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25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他们没放你,本王怎么可能答应。”楚玉的眸那样闪亮,光芒万丈,仿佛是照进了沐筱萝的心里,扫尽阴霾。

    “筱萝觉得这件事不可再拖了。”沐筱萝低声开口。无语,楚玉正了正身子,继而起身,朝赵顺还礼,之后转尔看向夏王。

    “夏王能看得起楚玉,是楚玉的福气!楚玉承诺夏王,他日功成之时,必会知恩图报。”既然楚玉松了口,赵顺登时命人将已然写好的国书端到两人面前,由夏王和楚玉共同签署,一式两分,各自保存。

    大事已妥,夏王自是开怀,遂命赵顺安排晚宴事宜,准备在夏宫御花园设下宴席款待楚玉和沐筱萝。楚玉自是没有拒绝,随后与沐筱萝一同离开了承宫。

    赵顺也是眼亮之人,为两人安排的住处相对,只隔了一座石拱小桥,所谓的石拱,那可是纯纯花岗岩,由此可以预料大夏的国宴实在不令人期待。

    房间内,殷雪将十万两黄金的银票交到沐筱萝手里。

    “主人,属下不明白,您离开天牢时,为何要跟狄峰说那番话,后来狄峰可没少唠叨。”狄峰的字眼儿太过刻薄,殷雪自是没敢都告诉沐筱萝。

    “掩人耳目罢了,如果本宫不那么说,你信不信,今晚便会有人潜入天牢要了狄峰的命!”沐筱萝浅笑解释,至于狄峰的那些不敬之语,她先记着帐。

    “主人英明,您那样一说,那些陷害狄峰的人便可高枕无忧了!”殷雪恍然。

    正文(520xs)第374章本宫要见赵顺

    “殷雪,你替本宫安排一下,晚宴之后,本宫要见赵顺。”沐筱萝将手中的银票叠起来放进袖内,肃然吩咐,殷雪自是领命退了下去。

    这时,自外面端着茶水的汀月走了进来。

    “娘娘,奴婢打听到了,晚上的宴会八位公主和驸马都会参加,还有就是些朝中重臣,冯义和赵顺这样的都会到场。”汀月据实禀报。

    “本宫真是想不明白,何以夏王会这么急迫与楚玉签订国书,他都不打算再观察观察么?”沐筱萝百思不解。

    “娘娘,奴婢打水回来的时候听说夏国平王的女儿在街上游玩时遇到了林守诚,之后被他的手下带进行馆了。”汀月也只听到这么多。

    “是么……呵,这林守诚也真是,就算夏国再穷,可皇室就是皇室,岂容他欺辱,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那林守诚许是平王一怒斩杀的,再加上楚玉到夏国的消息纸包不住火,就算夏王想解释,以楚云钊多疑的个性也不会相信,与其惶恐度日,倒不如把宝押在楚玉身上,还能换一句好。”沐筱萝尽扫质疑,茅塞顿开。

    晚宴的确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但场面却很热闹,夏王的八个公主先后带着驸马入席,沐筱萝觉得这八位公主温婉可人,随便挑出哪位都比夏芙蓉看着顺眼,也不知道夏王眼睛不是不有问题,最宠的那个,许就是最刁钻的那个。此刻站在正中央的便是五公主和她的驸马夏侯渊。

    眼前的夏侯渊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眉目炯炯有神,身姿挺拔雄健,或许是爱屋及乌,沐筱萝与封逸寒关系不错,自然对齐国这位同样受过华妃迫害的夏侯渊心生善意。待五公主与夏侯渊入席之后,大公主和冯远山姗姗来迟。

    沐筱萝刻意打量着冯远山,肤色黝黑,剑眉星目,到底是将门之后,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霸气,令沐筱萝为之侧目。

    眼见着八位公主到齐,沐筱萝下意识瞥了眼夏王,只见夏王脸上虽挂着笑,可目光却透着悲凉,沐筱萝知道他这是触景伤情了。

    接下来便是朝中重臣入席,让沐筱萝意外的是冯义所携的夫人竟然不是原配。

    “糟糠之妻不下堂,这冯义未免有些无情了。”沐筱萝小声嘀咕着。

    “你怎么知道冯义身边那位不是他的糟糠之妻啊?”楚玉凑到沐筱萝身侧,不以为然道。

    “王爷觉得那位二八风华的俏佳人,可以生出像大驸马那样魁梧健硕的儿子么?”沐筱萝觉得楚玉这个问题问的近乎于白痴。

    “本王怎么知道大驸马是冯义的儿子啊!”楚玉十分委屈。

    “瞎子都能看出来冯义身边儿那位美人儿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会是糟糠?若真是,那只能说明冯义成熟的太晚。”沐筱萝摇头,她一直以为楚玉的逻辑思维还可以,原来她错了。

    “娘娘,大驸马似乎不高兴了。”汀月俯身凑到沐筱萝耳畔低声道。沐筱萝闻声抬眸,只见坐在对面左方的大公主似乎正在安抚盛怒之下的冯远山。

    “看起来气的不轻呢。”沐筱萝似有深意低喃。

    且说宴席上大家举杯畅饮,偶有歌舞助兴,看上去一片祥和,不过大多也都是皮笑肉不笑,所以这场宴席下来,大家也觉索然无味。

    直至宴席结束,沐筱萝回到房间时,楚玉亦跟了进来。

    “王爷有事?”见楚玉走进来,沐筱萝挑眉问道。

    “没事啊,喝杯茶而已。”楚玉说的理所当然,笑的云淡风轻。

    “王爷房间里没有茶吗?若没有,筱萝这便让汀月沏好后送过去,时候不早了,王爷还是早些休息比较好。”沐筱萝委婉拒绝。

    “你……不欢迎本王啊?”记忆里这还是沐筱萝第一次拒绝他,楚玉心里咯噔一下,像是掉了什么东西,很不舒服。

    “筱萝只是觉得时间太晚了。”沐筱萝温婉浅笑。

    “哦……那你也早些休息。”楚玉下意识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犹豫片刻方才迈步走上石拱小桥。

    直至看着楚玉关上房门,沐筱萝方才转身。

    “娘娘,其实奴婢觉得……时辰尚早啊!”汀月干笑了两声,却不见沐筱萝回应,也只得无敛了笑,恭敬候在沐筱萝身侧。

    “汀月,你有没有发现,整场宴席下来,几乎每一位朝中重臣都有给赵顺敬酒,唯独冯义除外?”沐筱萝缓身坐在椅子上,神色肃然。

    “有么?奴婢只顾着观察大驸马和五驸马了,其余的人没怎么注意。可这能说明什么啊?”汀月不解道。

    “说明赵顺与冯义的关系并不融洽,纵然只是逢场作戏都不肯了。”沐筱萝眸间一抹幽色。此刻,殷雪飘然而至,冲着沐筱萝点了点头。

    “汀月,你留下来守楚,若有人问起,只说本宫睡下了,知道吗?”沐筱萝吩咐汀月之后,转尔与殷雪一同离开夏宫,直朝宰相府而去。

    且说宰相府的石室倒也算是宽敞明亮,不过设施却差了许多,一般来讲,像石室这种密封的地方光线极暗,楚明珠是最好的照明所选,可惜此刻,整个石室内点了五个火把,自火把上冒出来的青烟呛的沐筱萝眼睛涩涩的难受。

    “老夫叩见楚后,不知楚后约老夫相见,有何要事?”赵顺见沐筱萝走进来,恭敬施礼。

    “赵相请坐。”沐筱萝坐稳之后,举手示意赵顺。赵顺也不矫情,起身端坐在沐筱萝对面。

    “堂堂宰相府竟连一颗楚明珠也拿不出来么?”沐筱萝环视四周,淡声开口,赵顺顿时有些尴尬。

    “楚后有事不妨直言,老夫洗耳恭听。”到底是一朝宰相,多少还是有些城府的。无语,沐筱萝樱唇浅笑,旋即自袖内将十万两黄金的银票搁到了石案上。

    “这是……”赵顺狐疑看向桌面上的银票,当看清上面的数额时,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却在须臾间恢复如初。

    “楚后这是何意?大夏虽穷,但人穷志不短,楚后不必用这种东西侮辱老夫!”赵顺怒了。

    “赵相误会了,这十万两黄金只是订金,本宫想在大夏订制五十万把藤椅。”沐筱萝早料到赵顺不是手短的主儿,所以即便有心用钱贿赂,也得想好说辞。

    “藤椅?楚后说的可是……可是这种藤椅?”赵顺惊诧之余,用手指了指坐在屁股下的椅子。

    “不错,就是这种藤椅,不过赵相府上的藤椅编制的太过简单,如果在编制上再下些功夫,相信卖的会很不错。”沐筱萝简单提了下意见。

    “楚后不是在说笑吧,莫说五十万把,就算是五百万把也不值十万两黄金。”赵顺苦笑。

    “值不值得那是本宫的事,做不做这桩生意便要看赵相的意思了。”沐筱萝美眸如星,其间迸发的光芒凌厉如刃。

    “赵相有所不知,我家主人不仅是楚后,还是莽原‘旌沐号’的大当家,凭‘旌沐号’的实力,五十万把藤椅眨眼就能卖出去。”殷雪不失时机的补充了一句。

    “你是‘旌沐号’的大当家?”赵顺双目陡睁,猛的拍案而起,激动看向沐筱萝。对于赵顺的反应,沐筱萝觉得过激了,她反复思量,‘旌沐号’似乎没得罪过大夏吧?

    “有什么问题?”沐筱萝噎了下喉咙,恹恹开口。

    “老夫找的你好苦啊!”身为一国宰相,赵顺何尝不想脱掉第一穷国的帽子,可苦无出路,后从夏国巨贾嘴里听到‘旌沐号’的威名,便想着能结识‘旌沐号’的大当家,介时与之商讨共赢之事,几番周折无果,赵顺也就放弃了,却不想今日居然能在自己的密室里与之相见,怎不让他激动。

    “咳咳……那赵相是同意本宫这桩生意了?”沐筱萝暗自吁了口气,扬眉看向赵顺。

    “求之不得!不知这五十万把藤椅何时交货?”赵顺惊喜之余将十万两黄金的银票收了起来。见赵顺拿了银子,沐筱萝便好开口了。

    “交货倒是不急,赵相只管命人去做,做好后送到莽原便可,只是……只是本宫有件事想请赵相帮忙。”沐筱萝话峰一转,赵顺顿时心里有数,脸上的笑意虽不如刚刚夸张,却还是十分灿烂的。

    “楚后有事尽管说,只要老夫能帮上忙,一定不会推辞。”赵顺觉得眼前就是一尊菩萨,得罪不起了。

    “硕荣公主之事,本宫略有耳闻,不过本宫对狄王爷还算了解,以他的秉性该不会做出那样伤天害理之事,所以……”沐筱萝话还没说完,便见赵顺将手中的银票复拿出来,推到沐筱萝面前。

    “若是其他事,本相倒可以相助,但九公主的事,恕老夫无能为力。相信楚后该听过,皇上对九公主的宠爱,无人能及,如今九公主含冤而死,皇上说什么都不会放过九驸马。”赵顺虽不情愿,可有时候,钱还真是烫手。

    “赵相这是做什么,本宫所言与我们之间的生意并不冲突,殷雪。”沐筱萝没想到赵顺如此坚决,遂看了眼殷雪。殷雪自是领会其意,硬是将银票交于赵顺手里。

    “可是……”赵相犯难了。

    “赵相怕是误解了本宫的意思,倘若狄峰真是杀害九公主的凶手,本宫自然不会护短,要杀要剐只凭夏王一句话,可若狄峰是冤枉的,本宫也不好看着他给别人当了替死鬼吧?”沐筱萝索性开门见山。

    “楚后怀疑九驸马是冤枉的?这不太可能吧?当初公主府内所有下人都看到九驸马手持匕首从卧房出来,那匕首上都是血,待下人们进去的时候,九公主已经身中数刀,死相凄惨啊!”赵顺简略描述当时的情景,不时唉声叹气。

    “有些时候,即便亲眼看到,也未必是真的,不如这样,本宫求赵相暂缓对狄峰的死刑,且给本宫几天时间,如何?”沐筱萝乞求般看向赵顺,神色肃穆。

    “这件事难办了,夏王原定于后日在午门将狄峰凌迟处死的……”赵顺眉目纠结,沐筱萝看得出,他没有说谎。

    “后天……后天怕是来不及啊!”沐筱萝柳眉蹙起,忧心开口。

    “这样吧,本相想办法将行刑日期推后十天,如果十天之后,楚后还是找不出替九驸马翻案的证据,那老夫也无能为力了。”赵顺有些无奈。

    “那就十天,赵相恩德,筱萝他日必报!”沐筱萝狠狠点头,之后又与赵顺寒暄两句,这才离开。

    让沐筱萝意想不到的是,楚玉居然劫狱,而且单枪匹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