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36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80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冰心既是主人麾下一员,便有责任为主人分忧解难。其实冰心知道主人与楚漠北的大婚不过是场戏,既然是戏,冰心自然舍不得主人亲自上阵,如果主人愿意,冰心愿易容成主人的模样,陪在楚漠北身边!”冷冰心一语,沐筱萝眸色骤亮。事实上,她与楚漠北绝对是两看两相厌,若有人愿意替她呆在楚漠北身边,那自然是极好不过的。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本宫不能因为自己厌恶,便将这件恶心事儿推到你身上,你才入本宫麾下,本宫不能委屈你!”沐筱萝欲擒故纵。

    “那算了!”冷冰心耸耸肩,正欲转身,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这就走啦?”沐筱萝挑眉,心道此人真是不禁让啊!

    “冰心已经拿出诚意,若主人觉得冰心是信得过的属下,有事尽管吩咐,若主人是怀疑冰心另有所图,冰心也无意让主人为难。”冷冰心一番话倒说的沐筱萝有些无地自容。

    “此事就这么定了!由你代本宫陪在楚漠北身边,为了不让人起疑,你便将本宫易容成你的模样,如何?”沐筱萝素来不是个矫情的主儿,当下将此事定了下来。

    “冰心遵命,除此之外,冰心还有一事禀报,昨日奔雷找到冰心,想求冰心在主人面前替他说情,他还发誓至此后会对主人毕恭毕敬,若再出言不逊,必亲手割了自己的舌头。”冷冰心添枝加叶道。

    “奔雷……你觉得本宫是否该原谅他?”沐筱萝微挑眉看向冷冰心,试探开口。

    “冰心不敢妄言,只是据实禀报。”冷冰心面色平静回应。

    “罢了,替本宫转告他,之前的事可以既往不咎,明日肃亲王会随我们去大蜀京城,让他守在肃亲王身边尽力照顾,将功补过吧!”沐筱萝挥手退下冷冰心。

    眼见着冷冰心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赞赏的弧度,冷冰心果然聪敏,她先是拜在自己麾下,然后请命立功,之后在叙述奔雷的事情上没有丝毫求情之意,但她怕是赌定了自己会给她这份薄面,聪明的女人呵。

    子楚时分,楚黑风高,阴云遮月,一抹黑影左顾右盼之后,嗖的蹿进了楚玉的房间。

    “王爷?”李准弓腰驼背的探进房间,摸黑入了室内。

    “嘘本王在这儿,过来!”借着稀薄的月光,李准闻声转眸,赫然看到楚玉正倚在墙角处朝他招手。

    “王爷,您怎么在这儿啊?”李准摸着路蹲走过去,狐疑问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进来的时候确定没人发现?”楚玉拉过李准,二人并肩而坐。

    “王爷放心,微臣保证没人跟踪,没人发现!”李准信誓旦旦。

    “那就好,本王要的东西你带来没?”在此之前,楚玉已然上蹿下跳的将整个房间检查了一遍,确定风雨雷电和殷雪均不在以这间房为中心的百米之内,方才放心。

    “这封是微臣的亲信,只要王爷将此信交到微臣师兄葛聂手里,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李准说话时自怀里取出一张信笺,小心翼翼递给了楚玉。

    “嗯,做的不错!”楚玉点头之际,将信笺接了过去。

    “王爷,微臣有一事相求,倘若王爷不慎暴露了自己未失明的事……若是被楚后知道微臣诓骗于她,那微臣这条老命就算是挂了!”李准犯难看向楚玉,乞求开口。

    “你放心,若真被发现,本王大可说是刚刚好的!”楚玉将信笺揣入怀中之后抬眸,李准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开。

    “好,本王答应你,就算本王被揭穿,也绝不会连累你!”楚玉发誓。

    “微臣替李家祖宗十八代感激王爷!”李准悬浮的心终是稳了下去。待李准离开后,楚玉捏悄的爬上床榻,却久未入眠。

    筱萝,在经历生死之后,楚玉如何能相信,你的心在楚漠北那里?楚玉如何放心,让你独自承受一切!有你在,这江山锦绣如画,没有你,楚玉要这江山何用……

    翌日清晨,楚漠北命殷雄保护楚漠信先行回京城复命,自己则与沐筱萝等人一同离开莽原,让楚漠北没有想到的是,楚玉居然同行。随行之人还有汀月,殷雪,奔雷,冷冰心四人,风雨雷电则被派回广宁向桓横与赫连鹏解释一切。

    已是午时,众人在一片小树林里稍作休息。

    “主人,您渴了吧,这是奔雷在前面溪流里舀的水,甘甜可口,您尝尝!”自冷冰心告诉奔雷沐筱萝已经答应原谅自己之后,奔雷在沐筱萝面前便表现的十分狗腿。

    “有王爷在,怎么会让本宫渴着了,你好生伺候肃亲王便是,还有,冰心手无缚鸡之力,你可千万要好生照顾,知道么!”此刻,顶着沐筱萝面皮的冷冰心好意提醒奔雷。

    “主人放心,奔雷必定尽心尽力!那这水……”奔雷捧着手里的银钵,殷勤开口。冷冰心只觉奔雷一番好意,遂伸手接过来,喝了两口。且说奔雷离开后,一侧的楚漠北转眸看向冷冰心。

    “你今天似乎不太一样。”楚漠北似有深意打量着冷冰心,声音隐隐透着怀疑。

    “太子殿下觉得筱萝哪里不同?”冷冰心眸色微凛,抬眸时,眼底一片华彩。

    “从莽原到现在,你一眼都没看楚玉,怎么?你不担心楚玉的眼睛?”楚漠北质疑问道。

    “担心也不需要把眼睛长在楚玉身上啊,况且有奔雷和冷冰心照顾,本宫放心。”冷冰心只道楚漠北的目光太过凌厉,对视片刻便让她心虚,幸而冷冰心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是极为自信的,否则必定早就肝儿颤了。

    “你真的没将我们演戏的事情告诉楚玉?”楚漠北表示怀疑。

    “筱萝若想告诉早就说了,会等到现在?”冷冰心反问,昨楚易容之时,沐筱萝已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自己讲个大概,所以对于楚漠北还不算太刁钻的问题,冷冰心自觉应付的来。

    车厢内,楚玉接过奔雷递过来的银钵,象征性的喝了两口。

    “奔雷,筱萝呢?”楚玉神色木讷的望着前方,看似失明症状,实则却能将所有事物尽收眼底,由此可见李准的医术那也是相当精湛的,只是一颗药丸,楚玉眼球转动速度便比平时慢上十倍不止,让人一眼便觉此人是个瞎子。

    “主人和楚漠北在前面的马车边坐着呢,谈心呢!”奔雷盯着楚玉的眼睛,心疼回应。

    “那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谈什么?”楚玉追问开口,看到不远处沐筱萝与楚漠北有说有笑,楚玉有些急了。

    “王爷,其实您都已经这样了,又何必走这一趟?硬给自己添堵呢!”奔雷接过楚玉手中银钵,见前面马车有了动静,当即上车拽起缰绳。

    “筱萝是莫心唯一的亲妹妹,如今她要嫁人,本王说什么都要参加,若她被人欺负,有本王在,她便不会觉得没有依靠。”碍于车厢里有冷冰心在,楚玉只能说些场面话。其实不管是楚玉还是奔雷,都无法理解沐筱萝让冷冰心随行的用意,随行就随行吧,还非要把她安排到这辆马车里。

    “王爷您可真会开玩笑,主人会被人欺负?她不欺负别人已经烧高香了!”奔雷悻悻开口。

    “话可不能这么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人这辈子,谁也不敢保证一帆风顺。”久未出声的沐筱萝终是睁开眼睛,淡声道。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主人,自奔雷跟主人到现在,真心没见过谁能从主人身上得着便宜,唯独楚漠北是个例外,当初在明月峡的时候主人差点儿没死在那厮手里,如今也不知道主人怎么想的,居然要嫁给那家伙!”奔雷说着话,自怀里掏出个布袋递给沐筱萝。

    “什么?”沐筱萝挑眉接了过来。

    “瓜子!要不是你,主人也不能再收奔雷。”奔雷颇为感激道。

    “举手之劳而已,其实……沐筱萝也不算难相处的,你若实心为她,她自然懂得你的好。”沐筱萝一直觉得身为主子,她还算合格。

    “王爷倒是实心为她,可她呢!王爷,你别伤心,如果沐筱萝真敢嫁给楚漠北,奔雷必定大闹喜堂,当众与沐筱萝断决主仆关系!”奔雷只道楚玉在车厢里,当即表态。

    一侧,沐筱萝唇角勾了两下,

    “你既有此心,当初何必让冰心为你求情啊?”沐筱萝不解开口。

    “当众断决主仆关系的前提是,奔雷还是沐筱萝的手下,你说对不!”奔雷悻悻道。一语毕,沐筱萝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奔先锋聪明啊!”沐筱萝咬牙切齿。

    “一般般!对了,你嗓子怎么了?”奔雷意识到沐筱萝喉咙沙哑,关切问道。

    “瓜子磕多了!”沐筱萝敛了眼底的阴光,温声回应。沐筱萝终于意识到,在她众多手下中,奔雷无疑是最欠揍的一个!

    “冰心姑娘,本王知道你易容术得了,不知你可否帮本王一个忙?”楚玉忽然开口,神色肃然。

    “王爷有事尽管吩咐,只要冰心能做到。”沐筱萝暂不与奔雷一般见识,眸子落在楚玉脸上,看着那双清澈无尘的眸如死水一般,沐筱萝自心底心疼。

    “饶是筱萝铁了心要嫁给楚漠北,本王希望你能将奔雷易容成筱萝的模样与楚漠北拜堂!”一语毕,沐筱萝与奔雷同时看向楚玉,后脑俱滴落大滴冷汗。

    “王……王爷!您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奔雷苦哈着脸看向楚玉,心底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是本王虚伪了,本王承认,此番与筱萝同行入蜀,不是因为筱萝是莫心的妹妹,也不是想身为娘家人坐在她与楚漠北的喜堂上,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本王都不会让筱萝嫁给楚漠北!本王坦诚直言,不知冰心姑娘可否应下本王的请求?”楚玉思付许久,终是决定拉拢冷冰心。

    “咳咳……易容倒是容易,只是……如果奔先锋不介意身上某个部位的话,冰心自是愿意成王爷的!”沐筱萝原以为楚玉是对自己死了心,所以昨晚便是自己扶他一下,他都要躲开。此刻,沐筱萝的心似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有。

    “王爷,奔雷三代单传啊!”奔雷哭了。

    “那……再议吧……”楚玉一声叹息,随后将身体倚在车厢上,缓缓闭眼。他需要沉思,如何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阻止这场大婚,这是个问题。

    从莽原到大蜀京城差不多十天的路程,幸而路上没出什么意外,众人平安到达了京城。因为有楚漠信早来报信,京城内外已是彩绸高悬,一片喜气之象。待楚漠北等人入城之际,楚漠信已然在城门处候了许久。

    “皇兄,父皇有命,让你们都住到皇宫里,大婚三日后举行!”楚漠信眉眼皆笑,看到冷冰心时,更是欢颜。

    “三日后?这么仓促?”楚漠北剑眉紧蹙,眼下掠过一片冰寒。

    “不仓促,自漠信回来,父皇便开始着实准备了,现在齐王封逸寒,夏王狄峰,周王周郧,楼兰王库布丹,还有南的晗月公主都已经在皇宫了!对了,还有万皇城的寒锦衣!”楚漠信说话间,沐筱萝与楚玉所在的马车亦到了近前。

    沐筱萝闻声,心中骇然,若此事乃无名操控,那事情可就棘手了。

    “五国国君到了四个?这……这怎么可能?”楚漠北承认自己是个人物,但他不觉得自己在七国中会有这样的影响力,彼时楚玉娶段婷婷时,各国也只派了使节。

    “漠信总不会信口雌黄吧!快走吧,父皇等着见你们呢!”楚漠信欢喜开口,于前面带路。

    车厢内,沐筱萝面色凝重,依楚漠信之言,沐筱萝便断定此事必是无名在幕后操纵,想那大周素来依附大楚,与大蜀并无往来,若是楚熙作得了主,必然不会邀请周郧,退一万步讲,就算楚熙发了邀请函,周郧也未必会来,放眼天下,除了无名,还有谁能请动周郧呵。

    一路无话,金銮殿上,楚熙草草交代了两句,便命宫人将沐筱萝等人领到了各自的房间。楚漠北以商议大婚细节为由想要留下,却被楚熙以身体不适拒绝了。

    晚膳之后,冷冰心才一回到房间,便见一身着黄色锦缎的男子束手立于厅内。此刻,汀月正候在门口,见冷冰心走过来,当即迎了上去。

    “这是齐王封逸寒,见机行事。”汀月低声嘱咐。冷冰心微微颌首,心下却有几分慌乱,毕竟是冒牌的,底气实在足不起来。

    “筱萝,逸寒需要解释。”冷冰心才一站稳,便见一张闪亮的脸近在咫尺,险些晃瞎了她的眼。

    “咳咳……解释什么呢?”冷冰心学着沐筱萝玩世不恭的模样挑了挑眉。

    “怎么会是楚漠北?为什么会是楚漠北!若可以不是楚玉,逸寒也一样有机会的,不是么?”封逸寒上前一步,深邃的眸透着浓浓的,不可磨灭的深情。

    “呃……这个问题……”冷冰心真心没想到沐筱萝跟封逸寒有故事,当下不知如何开口。

    “是楚漠北逼你的?齐国虽不如大蜀兵力,但交起手来,未必会输!”封逸寒星目如锥,决然道。

    “没人逼我,是我自愿的!”冷冰心闻声,登时转眸,信誓旦旦。

    “自愿?你为了楚玉连命都不要,现在你说自愿嫁给楚漠北,你以为逸寒会信?”封逸寒苦笑,没人知道,当接到楚漠北与沐筱萝大婚的消息之后,他的心有多痛,看着沐筱萝得到真爱,他祝福!可沐筱萝若不嫁给楚玉,他岂能退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