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36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5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随身带着小雅AI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会吧?那她为什么要让冷冰心易容成她的模样招摇过市啊?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阴谋,想来找你透透话呢!”狄峰剑眉紧皱,忽然不明白沐筱萝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你……你说什么?她让冷冰心易容成她的模样!什么时候的事?”楚玉不可置信的看向狄峰。

    “你不知道?现在的沐筱萝就是冷冰心啊!那会儿我想去找沐筱萝了解情况,正看到她跟南的那个晗月公主在一起,说巧不巧,我正要进门时,便听晗月公主质问她是谁,她亲口说的,她叫冷冰心,是沐筱萝的属下。”狄峰据实开口。

    “沐筱萝是冷冰心?那沐筱萝去哪儿了?冷冰心……”楚玉恍然,眸间陡亮,原来这一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竟然是沐筱萝!心,顿时荡起丝丝涟漪,他就知道,自己与沐筱萝同生共死携手走到今日,她怎么会嫁给别人!

    “你干嘛?”见楚玉欲离开凉亭,狄峰一把将其拽住。

    “去找沐筱萝!”楚玉郁结了十几日,如今豁然开朗,他忽然觉得自己有满腔的话想要告诉沐筱萝,这一次,他不再犹豫!

    “别啊!我可是为了你才来大蜀的,你好歹也要告诉我,你们想干什么啊这是?”狄峰心下质疑,彼时收到蜀王邀请函时,他便猜道这其中必有隐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关心沐筱萝和楚楚玉,他还真没必要给蜀王这个面子。

    “明日我再找你!”楚玉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沐筱萝,自然不愿与狄峰废话,况且,他也是一片茫然呵。

    “喂!楚玉,你不厚道啊!我可什么都告诉你了,你……”狄峰不依不饶。

    “夏芙蓉!”楚玉陡然回身,双眼紧盯着凉亭上方,面色肃冷。

    “谁?夏……夏芙蓉?你能看到夏芙蓉?”狄峰惊诧松手,顺着楚玉的视线望过去,几乎同一时间,楚玉以电闪般的速度几乎顺移出凉亭,扬长而去。

    “楚玉!你他娘的用死人吓唬老子,损不损啊”凉亭处,狄峰的咆哮声久久挥散不去。

    楚玉箭步如飞,奔雷则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王爷,主人真和冷冰心换脸了?”奔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觉五雷轰顶,这一路,他似乎好像也许没说主人什么坏话吧?奔雷越想越心虚,忽感他的世界濒临灭顶。

    “住口,你是想让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么!”楚玉怒声低吼,脚下渐急,直奔向冷冰心的房间。奔雷觉得这个时候,他似乎该去找冷冰心求救,于是悄悄转身去了沐筱萝的房间。

    而此刻,沐筱萝就真的是沐筱萝,冷冰心也只能是冷冰心了!

    “筱萝,为什么要骗本王?”在确定周围无人偷听之后,楚玉陡然推开冷冰心的房门,大步跨了进去。

    此刻,冷冰心正在痛定思痛,到底自己的应变能力是差到家了么!一连被三个人认出来,她很是受挫啊!

    “王爷?你来做什么?”冷冰心心情不好,对楚玉的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筱萝,对不起,本王应该认出是你的!”楚玉急步走到冷冰心面前,深情的目光透着掩饰不住的愧疚和忐忑,伸手时,却被冷冰心躲开了。

    “呵,王爷,冰心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沐筱萝?如果是真爱,那为何封逸寒,段梓桐和寒锦衣他们每个人都在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揭穿冰心,而王爷你直到现在,看着冰心时,还那么深情的呼唤沐筱萝的名字呢?”冷冰心费解质疑道。

    “筱萝?”楚玉剑眉紧皱,眸间有了一丝不确定。

    “原则上呢,冰心该高兴才是,至少冰心的易容术还骗到了王爷你,不过冰心实在高兴不起来,王爷也应该反思一下,在你心里,沐筱萝到底有多重要?王爷又对沐筱萝了解多少?”冷冰心也不管楚玉的反应,当即坐了下来,伸手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即便如此,她心里还是分外窝火的。

    “你的确不是筱萝,若是筱萝,会把杯子抛过来的。”楚玉苦笑,转身离开。

    不爱沐筱萝?怎么可能!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得沐筱萝的平安,甚至放弃为莫心报仇的机会,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能猜出来,自己却不能呢……。

    且说此刻,沐筱萝房间里上演的苦情大戏,那也是十分精彩的。

    “冰心,求你了,这次你若不出面替我求情,奔雷很有可能会变成太监啊!”奔雷双手抚着桌面,半蹲在沐筱萝面前,苦哈着脸,悲戚乞求。

    “这么严重的?那你都说了什么啊?”沐筱萝的眼神阴恻恻的飘落到奔雷身上,奔雷却不自知。

    “也没说什么,就说……就说沐筱萝势利,小气,记仇,再有就是冷血无情,铁石心肠,没有责任心,对了,我还说如果沐筱萝敢嫁给楚漠北,我就敢跟他断绝父女……呸呸,是主仆关系!冰心啊,如果你不救奔雷,那奔雷真是死定了!”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为了渲染气氛,奔雷还是拼命挤出两滴晶莹的眼泪,以赚取同情。

    “当初你哭着喊着要做沐筱萝的手下,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这么舍不得离开,为何还要出言不逊呢?”沐筱萝强压着心底的怒火,淡声开口。

    “你不知道,当时情况复杂,王爷在车厢里,我总该说点儿什么安慰王爷吧!”只要想到自己大言不惭的时候,沐筱萝就坐在他身边,奔雷便觉身汗毛都在立正稍息了。

    “你觉得贬损沐筱萝会让王爷舒服些?”沐筱萝挑眉看向奔雷,觉得这种想法太过狭隘。

    “必须的啊!只有让王爷充分认识到沐筱萝身上的缺点,王爷才会死心不是!”奔雷这样认为。沐筱萝不语,狠吸口气,这才忍住不叫出殷雪的冲动。

    “怎么样啊!这个忙你能帮不?条件随便开!”奔雷急了。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楚玉赫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个忙她恐怕帮不上。”楚玉缓步走进房间,脚步异常沉重。

    “王爷……为什么?”奔雷不解问道。

    “因为她不是冷冰心,而是沐筱萝。”楚玉一步步走向沐筱萝,深邃的眸散着一股意味不明的光芒,眼见着沐筱萝的容颜愈渐愈近,楚玉忽然不敢靠前,心,似被一块磐石压在下面,艰难跳动。

    “不……不是吧?”奔雷愕然,面色顺间惨白。

    “殷雪,请奔先锋出去。”沐筱萝开口间,奔雷的身体仿佛是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门口,独留惨叫声在房间内萦绕。

    “筱萝,对不起,这已经是本王第二次没能认出你。”楚玉停在沐筱萝对面近三尺的地方,眸色暗淡,唇角紧抿。

    “殷雪,把门关上,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此处毕竟是大蜀皇宫,容不得沐筱萝不谨慎。

    房门紧闭一刻,沐筱萝伸手提起茶壶,为楚玉斟满茶杯,继而抬眸示意楚玉坐过来。

    “王爷心中必有疑问,没错,筱萝与楚漠北大婚是假,目的是为抓住幕后操控蜀王的无名,之所以此前未跟王爷提及,是不想打草惊蛇,如果让无名知道我们事先有所准备,以他的老奸巨猾,一定会改变策略,介时我们很难再将计就计,对于筱萝的隐瞒,希望王爷体谅。”沐筱萝觉得这样的解释有些牵强,但她实在没有更好的理由。

    “本王只想知道,在你的计划里,除了本王,还有谁不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楚玉端起茶杯,手隐隐在抖。

    “奔雷……。”沐筱萝犹豫片刻,淡声回应,

    “所以除了奔雷,殷雪,汀月,甚至是冷冰心都知道这只是一场戏?”楚玉的刻意强调让沐筱萝面色微窘。

    “的确如此,不过筱萝这么做是有理由的……”这一刻,沐筱萝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

    “本王知道你的理由,因为在你的心里,楚玉不值得信任。对不对?”楚玉深邃的眸微微抬起,黑如子楚的瞳孔映衬出沐筱萝脸上的惊诧。曾几何时,他们也有吵架的时候,却从没说过这样的重话。

    “王爷言重了。”沐筱萝觉得胸闷,声音有些颤抖。

    “到底是本王言重了,还是本王说到了重点。彼时关雎宫,你明知莫心惨死的真相,可本王问你无数次,你便用无数个答案诓骗本王,诚然,你是好心,但本王想问你一句,彼时你欺骗本王的原因,是不想本王涉险,还是怕本王一时气盛坏了你的计划?”楚玉双手捧着茶杯,将它搁在桌面,才不致让里面的茶溅到自己手背上。

    “王爷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翻旧帐么?”沐筱萝暗自噎喉,眸色清冷无波。

    “本王想知道你的答案。”楚玉执着开口。

    “二者皆有。”沐筱萝肃然回应。

    “本王相信后者更多一些。还有在南,段士明提出那样苛刻的要求,为何你不告诉本王?你相不相信,如果你告诉本王,结果会不一样?呵,你怎么会相信呢!”楚玉苦笑。

    “王爷到底想说什么?”沐筱萝清眸如水的看向楚玉,心底憋闷不已。

    “其实本王又有什么资格怪你呢,比起封逸寒,段梓桐还有寒锦衣,本王与你可算是朝夕相处,可结果呢,他们每个人都能认出彼时的沐筱萝是假的,偏偏你就坐在本王身边,可本王竟丝毫没有察觉。”楚玉眉心紧拧,心痛的无以复加,偏生面容却静如平湖。

    “这能说明什么?”沐筱萝的心,忐忑不安。

    “说明他们对你的心思,远超本王,比起本王,他们更关心你,在乎你,而本王……有时候甚至分不清眼前的你,到底是筱萝,还是莫心……”楚玉肃然开口,心却痛到极致,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很疼。

    “所以呢……”沐筱萝樱唇紧抿,看着楚玉的眸子莹光闪闪。

    “本王记得你在莽原的时候说过,路走到这里,你不想再走下去了,你想过平静的生话,你说即便没有你在身边,本王也一定会坚强的走下去,直到手刃楚云钊那个畜牲。所以……请你相信本王这一次。”楚玉的声音很轻,轻到沐筱萝需要很仔细,才能听到楚玉在说什么,可当真的听到了,沐筱萝却希望这一刻,她是个聋子才好。

    “筱萝明白王爷的意思,后天与楚漠北大婚之后,筱萝自会与寒锦衣回万皇城,现在,请王爷出去。筱萝还有事要与殷雪商量。”沐筱萝强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眸间澄净如水,声音若春雨杏花。

    “本王……告辞!”楚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间的,只是几步的距离,他却用尽了身的力气,直至门口处,楚玉险些跌倒。

    楚玉后悔了,转身的一刻,他恨不得狠抽自己的嘴巴,可他没有退路,他情愿用最无情的话,斩断自己与沐筱萝的关系,只想她远离是非过平静的生活,而自己,则必须带着莫心的仇在血雨腥风中前行。

    之所以有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楚玉知道,只要留沐筱萝在身边,她便无时无刻不为自己筹谋,正如关雎宫时,她不告诉自己莫心的死因,南时,她不告诉自己段士明会有那样苛刻的条件,她为自己扛下所有困难,替自己挡下所有险阻,她那样无私的付出,可自己却连真假都分辨不出。

    若爱,请深爱,如弃,请彻底,不要暧昧,伤人伤已……。

    直至楚玉的身影走远,沐筱萝依旧坐在那里,手中的茶,不曾抿一下。

    “殷雪,这件事……本宫做错了么?”泪,无声划落,滴入茶杯,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自跟随主人以来,主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无不是为了楚玉好,他那样评价主人,殷雪不服!主人且等着,殷雪这便去把楚玉揪回来,给主人道歉!”殷雪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不必了,他所要的结果,正是本宫想的,其实本宫亦有心不再回去。有本宫在,难免会影响楚玉的判断,其实……由始至终,本宫从来没有怀疑过楚玉的能力,只是他不相信罢了。”沐筱萝唇角抿起一丝苦涩,挥袖间抹了眼角的泪,情深缘浅,天意如此,她又如何强求得了。

    适楚,在楚漠北的安排下,冷冰心将几名死士易容成封逸寒,段梓桐,寒锦衣,库布丹,狄峰等人的模样留下来,之后派密使将几位分别送出京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