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30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娘娘放心,小王爷胃口可好了,早膳吃了个干净,午膳的时候,奴婢多加了一道炸鱼,小王爷吃的一点儿都没剩!”汀月欢喜禀报。

    闻言,沐筱萝与殷雪面面相觑,彼时楚漠信喝着关雎宫最好的龙井,亦觉得是沐筱萝拿树叶唬弄他,如今又怎么可能爱吃这些东西,于是沐筱萝终于相信,有人可以化悲愤为食欲。

    为了防止楚漠信吃的没节制,沐筱萝刻意吩咐汀月适当减少楚漠信的膳食数量,即便如此,楚漠信亦未吵着饿,可见他并不是真有那么好的食欲,倒是皇甫俊休,既然来了行馆,沐筱萝也没让他闲着,厨房的劈柴归了他,美其名曰强身健体,锻炼腹肌,害的皇甫俊休累的腰酸腿疼,每晚睡不着。

    “沐筱萝,本王不想赏花了,你这里的花没有蜀宫好看!”行馆花园内,楚漠信摇着腿,从石凳上跳了下来。

    “那我们去喂鱼?”沐筱萝挑眉看向楚漠信,提议道。

    “喂鱼好!把鱼食给本王!”没等沐筱萝反应,身边一小袋的鱼食都被楚漠信抢了过去。

    “可不能喂多了,不然……”沐筱萝很想嗦几句,可一想到楚漠信心里憋屈着,便随他去了。这一随不要紧,整袋鱼食都被楚漠信倒给了池塘里的锦鲤。

    “这里的鱼也不比蜀宫的好看,其实……本王是不是该回蜀宫了?再不回去,父皇会想我的。”清澈的眸子仿佛子楚的繁星,亮烁如华,这是沐筱萝看到的最无尘的眸子,那双眼睛里正透着真诚和渴望。

    “再等几天吧,筱萝舍不得你!再说衣服还没做好,等做好了一并拿走,省得筱萝找人再送了。”看着楚漠信的眸子,沐筱萝心疼的无以复加,她能体会到楚漠信对蜀王的爱,那种父子情不用深究,便知浓厚。可偏生楚漠信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边楚熙的五路杀手已经到了济州。

    “女人就是麻烦,那就再等几天,不过时间不能太长的,久了父皇会想本王.。。一定会想的……。”楚漠信的最后一句说的没有底气,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才安心。这厢沐筱萝悄然抹了泪,送上一抹笑。

    蜀王的五路杀手对于沐筱萝来说,并不是难题,有殷雪,风雨雷电,燕南笙,再加上皇甫俊休搬来的殷雄和断魂三梦,五路杀手来了就是送死。

    “如果杀了蜀王的人,蜀王不会罢休的。”楚玉的话,才是沐筱萝所担心的事。据皇甫俊休所言,五路杀手跟了蜀王大半辈子,极被蜀王看重,若杀了他们,很有可能会激起蜀王的愤怒。

    “没有选择了,五路杀手不死,死的便是漠信。王爷不会是后悔了吧?”沐筱萝端着茶,声音透着一丝沉重。

    “本王后悔的事很多,唯独这件事,绝不后悔!”楚玉神色肃穆,声音铿锵有力。无语,沐筱萝抿唇微笑,她感激楚玉的坚持。

    即便楚漠信已经知道事实,可他不说破,沐筱萝便一定不会先说破,于是在筹谋对付五路杀手之余,沐筱萝依旧会和楚漠信谈天说地,只是他们的对话经常会鸡同鸭讲,风马牛不相及。

    譬如沐筱萝问楚漠信膳食可合胃口,楚漠信的回答却是房间太小,没有蜀宫的好。什么都是蜀宫的好,偏生那里坐着的老头儿,坏的透腔,沐筱萝真是恨极了楚熙,这么好的儿子,他居然狠心要杀,他脑袋是让驴踢了么!几头驴踢的啊!

    五路杀手如期而至,亦如期被沐筱萝摘了脑袋,十五个人,还没窜进济州行馆的大门,便被人送去投了胎。

    然则正如楚玉预料的那样,自五路杀手被宰的第十日,蜀军齐集金门,蜀王御驾亲征。

    这个消息传到济州,着实让众人忧伤了好一阵,尤其是军中的桓横,几次建议楚玉能谈和就尽量别战,否则莫说曹坤大军的虎视眈眈,蜀王随便一挥手,七座城池顺间便可灰飞烟灭。

    后来沐筱萝问楚玉桓横何以觉得我们有谈和的资本,楚玉方才道出真相,原来在他眼里,楚漠信便是资本,沐筱萝释然了,让他们有这样的误会也好,若知道真相,军心必受影响。

    适楚,楚漠信破天荒的拿着酒找到了楚玉。

    “寒王找楚玉有事?”楚玉看着楚漠信手里的两个酒壶,狐疑问道。

    “陪本王喝酒吧!”楚漠信将其中一个酒壶递到了楚玉手里,旋即坐到了凉亭的栏杆上。

    “寒王似乎已经喝了不少了。”即便在月色下,楚玉依旧看出楚漠信面颊绯红,双眼含雾。

    “哪有啊,才刚刚喝,你可不许像沐筱萝那么唠叨,和她聊天真是无。”楚漠信悻悻道,旋即饮了一口。

    “可惜她不这么觉得。”楚玉薄唇轻抿,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本王听说父皇要打莽原了?”楚玉料到楚漠信找自己必是有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便言归正传了。

    “会么,蜀王或许只是练兵,之前蜀太子不也来过一次么。”楚玉云淡风轻开口,心情却无比沉重。

    “父皇肯定以为是你们绑了本王,所以才会派兵的,明天本王就回去,只要本王回去,父皇肯定会撤兵。”楚漠信不看楚玉,只顾着饮酒,稚嫩的声音听的让人心酸。

    “寒王若回去,那莽原怎么办啊?”就在楚玉无言以对的时候,沐筱萝忽然自身后出现,一身素裳在月光的映衬下,别有无限风情。

    “你偷听我们说话?”楚漠信回眸时,沐筱萝已然走至近前,手里亦握着一支紫砂的酒壶。

    “寒王说的那么大声,筱萝想不听都难呢。”沐筱萝随意坐在楚漠信身边,美眸轻眨。

    “分明在偷听,还狡辩。”楚漠信嘟囔着,却也不计较。

    “那就算是筱萝偷听吧,不过幸而筱萝偷听了,不然怎么知道寒王这么不讲义气。”沐筱萝埋怨着看向楚漠信,一脸的幽怨。

    “本王不讲义气?”楚漠信不以为然。

    “当然啊,如今蜀王大军压境,如果不是我们手里有你做人质,蜀王必定早就攻过来了,现下王爷说要离开,可不就是弃我们于不顾么!”沐筱萝胡诌着,只为不将那层纸戳破。因为沐筱萝无法想象,当真相暴露于众人面前时,楚漠信该如何自处。

    “你是想用本王威胁父皇?”楚漠信狐疑看向沐筱萝,眼底的暗淡一闪而逝。

    “嗯,正有此意。”沐筱萝中肯点头。

    “这可不行,本王明天一定要回去的!”楚漠信急了。

    “那也得筱萝点头才行啊!”沐筱萝不慌不忙的看向楚漠信,眸光划过一抹诡异。

    “沐筱萝,本王没说笑话,本王一定要回去,否则……”话音未落,楚漠信便觉后颈一阵钝痛,待其转身时,赫然看到皇甫俊休手里攥着石头。

    “你!”楚漠信单手捂着后颈,不可置信的看向皇甫俊休。

    “不是我!不是我!”皇甫俊休许是没想到楚漠信会转过身来,慌乱之际这才扔了石头,此时,楚漠信已然跌在了楚玉怀里,人事不省。

    “娘娘,这事儿殷雄也可以做啊?”只要想到楚漠信昏迷前那两道杀人鞭尸的眼神,皇甫俊休便觉后脊有冷风吹过,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本宫觉得你做最合适,不可以么!”沐筱萝悻悻看向皇甫俊休,彼时他既承认对楚漠信没那么关心,便知会有这样的后果。

    此刻皇甫俊休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晓得沐筱萝也是个秋后算账的主儿!他自诩不算太笨,可现下却一连得罪了楚漠北,楚漠信和沐筱萝三尊菩萨,看来就算这件事过去,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殷雪,看好漠信,记着,在本宫未从金门回来之前,万万不能让漠信离开房间。”沐筱萝启声之际,殷雪和殷雄同时出现。

    “楚后,殷雄愿留下来一同照顾小寒王。”殷雄恭敬道,实则自入济州行馆,殷雄一直想找机会与殷雪冰释前嫌,奈何殷雪并无此意,于是殷雄想趁这个机会与殷雪好好谈谈。

    “此事本宫已交由殷雪,至于要不要帮手,殷雪,你决定好了。”沐筱萝心知殷雪是在乎这个哥哥的,于示未作表态。

    “回禀主人,殷雪之力足以护小王爷周,不需要帮手。”殷雪说话间,随手揽过楚漠信,旋即消失在楚色中。

    看着殷雪消失的方向,殷雄不禁叹息,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却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待皇甫俊休与殷雄退下,楚玉大步走到沐筱萝面前,

    “你打算去金门?本王不同意!除非带着本王,否则这次本王说什么都不会让你独自涉险!”楚玉剑眉如峰,月光落在他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碎银,俊逸如仙,宛如神邸。

    “筱萝很想如王爷的心意,可惜啊……”沐筱萝一声长叹。

    “可惜什么?”楚玉不解问道。

    “可惜王爷有个好师兄呵……”沐筱萝语闭之时,楚玉亦觉后颈陡痛,紧接着人事不省。

    “沐筱萝,你也忒损了吧!”楚玉身后,燕南笙一脸悲愤的看向沐筱萝。

    “筱萝刚刚是在夸盟主啊!”沐筱萝满眼无辜。

    “你若不夸,他能知道是谁下的手么!哼!”燕南笙狠瞪了眼沐筱萝,这才带着楚玉离开。

    解决了两个大麻烦,沐筱萝不由的松了口气。

    “沐筱萝,你是不是说谎了?”忽地,一抹黑色的身影宛如蝙蝠般翩然落在沐筱萝身侧。

    “尊主问的哪一句?”沐筱萝悠然坐在平栏上,握起酒壶,一口下去,一股辛辣直冲脑门儿。

    “当日敬雪斋,你说楚玉和燕南笙不是你的菜!”寒锦衣肃然提醒。

    ‘是啊,他们的确不是筱萝的菜。”沐筱萝努力回想,方才记得这句话。

    “既然不是你的菜,他们死活与你何干?楚玉想去,那你就让他去嘛!”寒锦衣不以为然。

    “他们笨手笨脚的,去了只会碍事。”沐筱萝实在没心情纠结菜的问题,自早上接到楚熙的邀请函开始,沐筱萝直到现在都没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哼!口是心非的家伙,他们虽然长的丑,可笨手笨脚却谈不上。这次本尊主陪你到金门,你可要记着欠本尊主一个人情!”寒锦衣终于感觉到彼时在敬雪斋,自己很有可能中了沐筱萝的激将法。

    “筱萝似乎也没让尊主一同去吧?”沐筱萝转眸看向寒锦衣,一本正经道,欠人情的事儿可大可小,这点她最清楚。

    “呃……你是没让,可……反正本尊主保你小命,你得记着本尊主的好!”寒锦衣有些语塞。

    “好自然是记着的,不过人情的事儿,筱萝可得算清楚,既然是楚漠北求的尊主,人情自然由他来还,可跟筱萝一块铜板的关系都没有。”沐筱萝有板有眼开口。

    “你怎么知道是楚漠北求的本尊主?”寒锦衣狐疑看向沐筱萝,惊诧她的语出惊人。

    “很难猜么?凭尊主的脾气,除了楚漠北,谁能请动您这尊大佛呵!”沐筱萝心烦的很,索性提着酒壶离开长廊。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本尊主脾气怎么了!本尊主跟你养的猫一样,温顺的很呢!”寒锦衣恹恹回了一句。

    沐筱萝虽未还口,不过心里却腹诽着,若猫儿都那个脾气,这世上的老虎还有没有活路了。

    此番金门赴宴,沐筱萝是以楚后的身份,不过楚熙既然在密函上写下自己的大号,想必已是知道自己的秘密,所以在楚熙面前沐筱萝也没什么好装的。

    宴席设在行金门行馆的正厅,酒菜皆是极品,入列的除了楚熙和沐筱萝,便只有楚漠北一人。

    初见楚熙还是在三年前,那时自己亦是以楚后的身份与其会晤,那一次的激辩中,沐筱萝深知楚熙是个城府极深的老头儿,并不容易对付。

    “楚后竟连个侍女也没带?”年过半百,精神矍铄,身体康健,声音爽朗,除了那身龙袍,楚熙表面上看起来与一般老者无异,如果非要说出区别,便是那双眼睛,深幽如潭,让人猜不透那里面到底藏着多少阴谋诡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