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29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可是本王不明白,楚漠北为什么要让你把絮子和小优一并带上,分明是谈判,为什么要带两只猫啊!”楚玉到底是担心沐筱萝,陪去之心不死。

    “堂堂大蜀太子,会拿两只猫儿怎么样呵,总之筱萝答应你,一定会平安回来,如何?”沐筱萝信誓旦旦。

    “你的话本王能信么……”楚玉嘟囔着。

    “筱萝也不觉得自己的话可信度有多高,但是……筱萝答应过王爷的,有哪件没做到?”清澈的眸光仿佛楚间天幕上的明星,灿烂若花,美的眩目,楚玉一时怔住,茫然点头。直至沐筱萝离开,楚玉方才反应过来。

    “沐筱萝,你答应本王的事哪件做到了啊”幽怨的声音回响在沐府上空,楚玉束手立在门口,满目忧伤……

    金门,行馆

    ‘砰’的一声脆响打破了原本寂静的卧房。

    “顶好的镏金龙凤灯罩啊,这年头赚钱不易,太子要以百姓疾苦为先才行啊!”寒锦衣一身黑袍的躲过楚漠北摔过来的灯罩,古铜色脸上,那双眼尽是惋惜。

    “赚钱的确不容易,不过抢钱就没那么难了,而且你若心疼,刚刚为什么不接?你该不会是手残脚残了吧!”榻上,楚漠北正襟危坐,冷颜看向寒锦衣,诅咒无下限。

    “明月峡的事是本尊没履行承诺,大不了这样,本尊再许你一个愿望,这次不管你求什么事,本尊必定不会食言!”寒锦衣信誓旦旦。

    “这句话漠北听了不下十次,早知你是这么个没节操的家伙,漠北当初就不该救你!”楚漠北也不止十次的开始翻旧帐。

    “哎呀,救都救了,难不成你还能再把本尊回井里?而且你别告诉本尊,你不想跟沐筱萝谈判,否则燕南笙一提出来,你就应允了?”寒锦衣悻悻道。

    “漠北自认没有把你回井里的本事,但如果尊主再掉进井里,你看漠北会不会救!”楚漠北继续诅咒。

    “本尊倒是想掉,可惜天穴就一个,本尊已经命人把它添平了。”寒锦衣言外之意似乎还有些惋惜。

    “沐筱萝果然不一般,居然连你都能说服,不过……以沐筱萝的蒲柳之姿,她肯定用的不是美人计!”楚漠北漫不经心开口,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幽光。

    “沐筱萝不算丑啊!她可比蒲柳之姿强多了!”寒锦衣才一开口,便知着了楚漠北的道。

    “好啊!你这个有异性没有人性的寒锦衣!你是看上沐筱萝了?我恨你!”楚漠北怒了,自认识寒锦衣以来,他还从没夸谁长的漂亮,除了他自己。

    “哎呀,你吃什么醋嘛!大不了本尊夸你几句?”寒锦衣扬眉看向楚漠北,但见楚漠北双手环胸,怒目而视,寒锦衣便不惜将自己脑袋里所有形容美好的词语都淘弄出来,足足夸了一个时辰之后,方才被楚漠北从卧房里赶出来。

    且说寒锦衣出来后便在长廊里抹汗,恰巧看到燕南笙正捂着胸口,拼命干呕。

    “你没事吧?”寒锦衣好意上前。

    “你和楚漠北必定有一腿!”燕南笙边呕边道。

    “你都听到了?”寒锦衣脸色渐渐变了颜色。

    “你相信么,楚漠北现在吐的比我还要厉害.。。”燕南笙一脸肃然,笃定道。

    “看来本尊不得不杀人灭口啦!”寒锦衣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缝,却不想燕南笙突然起身,脸上的坏笑让寒锦衣觉得毛骨悚然。

    “你敢动手?你敢动手,本盟主就将你的好事公之于众,刚刚听到这些话的可不止南笙一人哟!”眼见着寒锦衣的脸由青转绿,燕南笙真是感激沐筱萝啊,幸而他来了。就在寒锦衣欲开口之际,楚漠北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呕吐声……

    对于沐筱萝的到来,最开心的便是楚漠信了,此刻,楚漠信正候在门口,远远看到轿子的时候,便迎了上去。

    “沐筱萝,你来啦!”在听到楚漠信的声音时,沐筱萝提前下了轿,掀起轿帘之后,赫然看到那张俊俏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可不就来了么,有没有想我?”沐筱萝的笑发自内心,手不经意的搭在楚漠信的肩上,又长高了。

    “嗯,想什么时候再见面,让你给本王做几件衣裳,看看啊,你上次的衣服做小了!”楚漠信撅着嘴,单手掺了掺袖口,的确小了很多。

    “呵,你当筱萝是伺候你的嬷嬷么!”沐筱萝有些好笑,分明是自己长高了,偏生怪在她头上,这小子口是心非的本事越来越纯熟了。

    “不是么?”楚漠信一本正经的反问顿时换来一顿爆炒栗子。且说两人边打边闹着走进正厅时,忽然一只庞然大物冲了过来,沐筱萝惊愕之余,殷雪已然护在前面,然则那个庞然大物冲的却不是沐筱萝,而是汀月怀里的絮子和小优。

    “关门,莫让楚后的宠物跑丢了。”楚漠北双手环胸,云淡风轻的开口。

    “小哈!你快回来!”眼见着那只哈士奇追的絮子和小优上下乱窜,楚漠信有些急了,他怎么就忘了皇兄的坏心眼儿了!

    “皇弟啊,你能阻止猫抓老鼠吗?”一侧,看的起劲儿的楚漠北悻悻开口,言外之意便是狗追猫实乃天经地义。

    看着絮子和小优张皇失措的逃命,沐筱萝真是心疼的无以复加,她的宝贝们何时受过这样的欺负!且说同坐在屋内的寒锦衣和燕南笙皆站在足够安的角落里,饶有兴致的观赏这场猫狗大战。

    “殷雪!”沐筱萝怒了。

    “殷雄!”就在沐筱萝唤出殷雪的时候,楚漠北亦毫不犹豫的唤出殷雄,偌大的正厅,同时容纳一只狗两只猫,还有八个人,拥挤度可以想象。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猫狗大战突然发生质的变化,只见絮子和小优分别占领高地,神态亦由起初的惊慌失措变成怡然自得,更令沐筱萝扬眉吐气的是,这两只猫儿还不时的挥爪在小哈的鼻子上留下鲜红的爪痕。

    “嗷嗷嗷”小哈疼的啊!

    “沐筱萝,小哈很可怜耶!”楚漠信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哈。

    “没办法,是它自找的耶!”沐筱萝耸了耸肩,学着楚漠信的语调,眸子却下意识瞥向已经黑脸的楚漠北。

    “小哈,回来!”眼见着小哈得不着半点儿便宜,楚漠北厉声将其唤回。小哈闻声,自不恋战,顿时跑回到楚漠北身边,且说絮子和小优仿佛斗胜将军般从高处跳下来,大摇大摆的走到沐筱萝的玉足旁,十分自傲的蹭了两下,这才被汀月抱了过去。

    “沐筱萝,连你养的猫都这么诡计多端。”楚漠北缓身落座,很不友善的看了眼沐筱萝。

    “太子殿下言重了,在座各位皆可作证,本宫的猫儿只是为了自保。”沐筱萝首战告捷,底气也足了许多,清眸如水般直视楚漠北。沐筱萝一语,众人看着小哈流血的鼻子,皆默。

    “言归正传,某厮说你欲跟本太子见一面,详谈彼时给本太子下药一事。”说到此处,楚漠北忽觉胃中翻滚,牙齿极不舒服。

    “某厮这么说的?可据本宫所知,是详谈明水峡的事呢。”沐筱萝针锋相对。一侧,寒锦衣怒了,我有名字的!某厮是谁啊!而且我什么都没说啊!

    “明月峡什么事?本太子不记得了。”楚漠北抵死不认。

    “如果没有明月峡的事,太子会牙疼么?漠信啊,你这衣服还真是小太多了。”沐筱萝故意拉过楚漠信,眸子似有深意看向楚漠北。这样明目张胆的威胁,楚漠北自然看的出来。

    “你们聊的好好的,干嘛提本王衣服嘛!对了,皇兄什么时候牙疼了?”楚漠信抬眸看向沐筱萝,又瞅了瞅楚漠北。彼时他伤重不能下床,自然不知道那段精彩的过往呵。

    “咳咳……。说吧,你想让本太子做什么?”楚漠北正色看向沐筱萝,肃然开口。

    “希望太子殿下可以现身莽原,消除谣言。”沐筱萝直抒来意。

    “什么谣言?”楚漠北料到沐筱萝会来求他,如今倒打起了哈哈。

    “虽然筱萝笃定太子殿下最清楚不过,却仍然不介意把那些谣言的内容说与太子殿下。谣言称太子殿下突然撤走金门大军,是因为得了楚玉的许诺,待功成之后,将莽原让与太子殿下。”沐筱萝眸色凌厉,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无比。

    “莽原百姓的想象力会不会太丰富了,本太子不过是在金门练兵而已啊!”楚漠北摇头感叹。

    看着楚漠北一脸的无辜,沐筱萝真想骂他一句靠!练兵需要跑这么远?需要么!

    “太子殿下虽是无意,可毕竟给本宫和肃亲王带来了困扰,所以筱萝希望太子殿下能屈尊到莽原,在莽原乡绅百姓面前露个面。”沐筱萝强压住涌到胸口的脾气,声音柔和温婉。

    “露个面是什么意思?”楚漠北饶有兴致的看向沐筱萝,笑的十分邪佞。

    “意思就是本宫想请太子殿下亲自现身莽原辟谣。”沐筱萝耐心解释。

    “本太子没这个义务啊!”楚漠北修长的腿悠然叠起,耸肩时,双手摊开,表情带着玩味。

    “本宫自不会让太子殿下白走一趟,只要太子殿下点头,本宫愿以五十万两黄金作为答谢。”沐筱萝投石问路。

    “五十万两,你是觉得本太子有多缺钱啊,为了区区五十万两就要纡尊降贵?”楚漠北显然对钱不感兴。

    “那太子殿下要怎样才肯帮筱萝这个忙?”沐筱萝态度依旧良好,笑容依旧灿烂,可心却不淡定了。

    “咳……看在寒尊主和武林盟主出面斡旋的情份上,漠北也不好薄了楚后的面子,不过条件还是有的,如果楚后肯将彼时本太子签下的两卷帛书还于本太子,之后再将‘旌沐号’在幽山地段的铁矿划给大蜀,那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商量。”沐筱萝知道楚漠北会狮子大开口,却没想到他嘴张的这么大,那两卷帛书的内容分别是莽原的归属权和十万大军出兵相辅,若是还给楚漠北,那莽原便成了无主之地,楚漠北再出兵便是理所当然了。至于十万大军,本就是意外所获,沐筱萝倒不介意,可幽山的铁矿数量可观,她断断割舍不掉。

    “你的面子还真值钱。”一侧,燕南笙悻悻瞥了眼寒锦衣。

    “你的面子又值多少啊?”寒锦衣不以为然反驳。

    “我跟他没有一腿啊!”

    “找打!”为免尴尬,寒锦衣与燕南笙借个由头打出了正厅。

    房间内的气氛越发紧张,坐在沐筱萝身边的楚漠信看不下去了。

    “皇兄,你是不是有点儿刻薄了?”楚漠信对于自己的立场很无奈,即便如此,他还是有心站在沐筱萝一边。

    “小小年纪,你懂什么叫刻薄,把小哈带出去。”楚漠北只道弟弟在场,有些话很难开口。楚漠信自是不愿,幸而沐筱萝也是同样想法,毕竟有些儿童不宜的言辞,不易让楚漠信听到。

    于是在楚漠信极不情愿的带小哈离开之后,房间里开始了一场激烈的唇枪舌剑,直到最后,两人已然不顾身份,不顾形象,言语中完听不出这屋子里面坐着的一个是蜀太子,一个是楚皇后。

    “楚漠北,这件事没完!”伴着沐筱萝声嘶力竭的咆哮,正厅的门被一脚踹开,紧接着便是沐筱萝一脸怒气的暴走出来。

    “没完就没完,本太子怕你不成!”房间里,楚漠北毫无怜香惜玉之态,音量绝不输沐筱萝。

    “这事儿怎么样了?”见沐筱萝满头黑线的走出来,偏有不怕死的燕南笙颠儿上前去,小心翼翼问道。

    “你聋啊!没听到没完嘛!”沐筱萝吼了过去。

    “你冲我吼什么啊?又不是我得罪的你。”燕南笙一脸委屈的看向沐筱萝。

    “贱!”一侧,寒锦衣中肯点评,于是二人再战……

    沐筱萝虽然愤怒,却没有离开金门行馆,这件事不解决,她怎么都不会回去,不过却派了流沙回去报个平安。

    适楚,沐筱萝抚额坐在桌边,心情烦乱难平,楚漠北的条件太苛刻,偏生他还一步都不肯让,这让沐筱萝觉得十分棘手。

    “娘娘,喝杯茶吧?”汀月将沏好的龙井搁在桌上,提壶为沐筱萝斟了一杯。

    “这里的茶你也敢泡?”直到现在为止,楚漠北在沐筱萝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到了负无限。

    “娘娘放心,这茶叶是奴婢从莽原带来的,水是从小寒王房间里弄的,而且奴婢试过,没有问题。”近朱者赤,汀月跟沐筱萝呆的久了,沐筱萝的喜好也渐渐影响到汀月,对于楚漠北,汀月也是一万个鄙夷不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