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25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3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来人,快将冰魄扶回行馆,命李准好生医治。”沐筱萝见冰魄伤的如此重,本欲开口的问题数咽了回去。

    “不急,冰魄有话要说,刚刚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铁血兵团三副都尉千面。”冰魄觉得事情紧迫,耽误不得。

    “千面?怎么叫这个名字,很一般啊?”奔雷嚅嚅开口,换来众人杀人鞭尸的目光。

    “继续,继续哈!”奔雷赔笑道。

    “所谓千面,其实就是形容他的易容术绝世无双,一般的易容术漏洞颇多,而且易容过程繁琐,短则半个时辰,若稍稍精细一些至少也需一个时辰,而千面若想易容成谁,只需半盏茶的功夫,甚至更短,而且他的手法极为精准,很难令人发现,刚刚如果不是冰魄看出他欲对绝尘下手,根本无法识破。”冰魄忧心忡忡。

    “这样说来,那个千面还真是危险,他可以随便易成我们每个人的样子,之后各个击破?”雨儿也觉得此事甚是棘手。

    “那可糟了,若是无法辨认,简直防不胜防啊!”汀月也急了,忧心看向沐筱萝。

    “至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几个是本人。”沐筱萝面色凝重,美眸扫过众人,思忖片刻后自袖内取出一串蓝光琉璃球。

    “汀月,把琉璃球分给每个人,从现在开始,我们再见之时必先出示琉璃球,若有谁拿不出的话,知道怎么做了?”沐筱萝扬了扬眉,众人齐齐回应。

    “群殴到死!”

    绝尘闻声,顿时将琉璃球攥的紧紧的,生怕丢了一般。

    “主人,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殷雪依旧担忧。

    “暂时先回行馆给冰魄医治,殷雪,由你亲自试探李准真伪,你便问他当初本宫为何会在众御医里选中他!”沐筱萝说着话,随后贴耳将答案告诉了殷雪。

    且说回到行馆,殷雪先将冰魄送到李准所在的临时医房,当殷雪问出沐筱萝吩咐的问题时,李准只道是殷雪消遣他,随便回了一句因为他德高望重,顿时换来殷雪一顿耳光……

    “哎呀!别打啦!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李准双手蒙头,语调悲戚。

    “答案不对!”殷雪警觉盯着李准,虽然心里觉得李准是本人,可谁也不能保证他是不是在装可怜。

    “德高望重嘛……。。啊!别打了!因为老夫长的帅!长的帅行了吧!”李准哭了,今天出门没看皇历么!

    “殷雪多有得罪,还请李御医见谅,娘娘吩咐李御医务必好生医治冰魄!”见李准说出答案,殷雪这才打消质疑,可怜李准平白无故挨了一顿打。

    待李准为冰魄开了药方之后,殷雪随后给了李准一颗琉璃球,并将实情相告,李准这个冤枉啊!他很想质问殷雪,你就不能早说么?

    因为千面的突然出现,绝尘和明玉亦被安排到行馆,所以殷雪带冰魄回来之后,便由此二人负责照顾冰魄的安危,为求安起见,绝尘更在冰魄的房间里设下埋伏,以防千面偷袭。

    待殷雪将整个过程回禀给沐筱萝之后,沐筱萝灵机一动,倒也想出应对之策,于是晚膳十分,众人便齐齐聚集在了沐筱萝的房间里。

    “筱萝想过了,即便有信物,也无法保证不被千面趁虚而入。”沐筱萝说话的空当,汀月已然将在凤凰山分发出去的琉璃球都收了回来。

    “李准那儿还有一颗,别忘了!”沐筱萝嘱咐道,楚玉很少见沐筱萝会有如此吝啬的时候,不过想想,一颗一千匹战马,她实在没有慷慨的理由。

    “主人,若没有信物,我们如何辨别真假啊?”奔雷狐疑看向沐筱萝。

    “奔雷,本宫问你,初到莽原,你可曾进过郁春院?”沐筱萝的问题太过**,奔雷当即摇头。

    “你们信么?”沐筱萝挑眉看向众人,众人摇头,随后便见风麟朝着奔雷大吼

    “他是假的!群殴!”一语毕,风雨雷电腾的起身,朝着奔雷就是一顿暴揍。

    “别打啦!哎呀!去过去过!可就是喝酒了,没干别的!不信你们可以问田伯啊!”奔雷叫苦不迭。

    “田伯都那么大岁数了,你居然把田伯带到那种地方,真不是人!”众人收手,风麟对其致以万分的鄙视。

    “是他带我去的好不好?”奔雷无语。

    “主人,您的意思是若我们有所怀疑,可以用这种问**的方法辨别真假?”殷雪恍然看向沐筱萝。

    “千面的易容术我们都见过,简直无孔不入,而且武功不弱,想防他并无更好的办法,这也算是权宜之计了。”沐筱萝眸色渐暗,她亦知道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

    “主人,您是不是喜欢王爷啊?”奔雷一脸猥琐的看向沐筱萝,悻悻问道。奔雷一语,众人顿时将目光齐齐落在沐筱萝身上,尤其是楚玉,心都跟着绷紧,此刻,他忽然觉得奔雷分外顺眼起来。

    可惜奔雷忘了,沐筱萝是什么人物啊,会被他逼上梁山么!

    “风麟,把某个不识相的家伙给本宫推出去暴打一顿,他若明早还能起床,本宫唯你是问。”沐筱萝云淡风轻的吩咐着,风麟自然明白是哪个不识相的,登时冲向奔雷。

    “主人!不带这样的啊!那你回答不出,就是假的啊!你们愣着做什么啊!”奔雷求助般看向众人,却换来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

    “请吧!奔先锋!”风麟摩拳擦掌,嘴角渐渐划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弧度。

    “为什么啊!主人!奔雷不服啊!”奔雷垂死挣扎。

    “不服啊?那就打到服为止,后天早上也不用起床了!”沐筱萝挥了挥手,奔雷见势不妙,才想逃跑便被风麟封了穴道。沐筱萝身侧,殷雪不禁摇头,奔雷真不识,居然还问为什么,因为人家是主子嘛,真是笨!

    待众人离开,楚玉选择留了下来。

    “王爷有事?”沐筱萝见楚玉没有起身的意思,狐疑问道。

    “本王觉得那个千面如果想杀本王,大可直接来找本王,而他却先去见了你。”楚玉面色凝重。

    “这点筱萝想过了,想必他是在试探筱萝。”沐筱萝轻吁口气,缓身坐了下来,一侧,汀月为楚玉斟了杯茶后,悄然退了下去。

    “如今你并非痴傻这件事怕已传到楚云钊耳朵里了,所以本王觉得你也无需再装下去,干脆本王将你的事昭告天下,如何?”这是楚玉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让沐筱萝一直这样装痴扮傻,他心里有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楚云钊不会相信的,而且你要以什么名义昭告天下?介时筱萝的身份尴尬是小,若是就此动摇军心,那就得不偿失了。”沐筱萝觉得在这件事上,她还需要再考虑周。

    “怎么可能动摇军心,你是莫心的妹妹,不管做什么都有理由。”楚玉急躁开口。

    “所以王爷是想将楚云钊对大姐做的那些禽兽事昭告天下?”沐筱萝眸色渐渐冰冷,声音低戈深沉。

    “本王的确有这个意思!”楚玉并不否认。

    “王爷可想过这么做的后果?王爷可别忘了,当初在莽原举旗时所打的旗号是楚云钊残暴不仁,昏庸无道!”沐筱萝有些怒了。

    “莫心的死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有何不妥?”楚玉不以为然。

    “世人皆知王爷对大姐的心意,如果王爷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抖落出来,且不说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就算是有,大家也只会认为王爷你举旗造反是为了一个女人,介时王爷该如何自处!”沐筱萝觉得不管她怎么解释这件事,楚玉都是********,很难拉得回来。

    “本王造反就是为了莫心,这是事实!”楚玉剑眉紧皱,铿锵开口。沐筱萝!本王不想你在人前装痴扮傻,你懂不懂啊!这些话,楚玉怎么也说不出来。

    “王爷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对抗朝廷!可跟着你一起打江山的将士们认识沐莫心是谁啊!他们有什么理由拖着一家老小跟着王爷一起冒险!事到如今,王爷的心胸能不能不这么狭隘!你是要对得起沐莫心,可你更该对得起那些把命都交到你手上的将士!他们不欠你的!”沐筱萝觉得,此刻只有咆哮才能表达自己的这些想法。

    “反正本王不会让莫心死的不明不白。”所谓此消彼长,意思就是当沐筱萝发飙的时候,楚玉便会自然而然的弱下来,相处这么久,楚玉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筱萝哪句话说要让大姐含冤莫白了!只要王爷得了江山,介时再为大姐平冤,那才叫顺理成章!”沐筱萝越吼越来劲儿,美眸瞪如铜铃。

    “你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想吃人呐?”楚玉伸手去接,他怕沐筱萝的眼珠子会掉下来。

    “王爷最好在筱萝面前马上消失,否则筱萝没什么干不出来的!不许吵了!”沐筱萝哼着气,声调却没有低半分。

    “本王没吵啊!”楚玉极为无辜。

    “风麟,那厮再吵,直接打死!”门外,原本哀嚎不止的奔雷终于闭了嘴。

    翌日,在沐筱萝的建议下,每个人见面不是点头,而是提问题。

    “奔雷,你欠我的三十两银子什么时候还啊?”汀月端着水盆走出房间时,正巧遇到奔雷。

    “我欠你银子了?什么时候?”奔雷一脸茫然。

    “来人呐!千面偷袭啦!”汀月也不看奔雷,登时扯嗓子大喊。

    “嘘还!明天就还!”奔雷觉得这日子过的简直生不如死。

    “还有,娘娘可是让风麟打的你下不了床的,你这么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若是让娘娘看到了,不是连累风麟被娘娘责罚么!”汀月见奔雷红光满面,好意提醒。

    “知道了!我又没有丫鬟伺候,总得到厨房弄饭去吧?”奔雷悻悻道。

    “来人呐!千面……”

    “嘘大姐!你干嘛啊!”奔雷哭了,登时捂住汀月的嘴,汀月扬眉,指了指奔雷的手。

    “丫鬟也是你叫的么!叫我汀月姐!”汀月表情十分尖锐。

    “我也没叫你丫鬟啊!”奔雷泪奔。

    “来人……”

    “汀月姐!您慢走!慢慢走,小心看路!汀月姐再见!汀月姐再也别见了……”奔雷憋了一肚子气,索性折回房间,蒙头睡觉。

    且说汀月打水后准备去沐筱萝的房间时,正看到明玉走了过来。

    “打水呢?”明玉面如春风,浅笑道。

    “是啊,这个时辰娘娘也该起了,对了,冰魄怎么样了?”汀月随口问了一句。

    “还好”明玉没多说话,转尔绕过汀月走向后院。就在明玉走至拱门处时,汀月突然转身,

    “明玉,娘娘说昨晚你做的莲子羹特别好喝,一会儿你抽空再给娘娘做一碗啊!”汀月握着水盆的手渐渐收紧,眸子一眨不眨的看向明玉。

    “知道了。”明玉随便应了一声,便走进了后院。

    我的娘啊!眼见着明玉走进后院,汀月狠噎了下喉咙,额头冷汗淋漓,旋即将水盆狠狠朝地上一砸,随后大叫:

    “不好啦!千面来偷袭啦!快群殴啊!”汀月心知殷雪和风雨电皆是隐卫,只要她一嗓子,他们一定会听到。却不想最先出现在她面前的居然是明玉。

    “你怎么知道我是千面?”女人的身子,男人的声音,这场面还真诡异啊!汀月吓傻了。

    “找死!”低戈的声音透着阴冷的杀气,千面突然出手,幸而殷雪及时出现,用凤赤链将汀月卷起朝后一拽。此时,风雨雷电已然围攻上去。

    又是一场不分胜负的打斗,差不多二十几招过后,绝尘突然出现。

    “你们让开!”伴着‘嗖’的一声响,殷雪等人皆退出数丈远,紧接着便是一阵轰鸣声,待烟雾散去,众人围上来时,就只看到那张与明玉无异的面皮,那上面还沾着血。

    “明玉!我的妻!”绝尘触景伤情,大吼一声,登时换来众人白眼。且说殷雪沿着鲜血寻了一路,无果后折返,依冰魄的意思,千面既然受了伤,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了,因为易容术的要求极为严格,容不得身体有半点损伤,鉴于绝尘‘箭爆鼠’的威力,冰魄估计千面至少得养半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