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27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8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主人..”殷雪眼圈泛红,哽咽开口。

    “别做傻事,本宫舍不得你死。”沐筱萝拍着殷雪的手,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殷雪谢主人宽恕,此生必誓死追随!”殷雪感激涕零,当即叩拜。

    “殷雪听命!”见殷雪放弃自绝的念头,沐筱萝方才舒了口气。

    “属下领命!”殷雪抹净眼角的泪水,铿锵开口。

    “你替本宫去查探楚漠信的伤势,务必详尽!”彼时一幕浮现眼前,只要想到楚漠信用他稚嫩的肩膀替自已挡下所有危险的时候,沐筱萝便觉心痛,以致她醒来后得知楚漠信未死时,激动的无语泪流。

    待殷雪离开,汀月便端着刚刚熬好的汤药走了进来。

    “娘娘,李御医说了,这药趁热喝效果会好。”汀月小心翼翼的端着汤药走到榻边,欲喂沐筱萝。

    “哪有这么矫情,本宫自己来就好。”沐筱萝说着话拿过瓷碗,忽然似想到什么,看向汀月。

    “楚玉还在书房?”沐筱萝已经醒过来两天了,楚玉却出奇的没来看她,这样沐筱萝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回娘娘,奴婢端药过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王爷还在。肃亲王也真是的,您受伤是为了谁啊!他居然都不来看您一眼,整天就只知道研究账本,奔雷都跟奴婢说了,王爷连一加一都要想半个时辰,怎么可能会对账啊!分明就是心虚不敢见娘娘!”汀月恨恨嘟囔着。

    “心虚?怎么说?”沐筱萝喝了口汤药,秀眉不经意的挑了两下,默不作声。

    “娘娘出事那天奔雷已经告诉王爷娘娘的去处了,还告诉王爷娘娘有可能会有危险,可王爷就跟没听见似的,拿着个破簪子就朝外跑,根本不管娘娘死活!”汀月越说越气,嘴巴撅的老高。

    “是么。”沐筱萝垂眸,自顾喝着汤药。

    “娘娘被抬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我们都吓死了,可王爷连个影儿都没有!还有呢..”就在汀月说的起劲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咳咳..”汀月闻声转眸,赫然看到楚玉就在她身后,双手捧着账本,脸色通红。

    “呃..奴婢忘了厨房里炖着参汤,奴婢得过去瞧瞧了。”汀月尴尬无比,虽然她说的都是真话,可到底是在背后议论别人,最主要的还是被人家当场撞见。

    “嗯,你下去吧,等你回来,本宫再听你‘还有’之后的话呵!”沐筱萝浅笑着看向汀月,旋即垂眸喝着手中的汤药,房间一片寂静。

    “对不起..”这几日的时间,楚玉仿佛将一辈子的‘对不起’都说尽了,可他还觉不够。

    “不用对不起,筱萝还等着王爷把凤羽山庄的九晶冠送到筱萝手里呢。”沐筱萝喝尽汤药,转手欲将瓷碗搁在一侧的木凳上,却在下一秒被楚玉接了过来。

    “放心吧,除了九晶冠,还有一颗悬棘天珠,楚玉有把握把它们都骗到手。”楚玉信誓旦旦开口,完没有半点不情愿。

    沐筱萝闻声,清眸微抬,有些诧异的看向楚玉,这态度好的有点儿过了吧?

    “这里是莽原四十六家绸缎庄的账本,本王已经对好了,你要不要看一眼?如果没问题的话,本王打算开始对临郡的七十二家账本。”温和的声音淡淡响起,楚玉将手中的账本搁在榻边,随手拿起一本,翻开后摆在沐筱萝面前。

    无语,沐筱萝不解的看向楚玉,完无法理解楚玉此刻的做法。

    “如果你觉得这个角度合适的话..”见沐筱萝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楚玉犹豫片刻,便将账本摊在了那张如铸的俊颜上。

    沐筱萝无语了,她只是昏迷五天而已,这五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让楚玉变的这样温顺乖巧,沐筱萝真想抓个人来问,此刻坐在她面前的是绵羊吗?是吗是吗!

    “咳..”沐筱萝强自压制住心底的质疑,目光落在那本账簿上,看着上面苍劲有力的字迹便知是楚玉亲所写,整个帐面干净利落,其间的数字丝毫不差,沐筱萝很难想象,这个几乎没碰过算盘的人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对账本的。

    后来在看到奔雷红肿不堪的十指时,沐筱萝真相了。不过此刻,沐筱萝着实被感动了一番。

    “不错,没有需要改正的地方。”沐筱萝微微点头,唇角勾起一抹赞赏的弧度。楚玉闻声不经意的舒了口气,旋即欲换下一个账本让沐筱萝检查。

    “如果剩下的这些跟刚才那本一样的话,筱萝不需要检查了。”沐筱萝阻止道。

    “也好,那本王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楚玉犹豫了一下,这才搁下手中的账簿,缓缓起身,却迟迟没有离开的意思。

    “王爷还有事?”看出楚玉的欲言又止,沐筱萝挑眉问道。无语,楚玉迟疑片刻,复又坐了下来,随即将账本搁到身侧,自袖内取出一支发簪。

    沐筱萝恍惚觉得那发簪好像是自己的,后来被她赏给哪个宫女了。

    “你出事那晚,本王接到庾傅宁的信笺和这支发簪,庾傅宁信笺上说她知道莫心死的真相,当时..当时奔雷的确跟本王说过你处境危险,可本王一看到这支发簪,整个人都乱了,所以本王甚至没等奔雷说完就跑去碧心亭见了庾傅宁。”楚玉轻握着字笺,淡淡说着。

    榻上,沐筱萝十分诧异,她原还想让殷雪去查与楚玉见面之人,却不想楚玉竟然和盘托出,无半点保留。

    “原来是庾傅宁啊,筱萝早该猜到的。”沐筱萝苦笑,楚玉到达莽原也不是一两日了,那庾傅宁早不找他晚不找他,偏偏在自己出事的时候要见楚玉,明摆着是被楚漠北收买了。

    “本王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楚玉微微点头。

    “那庾傅宁跟王爷说什么?”沐筱萝心下微凛,眸子下意识看向楚玉。

    “她质问本王静心是不是沐筱萝,只要本王承认,她就告诉本王莫心死的真相。”楚玉据实回应。

    “那王爷..承认了?”沐筱萝没有底气,毕竟庾傅宁下的赌注正中楚玉的软肋,可她还是忍不住期待。

    “没有。”楚玉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哦?难道王爷..”沐筱萝眸间闪亮,悬浮的心慢慢降于平地,被一股暖流包裹。

    “你是莫心的亲妹妹,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你更想给莫心报仇,不管仇人是谁,你都不会轻易放过!你说莫心是沐素鸾害死的,本王信!若非如此,你不会大费周章的算计她。不过本王猜测,害死莫心的可能不止一个,但楚玉不想听别人胡言乱语,我只信你一人,而且楚玉相信,该让楚玉知道真相的时候,你一定不会隐瞒。”楚玉字字肺腑,句句入心,彼时沐筱萝榻上呼唤仲儿的时候,楚玉便已了然。

    无语,沐筱萝眼底莹光闪烁,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弧度。

    “王爷好乖哦!”沐筱萝情不自禁的将手伸到楚玉头上,轻轻拍了两下,那动作楚玉熟悉的很,彼时絮子就经常受到这种待遇。

    “咳咳..本王可不是你圈养的猫。”楚玉轻轻拨开沐筱萝搭在自己头上的玉指,却在看到沐筱萝秀眉蹙起时惊慌上前。

    “牵扯到伤口了?要不要叫李准过来?”楚玉忧心询问。

    “王爷真相信筱萝?”身体的痛渐渐淡去,沐筱萝清眸陡亮,正色看向楚玉。

    “反正本王不会再见庾傅宁了!”感觉到沐筱萝的呼吸喷薄在自己脸上,楚玉只觉心跳加速,脸唰的红到了脖子。

    当听到楚漠信还活着的消息时,沐筱萝激动的不能自持,说什么都要亲自去看楚漠信。

    “娘娘,御医说了,您现在的身子不易下床,更不用说到百里府了!”汀月拿着沐筱萝的衣裳,却不肯替沐筱萝换装。

    “主人,汀月说的没错,而且就算您想见楚漠信,那个损贼也未必会让您进去啊!”此事之后,损贼二字便成了楚漠北的代称。

    “如果没有楚漠信,本宫早就被那些贼匪碎尸万段了,于情于理,本宫都该去看他,至于让不让见,还由不得楚漠北。”见沐筱萝心意已决,众人不再劝阻,当下为沐筱萝准备一切。

    百里府内,楚漠北打了一早上的喷嚏。

    “太子殿下,您没事吧?”饭桌旁,皇甫俊休忧心问道。

    “没事,漠信怎么样了?”楚漠北索性搁下瓷碗,起身走出正厅。

    “御医说已无大碍了,只是身体太过虚弱,一时半晌还起不了床。”皇甫俊休据实禀报。

    “只要身体无恙,起不来也好,省得他总是嚷着要见沐筱萝,真不知道沐筱萝给他吃了什么药,居然能让漠信为她挡刀!看来本太子不能再纵容他们见面了,你去安排,等漠信能走动了,即刻送他回蜀。”自楚漠信醒过来之后,便一直央求楚漠北抬他去见沐筱萝,楚漠信越是这样,楚漠北就越懊恼当初不该一时心软。

    “只怕没那么容易..”皇甫俊休低声开口,眸子下意识扫向府门,楚漠北闻声转身,亦看到出现在府门的不速之客。

    “漠北不知楼兰王驾到,未曾远迎,楼兰王莫怪才是。”楚漠北敛了眼底的冰冷,笑迎上去。

    “太子殿下不必客套,老夫听闻漠信那孩子出了事,怎么都放心不下,所以与筱萝一同过来,太子殿下不会觉得不方便吧?”库布丹说话间,沐筱萝已然在汀月和库布哲儿的搀扶下踏入府门。

    “当然不会,楼兰王惦念漠信,漠北感激不尽。俊休,带楼兰王和昭阳公主到漠信房里。”楚漠北恭敬开口,旋即似有深意的瞥了眼脸色苍白的沐筱萝。

    “楼兰王,昭阳公主,这边请!”皇甫俊休自然明白楚漠北的意思,一侧,沐筱萝并未开口,事实上,她亦想借这个机会与楚漠北单独聊几句。

    “筱萝姐姐,你不去啊?”库布哲儿小心扶着沐筱萝,狐疑问道。

    “你先去,筱萝姐姐有事要与太子殿下商谈,一会儿再过去找你。”沐筱萝伤口隐痛,却强自镇定,抿唇浅笑。

    待库布哲儿离开,沐筱萝这才将视线转到楚漠北身上。

    “太子殿下该不是让筱萝站在这里说话吧?”沐筱萝扬眸看向楚漠北,妖娆绝世的脸庞,邪魅入骨的眼波,惊为天人的容颜却让沐筱萝感觉不到一丝美感,真是恨啊!

    “楚后请。”楚漠北眼波流转,薄唇轻勾,先一步走进正厅。待二人落座后,楚漠北命仆人沏了壶上好的碧螺春端上来。

    “事实上,本太子并不同意让楚后再见漠信。”楚漠北开门见山,与聪明人说话,不必拐弯抹角。

    “所以筱萝才会带楼兰王一起来啊。”沐筱萝云淡风轻的开口,挑眉的动作做的十分嚣张。

    “你以为这样,本太子就拿你没办法了?”楚漠北冷眸直视眼前女子,心火很容易的就被沐筱萝挑了起来。如果沐莫心是运筹帷幄的仙子,那沐筱萝就是攻于心计的恶魔,楚漠北如此评价,他自骨子里觉得这个女人很难缠。

    “有,当然有!只要太子殿下唤出殷雄,分分钟就可以要了筱萝的命。”沐筱萝一本正经道。

    “你没带隐卫?”楚漠北质疑问道。

    “没有。”沐筱萝笑着,深邃的眸里辨不出真假,

    “殷雄!附近可有异动?”楚漠北当即唤出殷雄,声音透出掩饰不住的杀机。

    “回主人,整个百里府至少有五十名隐卫。”殷雄声音凝重。

    “沐筱萝!”楚漠北怒了,这还叫没带隐卫?

    “干嘛?”沐筱萝一脸无害的迎向楚漠北的怒目,片刻方才恍然:“哦,那有可能是楼兰王带来的。”

    无语,楚漠北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很明显,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可能动沐筱萝分毫。

    “让你见漠信可以,不过..”

    “太子殿下放心,对于明月峡的事,筱萝只道是那些没长眼的匪贼没见识,居然敢拦路打劫太子殿下的客人,而且没长心的伤了太子殿下最宝贝的弟弟,才会落得个血洗的下场。”不等楚漠北开口,沐筱萝已然想好说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