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27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4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肯这么说?”楚漠北对沐筱萝的人品表示怀疑。

    “自然是有条件的。”沐筱萝果然不负楚漠北所望。

    “说出来听听。”楚漠北深吸口气,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无语,沐筱萝转眸看向汀月,汀月自是心领神会,旋即自怀里取出一卷帛书,恭敬递到楚漠北面前。

    楚漠北看着汀月递上来的帛锦,思忖片刻,方才让百里皓然将其接过来摊在桌上。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楚漠北双眼依旧盯在帛书上,眉目纠结。

    “太子殿下不愿意?”沐筱萝没了耐心。

    “不是不愿意,是没看懂。”楚漠北这才将视线从帛书移到沐筱萝的脸上,魅色的容颜满是疑云。

    “不该啊,没有错字,语句也很通顺,筱萝写完后检查好几遍的。”沐筱萝明知楚漠北并非此意,却还故意惊诧道。

    “你如今贵为大楚皇后,一宫之主,执掌凤印,天下女人觊觎的位置你已收于囊中,越王楚云钊更视你如珠如宝,纵是天上的星得都恨不得摘下来给你,本太子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背叛他。”那帛书上分明写着,大楚内讧之日,大蜀需借精兵十万以助威。所谓助威,就是只站着吆喝,并不参战。

    “那太子是否猜到筱萝会助谁倒戈?”沐筱萝收起眼中的戏谑,正色看向楚漠北。

    “除了楚玉,还有会有其他人么!”楚漠北冷哼一声。

    “楚玉可是大楚百姓人尽皆知的美男子,筱萝还待字闺中的时候,就已经垂涎他很久了。”沐筱萝摆出一副花痴模样,眸光熠熠生辉。

    “这是你的理由?”楚漠北有点儿想吐血了。

    “这个理由不充分吗?”怒发冲冠,红颜祸水的例子举不胜举,她为楚玉如此,似乎也说得过去啊。

    “差强人意。如果本太子不想签呢?”楚漠北轻吁了口气,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桌上的帛书,慵懒开口。

    “那筱萝可就不能保证会不会在小王爷面前胡言乱语了,太子或许不知道,筱萝讲故事的能耐可大了,如果弄得你们兄弟反目,同室操戈什么的,介时可别怪筱萝没给过你机会。”沐筱萝愈渐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若他日本太子出兵十万助阵,有什么好处?”楚漠北自然没那么容易妥协。

    “换来兄贤弟恭啊。”沐筱萝再度强调。只吆喝两声就想要好处,你当本宫是开善堂的么!沐筱萝不以为然。

    “咳咳..”楚漠北身侧,百里皓然忍笑忍到了内伤,果然是沐莫心的亲妹妹,深知气死人不偿命的道理啊。

    “你的意思就是,本太子没选择了!”楚漠北很清楚,如果现在不同意,沐筱萝很有可能破罐子破摔,于他大大不利。

    这一刻,沐筱萝很想站起来指着楚漠北的鼻子告诉他,他现在还真是没选择,可沐筱萝觉得做人要低调,而且她伤口有些隐痛,怕是裂开了。

    无奈之下,楚漠北被迫在那张帛书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沐筱萝微微一笑,继而命汀月将帛书收回。

    “便宜占尽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楚漠北冷颜看向沐筱萝,语气极不友善。

    “麻烦问一下,楚漠信的房间在哪里?”沐筱萝也不理楚漠北,转尔看向百里皓然。

    “出门左拐,第三间房。”百里皓然怯怯回应着。沐筱萝闻声,扬起一抹灿若春花的微笑,旋即在汀月的搀扶下离开正厅。

    “你不说话会死么?告诉她干嘛!”待沐筱萝离开,楚漠北狠狠瞪向百里皓然。

    “回太子殿下,若看不到小王爷,她怕是不会罢休啊。”百里皓然真相了。

    “沐筱萝,好一个沐筱萝!”楚漠北恨的咬牙切齿,连连拍案。

    “太子殿下,那帛书?”百里皓然小心翼翼看向楚漠北。

    “那上面有玉玺么?有年月么?什么都没有,本太子凭什么借兵给她!”楚漠北冷哼着,让本太子吃亏的人还没生出来!

    离开正厅,汀月迫不及待的自怀里取出一粒药丸送进了沐筱萝嘴里。

    “这药丸是李准配的,说是娘娘疼的时候吃一粒,可以减轻疼痛。”看着沐筱萝惨白如雪的容颜,汀月心疼不已。

    “李准有心了。你在外面候着,本宫自己进去就行了。”门外,几名楼兰国的侍卫亦在外面。汀月虽担心,可也知道主子的脾气,当下松开沐筱萝的手。

    且说沐筱萝进门之时,里面就只有库布哲儿一人,楼兰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筱萝姐姐!”见是沐筱萝,库布哲儿登时离开床榻,迎了过来。

    “你..你来做什么!伤的那么重,怎么不知道好好躺着休息啊!那些奴才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你下床啊!快过来躺在本王这里!”在看到沐筱萝的一刻,楚漠信哪还顾得了自己身上的伤口,顿时起身,幸而被沐筱萝拦了下来,他才不致下床。

    “你个小白痴,干嘛那么冲动,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彼时那一幕清清楚楚的浮现眼前,沐筱萝抑制不住的流泪,握着楚漠信的手颤抖不止。

    “就是啊!你不是说你武功很厉害的?怎么连那几个人都打不过啊!”一侧,库布哲儿才止住的眼泪又狂飙出来。

    “哎呀,又来了,女人真是麻烦,就会哭,知道的以为你们在煽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死了呢!”楚漠信一脸无奈的看向沐筱萝和库布哲儿,使劲挠头。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以后有本公主在,看谁敢让你死!”库布哲儿狠狠抹了眼泪,双手插腰,活脱脱一个小泼妇。

    “嗯,你快些娶了哲儿吧,等你成了楼兰王的女婿,看谁还敢动你一根汗毛!”沐筱萝欢喜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伤口亦不觉那么痛了。

    “什么?做谁的女婿?”楚漠信瞪大眼睛看向沐筱萝,狐疑问道。

    “哎呀,筱萝姐姐胡说什么啊!本公主当他是弟弟的!”库布哲儿羞红了脸,一脸埋怨的看向沐筱萝。

    “本王比你大好不好,谁要当你弟弟啊!”楚漠信悻悻开口。

    “是啊,他要当你夫君呢!”沐筱萝调侃着看向库布哲儿,眉眼弯弯。

    “筱萝姐姐说什么呢啊!不理你们了!”库布哲儿小脸顿时染上两抹绯红,跺着脚跑出房间。

    此刻,房间里就只剩下沐筱萝和楚漠信两人。

    “对不起..”就在沐筱萝的视线从库布哲儿身上转回来的时候,楚漠信正一脸愧疚的看向自己,表情与刚刚判若两人。

    “你怎么了?怎么跟我说对不起呢?”沐筱萝心疼的抚着楚漠信左肩上的白沙,彼时那一刀一定砍的很深,否则白纱不会到现在还隐隐透着殷红。

    “虽然哥哥不承认,可我知道,一定是哥哥买通了那些贼匪杀你..”楚漠信纠结着看向沐筱萝,眼底竟生出一片水雾。一个是他最崇拜的哥哥,一个是他当母亲一样爱护的沐筱萝,楚漠信心里的痛,几乎没人体会得到。

    “你这想法还真奇怪,如果是你哥哥,我早就死了!哪还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啊!”沐筱萝樱唇勾起一抹浅笑,目光无比真诚。

    “难道不是?可那晚分明是哥哥邀你到明月峡的!”沐筱萝将楚漠信眼底隐隐透着的狂喜尽收眼底,她忽然在想,就算楚漠北不签下那份帛书,她也不会揭穿楚漠北的阴谋,因为她舍不得伤害楚漠信。

    “所以你哥哥才会及时赶到,救了我们两个啊!”沐筱萝理所当然回应。

    “原来是这样,这样啊!”楚漠信笑了,笑的那样开心,看的沐筱萝想流泪。

    “对了,皇甫俊休说如果不是你扑在本王身上替本王挡下致命一剑,本王死定了!虽然该谢你,可你听着,以后不许!”楚漠信像个小大人儿似的看向沐筱萝,一脸肃然。

    “可若不是你,筱萝已经被人剁成肉馅儿喂狗了,彼此彼此。让筱萝想想,该怎么报道你的大恩呢?”沐筱萝托着腮,冥思苦想。

    “你真想感谢本王?”楚漠信眨了眨眼睛,质疑看向沐筱萝。

    “必须的!”沐筱萝狠狠点头。

    “那你再为本王做套衣服吧,之前那套脏了都没有换洗的!”楚漠信嘟囔着,仿佛是埋怨沐筱萝之前送的少了。

    沐筱萝哭了,眼泪就那么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如果楚漠信的母后没死,该多好!如果她的仲儿没死,该多好!

    “算了算了,不想做就不做,本王不要了还不行嘛!”楚漠信急了,登时摇手,他不要衣服了。

    “做啊,干嘛不做,等我回去就给你做!”沐筱萝破涕为笑,手指在楚漠信高挺的鼻梁上狠狠刮了一下。

    “你干嘛,本王可不是小孩儿!”楚漠信佯装生气道。沐筱萝可不管那些,伸手又刮了一下。

    “干嘛!”楚漠信想憋着气儿,却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笑了好久。

    回到沐府,汀月将沐筱萝伤口的纱布换好后,端着水盆走了出来,此刻,众人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

    “成功了?”奔雷期待般看向汀月,急声问道。

    “嗯,我亲眼看到楚漠北碰了那卷帛书!”汀月狠狠点头。

    “唉,他真可怜!”奔雷剑眉紧皱,佯装悲戚摇头,只装了一会儿,便捧腹大笑。一侧,风雨雷电亦会心笑着。

    “你们笑什么?”恰逢楚玉端着李准熬好的汤药走过来,正看到几人肆意狂笑的模样。

    “王爷您不知道,主人这回可是报了血仇!您就等着楚漠北上门求饶吧!”奔雷兴奋不已,仿佛是已成年的大猩猩般在楚玉身边手舞足蹈。

    “为什么?”楚玉挑眉看向奔雷,狐疑问道。

    房内一阵咳嗽,楚玉来不及听奔雷解释,便端着汤药进去了。门外,众人面面相觑,皆识相离开。

    榻上,沐筱萝斜身倚在床栏边,青丝如瀑般垂落下来,别有一种病态的柔美,令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呵护,疼惜。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绣什么花啊!”见桌上多了绣篮和绸缎,楚玉有些不忍。

    “我答应漠信给他做衣裳,总不能食言的。”沐筱萝看着奔雷自绸缎庄拿来的布样,细心挑着。

    “喝药,等伤好了再做也是一样的,不急于一时。”楚玉将汤药端给沐筱萝,眼底闪过一丝落寞。他从殷雪那里知道了楚漠信的伤势,就算没亲眼看到,也能想象出当时的惨烈,楚漠信豁出命救她,自然该得到沐筱萝的另眼相看。这一刻,楚玉懊恼到极点,如果不是自己鬼迷心窍,能与沐筱萝同生共死的人,便不是楚漠信。

    “怎么来得及,马上就要入冬了,冬天的衣服费力些。”沐筱萝接过楚玉手中的汤药,也不管苦不苦,一股脑儿的灌进嘴里,随手将瓷碗递给楚玉。

    只是还没等楚玉将手里握着的蜜饯放到沐筱萝的手心,沐筱萝便已抽回手,自顾选着布样。楚玉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提蜜饯的事。

    “刚刚奔雷说你报了血仇,什么意思?”楚玉不想打扰沐筱萝选布料,可又不想就这么转身离开。

    “也没什么,筱萝写了份帛书,诓着楚漠北签下了。”沐筱萝选中了水蓝,黛紫,墨绿三种颜色,用做好了标记。

    “帛书?什么内容?”楚玉蹙眉看向沐筱萝,狐疑问道。

    “内容倒不重要,重要是筱萝在那帛书上下了药,而且是殷雪亲自配的!”沐筱萝将选好的布样递到楚玉手里,眼底的笑,璀璨如华。

    “你想以牙还牙,要了楚漠北的命?”楚玉恍然看向沐筱萝,楚漠北差点儿害沐筱萝死于乱刃之下,就算要了他的命,也是天经地义。

    “他可是蜀太子,戏弄一下可以,若是惹怒了蜀王,平添战乱,可不是筱萝之意。不过楚漠北害的殷雪与殷雄断绝兄妹之情,殷雪不会轻饶他的。”沐筱萝唇角勾笑,笑的有些阴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