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26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是!是!王爷化成灰,奔雷也能认出来!王爷,你让奔雷好想啊!”见奔雷眼里有泪,楚玉虽恼他另投他主,却也没再给他脸色看,只微微点头,走下马车。

    “本王好端端的,干嘛要化成灰要你认。”楚玉悻悻开口,瞪了眼沐筱萝。

    奔雷也不管楚玉的不冷不热,当下吩咐家丁拉起早就准备好的长幅,只见上面写着‘肃亲王艳绝天下,风华无双!越皇后千秋万代,威武雄壮!’,紧接着两侧的女仆倏的扬起花瓣,漫天花舞,暗音浮动,此间风光,煞是唯美。

    这下可把楚玉惹毛了,只见楚玉一边用手扫着肩上头顶的花瓣,一边指着奔雷的鼻子狠狠训斥。

    “谁要艳绝天下!谁要风华无双!岂有此理,拖下去乱棍打死!”奔雷闻声,登时扭头,脸上肌肉顿时僵硬,心底无限怨念,没文化真可怕啊,名头弄反了..

    隆重的欢迎仪式结束后,沐筱萝与楚玉先后走进了眼前这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事实上,这座府邸是沐筱萝早年在莽原设立商铺时建造的,后来又由奔雷经手修葺,现下已是整个莽原最豪华的宅院,因一直未曾移主,所以仍叫沐府。

    正厅内,沐筱萝与楚玉坐好之后,奔雷即刻命人上茶,茶叶自然也是最好的。

    “幽泉准备的怎么样了?”沐筱萝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茶香浓郁,唇齿留香。既然是奔着幽泉来的,总得做做样子才行啊。

    “回禀主人,奔雷在接到主人密令后便将整个凤凰山买了下来,主人只管享用,绝不会有人打扰。”奔雷拱手回禀之时,风雨雷电已然抱着各自管辖的帐本站到了沐筱萝面前。

    “你们辛苦了。”看着眼前四人,沐筱萝诚心感激。

    “我等身为隐卫,自当为主人奔波效力。”风雨雷电如今也都有了自己对外的名字,分别是风麟,雨儿,雷霆,电闪。三人中,唯独雨儿是女子,不过若论武功,也是雨儿最高。

    “汀月,把帐本送进房里。”沐筱萝微微点头,就在汀月接过帐本之时,门外管家田伯突然小跑着进来,将手中之物递到奔雷手里。

    “少爷,刚刚有个孩童将这张信笺搁在门口了。”田伯花甲年纪,胡须白了一大把,不过精神矍铄,声如洪钟,一见便知是练家子,能让奔雷选中的人,该不会差。

    奔雷接过信笺,神色骤凛,当下走到沐筱萝身边,将信笺奉上。沐筱萝挑眉接过信笺,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沐大当家亲收’的字样。

    “主人,这是‘千陌号’开门掌柜百里皓然的迹,您才一到莽原,他们便送上信笺,莫不是他们已经猜到您的身份了?”奔雷忧心看向沐筱萝,剑眉拧成川字。

    “本宫既然决定来,便没想隐藏身份,不过他们也未必是查出了什么,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沐筱萝漫不经心的拆开信笺,随手自里面抽出的,竟是一张地契。

    “这..这是凤凰山的地契?不可能啊!属下已经买下凤凰山了,地契在属下手里啊!”奔雷双目陡睁,不可思议质疑。

    “去把你手里的地契拿出来。”沐筱萝搁下信笺,仔细打量手中地契,并未看到疏漏之处。奔雷自不含糊,转身命田伯去拿地契。

    一侧,楚玉根本插不上半句话,他甚至不知道沐筱萝说的是什么,无奈之下,楚玉缓身而起,默默走出正厅。

    沐筱萝余光瞄在楚玉身上,眼底闪过一丝不舍,奔雷正欲开口,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见沐筱萝摇头,奔雷虽有些不忍,却始终没有追上去。

    待田伯拿来地契,沐筱萝将两张地契分别卷在玉石上,再摊开时,奔雷那张地契上的印张褪了颜色,而另一张则完好无损。

    “你这地契是假的,想必是被人诓了。”沐筱萝并没有苛责奔雷,将一个拿刀的先锋活脱变成一个拿的掌柜,这对奔雷来说本就不容易,偶尔犯些小错,也是难免的。

    “属下愚钝,求主人处罚!”沐筱萝虽没说什么,奔雷却自责的不行,当即跪在地上,愧疚开口。

    “对方手段高明且目标明确,你被骗也在情理之中,起来吧。”沐筱萝看着桌上的地契,若有所思。

    “主人,奔雷不明白,他们既然要诓属下的地契,现在又把真的地契送过来,为什么啊?”奔雷不解看向沐筱萝。

    “这个本宫也不清楚,他们既然公然与‘旌沐号’为敌,按道理应该不需要向本宫讨这个人情才是。”沐筱萝一时也摸不清对方打的是什么底牌。

    “那我们要不要把地契还回去?”奔雷忧心提议。

    “你开玩笑呢?这不是钱么?现在是他们把地契送过来的,又不是我们抢的,为什么要送回去,好好收着,莫丢了!”沐筱萝很奇怪奔雷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心底不免感叹,如果莽原的生意由自己亲自打理,帐上的数目至少能翻三倍,只是分身乏术啊!而且她身边又没有比奔雷更可靠的人,现在也只能凑合了。

    266待和奔雷他们了解了莽原的情况后,沐筱萝方才走出正厅,在后花园寻到了那抹湛蓝色的身影,阳光下,那抹身影临湖而立,俊美的面颊仅仅是侧面便已颠倒众生,秋风吹起他额间的流海,于空中划过一抹惊鸿的弧度,此刻的楚玉仿佛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仙人,美的虚幻缥缈,倾天绝地。

    “怎么在这里啊?奔雷找了你好久。”沐筱萝在说谎,奔雷倒是想找来着,被她支走了。

    “你说..本王是不是个废人啊?”楚玉语出惊人,沐筱萝陡然转眸,怔怔的看着楚玉,心底一阵酸涩。

    就在两年前,她还亲眼目睹了楚玉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情景。那一战,楚玉以三千精锐从十万敌军手里,将楚云钊安然无恙的带回来。这样一个奇才,居然在说自己是废人。

    “王爷怎么会这么想?”沐筱萝敛了眼底的悲凉,忽然心情大好,这可是个好现象,这说明楚玉已经开始将注意力从沐莫心的死转移到了他自己身上,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思考,沐筱萝如是想。

    “没什么,一时感慨而已。你要是有事就去忙,不必管本王的。”楚玉似乎意识到自己太过悲春伤秋,当下转移话题。沐筱萝不想楚玉尴尬,遂不再多问,径自走了。

    ‘千陌号’绸缎庄内,百里皓然正被一尊瘟神揪着,叫苦不迭。

    “说,地契到底送去没有?有没有?”楚漠信单手揪着百里皓然的衣领,另一只手挥舞着拳头,晃的百里皓然眼花缭乱。

    正文(520xs)第267章打你个万紫千红

    “微臣岂敢欺瞒小王爷,地契三天前就送过去了。”百里皓然好后悔啊!他就不该将自己的计划毫无保留的告诉楚漠信,这下可好了,好不容易诓到手的凤凰山地契,自己还没捂热乎,就这么还给奔雷了。

    “本王不信!你要真送过去,沐筱萝一定会有回礼的!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还有没有别的值钱的东西,再送过去!”楚漠信十分较真儿道。

    “小王爷,您到底是哪一伙的啊?”此刻若是换作另外一人,百里皓然一定会怀疑他是内奸。可偏偏是楚漠信,他是骂不得,打不得,恨不得,伤不得。

    “本王管你哪一伙的!反正本王要见沐筱萝,除非你放本王出去,不然就给我送,送到她踏进这个门槛为止!要不这样,你告诉沐筱萝本王在这里得了!”楚漠信不耐烦的看向百里皓然,提议道。

    “太子殿下有命,不可暴露身份,微臣万万不能..”

    “不管了,本王就是要出去,天天呆在这里,憋死了!”楚漠信当下甩开百里皓然,正欲冲出去时,房门突然自外面被人打开,楚漠信蓦的止步,正看到皇甫俊休挤眉弄眼的走了进来。

    “咳咳..百里皓然,你也太不小心了,那么重要的地契怎么能丢了呢?”楚漠信登时看出皇甫俊休的意思,煞有介事的转身,指责道。

    “微臣..微臣疏忽了,求小王爷责罚..”百里皓然别无选择,只有认罪。否则这个小王爷一定会秋后算账的。

    “你们都下去。”清越的声音婉转悠扬,宛如天籁,见楚漠北开口,百里皓然如临****般离开房间,皇甫俊休亦转身离开,关门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楚漠信。

    “皇兄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楚漠信深吸口气,旋即转身,恍然看向楚漠北。

    “历练是假,想见沐筱萝是真,对不对?”楚漠北缓步走到楚漠信身侧,轻抚着他的肩膀,不知不觉,自己的弟弟已经长这么高了。

    “漠信冤枉,我哪知道沐筱萝也会来啊!”楚漠信抵死不认。

    “皇兄可以答应让你见她,但有一点,时间由我来定,如何?”邪魅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柔光,就只有在楚漠信面前,楚漠北才会表现出难得的温柔。

    “谁要见她..”楚漠信声音低如蚊子,眼底却充满期待。

    楚漠北也不揭穿他,只是微勾薄唇,笑而不语。沐筱萝,这次本王可不会轻易让你占了便宜。

    为了舒缓楚玉烦闷的心情,沐筱萝特别安排奔雷带着楚玉四处逛逛,而她则在对账的闲暇之余,坐轿到凤凰山浸泡幽泉,所谓的幽泉,说白了就是一处温泉,并无任何治病救人之功效。

    大街上,人海如潮,楚玉漫无目的朝前走着,偶尔也会为一两件新奇的兵器驻足。倒是奔雷,一直在楚玉耳边夸夸其谈,将他所知道的有关莽原的一切一股脑儿的说给楚玉听。

    街道左侧,一个卖团扇的小贩看着摊位前的女子,不耐烦的催促着。

    “这位小姐,你到底买不买啊?不买别站在这儿,挡着我做生意了!”小贩悻悻开口,欲伸手推开女子,却不想被一锭金子挡了下来。

    “够把你的摊子买下来了,再敢多言,扯烂你的嘴!”茜夕嫌恶的扔给小贩一锭金子,转尔看向自家主子。

    “小姐,您看什么呢?”见庾傅宁眸间蒙雾,身体轻颤不止,茜夕上前一步抚稳庾傅宁,忧心询问。

    “是他..茜夕,我终于等到这天了..”庾傅宁眼泪悄然无声的滑落,仿佛失了灵魂般朝前追了过去。茜夕哪敢怠慢,登时为庾傅宁拨开行人。

    “肃亲王?他怎么会在这里?”差不多十步左右,茜夕终于看到了自家小姐魂牵梦绕之人。

    “小姐,这里不方便说话,而且肃亲王身边还有个跟班儿的,这人难保不是从皇宫来的,我们该小心才是!”茜夕将庾傅宁拉到街边,谨慎开口。

    “茜夕,你放开我!我要见他!我要问清楚,那晚他为什么没来!他说过不见不散的!”庾傅宁哽咽开口,眼泪抑制不住的滑落。

    庾傅宁的话引起了街上行人侧目而视,茜夕心下着急,强拉硬拽的将庾傅宁拉到僻静的角落里。

    “小姐!你在这儿等着,茜夕一定把肃亲王给您带过来!千万别走开!”茜夕心知主子对楚玉的怨念太深,如果不见这一面,主子是不会罢休的。

    “好!茜夕,我让飞鸾跟你一起去,一定把他带过来,好不好?”庾傅宁紧抓着茜夕,眼中尽是乞求。

    “小姐且等着!”茜夕不敢逗留,登时朝着楚玉的方向追了过去。茜夕先让飞鸾引开奔雷,随后贸然挡在了楚玉面前。

    “王爷可还记得奴婢?”茜夕肃然而立,目露谦卑之色。

    “你是..”楚玉觉得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王爷果真是贵人多忘事,不知王爷可还记得步馨里的贤妃娘娘?”茜夕稍加提醒。

    “你叫茜夕!”楚玉恍然,只是在听到贤妃娘娘这四个字的时候,心底生出些许愧疚,彼时沐筱萝曾将庾傅宁的事告诉过自己,更冒充自己给庾傅宁回过字笺,这些事虽然与他无关,可庾傅宁却不知道。

    “王爷请吧,我家小姐等着呢。”茜夕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可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