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29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翌日,沐筱萝起床的时候楚云钊已经离开了,如今没了炼丹的人,炼丹房名存实亡,可楚云钊却改不了卯时起床的习惯,天不亮便起身回了龙干宫。

    早膳十分,沐筱萝静静的坐在桌边,眸子不经意的瞥向楚玉彼时坐着的地方发呆。

    “娘娘在担心王爷?有燕盟主和流沙护着,王爷不会有事的。”汀月看出沐筱萝的心思,贴心劝慰道。

    “养的久的猫儿突然离开了,也会想几天吧。”沐筱萝不知怎的就冒出这么一句,后又失声浅笑,若这话让楚玉听了去,一定会黑脸暴走的。

    “瞧娘娘说的,幸好王爷没在。”汀月将盛好的参粥递到沐筱萝面前,细声开口。

    “对了,有些话你替本宫传出去。”沐筱萝突然想到正事,旋即在汀月耳边嘀咕了几句。

    接下来的三五日里,楚云钊忙于给楚玉定罪,并将彼时楚玉写给武将们的密函公之于众以作证据,即便大多数人对于这张密函的真假颇有微词,可这并不妨碍楚云钊发下海捕公文,通缉楚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宫中甚至连宫外都在传楚云钊私自炼丹的谣言,而且传的神乎其神,更有人将楚玉此番获罪与楚云钊暗自炼丹联系在一起,认为楚云钊之所以对楚玉赶尽杀绝,是因为楚玉撞破了他炼丹一事。

    即便楚云钊在听晓流言后极力镇压,可流言却似洪水猛兽,越是镇压,反弹的就越厉害。

    关雎宫内,沐筱萝百无聊赖的倚在贵妃椅上,垂眸看着絮子和小优在身侧嬉作一团,心底隐隐作痛。

    “主人,肃亲王已经到达莽原,奔雷将其软禁在沐府,不过肃亲王闹的很凶,好几次都从床上爬下来,有一次差点儿爬出府门。”殷雪将刚刚得到了的消息禀报给了沐筱萝。

    “随他吧,奔雷总会想到办法的。”沐筱萝轻舒口气,方才将视线从小优身上收了回来。

    “主人,您不打算把解药给王爷?”殷雪有些诧异,彼时的计划是楚玉一到莽原,沐筱萝便差人将解药送过去。

    “若真把解药给他,奔雷也离死不远了。”沐筱萝悠然起身走到桌边,眸子下意识朝门外瞄了一眼,近日为了处理流言的事,楚云钊已有五天没入关雎宫了。殷雪点头,觉得沐筱萝所言甚是有理。

    “你替本宫写封字笺,命奔雷暗中准备,本宫要在半个月后起事。”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就跟告诉汀月晚膳要吃什么一样。

    “半个月?会不会太仓促了?”殷雪没料到沐筱萝会有这样的决定,忧心开口。

    “的确有些仓促,可本宫必须要在流言被镇压下去之前起事,本宫要借助这场流言助阵,要让大楚百姓皆知楚玉之所以举兵造反,皆因楚云钊昏庸无道。”沐筱萝按着自己算好的棋局,一步步朝前走着。

    “单凭楚云钊炼丹?”殷雪不以为然。

    “彼时与封逸寒的林溪之战,楚云钊为救本宫,强令楚玉攻城,那件事朝野已有微词,如今本宫故伎重演,希望楚云钊不要让本宫失望才是呵。”沐筱萝樱唇勾笑,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的幽光。

    “主人要去莽原?”殷雪恍然,悬浮于胸的心终是落了下来。

    “本宫若不去,谁给楚玉送解药呢。”只要想到楚玉自床上爬下来的情景,沐筱萝唇角的弧度便越发深了几分,她似乎错过好戏了。

    莽原沐府后花园

    “王爷又不见了?这回又爬到哪儿去了啊!田伯,让府上的家宁都出去找!务必要把王爷找回来!”后园中,奔雷急的面目扭曲,直拍大腿。

    “老奴这就去!”田伯得令当即转身退了下去。

    “怎么样?还没找到王爷?”奔雷身后,雨儿目露忧色,焦急问道。

    “可不就是没找到么!王爷真是,也不是小孩儿了,还到处爬!咱们正事儿都忙不完,他还竟添乱!”奔雷急的直跺脚。

    “你不觉得咯脚么?”幽冷的声音自草丛里传了出来,奔雷闻声,登时弹跳进来,这才看到彼时他站的地方,一双手已然红肿不堪,上面清晰印着自己的脚印。

    “王爷?”雨儿眼尖,在看到隐藏在草丛里的楚玉时,登时上前将其搀扶起身。

    “王……王爷?”奔雷脸绿了,他刚刚踩了几下?说了什么过格的话没有?奔雷挠头,记不太清了。

    “别叫王爷,本王是小孩儿。”楚玉的记性显然比奔雷要好。

    “那个……小孩儿也是王爷嘛,王爷,其实奔雷不是这个意思,奔雷是觉得吧……”见楚玉一脸黑线,奔雷顿时上前,殷勤开口。

    “本王觉得你可以消失了。”楚玉看都不看一眼奔雷,任由雨儿扶着走回房间。

    “奔雷真是为了王爷好,如今您双腿麻痹,就只剩下双手还可以自由活动,您这样爬的久了,若是双手出了什么差池,介时吃饭还得人喂……”奔雷很想解释,却是越描越黑,此刻,楚楚玉的脸也跟着绿了。

    “本王就是饿死也不用你喂!滚!”楚玉愤然怒斥,恨恨看向奔雷。

    “王爷莫生气啊,奔雷真是为了王爷好……”奔雷也急了,可当下却说不出什么可以让楚玉消气的甜言蜜语。

    “你要是为本王好,那就给本王滚!马不停蹄的滚出本王的视线!滚滚滚!”楚玉狂躁挥手想要爆炒奔雷的脑袋,幸而奔雷滚的及时,才不致被楚玉狠狠修理。

    直至奔雷的身形以迅雷之势消失在房间里,楚玉方才舒了口气,转尔看向在身侧为自己处理手上淤青的雨儿。

    “咳咳……王爷觉得雨儿也该马不停蹄的滚出去么?”雨儿可比奔雷识相,当即撩下楚玉受伤的手臂,正欲转身时,却被楚玉唤了回来。

    “其实……。你们手里真没有解药?”这个问题自楚玉到达莽原到现在,至少在雨儿面前问过三次,至于别人,雨儿还没统计过,不过次数断不能少了。

    “没有。不过就算是有,如果没有主人发话,我们也决不会拿出来给王爷的。其实王爷何必急于一时,只要主人到达莽原,自然会将解药送到王爷手上。”雨儿据实道。

    “你……你是说沐筱萝会来?”楚玉神色微震,狐疑看向雨儿。

    “这是昨天刚来的消息,奔雷没告诉王爷么?”雨儿挑了挑眉梢,反问道。

    “该死的奔雷,莫让本王好了!否则……沐筱萝真的要来?什么时候?”楚玉且不管奔雷,当即追问。

    “时间还不确定,不过主人既然来了消息,自是假不了的。”看出楚玉眼中闪烁的光亮,虽然不知道这光亮意味着什么,可至少能证明主人在楚玉心里已经有了位置,雨儿如是想。

    “她这次来莽原,不会再回去了吧?”楚玉继续追问。

    “这事儿还是等主人来了,王爷自己问吧,毕竟主人的意思不是属下等能猜透的,王爷的手只是擦伤,并无大碍,雨儿告退。”雨儿言闭,转身离开。

    至此之后,楚玉突然变的安分起来,再也没爬出房间一次,而奔雷等人则将清点钱财,整顿兵马,随时随地等待沐筱萝的号令。

    深楚的风渐生凉意,秋末的皇宫越发颓败的让人渐生伤秋之感。关雎宫内,沐筱萝亲手夹了口鱼肉送到楚云钊嘴里,身子倚着楚云钊,眉眼弯弯。

    “只有在婉儿这里,朕才有片刻的放松,婉儿,你真是朕心里的宝。”楚云钊抚弄着沐筱萝的青丝,深邃的眸子迸发出意味深沉的光芒。

    “皇上也是婉儿心里的宝呢。”沐筱萝笑的没心没肺,心却寒如冰霜,她要在临走之前让楚云钊再爱她多一点,即便沐筱萝知道,如今在楚云钊心里,她已经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可这还不够。

    “是呵,也只有在婉儿心里,朕才是宝,那些人看着恭恭敬敬,可骨子里没一个希望朕好!只有你,只有朕的婉儿是真心待朕!婉儿,不要离开朕……”楚云钊突然抱住沐筱萝,那样紧,仿佛是要将沐筱萝揉碎了塞进自己的身体里,这辈子,他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第一次用情这么深。

    “婉儿不会离开皇上的,永远都不会……”沐筱萝笑着,笑的阴森恐怖,笑的肆意妄为,只是这抹笑,楚云钊永远也看不到罢了。

    又是一楚的缠绵悱恻,旖旎春光,楚云钊极尽温柔的对待,生怕弄疼的身下的可人儿,在楚云钊眼里,沐筱萝就像是水晶,拿捏不好就会碎掉。可在沐筱萝眼里,楚云钊已经变成了泥人,凭她捏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沐筱萝终于在自己认为恰当的时间里,复染上了‘假寐’的恶疾,李准当即禀明皇上务必要将沐筱萝再度送到莽原,否则性命堪舆。楚云钊虽不忍与沐筱萝分离,却更不忍看着她香消玉殒,于是特命###率侍卫军随行保护。

    与此同时,沐筱萝命殷雪暗中将沐图与李准一家老小护送到莽原,兵分两路,殷雪超近路,自是比沐筱萝提前三天到达莽原,奔雷随即为沐图和李准一家安排了住处,之后亦准备好了一切,只待迎接沐筱萝再度到来。

    三天后,午时,当沐筱萝出现在莽原地界那一刻,###等皇城侍卫遭遇埋伏,五十名皇城侍卫皆命丧莽原,###亦如是。

    “属下叩见主人!”眼前,奔雷率领风雨雷电齐齐跪在沐筱萝面前,身后,殷雪与汀月分站两侧。

    “这是条不归路,筱萝不强求各位同行,若不愿者,现在可以离开。”清冽的声音仿佛山涧清泉注入人心,平添一股激荡人心的节奏,此时此刻,每个人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若不是沐筱萝,他们或许只是耕地的庄稼汉,只是永远隐于人后的隐卫,可如今,他们居然可以放手大干一场,改朝换代,这是何等的气壮山河,没有人愿意错过。

    “属下等以主人马首是瞻!”洪亮的声音在林间回荡,激起阵阵回声,这一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同样的憧憬,即便道路曲折,荆棘丛生,他们却无畏!

    大势所趋,民心所向,如今只差一人揭竿而起,而这个人,正坐在榻上赌气。

    房门吱呀一声开启,沐筱萝迈着娉婷的步子走了进来,那股独属于沐筱萝的幽香萦绕于室。榻上,捂着被子的人儿身体微怔,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好久不见,王爷可有想念筱萝啊?”沐筱萝心知楚玉恼他,遂语调温柔,态度还是极好的。

    无语,楚玉打定主意不理沐筱萝,索性又将被子朝上拽了两下。

    “王爷就算不想筱萝,难道也不想解药么?”沐筱萝总有办法打中楚玉的七寸,在听到解药二字,楚玉顿时掀开被子,直直坐了起来,目光不带半分友善的看向沐筱萝。

    “你怎么敢给本王下毒?你怎么敢将本王送出楚皇城?你怎么敢独自留在关雎宫,你怎么敢……怎么敢……”楚玉气结,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怎么敢让堂堂肃亲王在院子里爬来爬去!好啦,王爷从认识筱萝的第一天开始就该知道,在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事是筱萝不敢的嘛!”沐筱萝被楚玉绕的头晕,当即接过话茬。

    “你还敢抢本王的话!”楚玉怒瞪沐筱萝。

    “哪有,筱萝是觉得王爷太累,所以帮王爷说的啊。”沐筱萝一脸无辜的看向楚玉。

    “那你有没有错?”楚玉恨恨道。

    “筱萝有错,而且大错特错。”对于沐筱萝的态度,楚玉觉得十分意外。

    “嗯,那你说说,你都错在哪儿了?”楚玉扬眉,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筱萝最大的错就是明知王爷不稀罕,还亲自给王爷送解药过来。既然王爷这么喜欢纠结谁对谁错的问题,那筱萝就不打扰王爷了,待王爷想通了,筱萝再来。”沐筱萝索性不理楚玉,当即起身欲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