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29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7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殷雪……糟糕,娘娘出事了!”汀月脸色煞白,眼底顺间氤氲出一片雾气。楚玉二话没说,当即将殷雪搁在榻上,解了两处穴道,却不见殷雪有反应,显然不是被人点了穴道。

    “汀月,去找李准,千万别惊动任何人,务必将殷雪救醒,本王现在便出皇宫,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楚玉强自镇定,待吩咐完汀月之后,纵身离开了关雎宫。

    漆黑的地牢湿闷潮冷,空气稀薄,沐筱萝恍惚中似听到一阵嘶嚎。

    “不要……不要!啊我都已经说了!你还让我说什么啊!啊”火把蘸了猪油,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窜起的火苗将整个牢房照的通明透亮,牢房中央,暗红色的刑架上,庾傅宁满身鞭伤的挂在上面,此刻,正有一丑陋妇人将银针刺进庾傅宁的指甲里,疼的庾傅宁哀嚎不止。

    “贤妃说的,并不是本座想知道的。”幽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森冷的味道,让人听着,便觉寒意入体,禁不住跟着心颤。

    “住手!快停下!那你想知道什么?呃……。”丑陋妇人停止用刑,庾傅宁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

    “是谁怂恿庾庆背叛大楚,又是谁接应你们离开楚宫?莽原有人保护你,是谁派去的?”男子坐在死角,那里没有光亮,一片漆黑,庾傅宁吃力的睁开眼睛,却看不到谁在跟自己说话,从到这里来的第一天直到现在,她始终没见到那个声音的主人。

    “是一个叫静心的女人,其余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受人摆布的……如果不是被迫,谁会连贵妃都不做,选择四处逃亡啊!求你……求你放了我……”身上的痛到了极致,庾傅宁满脸泪水,卑微的乞求着。

    “静心是谁?”黑暗的角落里,那抹声音越发寒蛰几分。

    “不知道……我没见过她,父亲也没见过她……是她把父亲逼到了绝境,是她逼的傅宁走投无路……这不是我的错……求你放了我……”庾傅宁痛哭流涕,悲声乞求。

    “丑女,去把那个人拽过来。”男子不理庾傅宁的求饶,冷声吩咐道。庾傅宁身边,那个长相丑陋的妇人闻声,当即有序的搁下手中的银针,朝牢房外走去。

    不多时,当丑女回来的时候,腋下正夹着四肢无力,身虚脱的沐筱萝。未等沐筱萝反应过来,整个人已被扔在了庾傅宁脚下。

    “你们是坏人……婉儿要告诉皇上,杀光你们……”沐筱萝只是被人下了软骨散,可思维却半点没受影响,就在她进门之时,一眼便看到了绑在架子上的庾傅宁,沐筱萝知道,她一直思而不得的人出现了。

    “你可认得她?”黑暗处的声音突兀响起,庾傅宁垂眸之际,心底一阵恶寒,她怎么都没想到,与沐筱萝再见,会是这样的光景。

    “呵,化成灰都认得,从没有哪一个白痴,会像她这么风光。沐筱萝,你可还认得我?”庾傅宁的声音透着阴冷的气息,眼中迸射出彻骨的怨气。

    正文(520xs)第311章没查到不等于没有

    “你是……你是贤妃!你怎么在这儿啊,皇上找了你好久呢!你受伤了?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别怕,婉儿救你!”沐筱萝强撑着身体爬到庾傅宁脚下,她很想伸手解开庾傅宁身上的束缚,可是身体就像一团棉絮,软塌塌的,使不上丁点力气。

    “呵,白痴就是白痴……”庾傅宁不再开口,忍痛将身体倚在刑架上,沾着汗滴的睫毛下,那抹光意味不明。

    “为什么婉儿会这样……呜呜……皇上……救命啊!快救救婉儿!”沐筱萝的双眼透着无尽的恐惧,眼泪啪嗒啪嗒的摔在地上。

    “庾傅宁,只要你承认幕后主使是这个女人,本座答应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你的下场不会比王沁若好多少!”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隐隐透着急切。

    “是啊,就是她,就是她威胁我父亲,让父亲走投无路才会带我离开楚城!沐筱萝,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我承认了!你说会放过我的!”庾傅宁眸色放亮,期待般看向黑暗的角落。

    牢房一片寂静,静的连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即便沐筱萝不知道角落里的人是如何离开的,可她却感觉得到,那个方向已经没人了。

    “呜呜……这里好黑啊?婉儿好怕。贤妃,你带婉儿出去好不好?”沐筱萝用仅有的力气扯了扯庾傅宁的裙角,余光扫过一侧的丑女。

    “滚开!你这个傻子,白痴!”庾傅宁厌恶的动了动脚,想要踢开沐筱萝,却不想牵动了伤口,身上的痛排山倒海来袭,令她痛苦不堪。

    阴冷的墙壁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三面石墙的暗房里,楚云钊正襟危坐在中间的深紫色檀柚木椅上,面色冷凝如冰,薄唇紧抿一线,双手紧攥成拳。眼前是一片经过处理的亮色琉璃墙,琉璃墙的另一面,沐筱萝正哭的撕心裂肺,即便听不到她的声音,可楚云钊却从那双眼睛里感觉到了恐惧和骇然。

    就在这时,墙壁翻转,一身着黑色楚行衣的男子赫然站到楚云钊面前。

    “混账!朕何时准许你逮捕朕的皇后?把她送回去!立刻!”在看到黑衣男子的那一刻,楚云钊倏的起身,凌厉的目夹杂着深刻的恨意,抬手便是一掌,只是楚云钊的掌风还没落下来,男子便仿佛幽冥般翩然后退,楚云钊这巴掌自是打了个空。

    “你?”楚云钊没料到男子会躲开,一时间怔在那里,不知该做何反应。

    “身为人臣,冰魄让皇上一招,若皇上再欲动手,莫怪冰魄以下犯上。”幽冷的声音诡异魔魅,男子悠然走近楚云钊,黑瞳深幽无光,仿佛两片黑洞般让人看不到尽头,在冰魄面前,楚鸿弈竟真的没敢再出手。

    “冰魄提醒皇上一件事,铁血兵团只有一个主人,便是先皇,铁血兵团只有一个使命,便是保卫大楚江山。身为铁血兵团的副都尉,冰魄做任何事并不需要向皇上禀报,亦不需要征得皇上同意,但必须要让皇上知道。都尉大人命冰魄追查皇宫细作一事,如今已有结果。”冰魄的声音依旧魔魅,狭长的眸子冷光森森,那张脸白的如死人一般,极不正常。

    “朕当然知道铁血兵团的使命,也知道铁血兵团的人只对父皇忠心,但父皇临死之前给了朕这个,你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楚云钊缓缓自袖内取出一枚虎符托在掌心,声音寒蛰如冰。

    “冰魄当然知道,所以才会将皇上请到这里,目的就是让皇上亲耳听到庾傅宁的证词,现在庾傅宁直指沐筱萝,事实证明,沐筱萝便是那个祸国殃民的奸细,还请皇上制裁。”冰魄淡声开口,声音不卑不亢。

    诚如冰魄所言,铁血兵团所做的任何事并不需要直接对楚云钊负责,但有三件事例外,第一,出兵;第二,惩处奸细;第三,斩杀皇亲国戚。所以就算冰魄查出真相,能置沐筱萝于死地的,却只有楚云钊一人。彼时王沁若的死,便是得了楚云钊的准许。

    “你以为朕是傻子么?庾傅宁分明就是诬陷!筱萝只是个痴儿,她怎么可能会是这些事的幕后主使!证据不足,朕命你马上放了沐筱萝!”铁血兵团是个神秘的存在,楚云钊自登基以来便不曾见过,直至冰魄找到他,楚云钊方才相信父皇真的有建造过这样一支神秘的军队,更让楚云钊称奇的是,他费尽心思不曾找到的王沁若和庾傅宁,冰魄只用了十天的时间。

    “敢问皇上一句,皇上如何才能相信沐筱萝是假装痴呆,实则精明?”冰魄言外之意,并不打算放了沐筱萝。对此,楚云钊毫无办法。

    “除非她亲口承认!亲口说出那些事的经过,否则朕怎么都不相信她会有心毁了朕的江山!”楚云钊厉声吼道。

    “冰魄需要时间。”冰魄淡声道。

    “朕不明白,你为何要紧锁着筱萝不放,朕与她同床共枕,岂会不了解她!”楚云钊不想与冰魄闹的太僵,毕竟沐筱萝在他手里,而且大楚江山不能没有铁血兵团庇佑。

    “冰魄查过,所有事情都发生在沐筱萝与楚玉入宫之后。”冰魄说出自己的理由。

    “单凭这点?”楚云钊不以为然。

    “单凭这点已经足够。”冰魄肃然开口。

    “既然如此,楚玉也脱不了嫌疑,你为何不查他?”楚云钊心存质疑。

    “皇上放心,冰魄断不会厚此薄彼,事实上,冰魄最先查的便是楚玉,却并未查出任何蛛丝马迹。”冰魄据实回应。

    “没查到不等于没有,朕倒觉得,比起沐筱萝,楚玉的嫌疑更大!你最好把心思用在该用的人身上,至于筱萝,朕同意你将她留在这里,但有一点,不许对她用刑,以十日为限,如果十日之后,你不能拿出新的证据,即刻放了沐筱萝!否则朕就算得罪铁血兵团,也不会任由你放肆下去!”楚云钊发狠吼道,旋即转身朝向琉璃墙面,看着沐筱萝呜呜的哭泣,楚云钊终是不忍,转身离开。

    待楚云钊离开,冰魄幽冷的眸子落在了沐筱萝身上,心底划过一抹质疑,沐筱萝,到底是你隐藏的太深?还是本座看错了?到底是你在楚玉的身后肆意妄为,还是楚玉利用你暗度陈仓?

    自发现沐筱萝失踪后已经三个时辰过去了,楚玉找遍了整个皇城均未有所发现,直至晚膳十分,楚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关雎宫,此刻,殷雪已经醒了过来。

    “有没有找到主人?”楚玉进门一刻,殷雪急忙迎了过去。

    “殷雪,你醒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筱萝会失踪,到底是谁给你下的迷药?”楚玉的质疑已然回答了殷雪的问题。

    “殷雪也不知道,当殷雪感觉到有人的时候,神经已经麻痹了。”殷雪柳眉紧蹙着,懊恼至极。

    “连你都没发现,此人武功必是极高,会不会是寒锦衣?”楚玉恍然看向殷雪。

    !

    “不会,以寒锦衣的武功,若想对付殷雪,不必迷药。”殷雪道出事实。

    “那会是谁?为什么要虏走筱萝?”楚玉无法静下心来思考,他无法想象此刻的沐筱萝正承受着怎么的痛苦的恐惧。

    “现在怎么办?可怎么办才好啊!”汀月急的眼泪直涌,却丝毫没有办法。

    “殷雪觉得这件事不能隐瞒,必须要让楚云钊知道。”相比之下,殷雪要冷静的多。

    “没错,就算隐瞒也隐瞒不住。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本王这就去找皇上,希望皇上能有办法。”楚玉狠吁口气,旋即走出关雎宫。

    御书房内,楚云钊冷颜坐在龙椅上,手中的奏折被他攥的褶皱变形,只要想到沐筱萝恐惧的目光,他的心便似被小刀一下下的割着,疼的无以复加。

    “冰魄,朕杀了你!”楚云钊低吼着,猛的撇了手中的奏折。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小太监的声音。“公子,该走了。”身后有随从提醒,男子薄唇紧抿,随手将紧握的音笛搁在了客栈旁边的石凳上,风起,人影消失,独留一片花香……客栈内尖叫呐喊声此起彼伏,偶有婴儿啼哭声,简直乱成了一锅粥。客栈外,一抹倾天绝地的身影孑然而立,银白色的长发随风掀起一抹令人心仪的沉稳和沧桑,俊美的容颜上,那双眼宛如亘古不变的幽泉,散着淡淡的光芒。“赵

    宇,把你知道的原原本本的说给咱们这位新任教主听。”刁刁不愿与幻萝逞口舌之快,遂吩咐道。幻萝身后,赵宇怯怯走了出来,他不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但刁刁于他有救命之恩,所以在刁刁提出要带他见幻萝时,赵宇并没有拒绝。

    于是当着幻萝的面,赵宇将楚云钊吩咐自己做的事和盘托出,毫无保留。如果不是与楚云钊此前发生争执,幻萝定然不会相信刁刁带来的人所说的一切,但此刻,她却迟疑了。

    “刁刁,你凭什么让本教主相信那毒是楚云钊所下,而非你?”幻萝冷眸看向刁刁。

    “这个问题很简单,你所中之毒虽称得上剧毒,却也是********。楚云钊给你准备的解药并不能根除你的毒性,只能暂缓,你且将银针刺入自己心脉,如果银针变色,说明你中毒至少一个月以上,一个月前,刁刁并不知道你是叛徒!”刁刁将尾音咬的极重,声音透着难以掩饰的怨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