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29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用心了。”沐筱萝感慨着接过茶杯,却无甚心思品茶,

    “娘娘,蜀太子这么固执,奴婢觉得我们很难再劝动他了。”汀月忧心看向沐筱萝,只要想到彼时楚漠北言辞激烈到发毒誓的地步,汀月便知道,除非让步,否则这场谈判很难再继续下去。

    “真是杀了他都不解恨!让本宫再想想,或许会有别的办法……”沐筱萝何尝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可也不能就这么回去了。汀月心知主子需要要安静,于是悄然退了下去。

    就在汀月退出房间的下一秒,殷雪如幽灵般飘然而落。

    “娘娘,小寒王来了。”殷雪据实禀报。

    “楚漠信……知道了,你先下去。”沐筱萝挥手之际,楚漠信已然自窗外爬了进来。

    “怎么不走门?”

    “嘘”见楚漠信神秘兮兮的回头张望,沐筱萝只觉好笑,事实上,对于谣言一事沐筱萝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是她不想将阴谋二字与楚漠信联系在一起罢了。

    “你小点儿声,这附近都是皇兄的人,让他知道本王在你房间就糟了!”楚漠信点着脚,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模样可爱至极。

    “我们走吧!”楚漠信靠过来之后,突然拉起沐筱萝的手,肃然开口。

    “走?去哪里?”沐筱萝狐疑看向楚漠信。

    “回莽原,皇兄不给你作证算了,本王给你作证!”楚漠信稚嫩的脸上透着毅然决然的坚定,亮烁的眸子璀璨如星。

    “不行。”在听到楚漠信的信誓旦旦后,沐筱萝断然拒绝。

    她很清楚在莽原百姓眼里,在天下百姓眼里,楚漠信和楚漠北没有不同,随便他们任何一个人肯出来说一句,那些谣言都会不攻自破,可沐筱萝从没想过用楚漠信代替楚漠北,自明月峡事件之后,沐筱萝曾立下誓言,此生,她再不会利用楚漠信做任何事,因为于她而言,楚漠信是等同于仲儿一样的存在,试问天下母亲,有谁会利用自己的儿子。

    “沐筱萝,你傻呀,本王去也是一样的,介时本王就说是皇兄让我这么做的,他们会信的!”楚漠信没想到沐筱萝会拒绝,登时急了。

    “那也不成,这件事你不用管,本宫自有办法对付他!”沐筱萝松开楚漠信的手,断然拒绝。

    “你有办法?本王可没看出来。你不走,本王自己去找楚玉,反正本王也认得他!”楚漠信哼着气,转身要走。

    “楚漠北会准你出行馆的门?”沐筱萝挑眉,一脸的不以为然。

    “他现在睡的正香,可管不着我!”楚漠信才说出来,双手便下意识捂住嘴,晶亮的眸子贼兮兮的看向四处。

    “睡的正香……你该不会是……”沐筱萝恍然看向楚漠信,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楚漠信居然为了自己给楚漠北下了药?

    “嘘你懂不懂隔墙有耳啊!”楚漠信急急跑回到沐筱萝身边,冲着她狠虚了一声。

    “放心,殷雪在外面,没人能偷听到我们讲话。你怎么敢!如果楚漠北醒过来,一定不会饶了你!”沐筱萝拉过楚漠信,正色开口。

    “等他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到时候你的事已经办完了,而且他是我皇兄,总不能要了我的命吧。”楚漠信冷静分析道。

    心,莫名的疼,沐筱萝下意识抚着楚漠信的额头,眼底莹光闪烁。

    “你用不着感动成这样,本王是有条件的,等这件事结束,你至少要给本王做十件长袍!”楚漠信讲起条件的傲慢劲儿简直跟楚漠北一模一样,偏生沐筱萝却怎么都恨不起来,还心疼的不得了。

    “殷雪。”沐筱萝缓缓起身,美眸散着温柔似月的光芒,此刻,殷雪已然出现在楚漠信身后。

    “对,我们不能走门,让殷雪带你从窗户出去,我们三个先离……”楚漠信正说着,忽然觉得后颈阵痛,紧接着便满脸愕然的昏了过去。

    “主人,其实小王爷所言也未尝不是个办法。”殷雪将楚漠信扶在怀里,生怕摔着他。

    “为了报仇,本宫做任何事都可以不择手段,但前提是,那些人有本宫不择手段的理由,楚漠信没有。”沐筱萝深邃的眸子注视着楚漠信的俊颜,唇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

    “属下明白,属下这便将小王爷送回去。”殷雪点头,旋即揽着楚漠信离开房间。

    正如楚漠信所言,楚漠北在昏睡三天后方才醒过来,而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楚漠信五花大绑的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此刻,闻讯赶到的沐筱萝正站在外面,与皇甫俊休僵持不下。

    “楚后莫再为难俊休了,太子有命,除非太子发话,否则不许任何人进去。”皇甫俊休身后,殷雄和‘断魂三梦’皆站在门口,阵势十分骇人。

    “楚漠信做什么了,楚漠北为什么要把他绑起来?”沐筱萝有意试探。

    “这是大蜀内政,楚后似乎管的宽了些。”皇甫俊休自然不会如实相告。

    “楚漠北!你敢动楚漠信一根汗毛,本宫跟你没完!”沐筱萝自知硬闯无望,索性在门口大喊起来。

    房间里依旧听不到半点动静,沐筱萝直急的摩拳擦掌,左右踱步。最后忍不可忍,终是冲了上去。

    就在皇甫俊休为难之际,房门突然被人自里面推开。只见楚漠信如霜打的茄子般垂头走了出来。

    “漠信,你没事吧?”沐筱萝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当即冲上去,双手握住楚漠信的双肩,眼中透着掩饰不住急迫。

    “耳朵疼。”楚漠信揉着自己的耳朵,眼巴巴的看着沐筱萝。

    “楚漠北!你这个没人性的禽兽!你怎么敢下手这么重!他是你亲弟弟!”沐筱萝声嘶力竭,双眼如锥般瞪向坐在房内的楚漠北。

    “不是皇兄,是你太吵了,耳朵受不了了……。”楚漠信一语,沐筱萝额头顿时滴出大滴冷汗,院内众人默,汀月更是将脸埋到胸前,太丢人了也……

    当晚,楚漠北破天荒的进了沐筱萝的房间,只呆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出来了,结果就是楚漠北放弃‘旌沐号’的铁矿和莽原归属权的帛书,仅将彼时签下的另一份帛书当场销毁。

    至于作证的事,楚漠北亦未亲临莽原,而是派了皇甫俊休出面。作为史上最悲催的大臣,皇甫俊休硬是将那卷关于莽原归属楚玉的帛书挂在胸前,在莽原最繁华的大街上似游行般绕了三天,方才被沐筱萝放回去,至此之后,天下人皆知楚漠北麾下有一心腹,名曰皇甫俊休,身材极棒。因为皇甫俊休是被扒光了衣服游行的……

    然则让沐筱萝郁闷的是,自己为楚漠信做的十件长袍在送到金门时被楚漠北拦下,并原封未动的送了回来。

    ‘漠信是本太子的软肋,也是本太子的逆鳞,沐筱萝,这是本太子最后一次让你利用到了漠信对你的信任,本太子答应让步,但从现在开始,本太子不会再让你见漠信,一次都不会。’

    彼时行馆内,楚漠北的话言犹在耳,沐筱萝轻抚着桌上的长袍,眼底一片苦涩,或许楚漠北永远也不会相信,楚漠信亦是她的软肋,也是她的逆鳞呵。

    不见也好,楚漠信需要楚漠北这样的哥哥,更胜于自己。

    就在沐筱萝感伤之际,房顶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沐筱萝心中暗惊,登时起身走出房间,正看到殷雪与一黑袍男子斗在一处,而且殷雪明显处于下风。

    幸而沐府内卧虎藏龙,风雨雷电,流沙和燕南笙几乎同一时间飞身而至,将黑袍男子围在中央。

    “冰魄,你是狂到把我们当空气了,才敢独闯莽原吧?”燕南笙自问冰魄武功与自己相差无几,可若加上殷雪,流沙,风雨雷电,冰魄便是找死了。

    “皇后娘娘莫怕,冰魄定会将你送回到皇上身边。”冰魄不理燕南笙,目光嗖的射向愣在地上的沐筱萝。

    “皇上!婉儿想见皇上!他们不让!你快救我呀!”沐筱萝想也不想的抹泪,旋即冲向冰魄,奈何人家在房顶上,沐筱萝只能瞪眼干着急,不过那副痴呆可怜相却表演的惟妙惟肖,令众人打斗之余疯狂抹汗。

    就在这时,绝尘手持‘箭爆鼠’冲了过来。

    “你们让开!”绝尘大吼一声,众人在看到绝尘手中之物时,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散四处,冰魄心惊之余,赫然看到一只灰皮老鼠朝自己飞了过来,虽不明情况,却也以最迅猛的速度退离。

    一阵轰鸣过后,浓烟滚滚,火星四溅,众人皆被呛的干咳,待烟雾散去,冰魄早已不见踪影。

    “绝尘,你瞎显摆什么啊!人没炸死,实力还暴露了,这下想打他们一个出奇制胜是不可能了。”后赶来的奔雷埋怨道。

    “又不是我的主意。”绝尘委屈,眼睛下意识瞥了眼随后走过来的楚玉。奔雷自然明白绝尘的意思,当下闭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让冰魄知道‘箭爆鼠’的存在,是想让他慎用黑球,毕竟这种武器杀伤力太大,用在战场上,会有太多的人枉死。”征战沙场多年,楚玉虽然将生死看的很淡,可他却将手下士卒的生死看的极重,一将功成万骨枯,楚玉从未想过用将士的生命,成就他的神话。

    “心是好心,可惜冰魄未必领会得到。”沐筱萝敛了脸上的那副痴傻,眼底一片沉静。近日楚玉的心情很差,差到被她随便损几句都没有反应。虽然楚玉不说,可沐筱萝猜得到,楚楚玉仍在犹豫,为了自己的私仇,硬是将这些无辜的人牵扯其内,更引起大楚内讧,他于心不忍。

    适楚,楚玉独自在月下饮酒,沐筱萝翩然而至。

    “如果是莫心,她会支持本王这么做吗……”楚玉没有回头,却知来人是谁,那股淡淡的幽香已被楚玉记在心里,忘是忘不掉了。

    “相信筱萝,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大姐更想看到你挥师北上,宰了楚云钊那个畜牲。”沐筱萝绕过走廊,坐到楚玉身边,眸子遥望向天上的星星,她相信那万千星星中,必有一颗是自己的仲儿。

    “所以为了莫心,本王怎么都要开战。”楚玉提壶,狠狠灌了一口。

    “不止为了大姐,还为了大楚百姓,自楚云钊登基以来,即便有大姐扶植,大楚的民生国力仍然不复先皇的鼎盛时期,楚云钊根本就不是皇上最适合的人选,大姐死后,楚云钊的许多做法让百姓叫苦不迭,尤其为充裕国库,他竟将赋税加重三成,如今放眼大楚,黎民百姓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有多少百姓在吃草根度日!人吃人的惨剧不是没有!”沐筱萝知道楚玉在犹豫什么,她不能让楚玉有一丝一毫的不确定。

    “所以本王出兵,不是自私?”楚玉转眸看向沐筱萝。沐筱萝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上的星星,神色一片泰然,现在的生灵涂炭,只为他时的国泰民安,她相信楚玉会想明白。

    莽原与济州在楚玉举旗之后的第二个月终于开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场战役上,正如沐筱萝所言,楚玉先君子,声明如果冰魄不用黑珠,他们亦不在战场上使用‘箭爆鼠’,却未得到冰魄的回应,于是这场仗打的异常惨烈,万幸的是绝尘的‘箭爆鼠’较黑球更为精湛,在战场上占了很大便宜,所以楚玉的军队损伤并不严重,反观曹坤大军,不得不被迫退出济州。

    且说楚玉乘胜追击,一连夺取济州周围的五个郡县,一时声名大噪。五个郡县,加上济州,莽原,如今的楚玉已拥七座城池,且说这场大战中,桓横老将出马,无论是战术还是战时都运用和把握的恰到好处,甚是赢得军心,庾庆亦在七郡中采取相关措施安抚民心,令楚玉没有后顾之忧。

    如今的将军府已设在济州都城,庆功宴过后,楚玉屏退众人,进了沐筱萝的房间,许是等的太久了,沐筱萝匐在桌上浅睡了过去。

    见沐筱萝睡着,楚玉褪了自己的衣裳,正欲给沐筱萝披上,却见沐筱萝突然起身,揉着稀松的眼睛看向楚玉。

    “脱衣服干嘛?”沐筱萝随口问了一句,楚玉也是喝的多了,不知怎么竟回了一句

    “睡觉。”一语闭,楚玉突然很想扇自己耳光,说真话能死么!这时,心里有个声音腹诽着:这是真话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