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36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随身带着小雅AI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呵,太子殿下对筱萝是什么样的情怀,筱萝真是不用过脑都能猜出来,莫说爱这个字,纵是喜欢,那都是极为牵强的,或许在太子殿下眼里,筱萝连顺眼二字都够不上,然则太子殿下现在竟然大动干戈的要娶筱萝为妻,如果筱萝相信这里面没有猫腻,那筱萝就是个傻子。”沐筱萝冷笑着将戒指扔在桌上,随后提壶为自己斟了杯茶。

    “既然楚后看出里面的问题,又为何答应本太子的求婚?”楚漠北忽然觉得沐筱萝唯一可爱的地方,就是有自知之明。

    “这就是筱萝接下来要说的事,为了配合太子殿下,筱萝自毁名声,这份恩情,太子殿下打算怎么报答筱萝呢?”沐筱萝轻呷口茶,纤长的眸子带着志在必得的气势瞄向楚漠北。

    “什么叫自毁名声啊!嫁给本太子很毁你的名声么!”楚漠北不爱听了。

    “这种事见仁见智,太子殿下以为筱萝占了便宜,殊不知有些便宜就算白给,筱萝都不稀罕呢。开门见山,筱萝可以陪你演这出戏,但有一点,此去大蜀,不管太子殿下有任何举动,莫婉都要知道!若是筱萝有任何举动,太子殿下不能干扰。”沐筱萝敛了眼中的诙谐,肃然提议道。

    “这不公平啊!你若有伤害我大蜀的举动,本太子也要袖手旁观?”楚漠北不以为然。

    “身处大蜀皇城,太子殿下以为筱萝能做出什么伤害大蜀的事情啊,您真是高估筱萝了!再则筱萝若有心与大蜀交恶,又何必坦诚直言,约法三章呢!”沐筱萝觉得楚漠北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本太子可以答应你提出来的条件,前提是你不能做出有损大蜀的举动,否则别怪本太子翻脸。”对于一个深知沐筱萝为人的人,楚漠北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话说在明面上。

    “自然。”沐筱萝微微颌首。

    “本太子还有一事不明,既然你早知道本太子意图,又为何要让本太子向你求婚?”楚漠北挑眉看向沐筱萝,狐疑问道。

    “若非如此,筱萝又怎么能让堂堂大蜀太子跪在筱萝面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呵。”沐筱萝有些无奈开口,若早知楚玉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她一定不会占楚漠北这个便宜,这件事到头来,或许是自己搬起石头砸着脚了,沐筱萝如是想。

    “沐筱萝!”楚漠北腾的起身,邪魅的眸子迸射出绝顶的寒意。就在这时,奔雷疯了一样的冲进来。

    “主人,不好了!王爷去了军营,说要率军攻打金门!”奔雷气喘吁吁禀报,脸色灰土。

    “什么!”

    “什么!”沐筱萝与楚漠北同时起身,皆不可置信的看向奔雷。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楚漠北怒斥之际,沐筱萝陡然转身,阴森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在楚漠北身上。

    “肃亲王再怎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比不过你楚漠北!身为大蜀的中流砥柱,竟然不知道大蜀内部出了问题,筱萝敢问太子殿下,金门那三十万大军,太子殿下可有调动的本事?恕莫婉说句大不敬的话,你老子也未必有这个能耐了!奔雷,随本宫出去!”沐筱萝冷眸扫过楚漠北,转尔大步离开房间。

    “沐筱萝,你什么意思啊!本太子又没说你,你急什么啊!本太子那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么!那叫……”眼见着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楚漠北憋了一肚子火,可细一琢磨,心下骤寒,沐筱萝说自己的父皇也未必能调动金门三十万大军,这是何意?

    且说沐筱萝赶到军营时,楚玉已率千余铁骑军离开广宁,直冲莽原。桓横与赫连鹏本欲阻止,可惜楚玉红了眼,根本听不进去他们的话。

    “楚后,此刻攻打金门,无疑是自掘坟墓,本将实在拦不住王爷,靠你了!”赫连鹏剑眉紧皱,忧心开口。

    “筱萝姑娘,老夫自跟着王爷出生入死到现在,绝不后悔,但若因为王爷一时意气而功败垂成,老夫觉得不值。”桓横说的委婉,可言外之意却十分明显。

    “两位放心,筱萝知道该怎么做!”沐筱萝面色凝重,随即离开军营,且命殷雪以最快的速度送她出广宁,务必要在楚玉之前赶到莽原。

    事出突然,奔雷在告知风雨雷电之后,五人一并去了莽原,楚漠北和楚漠信也觉事态严重,纵马随后跟了上去。汀月担心主子,可惜不会武功也不会骑马,索性找了辆马车,正准备离开时,却见冷冰心不知何时坐到了车厢里。

    “冰心?你怎么会在这里?”汀月迟疑站在马车边,狐疑问道。

    “自然是去莽原看热闹了,快上来,不然赶不上好戏了!”冷冰心自来熟的伸手将汀月拉上马车,随后命车夫驾车出发。

    一天一楚的时间,当殷雪将沐筱萝带到莽原北城门的时候,已是筋疲力尽。

    “主人,再有半个时辰,王爷便会到达这里,我们要不要准备什么?”殷雪喘息开口。

    “不需要,本宫在这里等他。”沐筱萝淡声开口,心却无比沉重。其实她完可以在楚玉到济州之前拦下他,再将所有的事实和盘托出以平息楚玉的愤怒。可她没那么做,目的就在于让某人知道楚玉有多么恼火,让某人相信她与楚漠北大婚的事有多么真实,而这个某人,便是无名。

    这一刻,沐筱萝不得不承认,她利用了楚玉,即便她不想,可她还是做了。沐筱萝一直以为她是爱楚玉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还楚玉一个锦绣河山。可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真是虚伪又矫情,在楚玉和仇恨面前,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仇。

    比起楚玉为自己独闯南的决心,自己到底还是爱的浅了,沐筱萝忽然觉得,或许对于一个心怀极恨的人来说,爱情太奢侈了。

    “主人,王爷来了。”楚玉的速度超出了殷雪的想象,如此可见是她低估了楚玉心里的愤怒。

    “你退下。”沐筱萝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眸色凛然,娇柔的身子就那么直直挡在了进入莽原的城门处。

    轰鸣的马蹄声卷起一片尘土飞扬,那袭湛蓝色的身影在漫天尘灰中奔腾而至。

    “驭”枣红色的**马陡然扬起前蹄,马背上,那张染尽风霜的俊颜露出一抹惊愕之色。

    “筱萝……”待**马站稳之际,楚玉挥手止住身后千余铁骑,继而翻身下马走到沐筱萝面前。

    一天一楚的时间,楚玉仿佛变了个人,凌乱的长发,泛黑的胡茬,暗黄的肤色,赤红的眼眸,那一身的风尘仆仆,看的人心碎不已。

    “王爷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么?”沐筱萝的声音带着浓烈的哭腔,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

    “筱萝,本王不会让你嫁给楚漠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本王都不会让你嫁给他!”楚玉狠咬皓齿,攥着拳头的手发出咯咯的声响。

    “嫁给楚漠北是筱萝自己的决定,王爷又何必……”

    “不是!你是为了莽原,为了济州,为了广宁,为了本王!筱萝,你为本王做了那么多事,从一开始在关雎宫,到后来莽原举旗,这一路走来,你为本王付出的已经够多了!若再舍了幸福,那本王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就算是死,也无颜再见莫心!这一次,本王就算不要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受楚漠北威胁!筱萝,你相信本王,只要有你陪在本王身边,本王不会输!”楚玉双眼泛泪,手落在沐筱萝肩上时,颤抖不止。

    “便如王爷所言,筱萝为王爷筹谋至今,也算对王爷有恩,如今筱萝只求王爷一件事,放筱萝离开吧……”沐筱萝含着泪,樱唇轻抿,玉指缓缓拨开楚玉落在自己肩上的手指。

    “筱萝……你不相信本王?”楚玉的眸自垂落的手臂移到了沐筱萝的脸上,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悲凉。

    “筱萝相信王爷,一直都信,这个世上,只有王爷能为大姐报仇,只有王爷能夺了楚云钊的江山,让他生不如死。所以筱萝一开始便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王爷身上,因为筱萝知道,以王爷对大姐的深情,定会让筱萝如愿。既然王爷知道这一路走来,筱萝用了多少心思,那王爷是否不该让筱萝失望?”如果爱的不纯粹,那便不要爱了吧。

    “本王不会让你失望的!筱萝,就算你不嫁给楚漠北,本王一样会打到楚城,一样会将楚云钊碎尸万段!”楚玉慌乱抚上沐筱萝的双肩,眼中一片惶恐。

    “可是筱萝累了……路走到这里,筱萝真的不想再走下去,如今筱萝找到自己的良人,想要过平静的生活了。筱萝相信,接下来的路,即便没有筱萝,王爷也一定会走好!筱萝更相信大姐会在冥冥之中保佑王爷,手刃楚云钊那个畜牲!”沐筱萝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这样伤人的话连她都觉心疼,楚玉又如何受得了,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为楚玉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如果自己的存在会让楚玉乱了分寸,那么她或许该考虑离开。

    “不……不可能!筱萝,你想告诉楚玉,你爱的人是楚漠北?你想离开楚玉去大蜀,再也不回来?”楚玉眸间蒙雾,握着沐筱萝双肩的手颤抖不止。他不相信这是沐筱萝的心里话,如果沐筱萝爱的人是楚漠北,那这些日子以来,他与沐筱萝一起出生入死又算什么!

    “筱萝只想告诉王爷,嫁给楚漠北,是筱萝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想要为自己做的事,求王爷成。”沐筱萝漠然后退,躲开楚玉的手臂,深邃的眸散着绝然的光芒。

    “不可能……这不可能……”楚玉独自站在那里,眸间赤红,身体禁不住轻晃。

    “这个世上,筱萝或许再也找不到像楚漠北那样对筱萝好的男人了,筱萝不会错过他。两日是之后,筱萝会随楚漠北回大蜀,王爷,保重。”沐筱萝拼命说服自己不去在乎楚玉流下的眼泪,漠然转身。

    “筱萝,你就这么走了……头也不回么?”楚玉哽咽开口,伸出去的手停滞在空中的一刻,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主人,王爷晕过去了!”几乎同一时间,殷雪忽然出现,将几欲跌倒在地的楚玉扶在怀里,眸子带着太多疑惑的看向沐筱萝。暗处,风雨雷电和奔雷面面相觑,皆默。

    莽原行馆内,沐筱萝将手中的拭巾搭在楚玉额上,柳眉紧蹙,一楚未眠,那双眼布满血丝。

    “主人,您还是回去歇息一下,雨儿就在门外,您便让雨儿照顾王爷吧。”看着神情憔悴的沐筱萝,殷雪忧心提议。

    “殷雪,本宫的话……是不是太重了?”沐筱萝悲戚抿唇,眼底荡起一层涟漪。

    “恕属下直言,主人的话没给自己留有退路,难道说主人此行大蜀,真的不会再回来?”殷雪终是将自己的疑问道了出来。

    “就算本宫想留,楚漠北也得肯收留才行呵。”沐筱萝苦笑,伸手揭开抚在楚玉额上的拭巾,重新沾了凉水之后拧干。

    “殷雪愚钝,不明白主人的意思。”殷雪蹙眉,不解。

    “如果不是楚玉率千余铁骑欲攻打金门,本宫或许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殷雪,本宫问你,如果现在楚漠北要娶的人不是本宫,楚玉会不会有这样的反应?”沐筱萝将拭巾搁回到楚楚玉的额间,转眸看向殷雪。

    “自然不会,王爷对主人之意,主人该比殷雪更清楚。”殷雪据实开口。

    “所以本宫的存在,已经扰乱了楚玉作为三军统帅最基本的原则,他怎么可以为了筱萝一人,不顾几十万将士的生命!怎么可以轻言放弃我们几经生死才得到了成果!如果因为本宫,楚玉再次走错路,那本宫就真的罪无可恕!”沐筱萝将眸子转回到楚玉身上,眼下一片朦胧。

    “可是殷雪觉得,王爷不是轻言放弃的人。”殷雪无法理解沐筱萝的想法,饶是这世上有个男人可以为她做到如此,她必不会负他!

    “那就只有靠筱萝做的再绝情些了。”沐筱萝苦笑,起身离开床榻时,身体忽的一晃,险些跌倒,幸有殷雪搀扶。

    看着沐筱萝眼中那一丝恍惚,殷雪相信,自家主人未必舍得呵,只是当局者迷,殷雪也不点破,她相信终有一日,有情人定能眷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