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29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皇兄,你既然不喜欢带毛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养狗啊?”一侧,楚漠信看着楚漠北极端隐忍的表情,忍不住开口问道。

    “谁说本太子不喜欢带毛的东西了!”楚漠北不以为然。

    “人家小哈都不掉毛的,你摸一下就吹一下手,都不知道你在吹什么,这样很伤小哈自尊心的……”楚漠信低声嘟囔着。

    “不掉毛?你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该死的沐筱萝,要不是她养猫,本太子用得着养狗么!”楚漠北顶着一张妖孽般的俊颜,现下正鼓着腮帮子拼命吹着自己手上沾的狗毛。

    “就知道你养狗没安好心。”楚漠信到底是把话套出来了。

    “对啊!你皇兄我就是没安好心,对付沐筱萝那种人,坏心都不见得够用!居然连寒锦衣都能说服,真是气煞我了!改日看到寒锦衣,看我怎么贬损他,有色心没良心的东西!”只要想到寒锦衣背叛自己,楚漠北那张脸顿时阴云一片。

    “嗷呜”就在楚漠北恨的咬牙切齿的时候,身边的小哈似是极通人性的拱蹭到楚漠北身上。

    “你干嘛!”眼见着小哈拱上来,楚漠北弹跳着起身,双眼警觉的看向小哈。他真心不是怕带毛的东西,可就是格应它们身上的毛毫无节操的乱飘。

    “皇兄,你吓到它了!”见楚漠北似遇到鬼似的倒退数步,楚漠信摇头,旋即走到小哈身边,拍了拍它的脑袋。

    “别怕啊,有我宠着你呢!”比起楚漠北,楚漠信显然对这只哈士奇很是宠爱。此刻,正从外面进来的皇甫俊休刚好看到这一幕,心底感慨着人家养狗是享受,主子养狗是自找罪受。

    “回禀主人,莽原至今没有动作。”皇甫俊休派人暗中潜入莽原,据探子回禀,对于蜀军压境,沐筱萝的态度十分淡定,而且淡定到已经超出了楚漠北的承受范围。

    “真能忍,好!本太子就看她能忍多久!传令下去,撤军!”楚漠北眸色微眯,厉声道。

    “撤军?”皇甫俊休无语,就这么无所作为的撤回去了?那他们大张旗鼓的来是为了什么啊?难道是来赏风景的么?

    即便皇甫俊休心存质疑,却仍依着楚漠北的指令,于翌日将大军撤出边境,倒是楚漠信,不依不饶的要入莽原,最后被楚漠北强绑了回去。

    凤凰山的山洞前,绝尘将酷似灰耗子的玩意拖在手掌中间,一脸肃穆的看向站在身后的沐筱萝和楚玉。

    “这就是你研制出来的东西?”看着绝尘手中托着的大耗子,沐筱萝表示质疑。

    “属下觉得黑球太过枯燥,所以特别给它改了形状,这样看起来会舒服些。”绝尘自鸣得意,对自己手中的东西甚以为傲。

    “舒服么?”沐筱萝转眸看向楚玉。

    “这东西舒不舒服本王不知道,不过若结果不尽如人意,本王就一定会让绝尘不舒服。”楚玉低声回应,望着绝尘的眸子越发黑了几分,心里腹诽着,岂有此理,现在是逗小孩儿呢么!

    言闭,沐筱萝有些同情的看向绝尘,五天的时间,她也不确定绝尘到底能不能研制出与黑球同样效力的暗器。

    “两位主子靠后,属下这就要投掷‘箭爆鼠’了!”多么优雅的名字啊,绝尘如是想。的确贱暴了,楚玉如此理解。

    然,当看到‘箭爆鼠’的威力后,所有人都震惊了,待一阵轰隆巨响过后,那一团浓浓的烟雾,仿佛巨大的云层压下来,骇的人无语。就在所有人欢喜雀跃之际,浓雾渐渐散去,众人期盼的大场面并没有如预料那样出现,只见地上那个巴掌大的坑里,赫然躺着一只瘪了肚子的‘箭爆鼠’。

    “雷声大,雨点小。”奔雷摇头,转身离去。

    “老鼠素有挖坑的本事,你这只显然不合格。”风麟代表风雨雷电发言,之后四人摇头,转身离去。

    “对于这只老鼠,本王无话可说,但对于你,本王提醒你,只剩下五天时间了。”楚玉冷颜看向绝尘,声音深沉的让人想哭,遂摇头,转身离去。

    “娘娘,属下还没完呢!”直至沐筱萝走到绝尘面前时,绝尘这才得了空当,开口解释。

    “你当然没完啊,完的是这只老鼠而已。”沐筱萝心里多少有些失望,毕竟她对绝尘是寄予厚望的。

    “是真没完呢!哎呀,你们别走啊!都别走啊!不信绝尘给你们看!”眼见着最先走的奔雷就快下山了,绝尘再也顾不得许多,当即拉着沐筱萝朝大家离开的方向跑。

    “绝尘!你在干嘛?”看着绝尘毫无顾忌的拉着沐筱萝的手,楚玉怒了,这叫以下犯上,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绝尘的举动将所有人的视线引了过去,纵连暗处的殷雪亦现身冲向绝尘,眼见着殷雪就要拽到绝尘的领子,绝尘突然按了下手中的按钮。

    又是一阵轰隆的声音乍响,震的人耳膜生疼,紧接便是漫天烧焦的黄土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天空阴沉一片,周围的空气仿佛下火般灼热的让人难以呼吸。

    此刻,将沐筱萝挡在身下的绝尘,后背已被砸下来的焦土灼伤了好几处,受伤最轻的当属最先离开的奔雷,而在巨响之时便护在楚玉周围的风雨雷电亦有不同程度的受伤,殷雪还好些,只是烧破了衣服而已。

    然,这样的结果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原本那只瘪老鼠趴着的巴掌大的小坑,如今已能容下三头水牛不止,且里面还燃着火苗。

    看着眼前的一切,众人震惊之余掌声响起,奔雷甚至热泪夺眶。

    “哎哟……疼疼疼!快放我下来!”奔雷激动的抱起绝尘,却不想正触到他背后的伤口上。

    “疼就疼吧,疼并快乐着!绝尘,好样的!”奔雷狂呼着。

    “这是……成功了?”看着眼前的场景,楚玉激动不已,悬在胸口的心终是放了下来。

    “嗯,成功了,我们不用再担心冰魄的黑球了!”沐筱萝眼底有泪,微微点头。

    且说回到沐府之后,绝尘这才解释了为何他的‘箭爆鼠’会先放出一片浓雾,后才爆炸。

    “属下觉得冰魄的黑球有很大弊端,如果按下机关的人跑的不够快,或是扔的不够远,很有可能会伤到自己,‘箭爆鼠’就不一样了,它可以任人自由按动机关,时间可以自已掌控。至于之前的那片烟雾,属下可以根据需要在里面参杂各种迷药,各种辣椒粉,各种让人抓狂的东西,如果敌人负隅顽抗,那我们再启动机关也不迟。属下觉得能降,便不杀……”绝尘的话触动到了楚玉的心弦,皆是大楚军卒,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当真不想兵戎相见。

    正文(520xs)第323章你很了解楚漠北?

    ‘箭爆鼠’的横空出世,让绝尘顺间成为整个莽原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而且他也因此被楚玉封为副将,职责便是专门研制各种对抗敌军的武器。在楚玉看来,站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若有一颗仁慈之心,乃军将之福,绝尘显然有。

    就在解除冰魄黑球威胁的第二日,沐筱萝便接到了楚漠北撤军的消息。

    “许是楚漠北知道了‘箭爆鼠’的威力,所以不敢惹咱们了!”奔雷得意的表情让沐筱萝颇不以为然,所谓得瑟大了掉毛就是奔雷此刻这种状态。

    “你怎么敢确定楚漠北没有更厉害的武器?就算没有,你该知道‘箭爆鼠’的由来,如果不是我们偷窃了冰魄的黑球,又岂会有这样的启发,有句话叫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箭爆鼠’也一样,没有最厉害,只有更厉害。”沐筱萝肃然开口,柳眉下意识蹙作一团。

    “你觉得楚漠北不会无缘无故撤军?”楚玉看出沐筱萝表情凝重,狐疑开口。

    “以筱萝对此人的了解,损人不利已的事,打死他都不会干,此番楚漠北撤军,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沐筱萝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焦虑。

    “你很了解楚漠北?”楚玉第一次注意到沐筱萝在提及楚漠北时的表情,那种表情很值得他推敲。

    “总之不是好人就是了,奔雷,你吩咐下去,不管军营还是沐府,都要小心戒备。”沐筱萝猜不透楚漠北撤军的目的,如今能做的,就只有谨慎防范。

    正如沐筱萝所料,就在楚漠北撤出大军的第三日,整个莽原顿时被谣言覆盖,街头百姓均道楚漠北之所以撤军,是因为楚玉承诺在战后将莽原划到蜀境内,传的那叫一个有板有眼,仿佛那些百姓曾亲临谈判现场一样。

    “谣言猛于虎,如今这谣言已经传入楚境,对本王十分不利。”沐府正厅,楚玉双手攥拳,剑眉紧皱,在听到谣言的那一刻,楚玉终于明白沐筱萝为何如此憎恨楚漠北,果然可恨啊。

    “现在怎么办?如果谣言再这么传下去,莫说军心不稳,大楚百姓亦会对王爷产生抵触情绪,没有百姓支持,我们步履维艰啊!”奔雷真心服了沐筱萝,果然是料事如神。沐筱萝倒不以为然,不是她料事如神,只是吃了太多亏罢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如今也只能让楚漠北出面澄清谣言,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沐筱萝深吸口气,如果楚漠北哪天死了,她一定会买十万两银子的鞭炮,普天同庆!

    “楚漠北肯开口?”楚玉狐疑看向沐筱萝。

    “楚漠北肯不肯开口,完取决于咱们肯割多少肉。”沐筱萝挠头了,彼时绷的太紧,如今就算她肯谈判,那尊瘟神也未必会那么痛快答应。

    “属下得到消息,楚漠北现就在莽原临蜀的金门行馆。”奔雷据实禀报。

    “本王去会他!”楚玉厉声道。

    “王爷去了也只会碰一鼻子灰,除非楚漠北愿意,否则即便近在咫尺,他都未必肯见我们,现在看来,我们需要一位说客。”在看到刚刚进门的燕南笙时,沐筱萝茅塞顿开。

    “咳……本盟主怕来的不是时候吧,那不打扰了,你们聊哈!”燕南笙最懂沐筱萝,只是一个眼神,燕南笙便知道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盟主不会见死不救吧?”沐筱萝的声音温柔的似要挤出水来,偏生落在燕南笙耳朵里,仿佛鬼魅般让他肝儿颤。

    “拜托,本盟主和那个楚漠北可没有一腿……咳咳……没有交情!”燕南笙一脸苦相的转身看向沐筱萝,即便苦相,也是天底下最唯美的苦相。

    “盟主和楚漠北或许没有交情,可盟主和寒锦衣交情一定很深。”沐筱萝一语破的,如果没有中间人,沐筱萝相信此番与楚漠北谈判,必定输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而可以从中斡旋的人,就只有寒锦衣一人。

    “沐筱萝,做人要厚道!”燕南笙肃然看向沐筱萝,对于寒锦衣,他躲还来不及,会主动送上门么!

    “事出突然,筱萝也知道盟主见寒锦衣便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可怎么办?现在谣言四起,如果再不遏制,后果难料,盟主也不想看到王爷因为盟主的一念之差,一败涂地吧?”沐筱萝的话堵的燕南笙连窗户都没找到。

    “本盟主的一念之差就是认识你!”燕南笙气的磨牙。

    “筱萝的想法刚好相反,能认识盟主,筱萝几世修来的福气!”沐筱萝说的无比真诚。如果有可能,沐筱萝甚至想多认识几个燕南笙,毕竟这样的金主儿可遇不可求呵。

    在沐筱萝的软硬兼施下,燕南笙终于点头,且说燕南笙办事果然有效率,就在燕南笙离开的第二日,沐筱萝便接到了自金门传来的邀请函,时间定于当日酉时。

    “本王一定要跟去!”明月峡事件之后,楚玉暗自发誓,此生他没能好好保护莫心,如今他断不会让筱萝再受半点损伤。

    “王爷的身份今非昔比,如果不是塌天的大事,王爷都不能离开莽原,否则会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沐筱萝神色肃然。

    “可是……”

    “王爷放心,筱萝会带殷雪一起,而且有燕南笙在那边照应,筱萝不会出事。”感觉到楚玉眼中的担忧,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微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