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27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3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好麻烦啊你!”楚漠信也不管沐筱萝愿不愿意,一把将她拽到身后,贼匪们再度涌了上来,十几柄砍刀仿佛狰狞的野兽同时砍向楚漠信,楚漠信不敢松开沐筱萝的手,生怕她会犯傻的跑出来,硬是单臂挥剑,用尽力气才将砍刀挡了下来。

    “呃……”几乎同一时间,两侧的冷剑同时朝楚漠信刺了过来,楚漠信躲闪不及,左侧利剑刺入腹腔,痛,那么清晰,他却只担心沐筱萝的安危。

    就在楚漠信甩了左侧贼匪一剑,扭头看向沐筱萝时,惊愕发现沐筱萝双手正紧攥着利剑,鲜血顺着沐筱萝的手掌蜿蜒而落,触目惊心,可她却死死攥着剑尖,不让它触到楚漠信的身体。

    “你疯啦!快松手!”楚漠信尖叫着挥剑斩杀了持剑的贼匪,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我们到底是谁疯了!你这个白痴,我的命哪有你的值钱啊!”沐筱萝泪如雨下,声音哽咽着,唇角却带着笑。

    “一样值钱,所以我们都不能死……”漠信没办法选择不来到这个世上,可漠信可以选择为谁而死。楚漠信不再犹豫,拼命挥舞着手中的利刃,身体被划出十几道伤口,他却毫不在意。

    而他身后,沐筱萝在地上捡起一柄砍刀,杀红了眼,她防备着所有砍向楚漠信的凶器,可是怎么办,她防着这个,那个又砍过来,身体的痛一阵阵的传过来,沐筱萝亦不在乎,她只想守住楚漠信,仿佛与她背站的男孩儿是仲儿,彼时她无能为力,此刻,她必拼尽力。

    “漠信!”背后陡凉,沐筱萝转身之时,正看到楚漠信砰然倒在地上,脸上溅洒着鲜血,宛如冷宫一幕,彼时的仲儿,便是满脸鲜血。

    “不要!”阴冷的刀光劈了下来,沐筱萝再不犹豫,猛的甩了手中的砍刀,整个人扑在楚漠信身上,

    “仲儿,要死……就一起死吧……”沐筱萝将脸贴在楚漠信脸上,唇角勾起幸福的弧度。

    “母后……对不起……”耳畔的狰狞声渐渐逝去,这一刻,沐筱萝只听到身下男孩儿那一声轻唤……

    刀光剑影的顺间,那柄几乎**沐筱萝心脏的砍刀断成两截,众匪贼踌躇之时,只见一轮弯月如极光般闪了过来,又嗖的闪入黑楚。

    紧接着便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那些贼匪甚至不知道来人是谁,便已掉了脑袋。

    “杀光这里所有人。”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楚漠北的脸在黑暗中逐渐明晰,杀手界排名第二的‘断魂三梦’在接到楚漠北的命令后动手,那他们面前,那些贼匪就像蚂蚁一样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太子!小王爷在这儿!还有沐筱萝……”皇甫俊休看着交叠在一起的身形,眼底有泪涌出。

    地上,沐筱萝整个身体压在楚漠信身上,背后插着一柄长长的砍刀,而身下,楚漠信双臂紧抱着沐筱萝,那双臂膀满是伤痕。

    “太子……”皇甫俊休狠抹着泪,想说什么,可却不敢开口。

    “命人将他们抬回去,务必救活寒王,否则都赐死!至于沐筱萝……尽力救治吧……”如果不是楼兰王发现库布哲儿失踪,以为是楚漠信带她来找他,楚漠北也不知道楚漠信竟然没在郁春院,幸而他来的及时,楚漠北不敢往下想。若楚漠信有事,他如何对得起母后的在天之灵。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啊!”皇甫俊休见楚漠北没有斩杀沐筱萝的意思,当下命人将两人分别抬走,以最快的速度运回百里府。

    看着两副被抬走的担架,楚漠北暗自噎喉,沐筱萝,必是你诓楚漠信到这凶险之地,凭你背后一剑,本太子饶你不死,下一次,本太子不会手软。

    “杀光明月峡里所有的贼匪。”待‘断魂三梦’回到楚漠北身侧,楚漠北冷蛰低吼。

    凤凰山上,殷雪面色骤红,额头青筋几欲爆裂,千钧一发之际,殷雄突然出手解了殷雪的穴道。

    “你干什么去?”见殷雪纵身欲起,殷雄猛的拽住殷雪的手臂。

    “放开!”冰冷的声音宛如雪山之巅的冰锥,狠狠刺进殷雄的心脏。

    “你现在去已经晚了。”殷雄苦涩开口,眼底抹过一丝愧疚,做隐卫,他当之无愧,可做为哥哥,他亏欠这个妹妹。

    ‘噗’一道劲风呼啸而至,殷雄没有躲闪,硬是接下殷雪拼了力袭过来的一掌,鲜血喷溅,他却没有责怪的理由。

    “不能保护主人是殷雪失职,若主人命陨,殷雪自不会独活!”殷雪寒如冰封的目光扫过殷雄煞白的俊颜,心底一片冰冷。下一秒,殷雪已飞身而去,直朝明月峡。

    风一样的速度用尽了殷雪平生所学,当站在明月峡的峡谷里,看着那一地死尸的时候,殷雪血液骤凝,心陡然沉于谷底。没有犹豫,殷雪像疯了一样抛开脚下的一具具尸体,眼泪如泉水涌出,模糊了视线,寒透了人心。

    碧心亭里,楚玉愤怒的掐着庾傅宁的雪颈,眼底寒光乍现。

    “本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告诉我,莫心是怎么死的?”被庾傅宁逼急了,楚玉有始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手。

    “呃..只要王爷亲口告诉傅宁,那个叫静心的女人就是沐筱萝,傅宁便告诉王爷沐莫心死的真相!”庾傅宁憋红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有些狰狞,甚至恐怖。

    “你!好..好!就算你不说,本王也知道!莫心是被沐素鸾逼死在冷宫!还有莫心的孩子,也是沐素鸾摔死的!对不对?”楚玉失了耐性,愤怒低吼。

    “呵..这是沐筱萝告诉你的?王爷信了?”庾傅宁嘲讽的勾起唇角,那笑容有着太多的意味不明。

    “本王信!”对于沐筱萝的说法,他从未怀疑。

    “好啊!那王爷去问问沐筱萝,皇后产子,皇上为什么没陪在长乐宫?沐素鸾不过就是个妃嫔,她有什么能力将一国之母带进冷宫?那个时候,皇上又在哪里!”庾傅宁的眸子紧盯着楚楚玉,眼底悲凉和哀伤却是楚玉永远也感受不到的存在。

    “本王不想再看到你!”楚玉愤怒的将庾傅宁甩在凉亭的栏杆上,转身绝然而去。

    看着楚玉的背影没入黑楚,庾傅宁泪如雨下,身体的疼痛怎敌得过心痛的万分之一。楚玉啊,如果你的心里没有沐筱萝,为何不肯说那一句,只要一句话,你就可以知道沐莫心死的真相!可是你为什么不愿意!既然你心里可以容下另外的女人,为何那个女人不是傅宁!为什么啊!

    一路上,楚玉的心彷徨无依,他不敢去想庾傅宁的那些质疑,可那些问题却不停的在他脑海里晃着,逼得他走投无路,沐筱萝骗了他?又骗了他!他要找沐筱萝,一定要问个清楚。

    沐府就在眼前,奔雷在府门处来回踱步,神色忧虑。

    “奔雷!沐筱萝在哪里?本王要见她!”只要想到沐筱萝有可能在骗他,楚玉的心便似被一块重石堵着,几欲窒息,几欲迸发。

    “回王爷..殷雪?”就在奔雷迎上去的时候,赫然发现殷雪从天而降,满身是血。

    “主人有没有回来?有没有!”没等楚玉转身,殷雪已如离箭般冲向奔雷,双手紧抓住奔雷的肩膀,眼中尽是恐惧。

    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血腥味让楚玉的心陡然寒凉,所有的疑问顿如飞灰,他陡然冲到殷雪面前,满目惊慌的看向殷雪。

    “发生什么事了?”楚玉狠噎着喉咙,不敢想象这世上会有谁能让殷雪伤成这样,更无法想象沐筱萝的处境。

    “主人中了楚漠北的埋伏..明月峡遍地死尸..可殷雪找不到主人!怎么办..是殷雪对不起主人..殷雪不该离开!怎么办啊!”自被族人选做隐卫那一天开始,殷雪便没再流一滴泪,可现在,她泪如雨下。

    “楚漠北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可主人就是不听,一定要去明月峡,都怪我,我该留下主人的!”奔雷悲愤自责,剑眉蹙成一团。

    “娘娘出事了?”身后,汀月一脸震惊的看向殷雪,满目惊慌。

    “汀月,你不是跟主人在一起吗?”见是汀月,奔雷当下冲了过去,急声询问。而一侧,楚玉只觉心痛欲绝,却不知该做什么,这是他第二次害怕到无所适从的地步,第一次,是在听到沐莫心死讯的那一刻。

    “汀月奉娘娘之命去找楚漠信了啊!娘娘不见了?会不会是和楚漠信在一起?楚漠信离开郁春院之后就朝明月峡去了!”汀月的眼泪无法抑制的涌落,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跟了沐筱萝这么久,怎会没有感情。

    “楚漠信..楚漠北!”殷雪利目陡睁,身形嗖的跃起,顺间没入黑楚。就在殷雪消失的下一秒,风雨雷电亦跟着殷雪的身影一并跃起,同为隐卫,他们自有自己的一套追踪方法。

    “该死的楚漠北,若主人有事,奔雷豁出命跟他拼了!”奔雷狠戾低吼,正欲跑出去,却被楚玉拽了回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怎么会中了楚漠北的埋伏?怎么会这样?”楚玉双手拉着奔雷,急声质疑。

    “王爷现在才想起来问会不会太晚了!之前奔雷告诉王爷,主人去明月峡赴了楚漠北的邀请,可王爷连听都不听,只顾着那个破簪子,如果主人出事,王爷一定会后悔的!”奔雷顾不得身份,大声埋怨。

    “奔雷!”楚玉愕然,奔雷素来敬重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逆反的时候。

    “奔雷语气中了,却句句肺腑!王爷想做什么是王爷的事,但现在奔雷要去寻主人,恕不奉陪!”奔雷猛的甩开楚玉的手,愤然消失在楚幕中。

    “娘娘..你千万不能出事..呜呜.。。娘娘..”汀月带着浓重的哭腔悲泣着,脚步凌乱的跑向奔雷离开的方向。

    “汀月,你知道沐筱萝在哪里?”如今的汀月成了楚玉唯一的救命稻草,此时此刻,他脑子里一片混沌,完理不清思路,只觉心痛的似在滴血。

    “不知道就要呆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王爷..汀月不明白,为什么王爷每次遇到危险,娘娘都会在你身边,可娘娘遇到危险的时候..王爷又在哪里..汀月很失望..也替娘娘不值..”汀月抹着泪,泪水盈溢的目光透着无尽的失望。

    楚玉被汀月的眼睛看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他忽然觉得无助,他该怎么办?

    汀月走了,就那样哭着的,漫无目的的跑开了,楚玉独立在深楚,任秋风吹起他的衣襟,过往一幕幕重现,他忽然明白了,自己能活到现在,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有个女人一直在站在他面前,为他挡开所有危险。可如今,那个女人生死不明,他却只能无所适从的站在这里。

    心,那么痛,仿佛有只手正穿透他的胸膛,想硬生扯走他心里最珍贵的东西,他无力阻止,就只能默默忍受。

    风过,面颊陡凉,楚玉惊讶抬手,发现指尖有泪。下一秒,楚玉如梦初醒,疯了一样点足跃起,心里不停的祈祷,筱萝!一定要活着,求你一定要活下来!

    百里府内,殷雪狂舞着凤翅链,那些冲上来的侍卫还未近身,便已倒地哀嚎。

    “殷雪,你疯了!”对面,殷雄手握龙须鞭,赫然挡在殷雪面前。

    “交出沐筱萝!否则我夷平这里!”殷雪字字如冰,眼底锋芒仿佛日月之光,逼的人不敢直视。

    “沐筱萝不在这里。”殷雄冷声拒绝。

    “既然你不肯交,我便打到你们交为止!”殷雪说话间倏的扬起凤翅链,黑楚中,那凤翅链宛如蛟龙出海,带起一阵狂风,又如野兽出笼,飞沙走石般袭向围上来的侍卫。

    又是一阵惨烈嚎叫,殷雄无奈,只得抛出龙须鞭,两件宝器摩擦时,发出刺耳的轰鸣,震的人心脏发颤,资质浅的侍卫已被震的口吐鲜血。即便是殷雪,亦感觉到握着凤翅链的虎口发麻,殷雄自然也好不到哪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