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26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随身带着小雅AI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墨色的苍穹上,繁星稀稀寥寥,偶有乌云漂浮,挡住了皎洁的月色,沐筱萝于黑暗中一眼便辨认出楚玉的身形,而且她亦猜出楚玉扛在肩上的男子是谁。

    “殷雪,把狄峰给本宫送回去。”沐筱萝觉得楚玉此事办的太过草率,但她能理解楚玉的心情,饶是自己在听到狄峰后日便要凌迟处死的消息时,第一反应也是劫狱。

    楚玉的功夫自然不敌殷雪,于是几个回合下来,楚玉已然落败,旋即怒气冲冲的走到沐筱萝面前。

    “沐筱萝,你干嘛!本王好不容易才把他弄出来的!”楚玉觉得自己跟沐筱萝真是有上不完的火!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本宫要见狄峰。”沐筱萝不与楚玉争执,随后上前,身体不由的贴了过去。

    “干什么你?”楚玉下意识后退,一脸警觉的看向沐筱萝。

    “你觉得本宫能跳过那么高的墙么?”沐筱萝极度无语,自己若真想要干什么还会等到今天啊!直至越过牢房高墙,沐筱萝忽然觉得狄峰真是有先见之明,他怕是早算到自己会有此劫,才会想到把牢房的房盖挑了,方便进出。

    “你们这么折腾,不等后天,老子这条命就得挂在你们手里。”狄峰中了软骨散,此刻被他们背来背去,体力严重不支。

    “听到了,狄峰后天就要被刑部拉出去凌迟处死了!”楚玉特别强调后天两个字。

    “本宫已经说服赵顺将刑期押后,狄王爷,本宫问你,到底夏芙蓉是不是你杀的?”沐筱萝此话一出,楚玉顿时安静下来,一脸惊讶的看向沐筱萝,想这世上,果然没有沐筱萝办不到的事啊。

    “呵,本王人品差到这种地步了?居然连你们都不相信本王。没有,本王怎么可能杀她,她可是大夏的硕荣公主,本王没理由自掘坟墓。”没有哪个人是不怕死的,狄峰也不例外,所以这个问题,他回答的倒也合情合理。

    “筱萝觉得也是,凭王爷的个性风流,就算要杀,也是夏芙蓉杀你才对。”在沐筱萝看来,整个大楚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狄峰这种敢在皇宫玩女人的能人了。

    “王爷不妨跟我们说说当日的情况。”沐筱萝提议道。

    “说了怕你们不信,本王当天清晨便去了红香馆……”狄峰倚在墙上,凭着记忆开口。

    “红香馆?”沐筱萝挑眉。

    “主人,那是大夏最大的青楼。”殷雪低声提醒,沐筱萝唇角抽了一下,继续看向狄峰。

    “本王还记得那日是红香馆的青莲姑娘挂头牌,本王花了不少银子才把她拍下来,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此刻换作狄峰挑眉。

    “我们又没去过那种地方,怎么可能知道!”楚玉不以为然。

    “呃……整个大楚皇室,上到快要入土的老王爷,下至稚子孩童,就只有你楚玉没去过青楼。”狄峰的话大有鄙夷之意。

    “继续!”沐筱萝冷冷开口。

    “咳咳……本王拍下青莲姑娘之后,便与她饮酒作乐,算算时间,该是酉时离开的红香馆,待本王回到公主府的时候,正看到阿碧哭着从卧房出来,本王一猜便知又是夏芙蓉在发飙,于是安慰阿碧几句便进了房间,可本王并没在房间里看到夏芙蓉,反而看到一把沾血的匕首搁在软榻上,于是本王就拿起匕首走出去,想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没想到才一出去,便有一群家丁侍女围上来,那一脸的惊惧,就好像本王杀了夏芙蓉一样,可结果等本王再回去的时候,夏芙蓉竟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软榻上,身上都被捅成筛子了!”狄峰苦笑,这种情况辩无可辩。

    “王爷可还记得当时是谁第一个跑进卧房的?”沐筱萝眸色深邃,闪烁熠熠光彩。

    “是谁啊……当时乱的很,本王根本没看清楚。”狄峰蹙眉,有些无奈。

    “那么短的时间,如果有人隐在房间里,且抱着满身是血的夏芙蓉,王爷该有所警觉才是。”殷雪提出质疑。

    “在红香馆醉生梦死整整一天,早就喝的连爹妈都不认得,他会有什么警觉心。”沐筱萝不以为然。

    “怎么说话呢,本王还认出阿碧了!还安慰她了呢!”狄峰据理力争。一侧,楚玉额头滴下一滴冷汗,认出阿碧,认不出爹妈……

    “阿碧……你亲眼看到阿碧从卧房里跑出来?”沐筱萝心下微凛,狐疑看向狄峰。

    “是啊,亲眼看到的!”狄峰点头。

    “你确定阿碧哭是因为委屈,而不是因为惊恐?”沐筱萝再度质疑。

    “是委屈啊!本王还劝了她好一会呢!”狄峰十分肯定。

    “这个阿碧有问题!”久未出声的楚玉,一语破的。

    “你怀疑阿碧陷害我?不可能!本王还想着纳她为妾呢!她知道本王的心思!”狄峰一脸肃然道。

    “王爷还真多情,不知王爷是否知道阿碧现在何处?”沐筱萝有些无语,那个阿碧很有问题,狄峰却看不出来,果然是当局者迷。

    “是本王连累了阿碧,赵顺那个老匹夫硬说本王与阿碧有私情,所以才会杀了夏芙蓉,以求与阿碧双宿双栖。如今本王被判凌迟处死,阿碧又能好到哪儿去。”提及阿碧,狄峰扼腕痛惜。

    翌日,当赵顺私下面见夏王,提议将狄峰的死刑推后十日执行时不到两个时辰,冯义便出现在了大夏皇宫的御书房。

    房间内,楚玉愁眉紧锁,不时起身来回踱步。

    “王爷能不能别这么绕来绕去的,筱萝看着眼花。”沐筱萝搁下手中茶杯,恹恹道。

    “如果不是替本王嫁过来,狄峰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筱萝,若夏王不肯推迟刑期,亦或者有人暗中刺杀狄峰该怎么办?亦或者你找不出狄峰无罪的证据呢,又怎么办?”楚玉愧对狄峰,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狄峰出事。

    “到时候再劫狱嘛!”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楚玉闻声,顿时停下脚步,一脸惊愕的看向沐筱萝。

    “你既然同意劫狱,又何必绕这么大一圈儿啊!”楚玉想不明白。

    “劫狱是下下之策!”沐筱萝敛眸看向楚玉,眼底华光异彩。

    “那上上之策是什么?”楚玉不觉如此,就算替狄峰平反,狄峰以后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王爷忘了,夏王无子的。”沐筱萝唇角勾笑,美艳倾城。

    “你……你别开玩笑了!这不可能!”楚玉听出沐筱萝的言外之意,可他绝对不相信沐筱萝能将一个阶下囚捧上金銮殿,绝无可能!

    “可不可能,总要试过才知道。”沐筱萝挑了挑眉,笑的怡然自得。就在这时,殷雪已然折回。

    “启禀主人,夏王已经同意赵顺的请求,将处置狄峰的刑期定于十日后,赵顺的理由是与王爷结盟,若现在斩杀狄峰,难免会影响结盟之事。后冯义虽以不杀狄峰,难平众怒为由,可还是没能劝动夏王。”殷雪据实禀报。

    “冯义……呵,果真是他!他们父子白白演一出反目成仇的好戏了,可惜也忒不禁试了。殷雪,你这两天暗中监视冯义,有什么动静即刻回报。”沐筱萝眉眼弯弯,眼底透着欣慰。

    待殷雪离开,楚玉不解看向沐筱萝。

    “你说冯义和冯远山两看两相厌是假的?”楚玉找不出他们这么做的理由。

    “原本筱萝还只是怀疑,不过冯义这次入宫,筱萝便肯定夏芙蓉之死,与冯家父子脱不了干系!”沐筱萝信誓旦旦。

    “本王不明白。”论行军打仗,楚玉若说第一,无人敢称第二,若论前朝与后宫的勾心斗角,楚玉若说倒数第一,亦无人反对。

    “本宫从赵顺口中得知,如果不是夏芙蓉出了意外,夏王早有打算将皇位传给狄峰,而他与夏芙蓉所生之子便要改为夏姓。如今夏芙蓉已死,狄峰被打入天牢,再无继位可能。这样一来次一等的人选便有了机会。依赵顺的意思,夏王心目中已有两位人选,一位是五驸马夏侯渊,另一个便是大驸马冯远山。奈何冯远山是夏朝骠骑大将军冯义的长子,夏王虽喜欢冯远山,却怕百年之后冯家会造反,彻底把江山改作冯姓,所以心思偏重于夏侯渊,毕竟夏侯渊是齐国人,在大夏无甚根基,不致于引起祸乱。”沐筱萝冷静分析,却听的楚玉一头雾水。

    见楚玉一脸的茫然,沐筱萝继续道:

    “基于此,冯义便佯装宠幸偏房,抱红揽翠,甚至在国宴上顾此失彼,带偏房赴宴,看似让冯远山难堪,实则是做给夏王瞧的。”沐筱萝冷笑。

    “实在很复杂,本王只想知道,狄峰到底有没有的救?”楚玉放弃了,他只想知道结果。

    “当然!”沐筱萝扬了扬眉,旋即走出房间。

    “喂,你别走啊!是当然有救,还是没救啊?”见沐筱萝离开,楚玉随后跟了出去。

    放眼整个大夏皇宫,沐筱萝觉得实在是没什么可逛的地方,于是换作男装与楚玉一共出了夏宫。彼时楚玉不明白沐筱萝为何一定要换成男装,可现在明白了。

    “本王不去!”对于沐筱萝的苛刻要求,楚玉断然拒绝。

    “那王爷是想狄峰死了?”此刻,沐筱萝正摇着手中的折扇,俨然一位风流倜傥的浪荡公子哥儿。

    “狄峰死不死跟本王去不去青楼有什么关系?”楚玉据理力争。

    “王爷是不是正常的男人啊!逛青楼耶!多少男人趋之若鹜的事情,王爷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沐筱萝瞥了眼楚玉,目光停留在楚玉某处不肯移开。

    “本王怎么不正常了?不就是去青楼么,走吧,谁怕谁啊!”沐筱萝的激将法很有效,此刻,楚玉已然迈进了红香馆的大门,沐筱萝唇角抿笑,转身吩咐身后那些大夏的侍从候在外面,自己也跟了进去。

    对于沐筱萝这种拿钱当粪土的金主儿来说,老鸨们自是不敢怠慢的,于是在沐筱萝一番挥霍之下,老鸨毫不犹豫的将青莲从某位倒霉公子哥儿的身下拽了出来,害的那位公子哥儿不得不随便抓了位替补了事儿。

    “你就是青莲?”沐筱萝轻摇折扇,上下打量着眼前女子,虽称不上绝色,倒也耐看。

    “奴家青莲给两位爷施礼了。”发嗲的声音叫的人骨头都跟着麻了,沐筱萝不由打了个寒战,侧眸一看,身边的楚玉已经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这位爷久闻青莲姑娘才华横溢,早想过来拜会,些许事情耽搁了,今日得见姑娘,这位爷已经激动的说不出来话了。”沐筱萝寒暄着将楚玉推到了最前线。青莲混迹风尘这么多年,自然明白今天谁唱的是主角,随后扭着水蛇腰坐到了楚玉身侧,继而为楚玉倒酒。

    “你等等!”楚玉止住青莲,旋即拉着沐筱萝走到一侧。

    “你什么意思?”楚玉怒视沐筱萝。

    “王爷若想狄峰平安无事,就灌醉她!”沐筱萝言简意赅。楚玉深吸口气,再睁眸时,已是一副决然赴死之态。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沐筱萝眼见着楚玉与青莲喝的烂醉如泥,这才起身走到青莲身侧。

    “青莲姑娘好酒量,怕是连冯义老将军都不是您的对手呢?”沐筱萝小心翼翼试探。

    “冯义……奴家没跟冯老将军喝过酒啊?”青莲醉意朦胧的看向沐筱萝,身子摇晃着险些跌下椅子。青莲的回答让沐筱萝觉得诧异,难道是她估算错了?

    “不过冯老将军真是大方,居然肯花五百两让奴家好生陪着九驸马,你知道么,九驸马的床上功夫……啧啧,其实冯老将军不给钱,奴家也是愿意伺候的……”青莲真是醉了,否则她定然不会在一个男人面前夸另一个男人床上功夫了得,这可是大忌。

    “冯将军就不怕九公主不乐意啊?”沐筱萝继续试探。

    “九公主?呵,又刁蛮又跋扈,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她!若换作奴家是九驸马,也一定会忍够了!不过老将军吩咐奴家了,他给钱这件事不可以让九驸马知道,那九公主就更不知道了!”青莲夸夸其谈之时,楚玉已然倒在昏睡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