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28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将军要走?不如这样,将军稍等片刻,朕这便命人备下膳食,将军来时朕未能给将军接风,将军这么匆忙就要离开,朕说什么都要为将军摆桌送行宴!来人,备酒!”未等洛滨开口拒绝,楚云钊已然迫不及待的传膳。

    看着楚云钊眼中的急切,洛滨的眼底闪过那么一刻的暗淡,可他仍然不相信楚云钊仅凭自己几句话,就想要了自己的命!而且既然他知道婴鹂的身份,就该清楚站在他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一桌丰盛的晚膳就只用了半盏茶的功夫,这一次洛滨没有拒绝,而是任由楚云钊将他拉到席间,二十几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跟自己的亲生儿子用膳,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他舍不得放弃。

    “将军,这杯朕向你赔罪,是朕没有照顾好婴鹂,才会……不管怎样,朕先干为敬!婴鹂的事朕记在心里,他日必会给将军一个交代!”楚云钊信誓旦旦开口,继而举杯饮酒。

    浓密的睫毛遮挡了楚云钊眼底的幽寒,待楚云钊饮尽杯中美酒时,洛滨却没有举杯。

    “将军为何不喝?难道是因为婴鹂的事在埋怨朕?”楚云钊暗自噎了下喉咙,眸子下意识瞥向墙壁上的水墨画,脚尖悄然转了方向。

    “贫道该是有二十八年没喝过宫中的御酒了,让贫道尝尝,这酒的味道还有没有当年醇厚。”洛滨犹豫片刻,终是抬手将酒喝进腹里。

    多鲜美的味道呵,混合着落雁沙,鹤顶红和天竺粉。这三种毒药的每一种,都能置人于死地,可楚云钊偏偏将三种混合在一起,他该是多想自己死呵,洛滨苦笑,沐筱萝,你赢了。

    “如何?”看着洛滨将空杯搁在桌上,楚云钊悬浮于胸的心终是稳了下来。

    “承蒙皇上厚爱,贫道此生能喝上这样的美酒,纵然是死,也瞑目了。”肺腑传来极痛,洛滨却强忍着让自己面色无波。

    “既然……既然将军喜欢,朕再为将军倒上一杯!”洛滨的反应超出了楚云钊的想象,他只道洛滨武功极高,所以急忙为洛滨又斟了一杯。

    “谢皇上,不过……在喝这杯酒之前,洛滨有些话想对皇上说……”洛滨缓缓握起酒杯,抬眸看向楚云钊。

    “将军请讲。”楚云钊有些心虚的迎向洛滨的目光。

    “贫道壬戌年入军,那一年,贫道正满二十岁,与当地乡绅庄易的女儿庄晓容已有婚约在身,可这一仗便是十五年,十五年啊!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贫道再见晓容的时候,她已经成了先皇的妃子,天意弄人,贫道与自己最爱的女人就这样失之交臂。于是……”洛滨的唇角在流血,殷红的血染透着他胸前的道袍,可他依旧镇定自若,仿佛那血不是从他嘴里流出来的。

    “住口!将军不必说了!”楚云钊陡然起身,箭步退至水墨画处,冷眸直视洛滨。

    “于是一场酒醉,一场旖旎,贫道犯了天忌,为了弥补贫道满身的罪孽,贫道辞官隐居,自修苦行。原本一切已经过去,可贫道怎么都没想到……”洛滨的眼清湿润了,唇角的血渐渐变成了黑色,浓浓的墨黑,昭示着酒中的剧毒。

    “住口!朕让你住口!洛滨,你玷污朕的母妃,你该死!该死!”楚云钊用极端的愤怒掩盖心底的恐惧和骇然,这一刻,他害怕极了,按着水墨画机关上的手,颤抖不止。

    “贫道该死.。。可婴鹂错在哪里?皇上为什么要置婴鹂于死地?她是你的亲妹妹!她身体里流着和你一样的血!你怎么可以……”洛滨流下了眼泪,身体的剧痛却不抵心痛万分之一,这不公的世道啊,到底是谁在造孽!

    “朕为什么不可以!如果让人知道婴鹂长着跟朕一模一样的脸!他们会怎么想?史官分明记载朕是独生!婴鹂的出现会毁了这一切,你的出现也会毁了这一切!朕拼了九死一生才得来的江山,不可以毁在你们手里……不可以!”楚玉疯狂咆哮着,握着机关的手猛的按了下去。

    漫天的箭雨冲着洛滨排山倒海袭来,这一刻,洛滨只想告诉楚云钊,不管是婴鹂的出现,还是他的出现,都只为了保住他的大楚江山。可是怎么办,他没有机会了……

    洛滨死了,尸体被扔进了乱葬岗,罪名是行刺圣主,一代名将,终化枯骨。在这之后的三天里,楚云钊将自己关在龙干宫内,除了早朝,哪儿都没去。

    关雎宫内,沐筱萝正抚着怀里的絮子,神情有些悲悯。

    “回禀主人,属下已将洛滨的尸体与婴鹂一同葬在山洞的冰石旁边,他们可以安息了。”殷雪突然出现,据实禀报。

    “他们怕是永远都不能安息了。”沐筱萝吁了口气,眼底透着一丝伤感。

    “猫哭耗子假慈悲,如果不是你跟洛滨打赌,他也未必会死吧?如果洛滨不死,楚云钊不是先皇子嗣的事随时都可以昭告天下!你坏大事了你!”燕南笙双腿叠在一起,慵懒的倚在椅子上,不以为然的看向沐筱萝。

    “就算楚云钊不杀洛滨,你以为洛滨没有必死之心?如今婴鹂已死,不管婴鹂死因如何,他都只剩下楚云钊一个儿子,为了这个儿子,你以为他会让我们抓住任何可以威胁到楚云钊的把柄?所谓舐犊情深,尊主怕是体会不到的。”沐筱萝冷静分析,旋即起身走到桌边,为自己倒了杯清茶。

    “看你说的,就好像你能体会到一样!”燕南笙切了一声,转眸看向楚玉,从早膳到现在,楚玉一直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心,忽的一疼,她如何体会不到呵,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却在须臾之间恢复如初。

    “师弟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洛滨也是到了命数,你就不用为他伤神了啊!”燕南笙神情怡然,好意劝慰楚玉。

    “洛滨罪有应得,这样的下场也不屈他。楚玉只是在想,该怎么开口跟你提寒锦衣的事。”在听到寒锦衣三个字的时候,燕南笙绝倒。

    “谁?你说谁?”燕南笙吃力从地上爬起来,满目惊愕的看向楚玉,俊美的容颜扭曲的不成样子。

    “寒锦衣。”楚玉字正腔圆的重复一遍。

    “咳咳……南笙想起来庄上还有事儿,就不奉陪了!告辞!”燕南笙逃命般起身的动作让沐筱萝相信,这个寒锦衣还真是不简单。

    “尊主走也可以,不过筱萝若是见到寒锦衣,一定会据实告诉他,明月峡那些贼匪被灭门是凤羽山庄的杰作。”沐筱萝悠然品着茶水,云淡风轻的说着让燕南笙差点儿吐血的话。

    “你咋好意思说的据实?本尊什么时候到过明月峡啊!”燕南笙收回内力,一脸愤怒的看向沐筱萝。

    “没有吗?筱萝有些记不清了。”沐筱萝耸了耸肩,悻悻道。

    “记不清不行啊!反正这件事儿你千万别扯到本尊头上!师弟,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知道我不能跟寒锦衣见面的!”这还是沐筱萝第一次看到燕南笙这么不淡定的神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焦躁。

    “怕是迟了。”楚玉下意识瞥了眼沐筱萝,之后将同情的目光落在了燕南笙身上。

    “怎么了?你们背着我干什么了?”燕南笙只觉背脊冷风嗖嗖,登时噎了下喉咙,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涌至心头。

    “咳咳……筱萝前日写了封信笺给奔雷,大致意思是让他将尊主对寒锦衣的问候传达过去,并邀他到楚皇城作客,介时尊主自会对明月峡贼匪一事向寒锦衣当面道歉。”沐筱萝亦知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有缺德的成分,于是措词十分委婉,态度十分恭谦。

    “谁?谁给谁道歉?”燕南笙被惹毛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渐渐染成了红色。

    “是师兄你跟寒锦衣道歉。”见沐筱萝有些语塞,楚玉登时上前解围。

    “我不是你师兄!她才是!”燕南笙赌气坐到桌边,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若早知今日,他就算用强的,也要将楚玉带回凤羽山庄,都好过他被沐筱萝拉上贼船。

    见燕南笙正在气头儿上,楚玉一时也没了主意,倒是沐筱萝,几番挣扎之后终于开口。

    “只要尊主能帮筱萝摆平寒锦衣,筱萝愿将悬棘天珠和九晶冠赠给尊主!”这句话沐筱萝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可燕南笙似乎不为所动,依旧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除此之外,筱萝愿以五万两黄金做为尊主的酬劳。”沐筱萝继续加价。方桌对面,燕南笙依旧不语。

    “彼时莽原之行,筱萝曾在楼兰王那里得一珍宝叫‘青冥剑’,筱萝听王爷说,这个东西可是尊主一直求而不得的,只要尊主能为筱萝解了这次的危机,筱萝愿一并奉送。”沐筱萝咬了咬牙,这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了。

    方桌对面,燕南笙依旧不语,这次沐筱萝不惯病了。

    “罢了,筱萝素来不愿强人所难,既然尊主不愿意,那请吧!”沐筱萝话音刚落,燕南笙即刻转身,挑眉看向沐筱萝。

    “青冥剑在你手里?”鉴于对沐筱萝的了解,燕南笙必须见到实物后,才能决定是否留下来。

    “汀月。”沐筱萝也不废话,登时命汀月自内室将青冥剑捧了出来,在看到青冥剑的那一刻,燕南笙双眼放亮,欢喜的不能自持,登时走到汀月面前伸手欲抢。

    “娘娘?”汀月下意识收手,请示般看向沐筱萝。

    “给他。”沐筱萝话音刚落,青冥剑已然落在了燕南笙手里。

    “你确定把青冥剑给我?”燕南笙锃亮一声拔出利剑,只见手中的青冥剑剑身呈现青紫色,剑刃闪亮如华,散着一股神秘的上古气息。

    “筱萝说到做到。”比起一把青冥剑,她的‘旌沐号’更重要,所以沐筱萝虽然心疼,却也觉得有所值。

    “好一把青冥剑啊!本尊想你啊!”燕南笙收剑入鞘,继而将青冥剑贴在自己的脸上,稀罕了好一阵方才挂在腰际。

    “既然尊主收下青冥剑,那就好好准备吧。”沐筱萝底气十足的看向燕南笙。

    “还有悬荆天珠和九晶冠啊,还有五万两黄金啊!”燕南笙不以为然道。

    正文(520xs)第303章为什么所有人说你不傻?

    “悬荆天珠,九晶冠和五万两黄金与青冥剑是选择题,现在尊主既然选择了青冥剑,自然没有理由再要悬荆天珠了!”沐筱萝理所当然道。

    燕南笙闻声,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都怪自己没绷住啊!经过几番你来我往,剑拔弩张,燕南笙终于妥协在沐筱萝的诡辩之下。

    于是燕南笙终于答应会在寒锦衣面前揽下明月峡的事,唯一的条件便是沐筱萝和楚玉必须同时在场,而且在自己遇到危险时,必须挺身而出。

    彼时,当楚云钊出现在关雎宫时,沐筱萝有些诧异,她原本以为婴鹂和洛滨的死会让他伤心更长时间,显然她是低估了楚云钊的兽心。

    “有些日子没来,朕的婉儿都瘦了。”楚云钊轻抚着沐筱萝的面颊,黝黑的眸子闪着无尽的疼惜。

    “婉儿想皇上了,皇上也瘦了。”沐筱萝扮乖的倚在楚云钊肩上,嚅嚅低喃。

    “是啊,朕是瘦了,朕有件事一直想不通……”楚云钊的手###着到了沐筱萝的颈间,瞳孔不自觉的黑了几分。

    “什么事啊?婉儿帮皇上想。”沐筱萝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看向楚云钊,却在下一秒被楚云钊狠狠掐住脖子。

    “朕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说你不傻?为什么他们不相信你是个傻子?为什么?到底是朕瞎了,还是他们瞎了!还是你根本就不傻!说啊!”楚云钊如一头猛兽般将沐筱萝狠狠压在身下,手中的力道猛的收紧,赤红的眸子迸发出绝顶的杀气。

    “呃……好痛……”沐筱萝双手下意识抵住楚云钊的手掌,表情痛苦的看着身上的男子,眼泪唰的涌了出来。那种强烈的窒息感让沐筱萝呼吸艰难,即便如此,沐筱萝依旧承受着,她不能唤出殷雪,现在还不到跟楚云钊撕破脸的时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