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27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这件事也只能辛苦王爷了,若是换作殷雪,未必进得去风羽山庄的大门。”沐筱萝狠吁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躁亦生乱,面临强敌,她必须要让自己时刻清醒。

    “属下也会尽力让族人追查此人来历,纵然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会有神坛仙位。”殷雪肃然道。

    “殷雪,她武功如何?”沐筱萝下意识握着自己的皓腕,目露凛然之色。

    “若真交手,殷雪不敢保证完胜,但一定不会输。”殷雪斟酌之后,说的有些保守。

    “如此甚好,你这两日与流沙联络,待沐素鸾入莽原之后,命他将本宫的吩咐交代给奔雷,之后让他火速回宫!”此女若能与殷雪打成平手,那楚玉必不是她对手。

    关雎宫这里,沐筱萝正紧锣密鼓的部署,龙干宫内却已硝烟弥漫。此刻,婴鹂正揪着小优的脖子,手中铮亮的匕首旋着圈儿的抵在了小优的喉间。桌上,银制的笼子里絮子似是感觉到周遭的危险,似求助般喵喵的嘶叫着。

    “住手!婴鹂,它只是个畜牲,你何必要拿它过不去!”楚云钊进门时屏退了门口所有侍卫和太监,反手将门关紧。

    “皇上怎么不留在关雎宫陪你那位傻娘娘,回来做什么!”婴鹂哼着小调,把玩着指间的匕首,声音极尽嘲讽。

    “婉儿平日里极宠这两只猫儿,若是它们出事,婉儿必定难受,你已经杀了刘醒,还不够?”楚云钊戾气走到桌边,伸手欲自婴鹂手中夺过小优。

    “皇上可别忘了当初对师傅的承诺!”婴鹂倏的揪起小优,凌厉的眸直直看向楚云钊。

    “朕的确承诺过紫阳真人,容你在皇宫通行无阻,直至查出作祟之人,可你查就是了,为何要跟婉儿过不去,她只是个痴儿,你亲眼看到的!难不成你怀疑这诸多事情的始作俑者会是婉儿么!”楚云钊后悔了,彼时自沐筱萝离开,楚云钊楚不能寐时,将前朝后宫发生的所有事细细探究,总觉得有些事太过诡异,不合常理。

    于是他想到了父皇临死前给他的一张王牌,这才修书给父皇的义兄,当年打下大楚万里江山的功臣之一,现已隐退的紫阳真人洛滨。三日之后,眼前这个婴鹂便带着紫阳真人的亲信笺出现在了楚云钊的面前。

    信笺上写的清楚,眼前女子是紫阳真人爱徒,若楚云钊愿意放权,并保证婴鹂安危,婴鹂便留下。楚云钊只道多了个帮手,当即为婴鹂安排了整个皇宫里除关雎宫外最豪华的寝宫月华殿,而且十分礼遇。

    “婴鹂有什么不能怀疑的!自婴鹂入宫,整个后宫皆无可疑之处,就只有关雎宫,频频出现状况。且不说别的,关雎宫就算是福地,也不可能长出灵芝来,更别提是有三百年年轮的紫光灵芝!婴鹂不过是想拿灵芝回去研究一下,便被那个不识相的太监横加阻拦,摆明了他是做贼心虚!婴鹂杀他不冤枉!还有这两只猫,皇上真能保证这两只猫不会有飞鸽的作用么!”婴鹂猛的扬起小优,冷蛰质疑。

    “简直不可理喻!自古还没有猫儿被驯化的先例,婴鹂,你别再无理取闹了,朕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楚云钊舍不得让沐筱萝再伤心难过,所以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要保住这两只畜牲的命,而且他也想借此警告婴鹂,在这个皇宫里,他才是执掌生杀予夺的那个人!

    “哼!若婴鹂非要杀了这两只畜牲呢?”婴鹂阴眸陡凛,眼底迸发出森森的寒意,看着楚云钊的目光,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幽怨。

    “你敢!”楚云钊剑眉怒睁,黝黑的眸子迸发出嗜血的凶光,垂在两侧的手渐渐握紧了拳头,手背青筋迸起,显然是动了真气。

    看着楚云钊眼中的杀意浓浓,婴鹂忽然失笑,转尔将小优抱在怀里,轻轻抚着。

    “皇上居然为了两个畜牲,动了杀婴鹂的心思,可见沐筱萝是个多有手段的女人,竟然只凭几滴眼泪,便赚尽了皇上的疼爱和信任。这样的女人,若说她是傻子,婴鹂死都不信!”婴鹂抚着小优的手忽然用力,怀里的小优顺间没了动静。

    “不要!混账!朕岂能容你!”楚云钊如何也没想到婴鹂竟如此嚣张,当即出掌,直击婴鹂胸口。婴鹂随手扔了小优,脚踩凌波的游走在楚云钊身边,凭楚云钊的那几招,想碰到她都难,何况是要她的命!几招下来,楚云钊已是气喘吁吁,婴鹂却分毫未损。

    “婴鹂!别以为朕拿你没办法!”楚云钊黑眸骤寒,健硕的身形忽然跃至墙边,单手猛的按在墙壁的水墨画上,只见数十支利箭仿佛箭雨般咻咻的射向婴鹂,婴鹂没想到楚云钊房间里竟有这样阴毒的埋伏,顿时凛然,身形如燕般躲闪,却还是被身后的冷箭刺进左臂。

    就在楚云钊再欲转动机关的时候,地上的小优忽然喵了一声,楚云钊愕然之际,方才停止施放暗器。

    “你..你没杀它?”看着地上的小优,楚云钊剑眉拧在一起,愤然怒视婴鹂

    “皇上果然金口玉言!为了个畜牲,居然不顾与家师的约定,欲将婴鹂置于死地!婴鹂真是心痛!你居然会被沐筱萝玩弄到事非不分的地步!可悲啊!可悲这大楚江山居然落到了你这个昏君手里!”婴鹂单手捂着受伤的左臂,悲戚低吼,眼角有泪溢出。

    “婴鹂,你为何执意要将矛头对准婉儿!她是痴儿这件事世人皆知!一个痴儿,她会有玩弄权术的本事?”看着婴鹂手臂上的鲜血,楚云钊有些懊恼,或许自己太过冲动了,若此事传到紫阳真人耳朵里,他断不会罢休。那人有父皇的免罪金卷,介时可是个大麻烦。

    “世人皆知..世人皆知的事也未必就是事实!世人皆知皇上与婉莫心伉俪情深,可沐莫心是怎么死的,皇上比任何人都清楚!为什么皇上可以跟沐莫心断情,却偏偏舍不下这个沐筱萝!”婴鹂怒了,悲戾的声音透着蚀骨的寒意。血,顺着她的藕臂蜿蜒而落,在地上开出一片曼珠沙华,将她脸谱上的那一朵衬的越发妖冶魅惑。

    “住口!沐莫心是难产而死!天下的人都知道!是难产!”楚云钊刚刚平复的心境突然狂涌起惊涛骇浪,他的逆鳞,不许任何人碰触。

    “难产?她分明死在冷宫,斩草除根,皇上做的很好,那个孩子要不得!”婴鹂笑了,狰狞的笑却透着一丝悲怆,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住口!朕让你住口!婴鹂,你别怪朕!”楚云钊动了必杀的念头,猛的扬起手掌,就在楚云钊欲启动龙干宫最阴毒的暗器时,婴鹂突然摘下脸谱。

    “如果皇上在看到这张脸之后,还想杀了婴鹂。那婴鹂无话可说..。”冰冷的声音悠然响起,平静的仿佛一滩死水,无波无澜。

    这一刻,楚云钊所有的怒意和杀机顺间化为乌有,剩下的,就只有骇然..

    适楚,新月高悬,繁星点点,关雎宫内,沐筱萝看着满桌的饭菜,食不甘味,楚玉午时便去了凤羽山庄,此刻怕是快要到了。此番回来,楚玉似乎改了不少,至少他不会再追问关于长乐宫的一切,这让沐筱萝很欣慰,如今面临强敌,她实在没心思在这件事上与楚玉再做周旋。

    此刻,沐筱萝刚刚撩下竹筷,便见汀月自门外小跑着进来。

    “娘娘,奴婢找遍了整个后宫,也没见到絮子和小优!”汀月气喘吁吁,心急回禀。沐筱萝秀眉微蹙,正欲开口之时,忽然听到一阵脆亮的铃铛声悠然响起。

    “娘娘!是..是她!您先进去!”那铃铛声落在汀月耳畔时,顿时惊起了她一身冷汗,可即便如此,汀月依旧挡在沐筱萝身前,大有以死护主之意。

    “你退下。”沐筱萝面色沉凝如水,深邃的眸散着冷冷的光晕,继而将汀月推到自己身后。此刻,婴鹂已然走进关雎宫,手中正提着关有絮子和小优的银笼。

    “还给本宫。”沐筱萝冷颜走到婴鹂面前,纤长的睫毛下,那双眼如古井无波,看不出半点情绪。

    “啧啧,皇后娘娘不该双手揉着眼睛,然后哭闹着扑到婴鹂身上,再伸手夺猫么?怎么不装了?”婴鹂看着眼前神色冰冷的沐筱萝,冷笑着,眼底却透着深刻的恨意。

    “皇上又没跟来,本宫犯得着么!”沐筱萝舒了口气,旋即转身,慵懒的坐到桌边,不再看向笼子里挣扎的猫儿。

    “沐筱萝,你用不用这么快就露出狐狸尾巴?婴鹂还没玩够呢!”见沐筱萝与此前判若两人,婴鹂心下微怔,忽然没了底气。

    “本宫也想陪婴姑娘玩啊,可皇上为了两只畜牲竟对婴姑娘下那么重的手,本宫不敢玩了,人命关天呢!”沐筱萝凤目瞥了眼婴鹂受伤的左臂,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沐筱萝!你别以为本宫不敢宰了它们!”听出沐筱萝言语中的讽刺,婴鹂发狠道。

    “天下猫儿多的是,这两只死了,本宫自会再抓两只回来,其实这些猫儿不过是本宫在皇上面前装白痴的工具罢了,所谓工具就和衣服一样,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沐筱萝云淡风轻的开口,心底却不是滋味儿,不管是彼时的仓鼠,还是现在的絮子和小优,都在她心里。

    “沐筱萝,你太嚣张了,你难道不怕皇上就在外面?如果你这些话被皇上听到,分分钟尸骨无存!”婴鹂冷哼着将银笼扔在地上,身姿摇曳着走到沐筱萝面前坐了下来。

    看着那双美如秋水的眸子,沐筱萝越发觉得熟悉,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本宫能活到现在,靠的可不是运气。”不管婴鹂会不会摄魂术,沐筱萝都刻意回避她的眼神和她脸谱上那朵诡谲的彼岸之花。

    “靠她!”就在沐筱萝语闭之时,婴鹂倏的自袖###出一支冷箭,那冷箭散着寒光直朝房顶而去,几乎同一时间,冷箭以极光的速度倒转,直朝婴鹂的面门扎来,也是这一刻,殷雪仿佛神降般落于平地,虽面色平静,可左手虎口却被震的发麻。身为隐卫,殷雪这是第一次被人逼的现了形。

    “好身手,不愧是殷世一族的隐卫,不过凭你,婴鹂还不放在眼里。”婴鹂说话间,刻意将接住冷箭的手隐于袖内,以掩饰那只手与冷箭摩擦而致翻卷的皮肉。

    “主人?”殷雪不理婴鹂嘲讽,恭敬看向沐筱萝。

    “没事,她若想杀本宫,早在进门时便动手了,你退下。”沐筱萝轻挥手间,殷雪陡然消失,不留半点痕迹。

    “你倒是聪明!婴鹂当然不会这么容易杀你!婴鹂一定要向所有人证明,你沐筱萝根本就是个欺世盗名的家伙,扮猪吃老虎,将皇上玩弄在鼓掌之间,与褒姒妲己之流无异,祸国殃民!”婴鹂讨厌沐筱萝淡定的表情,自她入世以来,还没有谁敢在她面前装淡定,尤其是后宫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嫔妃,哪个不是对她恭恭敬敬,当神一样拜着。所以,她准备给沐筱萝一些教训!

    “好啊,本宫就坐在这关雎宫里,随时等你拿证据来揭发本宫,不过本宫耐性有限,婴鹂,如果你没杀刘醒,你就算再嚣张,本宫都不会同你计较。但这次不同,让你手上沾着鲜血的那个人,对本宫十分重要,本宫答应过他,一定会为他报仇!”沐筱萝声音渐寒,清澈的眸狠狠瞪向婴鹂。

    “报仇?这个词很有意思,然则你在前朝后宫搞出这么多事,也是为了报仇?为谁报仇?”婴鹂秀眉轻扬,眼底闪过一道华彩,脸谱上的曼陀罗正散着幽亮的光芒。

    “为自己报仇,为..”就在沐筱萝欲道出仲儿的名字时,殷雪突然出现,猛的一掌击在沐筱萝后颈。

    “摄魂术虽然厉害,不过反噬力极强,所谓杀人一万,自损三千,殷雪劝你还是少用为妙。”殷雪目色幽冷的看向婴鹂,声音寒蛰如冰。

    “有点儿意思,等沐筱萝醒过来告诉她,凭你一个殷雪保不住她的命!”婴鹂冷笑着起身,扭动着身姿走出关雎宫,那阵铃铛声清晰脆亮,回荡在关雎宫内久久挥之不去。

    待婴鹂离开,殷雪当下在汀月的帮助下将沐筱萝抬回内室,直至第二日午时,沐筱萝方才从昏睡中醒过来,在得知自己中了婴鹂的摄魂术时,沐筱萝暗自惊讶,自己已经非常小心了,居然还能中招,看来婴鹂比她想象中的还难对付。

    晚膳十分,当久未露面的燕南笙忽然出现在沐筱萝面前时,沐筱萝却提不起半点精神,于是在面对那张美艳倾城的容颜时,沐筱萝甚至没送上一个笑脸。

    “果然是绝症啊!唉,天妒红颜,这话说的一点没错!”燕南笙不禁摇头,可沐筱萝分明在燕南笙悲叹的声音里,听到了狂喜的味道!

    “绝症?你说的该不是坐在你面前,精力充沛的本姑娘我吧?”在听到燕南笙声音里的窃喜时,沐筱萝振奋了!关于这一点,她必须得跟楚漠北学,就算牙疼的想挠墙,可派头一点儿不弱,这就叫气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