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28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6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废什么话啊!快把东西拿出来!”一侧,楚玉见事不妙,当即催促道。燕南笙只道自己有些太过喜形于色,也不敢再说刺激沐筱萝的话,登时自怀里取出一颗拳头大的珠子,只见那珠体黄绿相间,散着七彩光芒,整个关雎宫顿时亮如白昼。

    楚明珠沐筱萝见过不少,可这么大颗,而且能同时发出七彩光芒的楚明珠,沐筱萝真真是第一次见!

    “这..这是什么?”沐筱萝颓然的目光顿时亮烁如星,纤长的玉指贪婪的攀上了珠子。

    “本王答应你的悬棘天珠,如何?本王没有食言吧!”见沐筱萝一扫萎靡之态,楚玉心情大好。

    “稀世珍宝!”沐筱萝言简意赅评述,之后毫不客气的将珠子揣到自己怀里,生怕燕南笙反悔一般。

    “自然了,给堂堂大楚皇后陪葬的东西,岂能是泛泛之物..”燕南笙低声嘟囔着,随后自背上拎过一个水青色的包裹轻轻搁在桌面,此刻,众人的目光皆被眼前的包裹吸引,期待更大的惊喜出现。

    燕南笙慢慢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纯金打造的金盒,当然,这不是重点,沐筱萝在乎的是金盒里面的东西。当金盒被燕南笙打开那一刻,纵是见过稀世珍宝的沐筱萝都讶异的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只见金盒里赫然摆放着一顶水晶冠,冠体是由九种颜色的水晶拼接而成,做工之精细,甚至让人找不到拼接的缝隙,毫无瑕疵。

    “九晶冠?这就是九晶冠?”沐筱萝依稀记得楚玉曾跟自己提到过这个名字。

    水晶于世罕见至极,尤其是紫水晶,更是千金难得,而除了白色和紫色,其他颜色的水晶堪称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如今能在一顶凤冠上同时看到九种颜色的水晶,沐筱萝相信,纵是看惯稀罕之物的楼兰王亦会惊叹不止。

    “识货!虽然美人之前对南笙十分刻薄,不过南笙素有容人之量,其实南笙觉得吧..比起悬棘天珠和这顶九晶冠,这个金盒对美人更加有用。”燕南笙正色看向沐筱萝,倍感忧伤的拉起沐筱萝的手,大有诀别之意。

    “尊主不会因为这两件东西归了筱萝,就想不开了吧?”见燕南笙脸上的悲绝之意,沐筱萝挑了挑眉梢,饶有兴致的看着燕南笙的反应。其实刚刚燕南笙的每一句话,她都听的十分清楚。

    “南笙有什么想不开的啊!现在得了绝症的又不是..”燕南笙又有些忘形了,眉飞色舞的样子恨的沐筱萝直磨牙。

    “殷雪,这两件东西替本宫收好。”沐筱萝深吸了口气,旋即唤出殷雪,将悬棘天珠和九晶冠递到殷雪手里。殷雪点头应下,随后带着这两样东西消失在关雎宫的正厅,因为她已经预感到主人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深深的,毫不留情的打击燕南笙。

    “对啊,一定要收好!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燕南笙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倒是一侧的楚玉,似乎感觉到沐筱萝的眼神有些诡异,当下拉过燕南笙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着什么急啊,我还想跟美人多呆些时日呢。”燕南笙打定主意陪沐筱萝走这人生最后一程。

    “王爷真是不懂尊主的心思,筱萝时日无多,介时尊主只要熬到筱萝魂归西天,再将送给筱萝那些个陪葬的玩意偷偷挖回去,岂不美哉!”沐筱萝幽柔的眸子荡着浅浅的波浪,柔嫩的玉指抚着桌上的赤金方盒,声音冷的让人发寒。

    “美人这话说的,我燕南笙就不是那样儿的人!”燕南笙据理力争,不过底气明显不足,事实上,沐筱萝的话正说到他心坎里,早在凤羽山庄楚玉开口相求的时候,他就已经琢磨好了这个主意,虽然掘坟这种事儿有些不地道,可那是悬棘天珠啊,那是九晶冠啊,那是他的命根子啊!

    “其实以尊主的实力,弄个金棺轻而易举,又何必这么小气,难不成尊主以为堂堂大楚皇后死后会像平民一样烧成灰?”沐筱萝丝毫不理会燕南笙的信誓旦旦,转手将金盒交到汀月手里。

    “火葬很流行啊!”燕南笙脱口而出,一侧,楚玉已经抹汗很久了。

    “咳咳,既然如此,若哪日尊主驾鹤西去,筱萝一定会亲自给尊主主持火葬,也一定会让他们尽心尽力,烧的尊主连骨头渣子都不剩。”鉴于燕南笙此刻的表现,沐筱萝异常懊恼,若早知燕南笙这样薄情,彼时她就该下手狠一点儿,不过现在明白过来也不迟!

    “南笙可是要活很久的!”看出沐筱萝眼中的诡异,燕南笙顿时觉得气氛不对。

    “不管尊主活多久,筱萝都奉陪!”沐筱萝的声音仿佛是打在夏季池塘荷叶上的雨滴,清亮透彻,悦耳动听。

    “你不是……楚玉!”燕南笙恍然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在看向楚玉时,瞪的差点儿没掉在地上。

    “咳咳……本王还是觉得换个话题比较好,关于摄魂术的事。”楚玉发誓,他骗人的本事真心不高,可没想到燕南笙相信了,这能怪谁呢?

    “还我悬棘天珠,还我九晶冠!”此时此刻,对燕南笙来说,一切都是浮云,要回悬棘天珠和九晶冠才最重要。

    “尊主开玩笑呢?你何时看见到筱萝手里的东西被人要回去过。”沐筱萝笑了,笑的肆无忌惮,花枝招展。一侧,楚玉刹那的愣神儿,自刘醒死后,沐筱萝该是有多久没笑过了。倒是此刻的燕南笙,即便眼前是仙女下凡,他也不会勾一下唇角。

    “你真以为本尊打不过殷雪啊!”燕南笙急了,开始撸着胳膊。

    “师兄啊,本王觉得在这件事上,我们该谈感情。”见燕南笙来真格的,楚玉当即拦在燕南笙面前。

    “别根本尊提感情,太伤钱!”看着眼前这个不争气的师弟,燕南笙无语泪先流,要不是同门之情,他会栽在这个小女子身上么!会么会么!

    “如果师兄真要追究,便将这帐算到楚玉身上,这件事与沐筱萝无关。”楚玉深吸口气,当即表明心迹。

    “那你把悬棘天珠和九晶冠还我?”燕南笙瞪大眼睛看向楚玉。

    “这不大可能。”楚玉犯难摇头。

    “贼窝!以后请本尊来,本尊都不来!给钱也不来!”燕南笙顿悟之后,恨恨欲走。

    “师兄别走啊,摄魂术..”见燕南笙扭头欲走,楚玉当即上前两步,却见燕南笙转过头来,自怀里掏出十来只粉色的铃铛抛给楚玉,之后又自袖内取出一盒香料摔在桌上,这才转身离开。

    “真的给钱都不来么?”沐筱萝挑眉看向那抹逶迤的身影,音色清澈悦耳。门口处,燕南笙犹豫许久,终是转身。

    “再研究!”丢下这句话,燕南笙点足跃起,那抹身影划破楚空,留下一道绚丽的惊鸿。

    待燕南笙离开,楚玉方才转身将手中的粉色铃铛搁在桌上,继而怯怯看向沐筱萝。

    “本王可没有诅咒你的意思,你也知道我师兄那个……”楚玉以为沐筱萝会生气,毕竟被说成绝症,谁都不会高兴。

    “没关系啊,如果被人说两句就能换来两件稀世珍宝,筱萝还真不介意王爷再多诅咒几次,而且下次可以说的再狠一点儿,筱萝不在乎,反正这招筱萝也时常用在王爷身上。”沐筱萝不以为意,彼时为诓燕南笙,她也没少在楚玉身上栽赃,有那么一刻,沐筱萝忽然同情起燕南笙来,活的真艰难啊!

    “咳……也不知道师兄丢这些个玩意是什么意思?”楚玉转移话题,再听下去,他很有可能会在沐筱萝嘴里听到自己已经得了几十种绝症。

    “殷雪。”沐筱萝垂眸看着桌上的铃铛和香盒,轻声唤出殷雪,她相信殷雪该清楚这些东西的用途。

    “回禀主人,如果殷雪猜的没错,婴鹂之所以会在对方万分警觉之下施展摄魂术,靠的是她脚下的铃铛和脸谱上的那朵曼珠沙华,而且婴鹂每每进门,殷雪都会闻到一股极淡的幽香,有些像龙涎香的味道,却比龙涎香淡很多,若不仔细嗅,根本察觉不到,殷雪在想,盟主之所以给我们铃铛和香盒,必定是一物降一物,我们且将铃铛带在身上,再将香盒置于房间里,定有效果。”殷雪冷静分析。

    对于殷雪的解释,沐筱萝表示认同,随即命汀月将铃铛串起来带在手上,楚玉却觉得十分别扭,一个大男人走到哪儿都丁零丁零的,他实在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目光,不过碍于沐筱萝的淫威,咳咳,是神威,楚玉也只得在关雎宫内应付带着。

    楚,寂静无声,月光如碎银般穿过窗棂洒落下来,龙干宫内,楚云钊直直躺在床榻上,漆黑的眼睛如两个黑洞般深不见底,其间滚动着盘旋的飓风,当看到婴鹂脸谱下,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容颜时,楚云钊震撼了,他从不知道这世上,居然会有长的这么像自己的人,不是像,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而且还是个女人!

    楚云钊辗转难眠,脑子里一片混乱,龙凤胎?母妃当年若真产下的是龙凤胎,又为何要将婴鹂送出皇宫,交到洛滨手里?难道洛滨会比父皇更在乎那个婴孩?而洛滨又为什么会在功成名就后隐退出家?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楚云钊心里有了不好的念头,那一刻,他害怕极了,如果事实真如他所想,那婴鹂和洛滨都不能活着!

    可母妃已经死了,这个事实怕是没人知道,就只除了洛滨!当然,在时局未在他掌控的情况下,他万万动不得婴鹂!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婴鹂出奇的没到关雎宫找茬,这样沐筱萝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当听到汀月打听到的消息后,沐筱萝知道是自己大意了。

    “娘娘,不好了,皇上昨日将桓横下了天牢,定于三日之后斩首示众,宸妃今晨去求皇上,也已被打入冷宫!”汀月气喘吁吁回禀,脸上尽显焦急之色。

    “什么!”沐筱萝闻声陡震,声音都有些变了调,她怎么都没想到婴鹂会对桓横下手。

    “主人,婴鹂来了。”就在沐筱萝开口之际,殷雪忽然飘际到沐筱萝身后,肃然禀报。沐筱萝深吸口气,微微点头后退了殷雪。下一秒,只见一袭绫罗羽衣的婴鹂正身姿娇柔的走了进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损失了一位爱将,真是可惜啊皇后娘娘!啊不,或许我该叫你静心才对。”婴鹂盛气凌人的走到沐筱萝面前,纤长的睫毛下,那双眼透着无比凌厉的目光。

    “本宫心里是堵的慌,不过你心里也未必好受到哪儿去。”沐筱萝抿了抿唇,悠然坐下,手中的粉色铃铛随着沐筱萝的动作丁零作响。此时,婴鹂方才注意到沐筱萝手腕上的铃铛,亦嗅出那股原本不存在的幽香。

    “这话怎么说?”婴鹂表情有些严肃,有了这些干扰,她想再给沐筱萝施术几乎不可能了。

    “桓横是真的不知道静心是谁呢,所以你费尽心机也不过是除了本宫身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沐筱萝说着话,接过汀月递过来的清茶,自顾品着。

    “沐筱萝,皇上待你不薄,你居然有起兵造反的心思,你简直是疯了!”沐筱萝的话说到了婴鹂的心里,彼时当听到桓横道出一切的时候,婴鹂简直不相信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野心!她是想要干什么?当皇帝!

    “没证据,就别乱说话,筱萝现在是一国之后啊,造反?呵,这件事你现在说出去,若有一个人信,筱萝随你姓!”沐筱萝就是想气婴鹂,气死她!

    “沐筱萝,你别得意,婴鹂今日能杀你一将,明日就能斩下你的脑袋!”婴鹂剑眉紧皱,愤怒的眸子燃起熊熊烈火。这一刻,沐筱萝怔住了,那双眼,那么熟悉,熟悉到她这辈子都忘不掉,彼时冷宫,就是这样一双眼睛,戳穿了她的心脏,毁了她的一生。楚云钊?这双眼睛分明与楚云钊如出一辙,沐筱萝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初见之时,便觉得此人熟悉,原来是这样啊!

    “娘……”一侧,汀月见沐筱萝神色异常,当即拼命的摇着铃铛,直摇到婴鹂拍案而起。

    “摇什么摇啊!我都没用摄魂术!”许是被沐筱萝的目光看的心慌,婴鹂不再久留,登时转身离去。

    “娘娘,您没事吧?”汀月哪里肯信,顿时将双手搁在沐筱萝耳边,猛的一摇。

    “本宫头晕,耳鸣。”沐筱萝缓缓闭眼,以手抚着太阳穴。

    “她居然敢说自己没用摄魂术!骗子!”汀月恨恨道。

    “她是真的没用摄魂术。”沐筱萝深吸口气,尊重事实道。

    “那您?”

    “你摇的……”汀月闻声,顿时停止动作,原地化石。

    桓横被俘这件事让沐筱萝很头疼,不管怎样,她曾答应过桓横保他父女两人安然无恙,可如今,他们一个下了天牢,一个打入冷宫,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坐视不理,只是婴鹂既然敢将桓横关进天牢,必是做足了准备,只等自己上勾。鉴于此,沐筱萝万般无奈之下,提出一条建议。

    “你让本王勾引婴鹂?沐筱萝,我没听错吧?”楚玉愤然起身,怒目而视,想他楚玉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做那种龌龊之事!

    “那现在王爷是去啊?是去啊?还是去啊?”彼时婴鹂离开关雎宫时,曾对楚玉抛过媚眼,沐筱萝记的十分清楚。

    “不去!”楚玉斩钉截铁。

    “王爷就忍心让桓横死在狱里?他也曾与王爷浴血沙场过吧?”沐筱萝晓之以理,柔声道。

    “与本王浴血奋战的人多了去了,若有事都找本王,那本王岂不比如来佛祖还忙!”楚玉不以为然。

    “现在也没都来找,不就只有一个桓横嘛!”沐筱萝撒娇陪笑。

    “说什么都没用!本王不会去!”若别的事楚玉还有的商量,但这件事,他抵死不从。

    “不去算了!殷雪,随本宫一起闯天牢!就算赔上这条命,也好过被人指着鼻子骂忘恩负义!”见楚玉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沐筱萝也来了脾气,当下起身欲走。

    就在殷雪欲揽沐筱萝纵身离开之时,楚玉绷不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