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30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9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岂有此理!楚熙这个老匹夫竟然敢这么对漠信!本宫看他真是活腻歪了!”沐筱萝腾的起身,眼中寒光四射,握着拳头的手猛的砸在桌面上。

    见沐筱萝如此,皇甫俊休下意识噎了噎喉咙,心底不以为然,若真见面,还不知道活腻歪的是谁呢。

    “俊休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的十分清楚,如果娘娘肯救小寒王,俊休感激不尽。但若娘娘真肯留下小王爷便是与蜀王作对,后果即便俊休不说,娘娘也能猜到,所以……俊休不强求娘娘,若娘娘无意趟这趟浑水……”皇甫俊休声音渐低,如果不是到了最后关头,他不会求到沐筱萝这里。

    “你废什么话啊!漠信就呆在本宫身边,谁若敢动他一根汗毛,本宫摘了他的脑袋!楚熙也一样!”沐筱萝眸色凛然,声音铿锵有力。

    “如此说,俊休谢过娘娘!”皇甫俊休闻言,当即又给沐筱萝磕了三个响头。

    “这件事漠信自是不知的,不过本宫觉得这也未必是楚漠北的意思。”沐筱萝深吸口气,渐渐冷静下来,救楚漠信,她绝不后悔,但她必须要了解楚漠北的意思。

    “娘娘果然睿智,俊休所做之事的确未与太子殿下商议。”皇甫俊休支吾道。

    “所以你骨子里也未必是真的心疼漠信,你是怕因为漠信,楚漠北会与蜀王正面冲突,说到底,你保护的由始至终都是楚漠北。”沐筱萝越发心疼楚漠信,这样倔强坚强的孩子,在这世上,到底有谁是真的关心他?

    “娘娘所言,俊休并不否认。”在沐筱萝面前,皇甫俊休觉得说实话是明智的选择。

    “还好你承认,否则本宫……你回去吧,漠信有本宫护着,谁也动不了他。”沐筱萝的那句否则,让皇甫俊休后怕不已。

    “多谢。”皇甫俊休朝沐筱萝深深鞠了一躬,不管沐筱萝相不相信,他是真心不想看到楚漠信出事。

    待皇甫俊休走后,沐筱萝先是找到楚漠信,与他游遍整个行馆,之后又美美的吃了一顿,直至陪着楚漠信睡着,方才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

    长亭内,楚玉独倚栏杆,仅是一个背影便已光芒万丈,如今的楚玉,已然重拾往昔风采,随便的一个动作便可倾倒众生。

    “这么晚还没睡啊?冷不冷?筱萝给王爷取件长袍?”沐筱萝十分殷勤的献媚,脸上的笑尽是讨好。时至今日,有些事已经不可能她一个人点头就算数了。

    “有事求本王?”自上次‘走错房间’之后,楚玉一直在赌气,沐筱萝索性也不去理他,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也有几天没好好说话了。

    “看王爷说的,凭王爷与筱萝的关系,用得着说求字儿么!筱萝只要说说,王爷肯定会点头的。”沐筱萝没有把握楚玉会答应自己力保楚漠信的事,但就算说不通,她也一定不会放弃楚漠信。

    “力保楚漠信,必定要与大蜀为敌,现在这种情况,你觉得我们这样做,值得?而且虎毒不食子,楚熙未必会对楚漠信怎么样。”楚玉的话让沐筱萝始料未及,她还以为皇甫俊休只告诉她一个人了。

    “若真虎毒不食子,那仲儿是怎么死的?筱萝在这个世上想要豁出命护着的人不多,漠信便是一个。”沐筱萝脸上的微笑渐渐收敛,目光直视楚玉,既然楚玉知道事情的利害关系,自己也无需多费唇舌。

    “这件事你已经决定了,本王没什么好说的,楚熙想从济州抓回漠信,除非本王死了!”轻柔的声音偏生让人听出铿锵和坚定,沐筱萝诧异看向楚玉,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她本以为自己要舌灿莲花,才能说服楚玉点头的。

    “咳……王爷的意思是……你同意将漠信留下来?”沐筱萝竖了竖耳朵,想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不过有个条件。”楚玉点头之余,正色开口。

    “条件可以有,但不能太过分。”沐筱萝板起脸,悻悻道,心底想着楚玉必是劝自己不再装傻。

    “本王没有过冬的衣裳了,你给楚漠信做多少件,也要以同样数量做给本王。”楚玉一本正经道。

    “这是你的条件?”沐筱萝狐疑看向楚玉,顿觉自己似乎捡了一个大便宜。

    “你不愿意?”楚玉冷脸反问。

    “筱萝自是乐意的,只怕王爷冬衣多的穿不过来了。”沐筱萝屈指算算,加上庾傅宁和桓采儿送过来的,差不多有二十件之多。

    “那是本王的事,你就说做不做吧?”楚玉有些急了。

    “做,当然做!”沐筱萝索性不去细数,当下点头。见沐筱萝如此,楚玉方才展颜。不管是庾傅宁,还是桓采儿,她们做的衣服自己是不会穿的,楚玉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且说皇甫俊休回到金门行馆,屁股还没坐稳,便被殷雄扯到楚漠北面前。

    “你去哪儿了?漠信呢?”一身紫裳的楚漠北必是风尘仆仆的赶路,头上的墨丝才会显得凌乱,此刻,楚漠北正襟危坐在皇甫俊休面前,肃然问道。

    “太子殿下想见小寒王啊?小寒王已经睡下了啊!”皇甫俊休恍然看向楚漠北,想着能拖多久就是多久。

    “叫起来,此地不易久留。”楚漠北俊冷的容颜仿佛镀了一层寒霜,声音清冷中透着急躁。

    “叫……叫起来不好吧?小寒王才睡着。”皇甫俊休犹豫道,心慌异常。

    “父皇已经派了五路杀手,金门不安了!”楚漠北道出问题的严重性。

    “可这么晚要把小寒王叫起来,他一定会起疑的。”皇甫俊休死撑着。

    “嗦什么!快去叫啊!本太子自有说辞。”楚漠北烦躁挥手,却见皇甫俊休纹丝不动。

    “那个……回太子殿下,微臣为求安,已经将小寒王安排到别的地方下榻了。”皇甫俊休矫情着。

    “不管安排到哪里,你现在就去叫!”楚漠北真想起身暴揍皇甫俊休一顿,他难道听不懂自己的话么!五路杀手分东西南北中,每队三人,武功皆深不可测,乃父皇的杀手锏,平日里从不动用。

    “微臣遵命……”皇甫俊休谦卑转身,却在走到门口时,回头看向楚漠北,“微臣觉得这个时间……济州未必会开城门啊。”皇甫俊休犯难开口。

    “济州开不开城门跟你叫漠信起床有什么关系!皇甫俊休,你没睡醒吧!”楚漠北怒然厉吼。

    “回太子殿下……济州若不开城门,微臣便没办法进去,没办法进去便进不了济州行馆,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叫小寒王起床了。”皇甫俊休绕着弯的道出真相,很希望楚漠北没那么快反应过来,只是楚漠北又岂是好唬弄的主儿,当即拍案而起。

    “皇甫俊休,你说什么?漠信在济州行馆?是沐筱萝虏走的?殷雄!断魂三梦!”楚漠北急了,甩袖暴走,却被皇甫俊休拦了下来。

    “太子殿下稍安勿躁啊,那个……这件事不是楚后的主意……是俊休带小寒王入的济州,而且亲手交到楚后手里。”皇甫俊休咬咬牙,死就死吧!

    “你说什么?”楚漠北好看的桃花眼顺间眯紧,眸光如利刃般射到皇甫俊休身上。

    “太子殿下明鉴,现下看来,除了沐筱萝,没人救得了小寒王!”皇甫俊休扑通跪在地上,悲戚开口。

    “放屁!漠信自有本太子护着,何时轮到她沐筱萝出手!皇甫俊休,你简直胆大包天!你该知道本太子的忌讳!”楚漠北怒目紧眯,攥着拳头的手咯咯作响。

    “微臣敢用性命担保,沐筱萝必会力护小寒王周,若小寒王有半点闪失,微臣愿意以死谢罪!”在感觉到那股近似于毁灭的威压时,皇甫俊休登时发誓,他相信,如果没有这句话,他分分钟都可能变作楚漠北盛怒之下的炮灰。

    “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本太子更在乎漠信!来人!”冰冷的声音透着绝顶的愤怒,楚漠北很想一掌拍下去,可他知道,若真如此,他事后必然后悔,所以他忍住了,但他断然不会让楚漠信留在沐筱萝那个妖妇身边。

    “太子殿下!恕微臣直言,皇上这次是下了狠心,否则也不会派五路杀手,纵然太子殿下神通广大,麾下高手如云,可您若有把握,便不会风尘仆仆赶到金门,既然太子殿下不确定,为何不让沐筱萝试试,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而且这一路走来,俊休觉得楚后对小寒王是真心好。”皇甫俊休也豁出来了,登时起身拦在门口。

    “就因为父皇动了真章,本太子才不能让漠信离开本太子的视线,皇甫俊休,你该知道本太子在乎什么!”楚漠北从没有这样无力过,自己最敬爱的父皇竟然要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这一切却只因为他!

    “沐筱萝到底还有七座城池,百万精兵,若想保小寒王也不是没有可能,可太子您不一样,如今皇上收回兵权,太子要拿什么跟皇上抗衡?又如何忍下心抗衡!太子殿下,求您相信微臣一次,相信沐筱萝一次!俊休求您!”皇甫俊休泣泪跪在地上,拼命磕头。

    皇甫俊休的话句句说到了楚漠北心坎上,如今他龙游浅水,身边除了殷雄和断魂三梦,再加上百余名死士便再无可用之人,若父皇真下狠心,自己又有多少胜算!

    “本太子何时落魄到要靠那个妖妇了……”楚漠北颓然苦笑,身子后退数步,险些跌倒。

    “这件事怨不得太子殿下,下药的事只是由头,皇上其实……皇上其实早就容不下小寒王了,太子无需自责的。”皇甫俊休知道楚漠北心疼之处,低声宽慰。

    “皇甫俊休……”楚漠北似回过神来,冷眸看向眼前之人。

    “微臣在呢。”

    “你出门没带脑子么!你怎么敢把漠信一个人留在沐筱萝那里自己回来!马上滚回去!如果漠信出事,你该知道怎么做了!”楚漠北自不会去找沐筱萝,可总该有来回传话的人,皇甫俊休就是最好的选择。

    “微臣明早便去。”皇甫俊休见楚漠北松了口,心宽不少,至少这颗脑袋还能多顶几天,至于能顶多少天,就要看沐筱萝给不给力了。

    “明早?”楚漠北挑眉看向皇甫俊休,声音有些阴森。

    “现在济州城门关着呢啊?”皇甫俊休看出楚漠北的意思,但现在去也是明早才能进城啊。

    “嗯?”

    “微臣这就起身,马不停蹄跑过去!”见楚漠北的眸子越发黑了几分,皇甫俊休登时拱手,目露坚定。

    “行馆里可没有多余的马。”即便楚漠北认同了皇甫俊休的所作所为,可他先斩后奏,着实可恨。

    “无碍,微臣可以徒步!”皇甫俊休信誓旦旦,心里却叫苦不迭。

    于是皇甫俊休真就从金门徒步至莽原,再至济州,直至翌日午时,方才到了济州城,在入济州行馆时,已经累丢了半条命。

    对于皇甫俊休的去而复返,沐筱萝并没有太多意外,像楚漠北那样的人,又曾真心信得过谁呢。

    “漠信昨晚睡的如何?”沐筱萝穿针引线,声音不经意的透着温柔。

    “回主人,小寒王哭了一楚。”听到这句话,沐筱萝不由的蹙了下眉,指尖一滴血,鲜红如瑰。

    “哭了一楚?本宫昨晚离开的时候,他还睡的很香啊?”沐筱萝扬眸看向殷雪。

    “那是假象,其实小寒王一直都没睡,自主人离开,小寒王便将自己捂在锦被里,整整哭了一楚。”殷雪据实回禀。

    “他……有说什么?”沐筱萝觉得楚漠信该有呓语的。

    “没有,小寒王连哭声都很小,必是在刻意隐忍。”殷雪的声音亦带着悲悯,拜沐筱萝所赐,殷雪也格外关注这位小王爷,在了解关于楚漠信的一切之后,殷雪亦觉得心疼。

    “看来他是知道了……楚熙这个老匹夫!看本宫怎么收拾他!”只要想到楚漠信所受的委屈,沐筱萝便恨极了这位彼时她便没怎么看顺眼的老蜀王。

    就在这时,汀月推门走了进来。

    “娘娘,您的午膳。”汀月将膳食端进来,缓步走到桌边。

    “小王爷吃过了?”沐筱萝忧心开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