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26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听起来似乎很严重。。不然。。本王把肃亲王府卖了?”楚玉很少见到沐筱萝有如此动怒的时候,显然这件事已经触及到了沐筱萝的底线。

    “吁”沐筱萝狠吁口气,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看向楚玉。

    “嗯,是个好主意。”楚玉后悔了,他发誓自己只是象征性的提一句,目的是想让沐筱萝舒心些罢了。

    “咳咳。。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本王的府邸也卖不了几个钱,不如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跟沐筱萝久了,楚玉出尔反尔的本事已经练的炉火纯青。

    “的确有点儿鞭长莫及,不过没关系,这事儿筱萝记着呢,等回去的时候,王爷别忘了把肃亲王府的地契给筱萝就是了。”沐筱萝可不是谁都能糊弄的。楚玉无语,只能打碎牙朝肚子里咽,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可不想惹毛了这尊瘟神。

    此刻,沐筱萝已然走到书案前,伸手拿过纸,奋疾书。楚玉好奇走了过去,侧眸瞥了一眼。

    “你觉得楼兰王会帮你这个忙?”楚玉狐疑问道,沐筱萝不语,唇角勾笑,目###有成竹之色,见沐筱萝有十分的把握,楚玉也稳下心来。

    有楼兰王在背后支持,沐筱萝自然有恃无恐,每遇‘千陌号’调价,她都会将价格下调‘千陌号’的十分之一,决不犹豫,决不手软。这样一来,整个莽原的物价正以流星般的速度下降,以致于到最后,莽原百姓只用买根筷子的钱,便买下了一年的口粮。

    这种状况差不多维持了十天,终于有人扛不住了。当沐筱萝接到楼兰王已到莽原的消息后,整个人怔在一处。

    “主人,楼兰王怎么会来?该不是反悔了吧?”奔雷心焦看向沐筱萝,如今与‘千陌号’卯到这个份儿上,若输了,便是一败涂地。

    “楼兰王现在在哪儿?”沐筱萝倒不觉得,堂堂楼兰王还不致于为这点儿钱亲自跑一趟。

    “属下查过,楼兰王将整个郁春院包下来了。”奔雷据实禀报。

    “郁春院?难道没人告诉他郁春院是青楼吗?”沐筱萝愕然。

    “好像是因为随行的昭阳公主喜欢郁春院的装修风格,所以楼兰王才选在那里的。”奔雷回应道。

    “这样啊。。没想到库布哲儿也来了。。备轿,去郁春院!”沐筱萝才一开口,便见田伯急匆跑了进来。

    “少爷,刚刚有人送来一份邀请函。”奔雷随手接过淡粉色的邀请函,转身交到沐筱萝手上。

    “原来是库布哲儿十四岁的生辰,难怪楼兰王会这么大张旗鼓。”沐筱萝樱唇轻抿,暗自舒了口气,原本她还担心楼兰王会对自己挥金如土的做法不满意,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适楚,沐筱萝精心打扮之后,方才自房间里走了出来。此时,楚玉已经在正厅等了两个时辰不止。当看到沐筱萝的一身装扮时,楚玉将所有埋怨的话数噎回肚子里。

    站在正厅门口的沐筱萝让他心神陡震,只一眼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楚玉不是没见过沐筱萝盛装打扮的时候,可就算彼时封后大典的那身打扮也无法与她现在相比。

    明艳的淡粉色华装,衣领呈圆弧状延伸下来,露出优美的颈项和清冽的锁骨,再配以深紫色的烟纱碧罗披肩,衬的肌肤莹润如玉,白皙无暇。下着紫色百褶裙,裙角绣着展翅欲飞的彩色蝴蝶,微风轻拂,蝴蝶翩然起舞,灵动唯美到了极至,娇颜略施粉黛,眉若远山墨画,眸似月笼寒纱,朱色红唇勾起的弧度,透着一股神秘的诱惑,让人心神荡漾,不能自持。鸡血石打磨的耳坠自两侧垂落,微微晃着,红光四射。三千青丝以束带盘成飞天髻,髻上斜插着一支碧玉玲珑的珠钗,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华美非常。

    就在楚玉的目光再往上移的时候,神往的表情顿时僵硬,只见那支凤尾瑶仙簪赫然插在沐筱萝头上,熠熠生辉,分外刺眼。

    “王爷,我家娘娘今晚可漂亮?”见楚玉目不斜移,汀月笑道。

    “长相不予置评,打扮就差到不行!”楚玉冷哼了一声,旋即踏出正厅,外面,奔雷早已备好轿子。见楚玉气鼓鼓的离开,汀月有些灰心的看向自家主子,脸上有些委屈。

    “娘娘,对不起。。”

    “他懂什么,本宫喜欢就行了,走吧,莫让楼兰王等久了。”沐筱萝自然明白楚玉所指,也不跟他计较,反倒心里暖暖的。

    差不多半个时辰,两顶轿子在整个莽原最繁华的地段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郁春院,沐筱萝不禁感叹,纵是与京城的怡春院比,也毫不逊色呵。整个郁春院的外墙皆涂着艳红色的朱漆,上面镶嵌着百颗七彩琉璃,绚丽斑斓,两侧悬着红色灯笼,自窗上垂下来的轻纱随风摇曳,平添几分旖旎之色。

    此刻,早有楼兰侍女迎到沐筱萝和楚玉面前。二人不语,任由侍女将其引入郁春院。

    “筱萝姐姐!哲儿好想你啊!”沐筱萝才入大堂,便见库布哲儿蹦跳着跑了过来,双手紧搂在自己腰间。沐筱萝浅笑垂眸,看着怀里的女孩儿,脸色嫩白,睫毛弯弯,似比之前又长高了些,身子也强壮了些。

    “姐姐也想哲儿。”沐筱萝宠溺的抚着库布哲儿的长发,说不出的窝心。

    “楚玉拜见楼兰王。”见库布丹走过来,楚玉当下施礼,恭敬道。

    “肃亲王能来,老夫甚是高兴,其实老夫一直是欣赏王爷的,只可惜。。”楼兰王说到最后声音很小,楚玉只道没听见不再追问,任由侍女领到座位处。一般情况下,可惜后面都不是什么好话,不听也罢,楚玉如是想。一侧,沐筱萝却将楼兰王的惋惜看在眼里,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弧度。

    “没想到一别数日,沐贵妃已经当了皇后,老夫恭喜了。”楼兰王转身看向沐筱萝,声音温和如初。

    “皇后之位于筱萝并无意义,莽原的生意才最重要,楼兰王能助筱萝度过难关,筱萝感激不尽。”沐筱萝单手抚着库布哲儿,微微俯身,虔诚道。

    “哪里,难得哲儿与你投缘,老夫能帮上你的忙,也算是荣幸,只是。。”未等库布丹说完,一阵回雪流风般的声音悠然自沐筱萝身后飘际过来。

    “漠北拜见楼兰王。”

    沐筱萝闻声只觉一阵寒风入体,后脑滴出一大滴冷汗,虽然她知道与楚漠北早晚有针锋相对的时候,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彼时她被楚漠北算计,有好几次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幸而楚漠北在她身上也没捞着便宜,可每每想起那段绞尽脑汁,筹谋算计的过往,沐筱萝忽然觉得脑仁儿疼。她甚至想过,自己上辈子很有可能抱着他家孩子跳井了,所以楚漠北才会死缠着她不放。

    “沐筱萝!你也来啦!”在听到楚漠信的声音时,沐筱萝终于回过神儿,缓缓转过身去。只见楚漠北一袭紫色长袍,风华无双的乘风而至,可在沐筱萝眼里,她分明看到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正森森的飘过来,令她本能的想要逃开。

    “怎么是你啊?阴魂不散!”看到楚漠信之时,库布哲儿悻悻来了一句,双手抱的沐筱萝更紧。

    “你以为本王愿意来啊!看,这邀请函上可写着本王的名字呢,是你们请本王来的。”楚漠信一脸的不以为然。两个孩子拌嘴的空当,楚漠北已然走到沐筱萝面前。

    “有缘见到‘旌沐号’的沐大当家,漠北荣幸之至。”疏朗的声音悠然响起,楚漠北清眸微眯,凤眼上挑,好看的薄唇勾到适当的弧度,冲着沐筱萝邪魅一笑。

    “倘若筱萝早知道‘千陌号’的当家是蜀国太子的话,必定退避三舍,可惜了。”沐筱萝扬起秀眉,声音谦恭却透着凛然的气息。输人不输阵,沐筱萝虽不喜欢与楚漠北打交代,却也不怕。

    正文(520xs)第270章老夫真是不差钱儿

    “咳咳,两位都请入席吧。”库布丹感觉到弥漫在他周围的火药味儿,当下打了圆场。

    席间,沐筱萝终于知道楚漠北何以有如此雄厚的财力与自己抗衡,没想到他早就找到了楼兰王,所以才敢有恃无恐,如今自己的钱也是库布丹出的,现在的情况就十分尴尬了。

    “老夫此来莽原,一是哲儿十四岁生辰,老夫想带她出来走走,见些故人。二来嘛。。莽原的事老夫也知道一些,其实老夫真是不差钱,几千万的黄金老夫并不放在眼里,如果你们要对付的不是彼此,老夫绝决支持,而且支持到底。可现在这种情况,摆明了就是老夫用自己的左手打自己的右手,于情于理似乎都说不过去啊。”库布丹将厉害关系摆到桌面上,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关于这点是筱萝疏忽,早知‘千陌号’背后有楼兰王支撑,筱萝也不会强自为难楼兰王,不知者不怪,还请楼兰王别将筱萝的唐突放在心上。”沐筱萝谦恭开口,清眸刻意瞥了眼楚漠北。

    “此事也是漠北失察,漠北亦该猜到,这天下间能与楼兰王拼富的,也只有楼兰王自己了。”楚漠北说着话亦看向沐筱萝,四目相视间,似有火花迸溅。

    库布丹并不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只道他们是在互相讥讽。倒是目及库布哲儿与楚漠信你一句我一句的掐个没完时,不由的皱起眉头,即便是他选中的人,可也得女儿认可才行啊。

    “哲儿,今天是你生辰,姐姐送你一件礼物,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呢?”跟楚漠北瞪的眼睛疼,沐筱萝索性先别过头,转眸看向库布哲儿。

    “姐姐送什么给哲儿,哲儿都喜欢!”正与楚漠信掐的起劲儿的库布哲儿闻声,登时转过头来,###的小脸扬起一抹葵花般的笑容,顿时扫清了沐筱萝心底的阴霾。

    沐筱萝浅笑着将发髻上那只凤尾瑶仙簪摘下来,动作轻柔的带在库布哲儿头上。

    “如果老夫没看错,此簪可是凤尾瑶仙簪?这簪子老夫早就想找来送给哲儿,可惜一直没找到,原来是在你手里啊!哲儿,还不谢谢你的筱萝姐姐,谁若带上这簪子,一定会觅得如意郎君的!”库布丹遍识珍宝,自然一眼便认出了凤尾瑶仙簪,当下欢喜道。

    “父王竟取笑人家,谁要觅得如意郎君啊!不过筱萝姐姐送的东西哲儿还是喜欢的!”库布哲儿面颊绯红,羞赧的别过头去。

    一侧,楚玉惊讶于沐筱萝的举动,他如何也没料到沐筱萝会舍得将封逸寒送给她的宝贝转赠他人。

    “如果封逸寒知道你借花献佛,怕是要伤心死了。”楚玉表面上不以为然,心下却十分欢喜。

    “刚才库布丹似乎对王爷说了一句可惜,王爷猜到楼兰王在可惜什么了吗?”沐筱萝移着椅子凑到楚玉身边,小声开口。

    “没兴!”楚玉料想沐筱萝说不出什么好听的来,当下打住话茬。

    “没兴筱萝也要告诉你,楼兰王说可惜了,是可惜王爷你长的太老了!”沐筱萝掩唇浅笑,戏谑看向楚玉。

    “本王老?本王不知道有多年轻!”楚玉回瞪了眼沐筱萝,恨恨低吼,武将者,最怕的就是被人说老!

    “王爷再年轻,能年轻过楚漠信吗?”沐筱萝似有深意转眸,看着楚漠信清澈无尘的眼睛,心底便似在炎炎夏日里注入一池清泉,清爽舒适。

    “什么意思?”楚玉顺着沐筱萝的目光看向楚漠信,顿时卑微了。英雄出少年,他或许真的不年轻了。

    “王爷想过没有,为什么楼兰王会不遗余力的帮助楚漠北?”沐筱萝低声道。

    “因为他救过库布哲儿的命。”楚玉如是想。

    “那一次楚漠北已经得到报酬了,一千五百座金矿,数目可不小。”沐筱萝摇头。

    “那是为什么?”楚玉皱眉,他忽然想知道,自己以前引以为傲的智商哪儿去了!跟着沐筱萝久了,他越发觉得自己不如以前聪明。

    “因为楚漠北送给库布哲儿的礼物可比筱萝的凤尾瑶仙簪贵重多了。”沐筱萝不禁叹气。

    “有吗?本王没看见啊!”楚玉狐疑看向沐筱萝。

    “那么大个人坐在那儿,王爷会没看见?”沐筱萝转眸看向楚玉,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又补充一句:“没瞎啊!”楚玉气结,不再开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