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25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随身带着小雅AI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那本尊就是天底下第一号大傻子!哼!”寒锦衣免费送给沐筱萝无数白眼,继而甩袖暴走,有木有人告诉那个傻瓜,自己想听的不是这些!寒锦衣腹诽着。

    待寒锦衣离开,沐筱萝耸了耸肩,继续努力抠着瓷盘上的宝石。

    清晨,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纵横交错的窗棂洒下斑驳的光点,正落在地上凌乱的衣服上,榻上,两具光滑的身子相依相偎,折腾到后半楚的皇甫俊休和桓采儿直到凌晨才睡过去,此刻睡的正香。

    “天助我也,桓横来了,王爷也回来了!”奔雷自行馆外急急跑到后院,此刻,殷雪一众正围在那里等看好戏。

    “捉贼捉赃,捉奸捉双。这次看桓横还怎么打他的如意算盘!”汀月兴奋开口,可在想到昨晚被殷雪强行拉着观摩那出颠鸾倒凤时,脸色顿时红成柿子。

    “奔雷,你想办法将桓横和王爷引到皇甫俊休的房间。”殷雪冷静吩咐。奔雷自是应下,旋即跑了出去。

    且说楚玉与桓横先后入了行馆,紫霜则跟在后面,心里颇有余悸,如果主子知道自己将她与皇甫俊休的事告诉老爷,还不知道要怎样生自己的气呢。

    “王爷,老夫有些日子没见采儿,这便去瞧瞧。”桓横朝楚玉恭敬施礼时,奔雷急急跑了过来。

    “王爷,不好了,皇甫俊休重病在床,昨个一整天都没出来。”奔雷满面忧色的看向楚玉,急声禀报。

    “皇甫俊休?是蜀国来的使臣?”桓横闻声,狐疑问道。

    “回桓将军,正是。”奔雷恭敬回禀。

    “王爷,老夫还是先随您去看看这位皇甫使节,难得大蜀不在我们关键的时候落井投石,也算是仁义。”桓横诚恳道。

    “也好。”楚玉微微颌首,旋即先一步迈向皇甫俊休的房间,桓横自是跟在后面。奔雷自是跑在最前面引路。

    房门前,奔雷生怕里面的人听到动静会有所准备,于是并未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当看到满地凌乱的衣服时,楚玉与桓横面面相觑,多少有些尴尬。

    “皇甫大人,王爷来看您了!”见楚玉与桓横有意欲走,奔雷登时大叫,屋内,桓采儿恍惚中听到有人在喊,不由的睁开眼睛,当看到自己与皇甫俊休如此坦诚相见时,下意识惊叫一声。

    这一声惊呼恰将本欲离开的桓横给叫住了。

    采儿?桓横心中大骇,顿时跑进内室,当看到床榻上的旖旎之景时,血气顿时涌至脑门儿!

    “你这个禽兽!该死!”眼见着自己的女儿这样狼狈的被皇甫俊休楼在怀里,桓横顿时抽出腰间佩剑,举剑冲了上去。此刻,自懵懂中醒过来的皇甫俊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便见一把利剑直直朝自己劈了下来。

    “父亲!这件事与俊休无关!是女儿自愿的!”见桓横动了真气,桓采儿顿时揽被挡在皇甫俊休面前,目光决然坚定。

    “你……你说什么?采儿!你是不是糊涂了啊!”桓横狠狠跺脚,气的满脸通红。

    “父亲,女儿没糊涂,女儿与皇甫大人两情相悦,父亲,当初皇甫大人入楚宫时,女儿就已经倾心于他了!”桓采儿敢做敢为,倒是身后的皇甫俊休,彻底蒙圈了。

    “住口!采儿,是不是他威胁你这么说的!你放心,父亲纵是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会为你讨回公道!”桓横怒火攻心,眼中赤红如荼。

    “没人威胁女儿,女儿是真的喜欢皇甫大人,是女儿心甘情愿以身相许!”事到如今,桓采儿也豁出去了,反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她也不怕皇甫俊休不带她走。

    ‘啪’桓采儿才一闭嘴,桓横的巴掌便扇了过来。

    “你这个不孝子!你把父亲的话都当耳旁风了么!”桓横狠戾低吼,恨恨看向皇甫俊休。

    “皇甫大人,事情到这个份儿上,你就不能说两句么!难道要一直躲在小姐后面不见人么!”一侧,紫霜恨极了皇甫俊休的懦弱。

    整间屋里,怕只有皇甫俊休一人最是委屈了,他发誓,他真没想让桓采儿以身相许,他不喜欢桓采儿啊!

    “咳咳……能不能……能不能让我们先穿上衣服?”皇甫俊休尴尬开口,桓横气极攻心,甩袖暴走出去。一侧,楚玉敛了惊讶的眸子亦转身离开,奔雷随后窃喜的跟了出去。

    “宸……宸妃娘娘,容俊休先下床……”皇甫俊休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热,就算不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成了猴屁股。

    桓采儿红唇微勾,眼带涩意,随后挪了挪身子让皇甫俊休下了床。直至皇甫俊休穿戴整齐后先行离开房间,桓采儿这才在紫霜的搀扶下走下床榻。

    “小姐……”紫霜正欲认错,却不想桓采儿突然回眸,一脸感激的看向紫霜。

    “霜儿,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先来一招生米煮成熟饭,再让父亲捉奸在床,这样我与皇甫俊休的事既成事实,而且又被楚玉亲眼看到,父亲就算再想做什么也无济于事了!嗯!你那碗参汤做的好!”桓采儿兴高采烈的拉着紫霜坐到桌边,任由紫霜为自己更衣。

    “小姐……昨晚……你们……”紫霜真心觉得自己没这么聪明,至于那碗汤,也只是厨子们做的,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紫霜不明白。

    “没想到俊休果然如传说中一般英勇威猛。”只要想到昨晚的欲仙欲醉,桓采儿脸上顿时红霞漫天。

    “小姐还是想想一会儿怎么跟老爷交代吧。”见桓采儿一脸的眉飞色舞,紫霜自心底感叹,女大不中留啊。

    待桓采儿穿戴整齐由紫霜陪同走进正厅时,正厅的气氛便如上坟一样沉重,此刻的皇甫俊休如一只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满目悲戚,算命的说他流年不利,会惹桃花,没想到还真照那话去了,真是……好大一朵烂桃花啊!

    “王爷!这禽兽居然敢玷污老臣的女儿,如不将其五马分尸,难平众怒啊!”桓横恨死了皇甫俊休,就因为他,自己女儿再不可能嫁与楚玉,更没希望当什么皇后,纵是五马分尸,他都觉不够。

    “这个么……”就在楚玉觉得此事甚为棘手时,桓采儿大步冲到皇甫俊休面前,目光直视桓横,

    “这件事与俊休无关,是采儿艳羡俊休才华,所以才以身相许,若父亲定要怪罪俊休,那就连女儿一并杀了吧!就算下地狱,女儿也要跟俊休做一对鬼夫妻!”桓采儿眸光坚定,决然开口。身后,皇甫俊休在心里狂喊:我不愿意啊!救命啊!

    “住口!紫霜,把小姐带出去!”桓横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么护着皇甫俊休,一时没了颜面,当即命紫霜将其拽出去。

    “你别过来!父亲!女儿是认真的!”就在紫霜欲上前之时,桓采儿不知从哪儿弄来把匕首,当下架到了自己脖子上,目光透着坚定。

    “采儿!你简直鬼迷心窍了!还不把匕首放下!”桓横到底心疼女儿,气的直跺脚。一侧,久未开口的楚玉咳了两声,旋即看向桓横,

    “依本王看,既然采儿小姐对皇甫大人有这样的心思,不如就成了好事,老将军以为如何?”楚玉乐得如此,一来能保住皇甫俊休,否则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大蜀交待,二来能把桓采儿送出行馆,他也轻松不少。

    “这怎么可以啊!”桓横仍不甘心,正欲反驳之时,桓采儿手中的匕首已经沾了血迹。

    “父亲!女儿这辈子没求过父亲任何事,这一次,女儿求您,成了女儿吧!”桓采儿泪如雨下,扑通跪在地上。桓采儿这一跪,身后的皇甫俊休就显得分外突兀,于是紫霜毫不犹豫的走到皇甫俊休身后,朝其膝盖狠踹了一脚。

    苍天啊!这什么情况啊!他不想娶啊!有没有人听到他的心声啊!皇甫俊休此刻的表情看起来比桓采儿还要伤心欲绝。

    “你们!你们真是气煞老夫!”桓横狠狠跺脚,气的坐在了椅子上。

    “父亲,女儿不小了,难道您不希望女儿下半辈子能过的幸福么?此生,只有跟着俊休女儿才会幸福!”桓采儿见桓横眉目松动,当即加大力度,泪如泉涌。

    “俊休,你说话呀!”桓采儿伸手扯了一把跪在自己身后的皇甫俊休,低声催促。

    “我想出家。”皇甫俊休从没有一刻这么认真过。

    “他说什么?”桓横听的不真,遂吼道。

    “他说他想迎娶女儿,而且发誓会对女儿好。”桓采儿当下翻译道,皇甫俊休绝倒,这都什么耳朵啊!他说他想出家啊!

    事情的结果就是桓横见自己无力回天,索性成了女儿,承认了皇甫俊休这个女婿,但有一点,便是翌日完婚。这样的结果皆大欢喜,人人满意,却唯独苦了一人,自从正厅离开后,整个行馆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唯有皇甫俊休将自己关在屋里。

    殷雪怕皇甫俊休一时想不开,于是让风麟暗中监视着,后听风麟说皇甫俊休几次想割腕自杀,却终究没下去手。

    大婚场面异常热闹,桓横虽有不愿,可见女儿一脸的如沐春风,便也释然了。而皇甫俊休身在济州,无甚帮手,就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儿。

    欢欢喜喜的一场大婚,解决了所有人的难题,直至皇甫俊休愁容满面的带着桓采儿离开济州,殷雪方才向燕南笙透露了沐筱萝的行踪。而燕南笙知道这件事的结果直接导致楚玉出现在万皇城。

    至于寒锦衣怎么可能会放楚玉进去则要归功于燕南笙的花言巧语,事实上,寒锦衣也不是然不知,只不过寒锦衣素来不愿强求,如果沐筱萝想走,他不会留。

    “没想到你在这里过的这么辛苦?”当楚玉站在沐筱萝面前时,沐筱萝正扛着铁镐,拼命刨地。

    “楚玉?”沐筱萝闻声抬眸,正看到楚玉俊逸如仙的站在自己面前,犹豫片刻,沐筱萝猛的出手在楚玉的胳膊上拧了一下。

    “好痛!你干嘛!”楚玉那满眼的含情脉脉,顿时变成无限怨怼。

    “真的没在做梦啊!楚玉,你怎么会在这儿的?”在楚玉发出一声惨叫后,沐筱萝方才相信眼前却有其人,而不是虚幻。

    “沐筱萝!你对本王动手动脚,就是想确定自己有没有做梦?”楚玉怒了,他可是不吃不喝赶了两天一楚的路才来的。

    “只动手,没动脚,王爷可别冤枉了筱萝。”沐筱萝不以为然,旋即拿起铁镐继续刨坑,而且似乎比刚刚还要卖力,因为她觉得,自己这玉如意有可能挖到头儿了。

    “你以为本王大老远来就是为了冤枉你!沐筱萝,你……你刨什么呢?”楚玉很生气,可在看到沐筱萝异常的举动时,暂且不与她计较。

    “玉如意啊!王爷有所不知,尊主真是很有钱!”沐筱萝觉得有钱两个字不足以表达自己对寒锦衣的崇拜。

    “所以呢?”楚玉不爱听了,有钱了不起么!

    “所以筱萝觉得不拿白不拿。”看着沐筱萝那双黝黑的瞳孔里闪出两把光灿灿的玉如意,楚玉便知沐筱萝被荼毒的不轻。

    “这些都是白拿的?”楚玉不以为然。

    “其实也不算白拿,筱萝有付出汗水的。”沐筱萝当即抹汗。

    “有件事本王痛心疾首。”楚玉言归正传。

    “说出来听听!”沐筱萝将之后那句‘让我也高兴高兴’这几个字噎在了喉咙里。

    “皇甫俊休那个混蛋居然把桓横大将军的女儿娶走了!”楚玉义愤填膺。沐筱萝闻声微怔,手中的铁镐停顿了片刻后继续刨坑。

    “还真是可惜,不然……”沐筱萝淡淡开口。

    “不然本王是打算将她嫁给奔雷的!你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如今白白便宜了皇甫俊休那小子!”楚玉还真这么想过。

    “那还真是痛心疾首呵……”沐筱萝笑了,唇角的弧度越发深了几分。就在这时,铁镐碰到了障碍,沐筱萝登时扔了铁镐,俯身将坑里的玉如意取了出来,之后起身,开怀大笑,她似乎很久没这么笑过了。

    “你喜欢这东西?”听着沐筱萝畅快淋漓的笑声,看着沐筱萝动人心魄的笑颜,楚玉心底涌起一抹异样的情愫,这一次,他真真切切感觉到了。其实由始至终,他从没想过沐筱萝会是谁的替身,凭她这样腹黑的性格,如果不是铁一般的事实摆在面前,任谁也不相信她会是莫心的妹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