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27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住手!”就在二人再欲动手之际,低戈的声音陡然响起,楚漠北一脸戾气的走了出来。

    “交出沐筱萝!”见是楚漠北,殷雪双目赤红,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念你是殷雄亲妹,走吧,本太子饶你不死。”楚漠北束手而立,深邃的眸微微一闪,月光下,那双眼似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让人甘愿折服,甘愿跪拜。

    “除非交出沐筱萝,否则殷雪至死不休!”杀红眼的殷雪满身是血,黝黑的眸带着幽蛰的寒光狠狠射向楚漠北,纵她眼前是洪水猛兽又如何,她只在乎自己的主人。

    “‘断魂三梦’!”楚漠北冷厉开口,语闭时身后赫然多出三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让人惊异的时,三名男子的长相一模一样,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世间鲜少有人知道‘断魂三梦’竟然是三胞胎,因为见过他们的人多数死在他们手里了。

    “殷雪,还不回去!”殷雄见主人动了真章,当下怒吼。

    “你有什么资格在殷雪面前发号施令!你们尽管一起上!”殷雪鄙夷的瞪了眼殷雄,手中凤翅链蠢蠢欲动。就在这时,风雨雷电突然出现在殷雪身后,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兵器,大有迫不及待之意,自被沐筱萝派到这里,他们可是好久没动武了。

    “殷雪,‘断魂三梦’交给我们,你尽管去救主人!”风麟冷颜看向对面的‘断魂三梦’,唇角勾笑,信心十足。

    “好!”殷雪见来了帮手,当下举起凤翅链,就在殷雄欲迎上去时,楚漠北突然出声制止。

    “慢着!来人,将沐筱萝抬出来。”楚漠北没有选择,如今楚漠信重伤昏迷,实在经受不起凤翅链和龙须鞭摩擦所发出的轰鸣,而且他亦清楚,‘断魂三梦’未必打得过殷雪身后那四个人,为了不必要的争端损兵折将,自然是划不来的。

    楚漠北语闭之时,便有人将同样重伤昏迷的沐筱萝抬到院落里。

    “主人!”见是沐筱萝,殷雪登时冲了过去,风雨雷电亦分至四个方向将沐筱萝围在中央。

    “多是些皮外伤,不过有一剑自后心刺入,伤了肺腑。能不能活下来,看她造化了。”楚漠北淡声道。

    “主人若死,殷雪誓为主人亲手割下你的头颅,以慰主人在天之灵!”殷雪当即撩下狠话。

    “殷雪!”殷雄冷声斥责,心下却是为了她好,以楚漠北的个性,他断不会让威胁到他的人活的太久,沐筱萝就是例子。

    “有汝为兄,吾耻。今日开始,殷雪与你再无半点关系!我们走!”殷雪绝然看向殷雄,一声令下,风雨雷电分至四角抬起沐筱萝,顺间点足,一跃而起。

    待沐筱萝等人离开,皇甫俊休急急自内室走了出来。

    “太子殿下,小王爷醒了!”楚漠北闻声,当下转身走进房间,院内,殷雄目露悲戚,心中无限懊恼,或许他真的错了..

    众人回到沐府时,殷雪迅速叫来李准为沐筱萝诊治,风麟则出外寻回了楚玉,奔雷和汀月。

    月光下,楚玉远远站在角落里,双眼紧盯着沐筱萝的房间,里面,李准在汀月和雨儿的帮助下正在为沐筱萝敷药,奔雷等亦守在左右。

    “李御医,娘娘为什么还没醒啊?”见李准收起药箱,汀月急了。

    “娘娘身上的刀口足有三十几处,幸而及时止血,倒也无大碍,只是后心那一剑..老夫已经用尽浑身解数了,只要娘娘明日卯时能醒过来,便没事,如果..那我们就洗洗脖子,等着陪葬吧!”李准的这句话让所有人相信他的确已经尽了力。

    待李准离开,众人争执之下,终于决定让汀月伺候在沐筱萝身侧,殷雪和风雨雷电隐在暗处,防止楚漠北偷袭,奔雷则负责在沐府外围布防。

    当奔雷走过来的时候,楚玉本能的想要躲避,可双腿却怎么都迈不动步,他真的很想知道御医是怎么说的。

    “王爷真的一点儿都不关心主人?”奔雷本想当自己没看到楚玉,就这么走过去,可他做不到。

    “本王..咳咳..她怎么样了?”楚玉不想解释,低声询问。他岂会不关心,只是他没脸面对众人,更没脸面对沐筱萝。

    “御医说了,如果主人能在明日卯时醒过来,便无事,若没有..王爷好自为之吧。”奔雷的声音突然哽咽,旋即转身离开。

    若没有会死吗?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所以沐筱萝不会死,一定不会死的!楚玉怔怔的站在那里,袖内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眼前的景物顺间变得模糊不清。

    适楚,楚玉也顾不得许多,悄悄潜入内室,十分不客气的打晕了汀月,暗处,殷雪和风雨雷电看的清楚,却当什么都没发生,任由楚玉坐在了沐筱萝的榻前。因为他们都清楚,沐筱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玉,或许有楚玉陪着,沐筱萝会醒的快些。

    “对不起啊..”看着榻上的沐筱萝,楚玉尴尬启唇,即便沐筱萝听不到,看不到,他还是局促的整个人都不安稳。

    “其实本王觉得..你若不醒过来,损失会很惨重,你想啊,如果你不醒过来,你在莽原赚的这些钱肯定会被奔雷他们分了,一个子儿都不给你留。还有,本王府邸的地契可还没给你呢,你若不醒过来,不是便宜了本王了?便宜本王的事你从来不会做的。还有一件事,本王一直没告诉你,凤羽山庄里有一件宝贝叫‘九晶冠’,上面的九颗水晶价值连城,如果你肯醒过来,本王答应从燕南笙那儿给你要过来!还有..”楚玉自顾念叨着,暗处,殷雪终与风雨雷电等相互抵肩,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来,有没有这么开解人的啊,他们主人是钻进钱眼儿里了吗?

    “不要!”就在楚玉喃喃自语的时候,沐筱萝突然大吼了一声,吓的楚玉差点儿没蹦起来。

    “筱萝?这些你都不要啊!”楚玉着急了,登时看向沐筱萝。

    “漠信..你们怎么敢!漠信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泪,自沐筱萝的眼角溢出,顺间没入鬓角。

    “筱萝..本王也不想让你死..”楚玉抬手抚过沐筱萝的眼角,滚烫的泪透过指尖灼烧着他的心脏,看着沐筱萝身上缠绕的白纱,楚玉心如刀绞,枉他一身武功,却在沐筱萝最需要他的时候,没留下来!

    “仲儿..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你..仲儿..。你别走好不好?留下来..对不起..”沐筱萝双手忽然举起来,在空中胡乱的抓着什么,眼泪狂涌而出。

    “筱萝?筱萝!”楚玉猛然握住沐筱萝的手,看着榻上已经哭成泪人的沐筱萝,他心疼的无以复加。

    仲儿,那是莫心的孩子啊!这一刻,楚玉终于释然,不管沐筱萝有没有骗他都不重要,在沐筱萝心里,沐莫心与仲儿的分量绝不会比自己轻,不管他们是怎么死的,沐筱萝都会为他们报仇,既然如此,他又何苦逼迫沐筱萝一定要说出真相?

    “你既然不想告诉楚玉,那楚玉再也不问了好不好?求你醒过来!别吓我啊!”沐筱萝的脸色愈渐惨白,双手冰凉如水,楚玉哽咽乞求,紧紧将沐筱萝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

    “我要报仇..。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我要让你们跪在仲儿面前,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沐筱萝激动的大喊着,整个人猛的坐起来,却没有睁开眼睛。

    “筱萝!”楚玉感觉到沐筱萝的异常,当下将双掌抵在沐筱萝后心,缓缓注入内力。

    “楚玉..”沐筱萝恍惚着唤出楚玉的名字。

    “我在!我一直都在!”楚玉惶恐的看向沐筱萝,急的眼泪盈溢在眶里。

    “你这个白痴..”沐筱萝情绪渐渐平复,唇角慢慢勾起,身子无力倒在了楚玉的怀里。

    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滚落,楚玉可不就是白痴么!明知道你有危险,还去什么碧心亭啊!

    内室一片寂静,楚玉任由沐筱萝倚在自己的怀里,不敢动弹一下,生怕会牵扯到她的伤口,这一坐,便是一楚。暗处,殷雪的泪无声滑落。

    “隐卫似乎不应该掉眼泪。”雨儿以腹音传给殷雪。

    “那你掉的是什么?”这一刻,殷雪不觉得流泪是件多丢人的事儿。

    “盐水..。”

    翌日卯时,当李准走进房间时,赫然看到汀月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而床榻上,楚玉正将沐筱萝护在怀里,染着红丝的清眸直直盯在怀里人儿的脸上,片刻不曾移开。

    “王爷?汀月,你快醒醒,你这丫鬟也太不像话了,娘娘生死未卜,你还有心思睡觉!”李准狠推了下汀月,这才将汀月从昏迷中推醒。

    “李御医..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娘娘!”汀月只觉后颈一阵刺痛,当下以手抚之,却在看到李准时,猛然转身看向床榻。

    “王爷?您怎么会在这里?”汀月满目惊诧。

    “李准,你还不快过来为筱萝诊治!不想活了你!”楚玉不顾汀月眼中的质疑,急声唤过李准,汀月也不追究,亦围到榻边。此刻,殷雪等人均已现身。

    且说李准为沐筱萝把过脉后,狠狠舒了口气,手不由的朝自己的脖子摸了两下,这颗脑袋是保住了。

    “放心吧,娘娘虽然没醒过来,不过呼吸顺畅,脉象平稳,无大碍了,不过这些天还需好生静养,不能太过操劳。”李准谨慎开口。

    “太好了,娘娘终于没事了!”汀月狂喜的挤到楚玉原来站的地方,而楚玉则被挤到了最不起眼儿的角落。看着房间里每个人的表情,楚玉压在胸口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旋即转身默然离开。

    翌日,当奔雷经过书房时,正被里面的楚玉唤了进去,

    “王爷,您找我有事?”奔雷怯怯问道。彼时因为沐筱萝的关系,他自知说了很多大逆不道的话,如今看楚玉的表情,似乎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把绸缎庄的账本给本王拿来。”楚玉神色肃然,一本正经道。

    “什么?把什么给您拿来?”奔雷陡然抬眸,铜铃般的眼珠子差点儿没从眼眶里轱辘出来。

    “账本,绸缎庄的账本!”楚玉重复道。

    “恕奔雷斗胆问一句,王爷要账本做什么啊?”奔雷满腹质疑开口。

    “自然是对账,你去不去?你要是不去,本王找别人!”楚玉知道自己的做法的确有点儿惊天地泣鬼神,因为整个大楚的人都知道,肃亲王楚玉文治武功没的说,唯独算账这档子事儿不在行,而且十分不在行。

    “王爷,这算账的事儿您能成?”奔雷表示怀疑。

    “你能都行,本王怎么不行!再废话军法处置!”楚玉发狠道,奔雷自不敢耽搁,当下退出书房,之后将莽原四十六家绸缎庄还有临郡七十二家绸缎庄的账本都摆在了楚玉面前。

    结果就是,楚玉一天没吃饭,却连一本账都没对明白..

    在昏迷了三天之后,沐筱萝终于醒过来了,此刻,殷雪正跪在床榻边缘,双手举着匕首,面色透着掩饰不住的愧疚。

    “你是在跟本宫开玩笑呢?本宫现在这个样子,踩死蚂蚁都费劲,能举得动匕首?”沐筱萝有些好笑的看向殷雪。

    “殷雪自知罪无可恕,本想当日自绝,可主人没醒过来,殷雪放心不下,如今主人醒了,殷雪自当受罚!”殷雪说话间,单手攥起匕首,扬起之时,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本宫不准!殷雪,你怎知本宫欲要你命?人非圣贤,谁能无过,而且这也不是你的错,错在殷雄竟然利用了你的亲情,既然你没错,又为何要受罚?”沐筱萝急声开口,生怕殷雪攥在手里的匕首落下去。

    “可是殷雪违背了做隐卫最基本的准则,令主人身陷险境,就算主人能原谅殷雪,殷雪亦不能原谅自己。”殷雪握着匕首的手越发收紧,大有必死之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