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27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5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就在沐筱萝不经意抬眸的顺间,赫然看到楚漠北清冽的眸子正看向自己,在对上沐筱萝的目光时,楚漠北不慌不乱的举杯,邪魅浅笑。沐筱萝犹豫片刻,同样报以微微一笑,或许只有他们才能感受得到,彼此的笑有多冷。

    宴席结束后,库布哲儿舍不得沐筱萝,定要将沐筱萝留下来,库布丹好说歹说,库布哲儿这才放手。此刻,楚漠信正拽着皇甫俊休,死也不想留下来。

    “小王爷,这可是太子殿下的命令,您刚刚也听到了,微臣真是没办法带你走啊!”皇甫俊休对楚漠信的粗鲁行为叫苦不迭。

    “本王不管,本王就是不想住在这儿,你带本王走!”楚漠信不依不饶,到最后也不知道皇甫俊休在楚漠信耳边说了什么,楚漠信才勉为其难的留下来。

    离开郁春院,沐筱萝破天荒的没有坐轿,而是与楚玉步行走回沐府。

    “本王觉得你似乎对楚漠北特别留意。”实则,席间沐筱萝与楚漠北的每次相视楚玉都有参与,只是他们的目光太专注,没留意到他罢了。

    “他的确值得筱萝特别留意。”沐筱萝若有所思,忽略了楚玉眼底一闪而逝的暗淡。

    “其实楚漠信与库布哲儿两看两相厌,实在不该将他们凑在一起。”经沐筱萝提点,他倒是明白了楼兰王那句可惜的含义,做楼兰王的女婿,他是万万不能胜任的。

    “王爷与筱萝一开始不也是两看两相厌么,万事皆有可能。”沐筱萝收回思绪,抿唇看向楚玉。

    “谁跟你两看两相厌了?分明是你看本王不顺眼。”楚玉悻悻道。

    “这个世上啊,没有谁会比筱萝看你更顺眼了!”沐筱萝轻舒口气,双手交叉在脑后,大步走在前面。是呵,如果不是看他顺眼,怎么会不遗余力的为他谋得锦绣河山。可惜这句话落在楚玉耳朵里,怎么听都象是反话。

    正文(520xs)第271章千陌号的销声匿迹

    让沐筱萝诧异的是,接下来的两天里,‘千陌号’以秋风扫落叶般的速度消失在莽原,让人仿佛感觉不到它曾出现过。楚漠北的这个做法让沐筱萝不能理解,就算没有楼兰王相助,他大可与自己公平竞争,毕竟莽原是个富饶之地,任谁都想在这里分一杯羹。‘千陌号’撤的毫无理由!

    百里府书房

    “启禀太子殿下,直至昨日,所有‘千陌号’的商铺已经在莽原和周围郡县都撤铺,所有物品皆已运回蜀国。”百里皓然将半人多高的帐本摆在楚漠北面前。

    “做的不错。”楚漠北眸间含笑,淡淡的语气,却让人感觉到身陷寒潭般冷的发抖。

    “恕微臣多言,皓然实在不明白太子殿下为何要突然撤回所有商铺,如今‘旌沐号’同样得不到外援,就算公平竞争,我们在莽原一年的收入也不只一千万两黄金。”百里皓然满腹质疑。

    “本太子换的就是你这个质疑,想必沐筱萝现下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楚漠北慵懒的靠在椅背上,莹润的手指缓缓把玩着腰间的玉佩,唇角的笑越发深了几分。

    “微臣还是不明白。”百里皓然剑眉紧皱,下意识摇头。

    “你是见过沐莫心的,你觉得那个女人如何?”潋滟魅骨的眸子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愫,楚漠北感觉到了心疼,似乎只有一点点,可就是那一点点的疼仿佛藤蔓般疯长,迅速包裹住了他整颗心脏,又如一滴墨浸入池塘,蕴了一大片。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啊。”百里皓然十分天真的回答,在触及到楚漠北越发阴森的目光时,百里皓然顿时清明。

    “毫不夸张的说,沐莫心抵得过千军万马!依微臣之前对她的了解,如果没有沐莫心,楚云钊坐不上龙椅,平不了义熙之乱,那个女人不简单,亏得死了,否则大楚现在的实力必超我大蜀!”百里皓然正确解读了彼时沐莫心的一生。

    “是啊,她是死了……可现在大楚又出了一个沐筱萝,既然有前车之鉴,本太子又岂容沐筱萝壮大起来?”此刻的心痛如被利刃穿透胸膛,他后悔了,一开始,他就不该放沐莫心回到大楚!他恨楚云钊,被那样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爱着,他居然懂得珍惜!他也恼沐莫心,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就死了呢!起来跟我斗啊!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除掉沐筱萝?”百里皓然恍然开口。

    “是啊,沐筱萝活不得。”楚漠北舒了口气,精锐的眸闪过一道冷蛰的寒意。对不起了莫心,本太子不想冒险。

    “可微臣还是不明白,这与撤回‘千陌号’有什么关系?”百里皓然挠头了。

    “撤回‘千陌号’,本太子就没有留在莽原的理由,一旦沐筱萝出事,任谁也赖不到大蜀头上。”楚漠北难得有耐心解释。

    “除了楼兰王,也没谁知道‘千陌号’的背后当家是太子殿下啊?”百里皓然紧皱眉头,一脸问号。

    “所以本太子防的就是楼兰王!”楚漠北强忍住冲上去暴打百里皓然的冲动,厉声吼道,面对这种毫无头脑的问题,一向深沉的楚漠北也无法淡定了。

    “微臣明白了……”小命要紧,百里皓然不敢再有异议。

    “除了这点,本太子这么做也是想让沐筱萝满腹疑云,就像你现在这样!介时若她收到本太子的邀请函,你说她会不会拒绝?至于钱财么,待漠信娶了库布哲儿,大蜀还愁没钱么!”楚漠北终于真相了。

    “可微臣看小王爷未必会娶昭阳公主……”百里皓然不怕死的质疑。

    “感情这种东西,培养培养就有了。”对于这件事楚漠北也十分挠头,他自认库布哲儿倾城国色,堪称绝代,可自己的弟弟怎么就对她没感觉呢?

    正如楚漠北所料,当沐筱萝接到楚漠北的邀请函时,只犹豫了片刻,便决定赴宴。

    “主人,这明月峡是整个莽原的死角,那里时常有匪贼出没,奔雷认为楚漠北将宴请地点设在这里,定是居心叵测,您万万不能孤身赴宴!”接过沐筱萝递过来的邀请函,奔雷急声劝道。

    “本宫猜他不会这么快对我下手,而且本宫也很想知道,他何以突然撤走所有‘千陌号’的商铺,或许……或许他在有意示好,若如此,本宫倒想跟他谈交易。”沐筱萝清幽的眸子闪过一抹明暗莫辩的光芒。若以她往日对楚漠北的了解,这一趟她不该去,可是她却不想错过这次与楚漠北单独见面的机会,如今时机成熟,她觉得是时候让楚玉举旗倒戈,如果有大蜀的支持,必定事半功倍。

    “可是……”奔雷还想再劝,却被沐筱萝抢先一步开口。

    “听着,这件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楚玉!如果本宫在明月峡看到不该看到的人,回来定亲手撕烂你的嘴!”沐筱萝说话间悠然起身,带着汀月走出正厅。和楚漠北谈判是件很累脑子的事,距离酉时还有三个时辰,她需要好好想想。

    看着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奔雷眼中有泪滚动。就算沐筱萝不说,奔雷也能猜出沐筱萝要和楚漠北谈什么交易,为了王爷,沐筱萝当真做尽一切,这份恩德,他铭记于心。

    “别担心了,有殷雪在,主人不可能出事。”自门外走进来的雨儿好生劝慰道。

    “你听到了?”奔雷当下抹泪,清了清嗓子,尴尬开口。

    “别忘了,雨儿也是隐卫。刚刚有个姑娘在门口要见肃亲王,说是要把这个东西连同这封信一并交给王爷。”雨儿说着话,将手里的发簪和信笺递了过去。

    “女人的发簪?”奔雷接过发簪,满目质疑。

    “其实有句话本不该雨儿讲,不过主人为肃亲王所做的一切你我都看在眼里,如果肃亲王辜负主人的话……你以前是王爷身边的心腹,有些话还是你说比较合适。”雨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发簪,旋即转身离开。

    奔雷自然明白雨儿的意思,可他知道,王爷不会有别的女人,因为在王爷心里就只有一个沐莫心。可在看到手中发簪的时候,奔雷还是犹豫了,直至酉前后,奔雷方才将发簪和信笺交到楚玉手里,而此时,沐筱萝已然走出沐府,直奔明月峡。

    即便入楚,莽原的大街依旧繁华,两侧小摊均燃起灯笼,远远一看便似两条伏地的长龙,煞是壮观。轿内,沐筱萝忽然想到什么,当即掀起车帘。

    “汀月,你现在去趟郁春院,看看楚漠信在不在?如果……如果在的话……告诉他本宫去了明月峡。”沐筱萝很艰难的才做出这个决定,以致于汀月才一离开,她便后悔了。

    “殷雪!”沐筱萝当即唤出殷雪。

    “主人吩咐。”

    “把汀月唤回来!”沐筱萝毫不犹豫开口,不管此去是福是祸,她都不该动楚漠信的念头,那个孩子把自己当母亲一样爱着。即便是人潮鼎沸的大街,也无一人注意到殷雪的来无影,去无踪。

    就在殷雪寻得汀月踪迹的时候,忽然被人拦了下来。

    “让开!”殷雪目****芒的看向面前之人,声音寒蛰如冰。

    “这个东西你该认得。他在凤凰山,去不去你自己决定。”来者并未动手,而是将一条软鞭甩在殷雪面前。看着地上的软鞭,殷雪瞳孔骤然紧缩,她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条龙须鞭,这是父亲临死前传给殷雄的,殷雄从未离身。

    “我哥哥出什么事了?”殷雪惊慌捡起龙须鞭,抬眸时,那人已然不见。这一刻,殷雪犹豫了,去?自己有任务在身。不去?如果不是遇到极凶险的事,这龙须鞭绝不会出现在这里!殷雪挣扎片刻,终是飞身朝凤凰山而去,这是她做隐卫以来,第一次失职。

    晚膳十分,沐筱萝并未出现,楚玉正欲询问,便见奔雷自外面走了进来。

    “有没有看到沐筱萝?再怎么忙也不该不吃饭啊!”楚玉有些抱怨的嘟囔着。

    “其实……”奔雷犹豫了,他或许该将沐筱萝的去向说出来,毕竟明月峡那个地方太危险,如果楚漠北使什么阴招,后果不堪设想。就在奔雷下定决心之时,楚玉陡然起身,一把夺过奔雷手中的发簪。

    “这是哪来的?”楚玉目色骤寒,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回王爷,中午有一女子来府上找王爷,说是要将这两样东西交给王爷,当时王爷不在,所以奔雷就代为收着了。”奔雷说着话,将手中的信笺递到楚玉手里。

    ‘欲知沐莫心死因,戌时碧心亭见,过时不候-庾傅宁’看着手中的信笺,楚玉的心,便似被毒蛇狠狠啃噬着,钻心的疼如一阵阵巨浪拍打而至,虽然他相信是沐素鸾害死的沐莫心,可他仍然渴望从另一个人的口中加以确认。

    “王爷,有件事奔雷不想说,可事关主人安危,其实主人现在根本没在府上,而是赴楚漠北之邀去了明月峡,那明月峡素来是贼匪的据点,楚漠北引主人去那里,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所以……”还没等奔雷说完,楚玉陡然揪起奔雷的衣领。

    “告诉本王,碧心亭在哪里?”酉时已过,再不去便来不及了。

    “王爷,主人她……”奔雷有些急了,他现在说的也是天大的事啊!

    “告诉本王!”楚玉再度厉吼,清澈的眼布满血丝。

    “在东边瑶池……王爷,奔雷还是不放心主人,明月峡的贼匪认钱不认人的!如果……”还没等奔雷说完,楚玉已然大步冲出正厅,直朝碧心亭而去。

    看着楚玉离开的身影,奔雷些许失望,他不明白,难道王爷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谁更重要么?

    喧嚣声渐渐消失,周围一片寂静,沐筱萝不时掀起车帘,依旧没看到汀月的身影,她唤了几声,亦不见殷雪出现,这一刻,沐筱萝隐约感觉到危险的存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