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28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5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勾引女人这种事儿……本王是真不会啊!”楚玉妥协了,满目忧伤。见楚玉松了口,沐筱萝眼底的精光一闪而逝。

    “不会可以学啊,筱萝教你!”于是在沐筱萝的口传身授下,楚玉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与此同时,沐筱萝亦修书一封给了燕南笙,只是她不确定燕南笙会不会在看到沐筱萝三个字的时候,把信笺扔掉。

    时间确定在了桓横预定斩首的前一晚,沐筱萝命楚玉与殷雪分头行事,自己则与汀月在西郊的破庙里等待消息。

    秋风瑟瑟,带着几许凉意入体,沐筱萝倚在庙门处,神色透着掩饰不住的焦虑,即便部署周密,可让殷雪独自去闯天牢,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婴鹂不是泛泛之辈,就算婴鹂不在,她设下的埋伏也一定不简单。

    正如沐筱萝所料,殷雪在救桓横的过程中的确遇到了极大的阻碍,险些丧命,不过让人欣慰的是,燕南笙所派的十八隐卫及时出现,助殷雪成功脱险,桓横自是安然无恙。为了不让沐筱萝担心,殷雪并未将此间凶险如实相报,沐筱萝也是后来从燕南笙的嘴里知道的这件事,那一刻,沐筱萝后怕极了,若是用殷雪的命与桓横交换,她是万万不肯的。

    此刻,桓横正被殷雪搀进破庙,囚衣加身,头发蓬乱。

    “老夫求你,救救桓儿!求你!”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桓横登时跪在地上,泣泪哀求。

    “桓老将军快起来,静心既然能把将军从天牢里救出来,自然也会保宸妃无恙。将军只要按着静心的安排离开皇城,静心保证,将军到达安地点之时,便是你与宸妃父女重聚之日。”比起救桓横,救桓采儿要容易的多,毕竟沐筱萝在宫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眼线和心腹,要从冷宫救个人出去还不费劲儿。

    “老夫多谢静心姑娘!事已至此,老夫如今唯姑娘马首是瞻!”这一刻,桓横彻底背叛了大楚,投到沐筱萝的门下。

    且说碧水湖畔,楚玉不停的噎着喉咙,半盏茶的功夫才憋出一句话。

    “婴鹂姑娘的天姿国色,楚玉……”不管楚玉多努力,可‘倾慕已久’这四个字他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大楚国上下谁人不知肃亲王倾慕已久的对象是已故皇后沐莫心,王爷既然不愿说那些自欺而又欺人的话,便不用勉强了,而且就算王爷倾心婴鹂,婴鹂和王爷也不可能!彼时关雎宫,婴鹂不过是开玩笑罢了。”看着身侧俊逸如仙的男子,婴鹂多少有些惋惜。

    “咳咳……本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约你出来赏月。”楚玉歪打正着,距中秋还有两日,楚空的圆月恰好硕大如盘,美轮美奂。

    “赏月?婴鹂过往那些年做过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赏月。”婴鹂垂眸,心底百转千回,她没有理由怪生她的父母,养她的师傅,可这些年,她真的孤独。

    “那我们……”楚玉哪有心思听婴鹂说话,只道不让她离开便是不负沐筱萝所托了。

    “其实王爷约婴鹂出来,无非是想牵制住婴鹂,方便殷雪到天牢救人!沐筱萝也太自负了,婴鹂承认,殷雪的确厉害,若单打独斗,婴鹂未必能占到便宜。可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婴鹂已经在天牢布下天罗地网,只要殷雪敢闯,婴鹂必保她有去无回!”婴鹂眉眼间透着的寒光让楚玉相信她口中所言皆是事实。

    没有犹豫,楚玉当即转身,却被婴鹂拦了下来。

    “现在想救怕是来不及了。楚玉,婴鹂劝你一句,莫跟沐筱萝扯上关系!”婴鹂横挡在楚玉面前,单手拔出利剑,平举当胸。

    “你拦不下本王!”楚玉双目寒蛰,陡然出手。

    “王爷难道没问过沐筱萝为何要救桓横?还是王爷早就知道沐筱萝欲起兵造反?亦或者沐筱萝所做一切,皆是得了王爷的意思!”婴鹂虚晃一招后退数步,一脸冰冷的看向楚玉。这便是婴鹂同意到碧水湖畔的主要原因,她想知道这些事的幕后主谋到底是沐筱萝,还是楚玉!

    “你……你说什么?筱萝想造反?她……她居然想起兵造反!”楚玉整个人怔在一处,心似被银丝缠绕,只轻轻牵扯便带来几欲窒息的极痛,自从在庾傅宁口中听到那句‘被心爱的男人背叛’开始,楚玉便隐约猜到了什么,一路走来,沐筱萝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婴鹂此刻的那句造反,楚玉终于明白了事实的真相,而这真相,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也是最无法接受的!

    “王爷的反应让婴鹂欣慰。”显然,楚玉并不知道沐筱萝的那些伎俩,婴鹂如是想。就在这时,一身着黑色楚行衣的男子突然出现,踉跄着跪在婴鹂面前。

    “婴护卫,大事不好,桓横被人劫走了!我等损伤惨重!”男子唇角有血,似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你们这么多人居然拦不住一个人!”婴鹂勃然大怒,猛的揪起地上的黑衣人。

    “回护卫,不是一个人,是十九个人,而且个个身手了得!他们就差拆了天牢啊!”黑衣人表情痛苦,唇角血流不止。婴鹂闻声陡震,当即纵身跃起,直朝天牢而去。

    碧水湖畔,楚玉颓然站在原地,双眼空洞的望着眼前水波粼粼的湖面,月光下,那湖面似是洒满了碎银,美的缥缈虚幻。

    莫心,是他吗?怎么会是他啊!你那么爱他!为他做尽一切!他没有理由啊!为什么……

    楚玉一步步走向碧水湖,泪水模糊了视线,忽的,他仿佛看到了湖中央升起一抹身影,那仿佛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仙子,美的让人心碎。

    “莫心……对不起……楚玉不该放手的……这一次,楚玉死都不放……死都不放……”楚玉恍惚中加快脚步,他想握紧湖心女子的手,一辈子不放,身体却渐渐沉入湖底……

    不知过了多久,楚玉终是在恍惚中清醒过来,耳边隐隐传来熟悉的声音

    “怎么这样啊!本宫就差提着耳朵告诉他,千万别看婴鹂的脸谱!他怎么就不听!还有铃铛!这么重要的时候怎么可以不带铃铛!这是猪头么!啊!汀月,你说楚玉的脑袋里是灌进水了么!真气死人了!”床榻旁边,沐筱萝双手合在胸前,嘴里碎碎念叨着,脚下的步子杂乱无章。

    “娘娘,您别自责了,御医已经说过,幸好救的及时,王爷只是染了点儿风寒,并无大碍。”沐筱萝身侧,汀月小心翼翼劝慰,自殷雪将楚玉从碧水湖里救起来之后,沐筱萝便一直唠叨到现在。汀月知道,主子是在后怕,如果楚玉真的出了事,她甚至不敢想象主人会有怎样过激的行为。

    “无大碍为什么现在还没醒啊?一群庸医!对了,本宫怎么就给忘了!去拿纸,本宫要让燕南笙快点儿把九曲回魂丹送过来!”就在沐筱萝恍然之际,榻上的楚玉终于有了动静。

    “九曲回魂丹一共就三颗,都被你诓到手了,现在你就算用悬棘天珠和九晶冠换,他也生不出来啊……咳咳……”楚玉屈臂在床上,缓缓起身。彼时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里,他拉着沐莫心的手,走了很长一段路,长的他忘了时间,如果不是耳边某人聒噪个不停,他想他或许不会醒过来。

    “你终于肯醒了!我有没有提醒过你,带上铃铛啊!有没有!”在听到楚玉声音的那一刻,沐筱萝几乎是弹跳着坐到了榻前,眼中氤氲的雾气昭示着她所有的恐惧和不安。

    “忘了……”看着沐筱萝情不自禁涌出的泪水,楚玉暗自噎喉,将所有的问题咽回到肚子里,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沐筱萝的用心良苦,不是所有的隐瞒都是欺骗,也不是所有的欺骗都那么无情。

    “忘了!你差点儿死了知不知道!汀月!”沐筱萝狠狠抹掉眼角的泪水,自汀月手里拿过一条栓着铃铛的银链。

    “你……干什么?”见沐筱萝朝自己伸手,楚玉狐疑开口。

    “干什么!你不是忘了么!那筱萝替王爷想着!”沐筱萝也不顾床上之人的反抗,登时拽过楚玉的衣领,随手将银链扣在楚玉脖子上,最让楚玉无语的是,这链子居然还上了锁!

    “这不行!沐筱萝,你不能把本王当猫养啊!快把钥匙给本王!”楚玉将盘旋于胸的质疑和情感深深埋藏在心底。从此刻开始,他会不遗余力的帮沐筱萝坑蒙拐骗,不遗余力的帮沐筱萝搜刮钱财,直到她达成心愿为止,因为沐筱萝的心愿便是他的心愿。

    “哼!”沐筱萝握着钥匙走下床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因为她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眼见着沐筱萝径自离开,楚玉当即用手狠狠扯拽银链,却不想银链比他想象的要结实,凭他的内力,竟然没有震断。

    “王爷还是别费力气了,这银链里面有玄铁的成分。”汀月好心提醒。

    “汀月,本王求你……。”

    “王爷才醒过来一定饿极了,奴婢这就为您准备膳食。”汀月当然知道楚玉想说什么,当下转身,逃之夭夭。

    适楚,晚膳十分,在楚玉的百般乞求,千般讨好下,沐筱萝终于同意将钥匙交给楚玉,不过前提是他必须一五一十的将与婴鹂在碧水湖边发生的一切,一字不差的讲出来。

    “王爷的意思是婴鹂没看上你?”沐筱萝很严肃的将楚玉从上到下打量了好几遍,怎么都无法理解

    “这可是婴鹂亲口说的,她说当时只是跟本王开个玩笑,而且就算本王倾心于她,我们也不可能!”楚玉倒觉得无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没谁有本事能让世界的人都喜欢。

    “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的理由啊?”沐筱萝托腮沉思,狐疑问道。

    “是啊,又不是兄妹,有什么不可以的。”汀月也觉得楚玉风流倜傥,此间魅力无人能挡。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听到兄妹二字的时候,沐筱萝陡然一震,忽然想起婴鹂那双眼酷似楚云钊。

    “庄太妃就只生下楚云钊和楚厉宇两个龙裔?”沐筱萝正色看向楚玉,急声质问。

    “这么浅显的问题,你会不知道?”楚玉不以为然反问,却在看到沐筱萝食指悬着的钥匙时,态度顿时软了下来。

    “据楚玉所知,事实正是如此。”楚玉狠狠点头。

    “筱萝倒觉得未必。殷雪,替本宫仔细调查庄太妃。”沐筱萝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对于庄太妃,她的印象很模糊,因为庄太妃在生下楚厉宇后,因体虚气短,不久便撒手人寰。

    “咳咳……钥匙是不是该还给本王了?”见沐筱萝起身欲回内室,楚玉心下生急,起身问道。

    “哦,给你。”沐筱萝倒不吝啬,当即将手中细如银针的钥匙递给了楚玉,就在楚玉暗自舒了口气的时候,沐筱萝忽然自袖内掏出至少三十多把几乎一模一样的钥匙。

    “忘了告诉王爷,那链子每个拼接的地方都配有一把钥匙,只有同时将所有钥匙部###孔里,链子才会打开。王爷保管好了,若是丢一只可就糟糕了。”沐筱萝云淡风轻的说着,眸光那样无害。

    楚玉闻声,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继而踩着戾气的步子走到沐筱萝面前,将手中的钥匙狠狠拍在沐筱萝手里,之后转身离开,不置一词。

    “娘娘,王爷为什么不要这个了?”汀月不解的看向沐筱萝。

    “他怕丢。”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楚玉叙述的内容有些地方自相矛盾,显然他是有所隐瞒的,至于隐瞒什么,沐筱萝不想追究,或许她该相信楚玉一次。

    龙干宫内,楚云钊面色凝重的坐在翡翠方桌旁,深幽的眸子紧紧盯着桌上忽明忽暗的烛火。

    “皇上,您现在应该相信婴鹂的摄魂术了,事实证明,桓横在摄魂术控制下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那个叫静心的女人的确存在,而且这次,就是这个女人救走了桓横和桓采儿!”彼时婴鹂将桓横劫持到龙干宫,并在楚云钊面前施展摄魂术,桓横自是将与静心之间的对话和盘托出。

    楚云钊将信将疑,于是婴鹂便设下陷阱,如果有人营救桓横,便说明桓横所言非虚,那个叫静心的女人的确在筹谋造反。

    “除了在朕面前,你可有在别人面前摘下脸谱?”楚云钊陡然抬眸,口中的问题却与桓横无关。

    心,骤然紧缩,婴鹂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楚云钊,半晌方才苦笑出声。

    “婴鹂觉得皇上现在该纠结的是您的江山,而不是婴鹂的身份!”纤长的睫毛下,那双眼隐隐透着失望和无奈。

    “朕不是那个意思,如果你愿意,朕大可昭告天下,予你公主名号。”楚云钊在说谎,就算婴鹂与自己真是双生子,他们皆是父皇的子嗣,楚云钊也不敢将婴鹂的身份公之于世。一个公主,出生之日便被偷偷送出皇宫,且是在前朝重臣身边长大,说出去,必定会引起世人猜测,为楚云钊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婴鹂若想以真面目示人,当初就不会带着这个脸谱站在皇上面前,而且如果不是皇上写下求助信函给师傅,婴鹂甚至不会出现在这里!不管皇上信与不信,婴鹂只想为皇上做些事,毕竟我们身上留着相同的血。”对于这份亲情,婴鹂自骨子里珍惜,尤其在看到楚云钊那张与自己丝毫无异的俊颜时,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亦暖了几分。

    “你是朕的胞妹,这世上谁都有可能害朕,你却不能,朕明白。”楚云钊狠狠点头,貌似诚恳的语句让婴鹂感动莫名。

    “婴鹂多谢皇上信任,如今桓横已被人劫走,无疑证明了有人欲图谋大楚江山,皇上可猜到此人是谁?”有了上次的不愉快,婴鹂不敢贸贸然提及沐筱萝的名字,她知道除非是有确凿的证据,否则楚云钊死都不会相信,他最爱的女人,世人眼中的白痴,竟然有逆天的心思,而且已经付诸行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