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30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4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王爷肯睡筱萝啦?不想大姐啦?”沐筱萝明知楚玉口误,还想着法儿的逗弄他。

    “这是你的房间啊!”楚玉急中生智,恍然般看向沐筱萝,其态甚为逼真,仿佛他是真的走错了房间。

    “咳咳……有点儿冷。”沐筱萝干咳两声,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冷就披着吧……对不起……”楚玉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将衣服披在了沐筱萝的身上,落座时突然说出这三个字。

    “对不起?王爷去逛青楼了?”沐筱萝歪着脑袋,清澈无尘的眸子一本正经的看向楚玉。

    “沐筱萝!”楚玉怒了。

    “不是啊?那王爷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我啊?”沐筱萝依旧笑着,她是真的开心,这场仗打的异常出彩,人家都说第一脚最难踢,只要这一脚迈的稳,接下来的事便顺理成章了。

    “如果没有你一步步为本王筹谋,本王今日不可能站在济州行馆里与众位兄弟同饮庆功酒,席间本王敬了每一位将士,连奔雷都有份,可本王最想敬你。偏偏你是以大楚皇后的身份跟在本王身边,每每有陌生面孔,你都要装痴扮傻,其实本王觉得,你大可不必!不如这样,本王明日便昭告天下……”未等楚玉说完,沐筱萝便打断了他的话。

    “昭告天下什么?昭告天下大楚皇后沐筱萝其实根本就不傻,不止不傻,还聪明绝顶?呵,王爷觉得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楚玉有这样的心思,沐筱萝高兴,可她却不能让楚玉再动这样的心思。

    “能有什么后果?”楚玉不以为然。

    “这件事一旦公之于世,到最后一定会被传成王爷与筱萝勾搭成奸,图谋窃取大楚江山。其实民心是个很玄妙的东西,稍不注意,便会被风吹走。所以王爷失不得人心,哪怕是一点点。”沐筱萝神色肃穆,声音沉稳。

    “如你所言,这件事永远都不能昭告天下了?”楚玉腾的起身,清如水的眸间滚动着意味不明的怒意。

    “有什么关系?”沐筱萝淡然反问。

    “当然有关系!难道你想这么痴傻的过一辈子?”楚玉总以为以沐筱萝的睿智无双,她一定会为自己留条后路,而且她的后路,一定是最宽敞明亮的,可现在看来,她似乎没有这样的打算。

    “是啊!”沐筱萝点头,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不行!”楚玉厉声开口,言辞中听不出一丝转还的余地。

    “行不行的随得了王爷么!而且筱萝已经这个状态活了二十几年,再活个二十几年也没什么。”沐筱萝心知楚玉是为她好,可是举棋无悔,当初下棋的时候,她已经为自己设定好了结局。

    “本王说不行就是不行!”楚玉没来由的怒火中烧,目光依旧怒意灼灼。

    “王爷出去吧,本宫累了。”沐筱萝不愿与之多费唇舌,她知楚玉不愿意委屈她,可委屈这种事儿也得看当事人的想法啊,比起前世的有眼无珠,沐筱萝觉得即便这一世让她装一辈子傻,她也是幸福的,至少,她成的是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足够了,不是么!

    “本王不出去!”楚玉横眉冷对,目光灼灼。

    “嗯,不出去也好,那就一起睡吧!”沐筱萝忽尔一笑,眉眼隐隐透着妩媚风情。

    “沐筱萝,本王在说正事!”楚玉神色深沉,声音有些无奈,在沐筱萝面前,他似乎永远也把握不到主动权,可这一次,楚玉想坚持,沐筱萝为他付出的太多,他觉得自己总该为她做点什么。

    “筱萝说的也是正事啊,王爷莫急,待筱萝宽完了衣,即刻伺候王爷。”沐筱萝的眼角眉梢挑起无边风月,眼中点点星芒看的楚玉热血沸腾。

    直到沐筱萝将外裳褪尽,解开内衫的系带时,楚玉绷不住了,随后恨恨转身,离开房间。

    “怎么就走了呢,殷雪,你相信么,本宫想他留下来的。”看着楚玉摔门而去的背影,沐筱萝不禁摇头叹息,这一世,她不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求**一刻,莫负良人。

    “属下也想王爷留下来。”空旷的房间内,殷雪的声音悠悠荡荡,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咳……若真留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沐筱萝终于脸红了。

    “属下明白。”殷雪坚定道。后半句却噎在喉咙里没说出来:属下一定寸步不离。

    济州一役,楚玉所向披靡,以完胜告终。而退出济州的曹坤大军则撤至广宁驻守,一时间也无甚动作。楚玉亦不急于征战,于是双方在济州一役后成对峙局面,短时间内皆没有开战的意思。

    楚宫御书房

    看着手中的奏折,楚云钊黑眸如荼,双眼喷火,握着奏折的手猛的用力,奏折顿时‘嘶’的一声自中间裂开。

    “岂有此理!六十万大军,居然连一个小小的莽原都拿不下来,曹坤在干什么!”楚云钊撇了奏折,怒气冲天。

    “属下听闻肃亲王……逆贼楚玉之所以首战告捷,是因为他们研制出了一种与铁血兵团的武器奇虎相当的‘箭爆鼠’,而且威力更胜一筹。这是冰魄大人始料未及的,相信有了这次教训,冰魄再不敢轻敌,属下相信铁血兵团的实力。”青龙信誓旦旦道。

    “冰魄!若再失一战,朕必赐他死罪!”楚云钊声音寒蛰,眸色黝黑,对于彼时的侮辱,楚云钊可是一点儿都没忘。

    “皇上……”青龙忧心看向楚云钊,本欲开口劝阻,却终究忍住了。

    “朕知道你在江湖上认识些朋友,朕有件事要交代给你!”楚云钊敛了眼底的冰冷,缓声道。

    “皇上尽管吩咐。”青龙拱手领命。

    “朕的皇后还在敌营,不管用什么办法,朕都要你将婉儿带回来。”楚云钊的声音透着乞求,眼底尽是期盼,他太想沐筱萝了,想到每晚都会到关雎宫喝的酩酊大醉,每楚都会抱着沐筱萝盖过的被子才能入睡,梦里,他与沐筱萝相拥到天明。楚云钊从来不会相思,如今相思,才知相思极苦。自沐筱萝被虏,他终是顿悟,原来自己是个情种。

    “属下遵命。”青龙淡声回应,垂下眼睑的眸子透着一闪而逝的失望。

    济州不比莽原,沐筱萝多半时间都会呆在行馆里,防止楚云钊的细作发现端倪,再加上没有战势,沐筱萝也难得清闲,便在房间里缝制起了衣裳。

    “娘娘,您是在给小寒王做衣裳吧。奴婢觉着您还是别做了,就算做了,楚漠北也不会让这些衣服到小寒王手里的。”汀月搭眼扫了下衣服的尺寸便知娘娘的心思在谁身上。

    “总会有办法,快入冬了,本宫得为漠信准备几件过冬的衣裳。”沐筱萝说着话,启齿咬断锦线,淡淡道。

    “您心里就只想着小寒王,王爷也没有过冬的衣裳呢,奴婢觉着啊,娘娘都快把小寒王当成您的儿子了。”汀月整理着桌上的线团,发自肺腑道。

    心,莫名的紧了一下,那个熟悉且又陌生的称呼让沐筱萝的心微微颤着,仲儿,若你活着,该多好……

    “奴婢该死,奴婢说错话了。”感觉到沐筱萝神色异常,汀月登时紧张的搁下线团,谨慎站到一侧。

    “王爷怎么没有过冬的衣裳啊,本宫听说庾傅宁做了五套麾袍,还用金蚕丝织了一件护心甲,当真是费了心思的。还有桓采儿,听说也做了几件棉袍,都是采的顶级棉絮,有那么多人替他想着,本宫操什么心呐。”沐筱萝发誓她只是在陈述事实,可这话听到汀月耳朵里,总觉着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娘娘,奴婢有句不该说的话,其实……”没等汀月开口,沐筱萝突然转眸,眸色微亮,汀月顺着沐筱萝的视线看过去,赫然看到楚玉就站在门口,丰神俊逸。

    “奴婢给王爷请安。”见是楚玉,汀月当即施礼,却不想楚玉并未进门,而是转身看向身后之人。

    “漠信?”沐筱萝陡然起身,晶澈的眸子顺间绽放出璀璨的华彩,她总觉得有楚漠北的那番话,若再见楚漠信,必得经过一番波折,却不想会在此时此地与楚漠信再见。

    “嗯,给本王做衣服呐?”楚漠信刻意板着脸,眼睛里却是神采飞扬。

    “可不就是给小王爷做的么,若哪日筱萝做不得楚后了,便是到小王爷身边混口饭吃也好啊。”沐筱萝宠溺的拍了拍楚漠信的头,声音分外温柔。

    “那你还得练啊!”楚漠信执起桌上的衣服,郑重其事开口,惹的沐筱萝一脸黑线。

    “蜀臣皇甫俊休叩见楚后。”许是见楚漠信太过兴奋,沐筱萝竟忽略了此时与楚玉一并进来的皇甫俊休。

    “难得你还肯见本宫,本宫还以为你会因为莽原的事,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本宫了。”在看到皇甫俊休的一刻,沐筱萝心底微怔,忽有股莫名的不安萦绕心头。

    “娘娘言重了,俊休对娘娘还是极为尊重的。”皇甫俊休说了谎,对于沐筱萝,他真真是鄙视到了骨子里,皇甫俊休这辈子还没见过哪个女人会逼着男人脱衣服,还逼的那么理直气壮。

    “筱萝,小寒王初到济州行馆,本王带他去选自己的房间,还有件事,本王已命厨房备下晚膳,为小寒王接风洗尘。”楚玉不失时机开口,旋即带着楚漠信转身离开。

    直至楚玉和楚漠信的身影淡出沐筱萝的视线,她方才命汀月退下,随手将门关紧。

    “说吧,出了什么事?”沐筱萝神色凝重,肃然看皇甫俊休,却见皇甫俊休不语,径自跪在她面前。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见皇甫俊休如此阵势,沐筱萝便知事情不妙了。

    “俊休求娘娘救救小寒王!”皇甫俊休说着话,猛的将头磕在地上,重重的一声,正如他此刻的心境。

    “此话怎讲?”沐筱萝柳眉蹙起,冷声问道。

    “此事还要从娘娘入金门行馆讲起,当日小寒王为帮娘娘,竟然暗中给太子下了蒙汗药,不知娘娘是否知道此事?”皇甫俊休抬眸看向沐筱萝,眼底一片肃穆。

    “你起来说话,不错,本宫知道这件事,不过本宫并未带走漠信,而且还把他送回到房间里,这该不算是投敌叛国吧?”沐筱萝不以为然。

    “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小寒王居然给太子下蒙汗药。”皇甫俊休音调深沉,剑眉拧成川字。

    “楚漠北不会这么小气吧?那是蒙汗药,又不是鹤顶红!下药的人是楚漠北,又不是我沐筱萝!”沐筱萝听出皇甫俊休的言外之意,有些气恼反驳。彼时不见楚漠北惩处楚漠信,没想到竟是个秋后算账的主儿。

    “娘娘误会了,不是太子,是皇上。”在提到‘皇上’二字的时候,皇甫俊休的脸已经纠结到了极限。

    “蜀王?你什么意思?”沐筱萝眸色一怔,狐疑问道。

    “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得到的这个消息,一时怒不可遏,竟然派三十名皇城侍卫,欲抓小寒王回去问罪!”皇甫俊休据实回应。

    “虎毒不食子,蜀王就是抓了漠信,也不过是关几天禁闭罢了,还能怎样。”沐筱萝倒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娘娘有所不知,之前因为小寒王打碎了皇后娘娘的遗物,便被皇上关进大牢,足足打了一百鞭,打的小寒王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太子殿下以死劝谏,小寒王在那一次已经死在牢里了,这次皇上派了皇城侍卫,而且亲口下旨,如果小寒王拒捕,格杀勿论。”皇甫俊休声音悲凉,字字清晰,每一个字落在沐筱萝心里,都似一根刺扎进去,疼的她直咬牙。

    “蜀王是想杀了楚漠信?为什么?”沐筱萝的声音有些沙哑,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她想到了自己仲儿。

    “皇族的事,俊休本不该多嘴,但为了小寒王,俊休愿据实相告。相信娘娘该知道蜀后是怎么死的?”皇甫俊休横下心,直言道。

    “因为难产……可那是意外,谁也没想到会有那样的事发生!”沐筱萝忽然想到彼时楚漠信的自责,心下了然。

    “就算是意外,可的确是因为小寒王的出生,皇后娘娘才会香消玉殒,皇上挚爱皇后,世人皆知。如果不是皇后贤德,皇上根本不会纳妃纳妾,自皇后仙逝,皇上才会不时进入其他妃嫔的宫殿,可除了皇后,皇上根本没让任何妃嫔诞下自己的子嗣,如今皇上膝下就只有太子和小寒王两个皇子,可实际上,皇上把部的心思都倾注在了太子身上,对于小寒王,皇上根本连正眼都没看过一眼。现在小寒王居然给太子下药,这件事已经触及到了皇上忍耐的底线,这一次皇上是铁了心了,如果不是太子殿下将那三十名皇城侍卫斩杀,小寒王现在已无命在。”皇甫俊休悲戚开口,声音沙哑不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