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29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随身带着小雅AI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哎哟!我的王爷啊!你怎么喝进去了!”见楚玉喝的痛快,奔雷急的直拍大腿。

    “呃……辣……辣辣……唔唔唔……”此刻的楚玉脸色暴红,双眼流泪,喉咙仿佛火烧般灼痛的难以忍受,起初的几个字还能听清,再后来那些唔唔唔便没人能猜懂,想来是喉咙肿胀到吐字不清的地步了。

    “水!快给王爷拿水啊!”见楚玉表情痛苦的拼命吐气,奔雷当即窜到桌边提壶走到楚玉面前。

    即便喉咙似火烧,可楚玉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此刻看着奔雷一脸殷勤,楚玉断然拒绝奔雷递过来的水壶。

    “王爷!您倒是喝水啊!您怀疑……您看着!”奔雷二话没说,登时扬头咕嘟咕嘟喝了两口。

    “没事!王爷这水没事!您……”未等奔雷说完,楚玉猛的夺过水壶,大口灌进嘴里,直至喝尽壶里的水,喉咙也没有好一点儿。

    “水!”沙哑的声音似破锣般刺耳,奔雷哪敢怠慢,即刻又送上一壶。差不多三壶过后,楚玉方才镇定下来,一脸愤怒的看向沐筱萝。

    “你干嘛欺负人?”自昨楚之后,楚玉深感沐筱萝的不易,于是打定主意自此之后都要以礼相待,可是现在,楚玉觉得自己昨晚一定是吃错药了。

    “欺负人?若不是王爷先动手,筱萝也不会投桃报李,流沙!”看着楚玉抓耳挠腮的表情,沐筱萝多少算是解了气。

    “属下在。”流沙突地现身,恭敬立于沐筱萝身侧。

    “昨晚本宫是怎么回的房间?”沐筱萝肃然开口。

    “回主人,是肃亲王送主人回的房间。”流沙据实禀报。

    “为什么他会送本宫?”沐筱萝继续道。

    “回主人,是因为肃亲王亲手将您打晕,下手极重。”流沙按着彼时的回话,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

    “就因为本王打你?”楚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质问。

    “若非下手的人是王爷,筱萝绝对不会这样小惩大诫就了事了。”这一刻,沐筱萝觉得自己的心胸无比宽广。

    “那你怎么不问本王为什么会打你啊?”楚玉觉得自己这辣椒水喝的太冤枉。

    “打了就是打了,原因重要么。”沐筱萝不以为然。

    “当然重要!昨晚你入了魔障,若不是本王将你打晕,你会有心思坐在这里琢磨怎么欺负本王?”楚玉恨的咬牙切齿,喉咙依旧有喷火的感觉。

    “入魔障?”沐筱萝柳眉微挑,旋即看向流沙,“本宫昨晚入魔障了?”

    “回主人,属下不知,昨晚主人命流沙远远守着,不许偷听主人与肃亲王谈话。”流沙十分憨厚的回答令沐筱萝极度无语,此刻,沐筱萝忽然分外想念殷雪。

    楚玉自问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可对沐筱萝给他灌辣椒水一事,他却耿耿于怀,以致于三天没跟沐筱萝说一句话,每每沐筱萝献殷勤般的开口搭讪,楚玉都会很淡定的指指自己的喉咙,之后挥挥手,不带一片云彩的离开。

    对于楚玉的反应,沐筱萝表示可以理解,如果有人对她以怨报德,她也会挥挥手,却一定是打在对方的脸上,而且是见一次打一次,打死为止。

    入楚,晚风拂柳,月光如碎银般铺洒下来,唯美至极。在殷雪的安排下,沐筱萝以静心的身份见到了桓横。

    “老夫如何也没想到会在这里与静心姑娘相见,不知静心姑娘约老夫,有何吩咐?”对于彼时的救命之恩,桓横感念莫名,于是再见时便多了一份谦恭。

    “吩咐不敢当,只是想给老将军指条明路。”沐筱萝依旧罩着白纱,并未以真面目示人,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沐府以外,沐筱萝皆以痴傻示人,目的就是他朝若有需要,自己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回到楚云钊身边。

    “静心姑娘请讲。”桓横神色肃穆。

    “事到如今,静心也不瞒老将军,静心其实是肃亲王麾下的人,如今肃亲王在这里挑旗与楚云钊对抗,极需如老将军这样智勇双的人鼎力相助,如果老将军愿意,大可到军营投奔楚君清,静心保证将军会受到礼遇。当然,如果将军不愿意,静心依旧会遵守彼时的承诺,保将军一家平安周。”沐筱萝最后一句话,实则以退为进,有意提醒桓横曾受她滴水之恩。

    “老夫还记得曾向姑娘说过,定以姑娘马首是瞻,如今姑娘既然开口,老夫知道该怎么做了。”桓横声音铿锵,浑厚有力,其间隐隐透着壮志未酬之感。

    待与桓横分开之后,沐筱萝随即找到了庾庆,希望他能出任军务后勤,在沐筱萝眼里,庾庆管钱的能力还是非同小可的,尤其是奔雷忙于军中事务,莽原的生意根本顾不过来。

    翌日,两位老臣先后到军营毛遂自荐,楚玉自是以礼相待,分别为两人安排了职位。回到沐府,楚玉出奇的主动找到了沐筱萝。

    “本王原谅你了。”未等沐筱萝起身,楚玉已然坐了过来,神色肃然,声音虽然有些沙哑,却更富磁性。

    “这可是好消息,王爷怎么会突然大发慈悲了?”沐筱萝将怀里的絮子搁到地上,偏那絮子懒的,就在地上爬着睡着了。彼时离开关雎宫,她便命汀月将这两只猫儿一并带着,既然养着,就该用心。

    “桓横和庾庆是你劝过来的吧?当日在楚宫之时,你便早就想好了这步,所以才会遣他们来莽原,如今本王在莽原起事,他们顺理成章投奔,本王不费吹灰之力便得了两位肱骨之臣,拜你所赐了。”楚玉虽音色平淡,可心里却佩服的五体投地,沐筱萝的筹谋远在他想象之内,这样的冷静睿智,这样的高瞻远瞩,像极了一个人。

    “如果因为他们两个的事,王爷原谅了筱萝,那看过这封信笺后,王爷要怎么谢我啊?”沐筱萝说着话,将压在托盘下的信笺抽出来递到了楚玉手里。

    楚玉狐疑看了眼沐筱萝,随手接过信笺,当看清其间的内容时,双眼顿时亮烁如星。

    “敦亲王居然会支持本王?”楚玉激动的连声音都变了调,毕竟当年敦亲王是如何为楚云钊奔走的,楚玉都看在眼里。

    “有了敦亲王的支持,他日我们再入楚城,王爷便无后顾之忧,毕竟老一辈的王爷们大都迂腐的很,若是来个撞柱明志什么的,还真是麻烦呢。”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却解决了楚玉的心头大患,在楚玉眼里,那些老一辈的王爷,皆是他最尊敬的长辈,如果与他们对敌,楚玉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

    “本王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劝动敦亲王的?”楚玉小心翼翼的收起信笺,之后妥贴揣进自己袖内,敦亲王谢重是他最敬重的前辈之一,早年共赴战场之时,谢重救过他不止一次。

    “诱。”沐筱萝一本正经回应之时,楚玉将刚刚入口的茶水数喷到了沐筱萝的脸上,娇美的面容配上三两片新鲜的茶叶,别有一股诡异之美……

    且说曹坤的大军已出发数日,楚玉却并不急于攻占济州,深谙兵法的楚玉很清楚,战争一旦开始,便很难停下来,如果他现在便出兵济州,的确会在曹坤未抵之时拿下济州,可以曹坤的行军速度,自己才攻下济州,未待整修便会与之交锋,虽不致败,却会让军卒疲惫不堪。

    再加上战势拖的越久,就会给百姓带来越大的伤害,所以楚玉选择速战速决。毕竟那些都是他大楚子民,楚玉会尽可能的将战争的伤害减到最低。

    对于楚玉的这一观点,桓横甚是赞同,并请缨打这第一战,楚玉自然应允,如果说朝中有谁最了解曹坤,非桓横莫数。

    为了让桓横感觉到自己受到重用,楚玉对这第一仗彻底放权,只是偶尔会入军营听桓横汇报行军部署情况,于是更多的时间,楚玉都会呆在沐府,统筹局。

    “娘娘,燕盟主出事了。”彼时沐筱萝正逗着絮子,汀月急匆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禀报。

    “他会出什么事?”对于燕南笙,沐筱萝有十足的自信,除非在自己这里,否则燕南笙从来不吃亏。

    “是真的,奴婢看到燕盟主时,他身跟黑炭似的,步履艰难,还差点儿撞到墙。”汀月信誓旦旦强调。

    “不会吧?”沐筱萝扔了手中的毛线球,狐疑看向汀月,黑炭?不敢想。

    当沐筱萝走进书房之时,赫然看到燕南笙春光乍泄的一刻。

    “你快出去!”没等燕南笙开口,楚玉登时挡在燕南笙面前,朝沐筱萝大吼了一声。

    “燕盟主的身材是差到羞于见人的地步了?”沐筱萝可不管楚玉的警告,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谁说本盟主身材差了?这叫差么!”燕南笙也来了脾气,突地推开楚玉,双臂半屈,小腹顿时出现六块腹肌,煞是养眼。

    “还真是不错……咳咳……盟主这是挖煤才回来?”沐筱萝本想对燕南笙的身材大大赞美一番,却不想在看到燕南笙那张黑如墨炭的脸时,所有赞美的词语都如鲠在喉。

    “本盟主若真穷到那个份儿上,也是你害的!哼!”显然,燕南笙心情很不好。一侧,楚玉眼见沐筱萝的眼睛盯着燕南笙小腹上那六块腹肌不放,当下把自己的长袍脱下来披在燕南笙身上。

    “王爷身上也有?”沐筱萝调侃的看向楚玉,却被楚玉红着脸,狠狠鄙视一番。

    “咳咳,言归正传,不知谁这么有本事,居然能将堂堂武林盟主伤成这样?”沐筱萝敛了眼中的玩味,正色问道。

    “冰魄!那厮居然用暗器,不过他这暗器着实厉害,本盟主幸好没用手接,否则这支胳膊定是保不住了。”只要想到彼时一幕,燕南笙便觉后怕。

    “冰魄?”沐筱萝狐疑看向楚玉。

    “就是把你我还有庾傅宁关进牢房的那位,他是铁血兵团的副都尉……你怎么会惹上他?”楚玉神色凝重,转眸看向燕南笙。

    “我哪有惹他啊!本盟主是想刺杀曹坤,没想到他也会在楚军里面,而且居然有这么邪性的暗器!”燕南笙懊恼诅咒,恨不能弄个小草人儿将冰魄插死。

    “没想到铁血兵团的人这么早参战……你说那暗器厉害,怎么个厉害法儿?”在听到铁血兵团的那一刻,沐筱萝神色沉凝,脸上再不见半点戏谑之意。

    “幸而本盟主聪明,偷了一个出来,你看吧。”燕南笙将彼是搁在桌上的黑色圆球递到沐筱萝手里。

    “千万别按上面那个按钮,也别掉在地上,否则它一炸开,我们三人便能永垂不朽了。”燕南笙心有余悸,大声警告。

    “只是这么个小小的黑球?”沐筱萝垂眸打量着手中的圆球,低声质疑。

    “你还是别拿了,一会儿碰到机关就不好了。”看着沐筱萝将那黑球转来转去,楚玉生怕她会不小心按到开关,于是伸手去夺。

    “我看看怎么了?看看又不会死人!”沐筱萝还没琢磨透,自然不肯放手。

    “都说危险了,你看什么啊!拿过来!”楚玉见沐筱萝不肯松手,索性伸手去夺。

    “你拿就不危险了!不给!”眼见着楚玉与沐筱萝你争我夺,燕南笙的小心脏顿时扑腾个不停,双手伸出去,生怕他们将暗器丢在地上。

    ‘滴……滴滴滴……。’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声音陡然响起,沐筱萝与楚玉面面相觑,同时垂眸,赫然看到两人的拇指同时按在了按钮上。

    “不关我的事哦!”沐筱萝一脸无辜的看向燕南笙,第一时间想将自己摘出去。

    “现在怎么办?”楚玉显然比沐筱萝知道什么更重要。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扔出去啊!”燕南笙急的直挠头,忽然似想到什么,倏的将黑球抢过来,纵身一跃跳出房间,几乎同一时间,一阵巨响自沐府传来,紧接着便是一股巨大的黑色烟雾滚滚升腾,仿佛一朵偌大的黑云罩在沐府上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