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27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9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筱萝,对不起,可除了这样,楚玉真的没办法阻止你思考,你放心,不管结果如何,楚玉都会在你身边,你的仇就是楚玉的仇,无论是刘醒,还是莫心。。”楚玉将沐筱萝轻轻的放在床榻上,深邃的眸滚动着浓烈的黑。

    五日之后,当殷雪出现在平阳行馆时,正在榻上发呆的沐筱萝突然起身,一个箭步冲下来抓住殷雪。

    “是谁?”冰蛰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虚弱,自知刘醒被害之后,沐筱萝便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现下已憔悴不堪。

    “回主人,是一个叫婴鹂的女人,属下回到楚宫后,发现这个女人竟可以随意出入皇宫任何地方,纵是关雎宫和龙干宫,她都可以旁若无人的进出。当时。。当时是因为刘醒阻止那个女人翻查娘娘的内室,被她。。一剑刺死。”殷雪的声音有些哽咽,眼底闪过一抹晶莹。

    心,那么痛,仿佛是被抛进荆棘丛中,那一根根的芒刺狠扎进去,伤的她体无完肤,即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沐筱萝还是禁不住跌坐在地上,眼泪迷蒙了视线。

    “主人!”殷雪收敛起眼中的悲伤,急急扶起沐筱萝回到榻上,心疼不已。

    “婴鹂是谁?”低戈的声音蕴着彻骨的冰寒,沐筱萝狠狠攥着锦被,利目如锥。

    “回主人,殷雪有拜托族人去查,也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可皆无所获,这个女人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人知道她是谁,也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殷雪面色凝重,她是做隐卫以来第一次感到这样无力。

    无语,沐筱萝缓缓抬眸,有些诧异的看向殷雪,如果连殷雪都查不出来,那这个女人必是狠角色。楚云钊何时结识过这样的女人了?沐筱萝强自压制住心底的悲伤,抖擞精神,即临强敌,她不可再颓废下去。

    适楚,楚玉独坐桌边,剑眉紧皱,凝思许久,却只是摇头。

    “从没听过婴鹂这个名字,本王很肯定她不是皇亲贵胄,也非军中之人。”楚玉肃然看向半倚在榻上的沐筱萝,目露忧色。

    “可她居然敢在关雎宫杀人,却不被皇上责罚,显然她在皇上的心里占有足够的分量。”殷雪冷静分析。

    “皇上不是最宠娘娘的?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自古帝王皆薄情,一点都没错!”汀月愤恨低喃,这一刻,她真庆幸自家主子并不如大小姐一样,钟情那样没心肝的男人。

    “纵容她,未必就是宠她。既然不是宠她,便是这个女人身上有足够楚云钊利用的价值。本宫现在很想知道,这个叫作婴鹂的女人,价值到底在哪里!”沐筱萝一字一句,如覆冰霜,虚弱的声音却透着绝然的冰冷。

    整个房间一时间寂静无声,因为在场的每个人都无法回答沐筱萝的问题,没人知道婴鹂是谁,也没人知道她该是有怎样的价值,才会让楚云钊如此肆无忌惮的纵容。

    这一刻,沐筱萝的心渐渐沉入谷底,她忽然觉得似有一股无形力量正缓缓朝她压迫而来,可即便如此,沐筱萝依旧凛然,纵是刀山火海,她却不惧!

    于是在回到楚宫的当天,沐筱萝便如预期那样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婴鹂。

    关雎宫内,沐筱萝抚着刘醒倒下的地方,眼泪抑制不住的滑落,彼时她那样信誓旦旦的告诉刘醒,她会保他一世安稳,可如今,那些话还言犹在耳,她与刘醒却是天人永隔。

    “娘娘,皇上来了。”宫外,汀月急急跑了进来,低声禀报。

    “刘醒。。呜呜。。你出来啊!他们说你钻到下面去了,可下面好黑,好冷啊!刘醒。。”沐筱萝整个人匍匐在地,泪水狂涌而出,落在了刘醒流过血的地方。

    “婉儿!婉儿你这是怎么了!快起来!”楚云钊进门一刻,正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不要!婉儿要把刘醒拉出来!刘醒。。呜呜。。”沐筱萝哭的撕心裂肺,一双柔嫩如玉的小手使劲儿的抠着地面,似要从里面拽出什么。

    “朕的傻婉儿啊,刘醒他没在下面,朕已经把他厚葬了,别伤心了,乖啊!”看着沐筱萝哭的跟个泪人儿一般,楚云钊心疼的无以复加。当知道沐筱萝回到皇宫时,楚云钊甚至扔下写了一半的圣旨,连长袍都没来得及披,便急匆赶了过来,七七四十九天呵,他没有一天不在想念这个女人,每楚相思难眠,这辈子,他第一次尝到了爱上一个女人的滋味儿。

    “不会啊!刘醒就在下面。。婉儿要把他拉上来,他一个人呆在那里会害怕的。。呜呜。。”沐筱萝在楚云钊怀里挣扎着,沾着泪水的眸子紧盯着地面,仿佛是要将地面戳穿。

    “婉儿,别这样,是朕不好,是朕没保护好刘醒,让你伤心了,朕向你保证,以后再没人敢动关雎宫的一草一木!好不好?”楚云钊猛的将沐筱萝紧揽入怀,看到她的眼泪,楚云钊只觉心痛的无以复加。

    就在这时,一阵叮铃脆亮的铃铛声骤然响起,声音的尽头,一身着暴露的女子赫然倚在门口,绚目的七彩绫罗衣裹身,自双肩垂下两条艳红的绸带飘逸于空,衬的女子狡黠灵动,如瀑的长发以珠串绕起,一绺染得碧绿的头发自发髻中间直甩下来,耳垂处悬着两个碗口大的银坠,双臂套着十几个琉璃臂环,脚上亦栓着系有紫色铃铛的银链子,整个人看起来不似中原打扮,最让沐筱萝注意的是女子脸上罩着的半面脸谱,将鼻眼之下的部分部隐藏在后面,那脸谱雪白,上面画有一朵绝美的殷红色曼陀罗花,也就是常人口中的曼珠沙华。

    有那么一刻,沐筱萝仿佛觉得眼前这位女子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么熟悉的感觉自心底溢出。

    “婴鹂?你来这里做什么?”即便楚云钊不说,沐筱萝也猜到这个女人的身份,婴鹂!就是她杀了刘醒!沐筱萝的心在燃火,恨不能将眼前女子抛入火海,将她化做灰飞。

    “你是婴鹂?”沐筱萝停止挣扎,哽咽着看向门口的女子,白皙的玉指不停的抹着眼角的泪。

    门口处,婴鹂不屑的瞥了眼沐筱萝,便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向楚云钊,

    “婴鹂来,自然是认人的。当然,也顺便再搜一次关雎宫,那日有个不识相的太监惹的婴鹂没了心思,这关雎宫也没瞧仔细。”尖细婉转的声音伴着清脆的铃铛声缓缓而入。

    没等楚云钊开口,沐筱萝突然蹭出楚云钊的怀抱,猛的扑向婴鹂,就在沐筱萝欲沾到婴鹂身上的绫罗彩衣时,顿觉手腕一痛,抬眸间,皓腕已然被婴鹂狠狠攥在手里。

    “皇后娘娘似乎不是很喜欢婴鹂呢?”罗衣飘飘,裙裾飞扬,婴鹂唇角勾笑着迎向沐筱萝愤怒的目光,眼波顾盼间闪过一抹妖异。

    “是你杀死刘醒的!我要把你送下去给刘醒道歉!”沐筱萝撅起樱唇,眼泪在眶里打转儿,可心里,却无比压抑,甚至感到窒息,不得不承认,眼前女子给她带来的那种莫名的压迫感,令她第一次感到了威胁。

    “皇上可一直在婴鹂面前夸娘娘温柔如水,心地善良,可娘娘现在是要杀了婴鹂?杀人啊!娘娘不怕吗?”婴鹂睁大了眼睛,娇艳的眸子缓缓靠近沐筱萝,尤其是脸谱上那朵曼珠沙华,仿佛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让沐筱萝一时间竟忘记了反驳。

    “大胆!婴鹂,还不放手!”幸而有楚云钊的怒吼,沐筱萝倏的自恍惚中清醒,眼底骤然凛冽的寒光一闪而逝,抬眸间,正看到婴鹂眼中那抹意味不明的光芒。

    “皇上着什么急啊,有您护着,婴鹂能把皇后娘娘怎么样嘛!”婴鹂复收起刚刚诡异的眸光,悻悻松开沐筱萝的雪腕,转尔走向内室。

    “这里是皇后的寝居,没有娘娘的意思,他人不得随意出入。”眼见着婴鹂走向内室房门,汀月登时拦在前面,声音不卑不亢,眼底恨意昭然。

    “哼!关雎宫竟是些不怕死的奴才!”婴鹂眸色骤寒,倏的自腰间抽出类似软剑的武器,看似软剑,却偏生在剑刃中间砰的生出五条短刃如散花般朝向四处。这样的武器十分歹毒,一剑致命还不止,硬要刺的人体无完肤。

    “婴鹂!你眼里倒底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就在沐筱萝欲冲过去挡在汀月面前时,楚云钊突然开口,声音寒蛰如冰。

    “瞧皇上说的,婴鹂眼中若没有您这个皇帝,这剑必是在这奴才的身体里开花,那滋味可不是一般的爽呢!”婴鹂阴柔的眸子似是无意的扫过沐筱萝,唇角勾起的弧度充满挑衅的味道。

    心,仿佛是紧绷的琴弦,砰的断裂,疼的沐筱萝身体颤抖,呼吸艰难。

    “皇上。。婉儿怕。。她是坏人!救救汀月!”沐筱萝心碎的钻进楚云钊的怀里,心底早已卷起三尺巨浪。

    “出去!”楚云钊陡然抬指,厉声咆哮。

    “也罢,既然皇上心软,婴鹂也不想扫了皇上的兴致,今日便不搜这关雎宫,也放了这奴才,不过么。。皇上还是劝娘娘配合婴鹂,免得以后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让皇上左右为难。”婴鹂挥手收起兵刃,摇曳着走到楚云钊面前,随意点了下头,便绕过二人,离开关雎宫。

    就在婴鹂走到宫门的时候,正迎上急匆赶来的楚玉。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肃亲王吧?果然风流倜傥,俊美无双,听说肃亲王府上少了位王妃,婴鹂可是很有兴的,王爷不妨考虑一下!”婴鹂的莹润玉指轻搭在楚玉肩上,猫儿一样的步子绕着楚玉旋了一圈儿,魅眼流光异彩,尽显妖冶风情。

    “你叫婴鹂?”楚玉眸色肃然,细细打量眼前女子,心底多少有些讶异,他从没想过杀死刘醒的凶手竟会是异族人,而且这种服饰,他从未见过。

    “很好听的名字吧?王爷可要记住了,说不准这两个字会陪王爷走完下半生的!”婴鹂笑的诡异,还未等楚玉开口反驳,便已转身离开,那阵铃铛声愈渐远去。

    来不及探究婴鹂的身份,楚玉当即转身走进正厅,却在看到沐筱萝在楚云钊怀里梨花带雨的模样时,心下陡沉。

    彼时东厢房,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浑厚的,不属于殷雪的内力在关雎宫正厅涌动,即便他知道楚云钊在那里,知道楚云钊断不会让沐筱萝受伤,可他忍不住,他怕明月峡的惨剧再度发生,他怕来不及。

    “臣弟叩见皇上。”楚玉暗自噎喉,强自压制住凌乱的脚步,缓缓走到楚云钊面前,深邃的眸在垂下时,闪过一抹暗淡。

    “起来吧,这次皇后能平安回来,你立了大功,稍后朕自会封赏。婉儿,你别怕,有朕在,没人敢伤你半分,你且休息,朕先去处理些事,晚上再过来陪你!”楚云钊的声音有些急促,眸子似是无意的望向婴鹂离开的方向。

    待楚云钊走远,沐筱萝颓然坐在贵妃椅上,深邃的眸满是忧色,不发一语。

    “刚刚那个婴鹂是不是在这里动武了?她怎么敢!”楚玉急步走到沐筱萝面前,在意识到沐筱萝毫发无损时方才安心。

    “汀月,你怎么样?”沐筱萝恍然,登时看向汀月,只见汀月整个人站在那里,脸色煞白,腿依旧在抖。

    “娘娘。。她。。她居然用那么歹毒的东西杀了刘醒。。”汀月吓坏了,她无法想象那个鬼东西刺进人身体里再开花会是怎样的惨烈。

    “殷雪!”沐筱萝当即唤出殷雪,殷雪倏的出现在汀月身侧,将其扶坐到桌边,继而看向沐筱萝。

    “主人,这人诡异的很,而且武功深不可测,刚刚您似乎。。似乎有被她摄魂的症状。”殷雪眉目纠结,脸色出奇的凝重。

    “摄魂?你的意思是她会摄魂术?”楚玉陡然转身看向殷雪,震惊质疑。

    “殷雪不敢确定,但这个女人的确有古怪。”殷雪凭心而论。

    “殷雪说的没错,这次我们遇到强敌了,已然交锋,本宫竟还不知道她的来历,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她很眼熟?”沐筱萝扬眸看向众人,狐疑开口。众人闻声,面面相觑,皆摇头。事实上,除了沐筱萝,其余的人也未与婴鹂近距离凝视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