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26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其实楚玉留下来,就是想知道,青儿姑娘凭什么说寒尊主喜欢沐筱萝?又如何确定沐筱萝就一定会是寒尊主的人呢?”楚玉忽然觉得,比起救燕南笙,他现在的问题更重要。

    “也罢,说了让你死心,寒尊主曾在本姑娘的榻上喊了沐筱萝的名字!身为男人,你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青儿觉得这是奇耻,可为让楚玉死心,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默,楚玉只觉胸口似被一团棉絮堵着,憋的他几欲窒息,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彼时看着楚云钊与沐莫心双宿双栖时,他亦是同样感觉。

    “想必你已经明白了,趁用情不深,离开她吧。”青儿从楚玉的表情里看到了同病相怜的意思,不由的伸手拍了拍楚玉的肩膀。

    “可楚玉不甘心!”楚玉双手攥拳,骨节处泛起青白印记,黝黑的眸子闪烁出极苦。

    “王爷节哀。”楚玉的苦,她感同身受。

    “罢了,既然青儿姑娘都能放手,本王没有理由像个女人似的纠缠不休!姑娘一语,楚玉如醍醐灌顶,顿时清明了,来,本王敬姑娘一杯!”楚玉当即为青儿斟满酒杯,青儿亦未拒绝,二人竟这样推杯换盏的对饮起来。

    酒过三旬,楚玉与青儿已觉相见恨晚,各自吐着苦水,席间楚玉不失时机提起许默一事,不想青儿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且说楚玉离开水天一色时,青儿早已昏然酣睡。客栈内,沐筱萝倚窗独立,脑子里竟然出现了沐素鸾的身影,据楚宫密探传来的消息,现在的沐素鸾过的并不如意,甚至可以说是凄惨,当日魅姬只打瞎了她一只眼睛,而现在,楚云钊却断了她一手一脚,听说是生生用小刀磨断,用刑时沐素鸾昏了好几次,都被楚云钊用水泼醒了。

    狗咬狗的戏码司空见惯,沐筱萝并不觉得奇怪,楚玉总说她睚眦必报,实则楚云钊才是把这四个字做到极致的人,所以沐筱萝相信楚云钊不会轻易让沐素鸾死掉,这亦是沐筱萝的初衷,她希望沐素鸾能从这百般折磨中醒悟过来,到底是谁,让她悲惨至此。

    “在想寒锦衣?”楚玉的声音很值得考究,那淡淡的语气中酸味儿十足。

    “比起寒锦衣,筱萝更想念乔爷。”沐筱萝收起思绪,优雅转身,正看到楚玉满面红光的站在自己面前,身形轻晃,目光迷离。

    “筱萝,如果……如果寒锦衣要娶你为妻,本王该送什么嫁妆才会让你觉得有面子啊?”楚玉迈着凌乱的步子走到桌边,握着茶壶的手有些晃荡。

    “筱萝几时想要嫁给寒锦衣了?而且就算要嫁过去,也轮不到王爷拿嫁妆呵。”沐筱萝接过楚玉手中的茶壶,为其斟了一杯。

    “可是寒锦衣真的很喜欢你,你就没考虑过?”这是楚玉这辈子做的最猥琐的一件事,分明清醒的很,却硬要装醉套沐筱萝的话。

    “长的那么丑,不是筱萝的菜。”沐筱萝搁下茶壶,委身坐到楚玉对面,莹莹烛光下,那张脸美的不染纤尘。

    “嗯,是很丑,可他要用强的怎么办啊?”楚玉一脸忧郁的看向沐筱萝,寒锦衣的实力非他能及,至少现在不行。

    “王爷是第一天认识筱萝么?素来只有筱萝对别人用强,还没听说谁敢在筱萝面前撒野呢。”沐筱萝浅笑嫣然。

    “可是……”楚玉仍不甘心。

    “没有可是,筱萝抵死不从。”沐筱萝坚定道。

    “好晕啊!本王累了,你继续赏月吧……”有了沐筱萝这句话,楚玉稳稳将心放进了肚子里,随后起身走向房门,脚步依旧凌乱的有些异常。

    直至楚玉离开,殷雪方才现身。

    “主人,王爷的酒量不致如此。”殷雪说的很委婉,言外之意就是他在装醉。

    “本宫想揭穿他来着,不过算了,这种事,打死他都不会承认的。青儿那边怎么样了?”沐筱萝樱唇勾起浅浅的弧度,心底那抹意味不明的情愫愈渐浓烈。

    “回主人,青儿答应王爷会把钥匙的模板印下来,条件便是王爷需在事成之后将她送回万皇城。”殷雪听的真切。

    “王爷答应了?”沐筱萝挑眉看向殷雪,觉得这个条件似乎苛刻了些。

    “王爷说这件事他不能办。”殷雪据实禀报。

    “还真没喝多。”沐筱萝点头,

    “可王爷把这件事推给燕南笙了,王爷应允青儿,只要能救燕南笙出来,必定替她达成心愿。”沐筱萝以手抚额,如果这事被燕南笙知道,他怕更情愿娶魅姬为妻呵。

    距离大婚的日子还有五日,沐筱萝与楚玉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盼来了青儿。

    “这是钥匙的模板,你们只需找工匠仿制便可。”青儿将模板递到楚玉手里,对沐筱萝的态度依旧不友善。

    “多谢姑娘!”楚玉接过模板,喜出望外。

    “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青儿也不嗦,提醒了一句便要离开,只是走到门口时似是想到什么,转尔看向沐筱萝。

    “本姑娘虽是水天一色头牌花魁,却是卖艺不卖身,这辈子,本姑娘就只有一个男人!”说完这句话,青儿转身离去,独留一头雾水的沐筱萝。

    “她跟筱萝说这些什么意思啊?”沐筱萝茫然看向楚玉。

    “她说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楚玉的表情更加茫然。此刻,纵是暗中的殷雪亦被雷的绝倒在地。

    有了模板,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打探许府地形,沐筱萝将这件事交给了汀月,一来汀月是生面孔,魅姬从没见过她,二来汀月自沐相府呆了十几年,对府中家丁的差事得心应手。

    且说汀月十分顺利的混进了许府,只用了两天的时间便将许府的地形详图带了出来,未免打草惊蛇,汀月在此之后并未离开许府,而是留下来等待时机,里应外合。

    楚玉则利用模板打造了四把钥匙,分别分给四人,鉴于汀月传出来的消息,楚玉又买了极品酱牛肉,待见到燕南笙时给他补充体力。依沐筱萝分析,解救燕南笙最好的时机便是大婚当天。

    “其实筱萝一直不明白,何以燕南笙发生这么大的事,凤羽山庄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沐筱萝十分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如果咱们救燕南笙的事传到凤羽山庄,你信么,那个两老东西一定会踩着风火轮过来,把你我二人抓到山上喂狗熊。”对于燕南笙的父母,楚玉只要想想,就无比蛋疼。

    无语,沐筱萝觉得孙子的力量还是无穷的。

    大婚前一楚,魅姬亲自将喜服送到了厢房里,而负责端喜服的正是汀月。

    “把喜服放下,你可以出去了。”魅姬久未回许府,所以对她而言,所有的面孔都是生的,一百多个下人,她能叫出名字的屈指可数。

    “奴婢遵命。姑爷,这是您的喜服。”汀月恭敬走到坐在榻上的燕南笙面前,将喜服搁在榻边。燕南笙觉得声音熟悉,下意识看了一眼,暗淡无光的眸子忽的闪过一道亮色。

    “这喜服……颜色很闪啊!”在看到汀月的那一刻,燕南笙差点儿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就知道,他最最最亲爱的师弟和那个拿人手短的沐筱萝不会不管他的。

    为了不打草惊蛇,汀月再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恭敬退了下去。

    “是么?盟主身上的衣服不也是红色么。”对于燕南笙的赞叹,魅姬不以为然。

    “那怎么一样,这可是喜服,一辈子只穿一次的!”燕南笙爱不释手的将喜服捧在手心,表情极度兴奋,这倒在魅姬意料之外。

    “盟主似乎很喜欢这喜服?”魅姬本以为燕南笙看到喜服的表情是会哭的。

    “当然喜欢,爱屋及乌,本盟主为什么喜欢这套喜服,你难道还不知道么!”燕南笙殷勤看向魅姬,直盯着魅姬鸡皮疙瘩乱掉。

    “呵,你想通了?”魅姬总觉得燕南笙哪里怪怪的,可一时间还找不到根源。

    “嗯,本盟主决定嫁给你……咳咳……娶你!”燕南笙敛了脸上的欢喜,郑重其事开口。

    “想通了最好,准备吧!”魅姬面色如冰,心里却似装着一只小鹿,撞的她心里发慌。

    “别走啊。那个……明天就是咱们大婚的日子,南笙觉得吧,今晚的膳食是不是……”燕南笙觉得明日会有一场硬仗,所以必须养精蓄锐,以他现在的体力,肯定不行。

    “你放心,本座已经命厨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膳食,保证不会让盟主失望。”魅姬语笑嫣然,旋即走出房间。

    待膳食摆上来的时候,燕南笙果然没有失望,而是绝望了。

    后来燕南笙才明白,何以魅姬要顿顿给自己吃鸡肉,简直是各种做法各种吃,原来魅姬自小觉得鸡肉无比难吃,她只道吃鸡肉乃天底下最残忍的刑罚,以致她认为只有让燕南笙顿顿吃鸡肉,她才解恨。

    大婚之日,整个陇熙皆洋溢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里,作为大周一第首富,大婚的场面必须铺张浪费,就连街边乞丐都穿上了许府专门为其定制衣服,上等的布料,上等的绣线,上面皆有早得贵子,鹣鲽情深,举案齐眉等字样。

    为彰显奢华,许老爷子定要让魅姬骑着高头大马在陇熙最繁华的街道绕上三圈儿,之后再返回许府将燕南笙从厢房接到喜房,虽然魅姬觉得无甚必要,却也拧不过许老爷子,于是鞭炮锣鼓响起,魅姬在众人膜拜的目光下足足绕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的时间呵,足够殷雪和楚玉大摇大摆从冰锥阵的生门而入,之后堂而皇之的带着燕南笙离开许府,在吃了楚玉准备的牛肉之后,燕南笙顿时精神百倍,思及魅姬这些日子的盛情款待,燕南笙去而复返,专门为魅姬准备了回礼。

    且说骏马之上,魅姬时不时会想起燕南笙昨晚的动情之语,红艳的唇不时勾起醉人的弧度,可惜这种雀跃的心境只保持了一刻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见着厢房外的家丁被封了穴道,魅姬心下生寒,顿时翻身下马,推门而入。当看到榻上挂着红花的大公鸡时,魅姬的拳头攥的咯咯作响,脸变成了绿色。

    “女儿?这是怎么回事?人呢,燕南笙人呢!”一身盛装的许默气的直拍大腿,许老夫人更是当场昏厥,一桩喜事顿时变成了闹剧,许府的颜面算是丢尽了。

    榻上,魅姬面似寒潭,阴森的眸迸发出嗜血的凶光,若第一次被凤羽山庄退婚是凤羽山庄背信弃义,那么这一次,便是她咎由自取,她错,错的离谱!她竟想过燕南笙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情愿,竟然会因为燕南笙的花言巧语欢喜的一楚未睡,燕南笙……燕南笙!若魅姬不亲手宰了你,如何对得起自己。

    不管身边的人如何聒噪,不管那些目光里有几分同情,魅姬突然扯下喜服,转身决然走出房间,纵身跃起那一刻,魅姬的心碎落一地琉璃。

    马车里平白多了两个人,于是显得有些拥挤,直至离开陇熙地界,众人才松了口气。

    “其实盟主逃出来也就罢了,居然还折回去刻意送给魅姬一只公鸡,筱萝觉得这件事盟主做的很不厚道。”沐筱萝在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难得替魅姬说了句话。

    “切!如果你知道她这几日是怎么###本盟主的,说不定还会觉得一只公鸡送少了呢!”燕南笙不以为然。

    “总之魅姬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了。”沐筱萝悲悯的看向燕南笙。

    “不会那么严重吧?”燕南笙忽然觉得后脊发寒。

    “严重也好,不严重也罢,反正你都已经出来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楚玉答应过本姑娘,说你能带本姑娘回万皇城,现在正是岔路,我们走吧!”坐在燕南笙身边的青儿将车帘撩下,旋即看向燕南笙。

    “哪儿?带你去哪儿?”燕南笙闻声,双目愕然。

    “咳.。。差点儿忘了告诉你,如果没有这位青儿姑娘,我们是没办法从魅姬手里把你救出来的,所以,本王觉得你该报答这位姑娘,报答的方法本王已经想好了,这位青儿姑娘不太认得去万皇城的路,那就烦劳师兄带她走一趟。”楚玉说的十分委婉。

    燕南笙闻声,登时起身朝车外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