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26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5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微臣岂敢欺瞒小王爷,地契三天前就送过去了。”百里皓然好后悔啊!他就不该将自己的计划毫无保留的告诉楚漠信,这下可好了,好不容易诓到手的凤凰山地契,自己还没捂热乎,就这么还给奔雷了。

    “本王不信!你要真送过去,沐筱萝一定会有回礼的!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你还有没有别的值钱的东西,再送过去!”楚漠信十分较真儿道。

    “小王爷,您到底是哪一伙的啊?”此刻若是换作另外一人,百里皓然一定会怀疑他是内奸。可偏偏是楚漠信,他是骂不得,打不得,恨不得,伤不得。

    “本王管你哪一伙的!反正本王要见沐筱萝,除非你放本王出去,不然就给我送,送到她踏进这个门槛为止!要不这样,你告诉沐筱萝本王在这里得了!”楚漠信不耐烦的看向百里皓然,提议道。

    “太子殿下有命,不可暴露身份,微臣万万不能..”

    “不管了,本王就是要出去,天天呆在这里,憋死了!”楚漠信当下甩开百里皓然,正欲冲出去时,房门突然自外面被人打开,楚漠信蓦的止步,正看到皇甫俊休挤眉弄眼的走了进来。

    “咳咳..百里皓然,你也太不小心了,那么重要的地契怎么能丢了呢?”楚漠信登时看出皇甫俊休的意思,煞有介事的转身,指责道。

    “微臣..微臣疏忽了,求小王爷责罚..”百里皓然别无选择,只有认罪。否则这个小王爷一定会秋后算账的。

    “你们都下去。”清越的声音婉转悠扬,宛如天籁,见楚漠北开口,百里皓然如临****般离开房间,皇甫俊休亦转身离开,关门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楚漠信。

    “皇兄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楚漠信深吸口气,旋即转身,恍然看向楚漠北。

    “历练是假,想见沐筱萝是真,对不对?”楚漠北缓步走到楚漠信身侧,轻抚着他的肩膀,不知不觉,自己的弟弟已经长这么高了。

    “漠信冤枉,我哪知道沐筱萝也会来啊!”楚漠信抵死不认。

    “皇兄可以答应让你见她,但有一点,时间由我来定,如何?”邪魅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柔光,就只有在楚漠信面前,楚漠北才会表现出难得的温柔。

    “谁要见她..”楚漠信声音低如蚊子,眼底却充满期待。

    楚漠北也不揭穿他,只是微勾薄唇,笑而不语。沐筱萝,这次本王可不会轻易让你占了便宜。

    为了舒缓楚玉烦闷的心情,沐筱萝特别安排奔雷带着楚玉四处逛逛,而她则在对账的闲暇之余,坐轿到凤凰山浸泡幽泉,所谓的幽泉,说白了就是一处温泉,并无任何治病救人之功效。

    大街上,人海如潮,楚玉漫无目的朝前走着,偶尔也会为一两件新奇的兵器驻足。倒是奔雷,一直在楚玉耳边夸夸其谈,将他所知道的有关莽原的一切一股脑儿的说给楚玉听。

    街道左侧,一个卖团扇的小贩看着摊位前的女子,不耐烦的催促着。

    “这位小姐,你到底买不买啊?不买别站在这儿,挡着我做生意了!”小贩悻悻开口,欲伸手推开女子,却不想被一锭金子挡了下来。

    “够把你的摊子买下来了,再敢多言,扯烂你的嘴!”茜夕嫌恶的扔给小贩一锭金子,转尔看向自家主子。

    “小姐,您看什么呢?”见庾傅宁眸间蒙雾,身体轻颤不止,茜夕上前一步抚稳庾傅宁,忧心询问。

    “是他..茜夕,我终于等到这天了..”庾傅宁眼泪悄然无声的滑落,仿佛失了灵魂般朝前追了过去。茜夕哪敢怠慢,登时为庾傅宁拨开行人。

    “肃亲王?他怎么会在这里?”差不多十步左右,茜夕终于看到了自家小姐魂牵梦绕之人。

    “小姐,这里不方便说话,而且肃亲王身边还有个跟班儿的,这人难保不是从皇宫来的,我们该小心才是!”茜夕将庾傅宁拉到街边,谨慎开口。

    “茜夕,你放开我!我要见他!我要问清楚,那晚他为什么没来!他说过不见不散的!”庾傅宁哽咽开口,眼泪抑制不住的滑落。

    庾傅宁的话引起了街上行人侧目而视,茜夕心下着急,强拉硬拽的将庾傅宁拉到僻静的角落里。

    “小姐!你在这儿等着,茜夕一定把肃亲王给您带过来!千万别走开!”茜夕心知主子对楚玉的怨念太深,如果不见这一面,主子是不会罢休的。

    “好!茜夕,我让飞鸾跟你一起去,一定把他带过来,好不好?”庾傅宁紧抓着茜夕,眼中尽是乞求。

    “小姐且等着!”茜夕不敢逗留,登时朝着楚玉的方向追了过去。茜夕先让飞鸾引开奔雷,随后贸然挡在了楚玉面前。

    “王爷可还记得奴婢?”茜夕肃然而立,目露谦卑之色。

    “你是..”楚玉觉得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王爷果真是贵人多忘事,不知王爷可还记得步馨里的贤妃娘娘?”茜夕稍加提醒。

    “你叫茜夕!”楚玉恍然,只是在听到贤妃娘娘这四个字的时候,心底生出些许愧疚,彼时沐筱萝曾将庾傅宁的事告诉过自己,更冒充自己给庾傅宁回过字笺,这些事虽然与他无关,可庾傅宁却不知道。

    “王爷请吧,我家小姐等着呢。”茜夕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可楚

    267

    “咳..当是本王没见过你,你走吧。”楚玉言外之意便是放过茜夕一马,毕竟她们私逃楚宫,乃朝廷钦犯。

    “王爷大恩茜夕实不敢受,茜夕敢见王爷,便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王爷若还有半点良心,便该与我家小姐见上一面,若不是王爷,我家小姐现在还是大楚的贵妃,何致沦落到他乡异处,小姐现在..过的并不如意。”茜夕报了必死的决心,定要引楚玉去见庾傅宁。

    楚玉看出茜夕的决绝,思忖片刻,终是跟在茜夕后面,离开闹市。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当看到楚玉一袭湛蓝色华裳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庾傅宁眼泪流的更凶,那一楚,她满心欢喜的逃出皇宫,本以为天高路远,她终于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男人谱一世恋曲,却没想到一切只是镜花水月,虚幻一场。

    “小姐..”茜夕将楚玉带到庾傅宁面前,便识退了下去。看着庾傅宁泪如雨下,楚玉一时噎喉,不知如何劝慰。可总该说些什么,于是楚玉开口了。

    正文(520xs)第268章纯属误会啊

    “关雎宫的絮子甚至是想念步馨的膳食..”楚玉一语,庾傅宁突然扑了上去,###的拳头朝着楚玉的胸口便是一顿暴雨梨花。楚玉傻眼了,他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任由庾傅宁捶打。

    “傅宁等王爷..等的好苦..”庾傅宁砸了许久,终是忍不住伸手环着楚玉的腰际,娇美的脸贴在楚玉的胸膛,眼泪扑簌而落。

    “贤妃娘娘..您怕是误会了。”楚玉狠噎了下喉咙,缓缓推开庾傅宁,莫说眼前女子是皇上的女人,就算不是,他也不法适应被女人这样熊抱着。

    “误会?王爷且认认这张字笺。”庾傅宁眼波流转,哽咽着自袖内取出一张字笺递到楚玉面前。

    ‘不见不散-楚玉’

    看着眼前的字笺,楚玉恍然,彼时沐筱萝曾把庾傅宁约自己到皇城西郊的字笺让他看过,毋庸置疑,这张字笺必是沐筱萝仿照他的迹回给庾傅宁的。只是楚玉没想到,庾傅宁居然还留着这张字笺。

    他当然没想到,对庾傅宁来说,这张字笺如今已经是她的部,以致每晚入眠前,她都要看上无数遍。

    “这字笺是本王写的。”楚玉头脑一热,毫不犹豫的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他只道若不承认,庾傅宁必揪查到底,若是让她查到沐筱萝,事情就闹大了。可楚玉如何也没想到,就是他这一句承认,事情才真是闹大了!

    “是王爷写的?那傅宁问王爷,您可知何为不见不散?傅宁在西郊等了那么久,王爷为什么没出现?为什么?”在听到楚玉承认的那一刻,庾傅宁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洒下一地琉璃。

    “是本王一时糊涂..”楚玉语塞,犯难看向庾傅宁,不知该如何解释。

    “一时糊涂?王爷可知道您的一时糊涂毁了傅宁一生..如今即便身处异地,傅宁仍要提心吊胆的活着,生怕被人认出来,就像藏在黑暗中的老鼠一样,不见天日..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将傅宁这一颗真心扔到哪里去了?傅宁终日以泪洗面为的又是谁!”庾傅宁踉跄着后退,身体无力的倚在墙上,泪水模糊了视线,声音悲戚,如杜鹃啼血。

    “对不起..”看着眼前的女子,楚玉动容了,他如何也没想到这个世上,居然有人这样义无反顾的爱他。

    “王爷一句对不起能改变什么?又能换回什么?呵..傅宁敢问王爷,由始至终在王爷心里,傅宁可曾存在过?”庾傅宁含泪的眸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希翼,身体轻颤着等待楚玉的回答。

    “本王..本王不值得贤妃娘娘错爱。”在这个问题上,楚玉不会撒谎,除了沐莫心,他心里容不下任何女人。

    “呵..好一句错爱!是傅宁错爱了!错爱了..”庾傅宁顺着墙壁颓然堆坐在地,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落,原来由始至终,都是她的一厢情愿!为了这一厢情愿,她丢了贵妃的名号,害的父亲与自己叛逃他乡,可结果呢,她只换回了楚玉的一句错爱!

    “小姐!”不远处,茜夕见庾傅宁跌坐下来,也顾不得许多,登时冲了过去,将其搀起。

    “茜夕,扶我回去..”庾傅宁绝望的倚在茜夕身上,双目空洞无光的背转向楚玉,踉跄着走远。

    看着庾傅宁的背影,楚玉心里似压着一块石头,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终究是他连累了庾傅宁,楚玉如是想。

    “王爷,您怎么跑这儿来了?让奔雷好找啊!”就在庾傅宁没入人群之时,奔雷方才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少装,刚刚的事不许告诉沐筱萝,否则本王给你好看!”楚玉并不领情,冷声警告。奔雷闻声顿时抹汗。实则他虽被飞鸾引走,可不多时便觉不对,继而折返,虽然错过了精彩镜头,可也看清了庾傅宁的真身。

    直至楚玉与奔雷前后离开,暗处那抹华丽的紫色身影方才踱步走了出来。

    “俊休,去查下那个女人的底细。”阳光下,那抹华丽的紫裳散着淡淡的光晕,衬的楚漠北俊美的脸如月华初绽,魅色无双。

    且说楚玉与奔雷回到沐府时,正听到沐筱萝在屋子里怒发冲冠,声嘶力竭。

    “欺人太甚!不就是有两个臭钱么,有什么了不起!居然敢在老子面前砸钱!他也不睁大狗眼瞧清楚老子是谁!”沐筱萝厉声狂啸,脚下狠跺着风雨雷电刚刚自莽原周围郡县收回来的帐本。

    “咋回事儿啊?”奔雷怯怯走到风麟身边,小声问道。

    “咱们低价从‘千陌号’买回来的东西砸手里了,‘千陌号’竟然把店铺开到了临近几个州县,价格只低不高。”风麟低声解释。

    “老虎不发威他当老子是病猫啊!奔雷,即日起调整价格,所有物价都要比‘千陌号’便宜十分之一!”沐筱萝当下拍案,厉声吩咐。

    “十分之一?主人,就算平价,我们都会亏很多啊,而且..这样拼下去,咱们支持不了三个月..”奔雷不敢靠近沐筱萝,生怕被一掌拍飞。

    “不就是钱么!你只管照本宫意思去做,银两方面本宫自有办法!敢跟老子斗,看老子不斗的你连爹妈都不认识!”沐筱萝粉拳紧攥着,咯咯作响。

    为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奔雷再不敢多言,当下退出正厅,风雨雷电亦随后跟了出来。整个正厅,就只剩下沐筱萝与楚玉两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