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28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显而易见,虽然殷雪杀了肃亲王府内所有的黑衣人,不过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洛滨早晚都会知道,婴鹂是在肃亲王府被袭。”沐筱萝神色肃然。

    “可婴鹂并未死在肃亲王府,而且还是本王救了她!”楚玉握着手中的钥匙,一个个的尝试。

    “救活了么!”沐筱萝苦笑反驳。

    “对了,你准备怎么处理婴鹂的尸体?”楚玉恍然问道。

    “自然是藏起来,能瞒多久是多久。一来会让楚云钊寝食难安,二来若王爷真落到洛滨手里,本宫或许能用它救王爷一命呢。”即便如此,沐筱萝真心不希望第二种情况发生。

    “你以为本王是吃素的么!”楚玉虽未与洛滨交过手,不过他这一身武功也是有名师指点,苦练而成的,他可不是什么绣花枕头。

    沐筱萝无语浅笑,她自然知道楚玉的能力,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必须谨慎。

    适楚,龙干宫

    楚云钊独坐龙榻,单手抚额,黝黑的眸紧盯着地上的青龙。

    “还没找到?”楚云钊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焦虑,眼底一片惶恐。

    “属下失职,所有派到肃亲王府的杀手无一幸存,所以无人看到肃亲王有没有出入王府,而且属下寻遍整个王府,亦未找到婴侍卫的尸体。”青龙面露愧色,据实禀报。

    “找不到?难道她能凭空消失不成!再找!务必要找到婴鹂,不管是死是活!”楚云钊剑眉倒竖,愤怒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握着拳头的手狠狠砸在龙榻上。

    “属下遵命!”青龙不敢怠慢,当即离开龙干宫。

    “安柄山……给朕倒水。”楚云钊只觉头痛欲烈,恍惚开口,却在等了片刻后恍然,安柄山已经死了呵。自安柄山死后,楚云钊便不在龙干宫内安排守楚的太监,连安柄山都在害他,这皇宫里还有谁是可以信任的?他不知道。

    翌日,楚云钊才下早朝便到了关雎宫,明理是看沐筱萝,实则却在调查楚玉,言谈之间,楚玉只道自己那段时间去了花房,尔后楚云钊寻得花房工匠亦证实了这一点,这样的结果让楚云钊越发忐忑不安。

    他本以为这一局必会取了婴鹂的命,所以才肆无忌惮的命青龙引婴鹂入局,如果婴鹂侥幸逃生,她必会顺藤摸瓜,继而发现肃亲王府的事是自己一手策划,介时他该如何自处?

    有了这样的负担,楚云钊再无心思与沐筱萝花前月下,自那之后,楚云钊几乎十天未入关雎宫,而这十天,沐筱萝过的亦不轻松,尤其是楚玉,几乎用了整整八天的时间才将那三十七把钥匙按照正确的顺序**链子里,从此结束了他的圈养生涯。

    关雎宫内,沐筱萝看着手中的信笺,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发生什么事了?”楚玉一进门,便注意到沐筱萝一脸怒意,连额头上的青筋都欲暴裂一般。

    “那个杀千刀的楚漠北,居然将明月峡贼匪被灭门的事儿叩到本宫头上,而且大肆渲染,害的现在天下贼寇都对‘旌沐号’虎视眈眈!奔雷已经有半个月没敢派出商队了,损失惨重!”沐筱萝紧攥着手中的信笺,恨的咬牙切齿。

    “天下贼寇?会不会这么严重啊?”楚玉皱眉走到沐筱萝对面,质疑开口。

    “自己看!”沐筱萝将信笺递给楚玉,直到现在,她亦未想出解决的办法。

    “寒锦衣……燕南笙跟他很熟悉啊。”当看到信笺上这三个字的时候,楚玉眉宇间的川字越发深了几分。

    “燕南笙认识他?那倒好办了,熟人好办事。”沐筱萝挑眉看向楚玉,眼底抹过一丝希翼。

    “他们真的很熟,熟的化成灰都认得,咳咳……他们是世仇。”楚玉忽然觉得头疼,此事相当棘手。

    “世仇也好,至少燕南笙能跟我们同仇敌忾!”沐筱萝倒没有那么绝望。

    “这个恐怕很难,确切的说,是寒锦衣将燕南笙看作世仇,而燕南笙只道寒锦衣是个抵死不想见到的人罢了。”楚玉说的极为复杂。

    “为什么?”沐筱萝不是个八卦的人,可她实在想不出这个寒锦衣是怎么得罪燕南笙了,才会被燕南笙列入禁忌。

    “当年燕南笙的爷爷被尊为天下第一美男子,身边自然是蜂蝶环绕,莺燕无数。其中便有一位勇气可嘉的女子当众表白,此女虽然勇气可嘉,不过长相就有点儿违背自然了,结果可想而知。其实以此女的勇气,被当众拒绝也没什么,问题就出在,不过三日,燕南笙的爷爷选了一位比她更丑的女子为妻,而且呵护的跟什么似的,那个女人恰恰还是此女的庶出妹妹,这就有人不干了!此至之后,此女便以燕氏家族为敌,十分不巧的是,这个女人最引以为傲的孙儿,便是寒锦衣。”楚玉也只知道这么多,各种细节,他便不得而知了。

    “没想到天下贼匪的尊主和燕南笙竟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啊!可这件事除了燕南笙,筱萝实在找不到更适合的人解决,怎么办……”沐筱萝长吁口气,眼底透着颓然之色。

    “不如这样,本王走一趟凤羽山庄跟燕南笙商量一下,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楚玉提议道。

    “不行,你现在哪儿都不能去!”沐筱萝当即拒绝。

    “来去不过三五日,而且本王运气也不会那么差,退一万步讲,就算遇到洛滨,本王也未必就打不过他!”楚玉知道沐筱萝担心自己的安危,可莽原的事对沐筱萝有多重要,他一清二楚。

    “这样……也好,那筱萝让殷雪随行。”这是沐筱萝的底线。

    “好!事不宜迟,本王现在就走!”楚玉当下起身,与殷雪离开楚宫。看着楚玉消失的方向,沐筱萝清眸微眨,一抹忧色漫上双眸。

    十天的时间,婴鹂仿佛人间消失一般无迹可寻,楚云钊原本忐忑的心渐渐稳了下来,以婴鹂的个性,如果她还活着,早就到自己面前质问了,又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不露面。

    于是在青龙禀报无果之后,楚云钊反倒松了口气,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下去吧。”楚云钊的语气显然没有彼时那样凌厉,可就算是死,他也要见到尸体,这样他才安心。

    待青龙离开,楚云钊颓然倒在龙榻上,粗糙的手指下意识抚向身侧,空荡无依,于是楚云钊想到了沐筱萝,那样乖巧的可人儿,总能不经意挑拨他的心弦,得此宠儿乃上天之意,他又岂可辜负上天美意呢!

    思及此处,楚云钊登时起身,却在欲下龙榻之时,感觉到一股凉意陡然袭至颈间。

    “你是谁?”楚云钊奋力压制住心里的恐慌,狠声质问。

    “皇上可还记得答应过贫道什么?”清冷的声音虚幻缥缈,仿佛自九天传来,楚云钊闻声愕然,却在下一秒强自镇定,转眸看向身边之人。

    借着楚明珠的光芒,楚云钊分明看到一花白胡须,道骨仙风的老者站在自己面前,手中的利刃散着冰冷的寒光。

    “洛将军?好久不见啊!”楚云钊暗自狠吁口气,旋即激动起身,欲伸手去扶洛滨。

    “皇上还没回答贫道的问题。”洛滨双目幽冷,手中利剑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

    “朕记得,朕答应过将军会护婴鹂无恙。可是……可是朕万万没想到,婴鹂为查宫中奸细,竟失踪数日!朕倾力去寻,却没发现半点踪迹!是朕辜负了洛将军!是朕疏忽啊!”楚云钊痛心疾首摇头,自责开口。

    “失踪?皇上可知婴鹂最后出现在哪里?”洛滨双目幽深,声音浑厚铿锵,显然内力极为深厚。

    “肃亲王府。”楚云钊没有犹豫,当即说出地点,眼底那抹诡异的光芒一闪而逝。

    “楚玉……婴鹂怎么会查到楚玉那里?据贫道所知,楚玉住在后宫差不多一年了。”洛滨质疑看向楚云钊。

    “此事朕交由婴鹂姑娘权处理,个中缘由朕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婴鹂姑娘言辞之中倒是提及楚玉,可楚玉是朕的手足,若说他是奸细,朕如何都不能相信!”楚云钊表情沉重,眼中透着些许无奈。

    “关于这件事,贫道自会替皇上查明真相,不过在此之前,恕贫道必须先找到婴鹂。”洛滨没有怀疑楚云钊的话,缓缓收了利刃。

    “将军既然来了,朕这便命人准备寝宫,让将军好生休息!”见洛滨收剑入鞘,楚云钊的心方才落了地,与此同时,在楚云钊心底,一抹杀意蒸腾而起。

    “洛滨已入道,道号紫阳真人,再不是什么将军。皇上好意贫道心领了,告辞!”洛滨双手打了个揖,正欲离开之际,忽然转身。

    “不知……婴鹂可在皇上面前摘下脸谱?”洛滨踌躇片刻,终是开口问道。

    “没有!”楚云钊当下否认,毫不犹豫。洛滨微微点头,这才离开龙干宫。就在洛滨离开的下一秒,楚云钊顿时觉得双腿无力,猛然跌坐在椅子上,颤抖的手不停的抹着额头的冷汗,他是吓坏了。

    五天的时间,沐筱萝依旧没等到楚玉与殷雪回来,于是修书一封命流沙送到凤羽山庄,之后不到三天头上,燕南笙便出现在了沐筱萝面前。

    “本尊出现在这里,不是因为你的骗术高超,是本尊想亲自告诉你,沐筱萝,莫再耍这种把戏,以后你的话,你的字,甚至一个标点符号,本尊都不会信!”对于上次的事,燕南笙仍耿耿于怀。

    “楚玉没在凤羽山庄?那殷雪呢?也没去吗?”沐筱萝不理燕南笙的信誓旦旦,满眼焦虑的看向燕南笙。

    “本尊才说过的话,你不记得了么!”燕南笙觉得沐筱萝的演技真是不错,如果不是对她的为人有深刻的了解,他还真会以为楚玉出了什么事。

    “是洛滨,一定是洛滨抓走了楚玉和殷雪!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沐筱萝惊慌失措的来回踱步,懊恼着自己不该让楚玉离开皇宫的,可她亦明白,如今连殷雪都失踪了,显然洛滨的武功深不可测。就算楚玉呆在皇宫,也未必会逃过此劫。

    “沐筱萝,你适可而止啊!”一侧,燕南笙不以为然,这次就算沐筱萝说出天花,他都不会再信。

    “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筱萝说的是真话?楚玉和殷雪原本是要到凤羽山庄见你,可到现在为止,八天了,他们音信无!”看着沐筱萝的表情从没有过的肃然,燕南笙动摇了。

    “除非你用刀划破自己的手腕。”或许是以前伤的太深,即便沐筱萝说的信誓旦旦,燕南笙依旧不敢相信。无语,沐筱萝二话不说,随手自桌上抄起果盘里的匕首,倏的割向自己皓腕。

    眼见着沐筱萝的手腕渗出一抹殷红,燕南笙倏的闪身将匕首夺过来。

    “他们真的出事了?是谁干的?”燕南笙终于信了,以他对沐筱萝的了解,她虽爱钱,却一定干不出为了钱伤害自己身体的事儿。

    “洛滨!”除了洛滨,沐筱萝想不出第二个人。一侧,汀月正用白纱为主子包扎伤口。

    “洛滨是谁?”燕南笙很少在意朝廷的事,自然对洛滨这个名字比较生疏。

    “这个筱萝稍后再向你解释,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冰棺?”沐筱萝忽然想到那日曾让殷雪将婴鹂的尸身好好保存,如果殷雪足够聪明,她必会将洛滨引到那里,虽然这么做很有可能会刺激到洛滨大开杀戒,可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自己尽快找到他们。

    “冰棺……南笙只知道距离皇城七百里的树林内有个山洞,那里面有一块天然冰石,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说的冰棺?”燕南笙努力想着,凭着记忆回应。

    “殷雪可知道那个地方?”沐筱萝声音越发急促,她无法想象,八天的时间,楚玉和殷雪会不会……沐筱萝不敢想。

    “当然,那是她发现的地方。”燕南笙点头。

    “带我去!”沐筱萝仿佛看到了希望,当即开口。燕南笙虽不明就里,却也不敢耽搁,当下揽着沐筱萝跃出关雎宫,直朝七百里外的树林而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