也用不着跟她们客气,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今的沐筱萝今非昔比,就算是彼时的沐莫心,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况且,她还是客。

    “你这性格我喜欢!是不是觉得没事做,那就跟我们一起挖废铁吧?”此时,紫儿亦走了过来,一把拉起沐筱萝朝众人而去。

    “大家继续!谁挖到废铁,乔爷便将那碗糙米粥赏给谁!”青儿无耸了耸肩,重新拿起自己的铁镐。

    “这个给你,我再去管乔爷要一把,要努力哟!”紫儿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眉清目秀,温柔可人,尤其是一笑时露出来的两个酒窝,特别灵巧可爱,这让沐筱萝想到了库布哲儿。

    “谢谢了。”沐筱萝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放着玉如意不挖去挖废铁,放着珍馐不吃去吃糙米粥,还努力?沐筱萝不禁摇头,脑子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进水啊!

    不过沐筱萝倒也真是卖力气,一个时辰不到便挖了三根玉如意,虽说这玉如意的价钱不比蓝光琉璃值钱,可放在地上不捡,那就是丢啊!秉承这个原则,沐筱萝将那些姑娘们挖出来不要的玉如意也一并收入自己囊中。

    游戏很快结束了,看着手中那块上了锈的废铁,沐筱萝不禁感叹,能在万皇城里找出这么块奇葩,还真是不容易啊!

    于是沐筱萝在众女子妒忌的目光下喝了足足一大碗糙米粥,看着那些愤怒的眼神儿,沐筱萝真想发火,老子发誓,这玩意连潲水都不如,你们确定要喝!

    也不知道那位乔爷是不是故意跟沐筱萝作对,平日里赢了游戏就只有一碗糙米粥,这次他竟然准备了一锅。

    乔大爷的!有仇不报非君子,你且等着,筱萝不想办法把你那一身衣裳扒下来,誓不为人!

    回到暖玉,沐筱萝将怀里的玉如意挨个拿出来,点了点数,一共三十根,等价估算的话,这和‘旌沐号’十天的收入差不多啊!沐筱萝眼前顿时一亮,这样算下去,她在万皇城呆上一个月,就等于‘旌沐号’一年的纯利润,要是十个月呢?要是二十个月呢?沐筱萝心潮澎湃。

    “听乔爷说你晚膳吃的不错?”沐筱萝正贪婪抚着玉如意的时候,寒锦衣毫无预兆的走了进来,弄的沐筱萝手足无措。

    “你也去玩游戏了?”看着桌上摆的玉如意,寒锦衣挑眉问道。

    “尊主眼睛朝哪儿看呢?这可是筱萝辛辛苦苦挖出来的,别想要走!”见寒锦衣盯着桌上的玉如意,沐筱萝顿时宣示主权。

    “本尊要它们干什么,你喜欢?这玩意后山堆了千八百个,你要喜欢随便拿啊,只是你这品位……”寒锦衣有些失望。

    沐筱萝诚心骂了一句靠!筱萝品位再差还会差过你们!拿个废铁当宝贝,传出去还以为这儿养了一群傻子呢!后来沐筱萝也总结了,所谓物以稀为贵,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且说济州行馆,楚玉日渐消瘦,看的燕南笙直心疼,所以当殷雪将事情的始末讲给燕南笙,并求燕南笙仿照楚玉的迹写下请柬之时,燕南笙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且还负责将楚君清的印章偷出来盖在请柬上。

    此张请柬发出去的第十天,皇甫俊休竟真的就到了济州行馆。楚玉虽不清楚皇甫俊休此行目的,但还是寒暄的为其设宴款待,席间楚玉兴致一直不高,于是中途离开,特别吩咐奔雷和风雨雷电好生照顾皇甫俊休。

    楚玉离开之后,奔雷正欲上前敬皇甫俊休的时候,坐在一侧的桓采儿却抢先一步。

    “没想到还能与皇甫大人见面,采儿三生有幸。”盛装打扮的桓采儿手持紫砂酒壶,面色红润的走到皇甫俊休面前,即便月光似水如华,却依旧掩饰不住桓采儿脸上娇羞的女儿态。桓采儿的这一举动让坐在另一侧的汀月殷雪等人终是松了口气。

    “是……宸妃娘娘?”皇甫俊休出于礼貌,顿时起身,面带微笑举起酒杯,任由桓采儿为他斟酒。

    “今非昔比,采儿如今算不得娘娘,只是寻常家的女儿罢了。”桓采儿随后为自己斟了一杯,继而与皇甫俊休对碰,一饮而尽。

    “娘娘好酒量!”皇甫俊休违心夸赞着,对于桓采儿,他真心没什么好印象,彼时身为大楚贵妃,她的做派已经可圈可点了。

    “大人谬赞了,大人不喝?”见皇甫俊休举着的酒杯依旧满着,桓采儿水眸轻眨着看向眼前男子。回想楚宫时,初见便已倾心,如果不是为了桓府利益,如果不是碍于她的身份,桓采儿甚至想过跟眼前的男人私奔。后来几番变故,人事两翻新,就在她渐渐淡忘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居然又重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桓采儿的心,蠢蠢欲动。

    “哦。”皇甫俊休恍然,顿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虽然皇甫俊休只是面子上过的去,可桓采儿的心思却被众人看在眼里,以致于宴席结束后,殷雪等人重新聚在一起。

    “好像有戏耶!”连奔雷这么迟钝的人都看的出来,众人放心了。

    “桓采儿倒是动了心,可皇甫俊休似乎君无意啊?”雨儿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件事还是很难促成。

    “只要桓采儿动心,事情就有转机,我们再看看,再怎么说桓采儿也是桓横的女儿,配皇甫俊休还是绰绰有余的。”汀月一反常态的刻意抬高桓采儿的身价。

    “她还是大楚宸妃呢!男人娶妻,身份次要,主要是贞洁……”奔雷的话顿时遭来众人怒目,尤其是汀月,恨不能用眼睛在奔雷身上戳两个洞。奔雷恍然,主人是楚后啊!

    深楚的风卷着落花吹拂而入,楚玉举杯独饮,洒入愁肠,千种滋味萦绕心头,令他心思百转。

    “刚刚宴席上不喝,躲在这里一个人独饮,来,师兄陪你!”燕南笙的突然出现引的楚玉十分不悦。

    “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楚玉显然没有让燕南笙坐下来的意思。

    “有什么好静的,你都静了那么些天了,想沐筱萝了?”燕南笙极不识的坐到楚玉对面,将自带的酒杯拿了出来。

    “本王为什么想她?她可以不管不顾就走了,本王恼她还嫌不够!”楚玉闻声,顿时将杯里的酒都灌进肚子里。

    “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别逞强了,我就不信,如果你知道沐筱萝在哪里,你会不去找?”燕南笙说着话,伸出去欲拿酒壶的手猛的被楚玉拽住。

    “你知道沐筱萝在哪儿?带本王去!”楚玉的反应已然昭示了他的口是心非。

    “咳咳……她总不能将这些烂摊子扔给本王,一个人去享清闲吧!本王找她来回是想……”楚玉觉得自己编不下去的时候,燕南笙及时给他解了围。

    “想就直说嘛!不过本盟主不知道她在哪儿,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燕南笙一语换来楚玉杀人鞭尸的寒光。

    “其实你是真喜欢上沐筱萝了?你不是说你心里只有沐莫心吗?如果你将沐筱萝当作替代品,本盟主可不同意啊!”燕南笙敛了眼中的戏谑,正色看向楚玉。即便沐筱萝这个女人腹黑又贪财,尤其还坑了燕南笙不少银子,可燕南笙就是恨不起来,不止恨不起来,还有一点点喜欢!

    “就因为她是莫心的妹妹,所以本王有责任关心她,保护她!”楚玉理不清心底的思绪,这样的解释,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

    “那你大可放心,寒锦衣肯定不会伤害沐筱萝的。而且这世上想保护沐筱萝的可不止你一个呢!”燕南笙拿过酒壶,自斟了一杯。再遇许千羽,燕南笙倒也想通了一件事,或许凤羽山庄还真缺一位少夫人,如果由沐筱萝来当,至少她不会坑自己家的银子吧?

    “沐筱萝自有本王护着,不会假手于人!”看着燕南笙贼兮兮的目光,楚玉当即肃然开口,声音寒蛰如冰。

    “切!谁稀罕啊!”燕南笙耸了耸肩,采花的正主儿就在眼前,他还是有这点觉悟的。

    翌日,皇甫俊休在殷雪的嘴里得知沐筱萝不在行馆的原因,由于桓采儿入住,沐筱萝未免露馅儿,所以迁至他处。出于礼貌,皇甫俊休觉得自己应该拜见沐筱萝,可一想到彼时沐筱萝是如何糟蹋自己的,皇甫俊休便消了这个念头。

    “你们别看皇甫大人是文人,可身材那才叫棒,腹前六块肌肉可结实了!”假山后面,丫鬟甲一脸花痴的捧着脸,艳羡至极。

    “这个我也听说了,可惜没赶上皇甫大人那次游街!哎呀,真想看上一眼!”丫鬟乙同花痴。

    “人家皇甫大人长的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啊!若是谁能嫁与这样的夫君,这辈子真是圆满了!”丫鬟丙眼前已经幻化出与皇甫俊休拜堂成亲的盛大场面。

    “你做梦呢!皇甫大人怎么可能娶你啊!要我说啊,咱们府上的桓小姐聪明睿智,温婉娴熟,与皇甫大人最配了!”丫鬟甲并不喜欢桓采儿,是以在夸赞桓采儿的时候,表情很不自然。确切的说,府上的丫鬟家丁没有一个喜欢桓采儿的,那副俨然行馆女主人的模样,不知道多招人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