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30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70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王爷,采儿准备了一桌的膳食,都是您最爱吃的,采儿陪您回去,省得在这儿跟个傻子怄气!”桓采儿仿佛没看到楚玉眼中涌动的黑,双手拉向楚玉。

    “本王不饿!”楚玉说着话,猛的甩开桓采儿的手,旋即转身朝书房走去。如果不是碍着沐筱萝偷偷踢他那脚,他必定会让桓采儿知道自己打错人了!

    见楚玉头也不回的离开,桓采儿也不敢去追,只气鼓鼓的转身看向沐筱萝。

    “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当初你姐姐害的王爷还不够惨么!可倒好,死了一个又来一个!你个白痴,如果再敢缠着王爷,看我怎么收拾你!”桓采儿狠声警告。

    “奴婢请宸妃娘娘注意自己的身份!”汀月气不过,上前顶了一句。

    “呸!本小姐才不稀罕宸妃娘娘的身份!本小姐现在是肃亲王麾下镇国将军桓横的独女!还有你一个丫头在本小姐面前拽什么拽啊!别忘了你们是阶下囚!”桓采儿鄙夷看向汀月,眼高于顶。

    “你!”汀月眸子喷火,自到莽原,主子还没被人这样欺负过!蜀王厉害不,主子也没占了下风,如今被桓采儿这样贬损,汀月自是不平衡。

    “桓采儿,你别得意,等婉儿见着皇上,一定会告诉皇上你欺负我!”沐筱萝趁势拉住汀月,以防汀月将事情闹大。

    “呵!见那个昏君啊!好啊,有你们见面的时候!”桓采儿轻蔑瞥向沐筱萝,旋即转身走开,阳光下,那抹背影宛如一只骄傲的母鸡。

    直至桓采儿走远,汀月这才转身看向沐筱萝。

    “娘娘,您就任由她这样欺负啊!”汀月眼圈儿泛泪,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

    “算了,也没少块肉,跟她计较什么。”沐筱萝本想教训汀月,可在看到她欲哭的模样时,那些大道理都吞回了肚子,有句话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的隐忍能换来桓横在战场上的忠心,值得。

    就在这时,奔雷突然跑了过来。

    “主人,莽原来的信。”奔雷说着话,将手中的信笺递到沐筱萝手里。汀月见是奔雷,几日的憋屈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如果不是奔雷,桓采儿也不会到行馆来,于是奔雷才一站稳,汀月冷不防的狠狠拧了他的胳膊。

    “哎哟,疼!你干嘛!”奔雷一脸无辜的看向汀月。

    “手痒。”汀月挑了挑眉,恹恹看向奔雷。

    “主人!”奔雷见汀月没有道歉的意思,转眸看向沐筱萝。

    “做的好。”沐筱萝樱唇抿着弧度,这才将信笺打开。看出沐筱萝没有给自己打抱不平的意思,奔雷索性忍了,他自然也知道自己遭此无妄之灾的缘由。

    “娘娘,谁来的信啊?”见沐筱萝脸上荡起一抹笑意,汀月狐疑问道。

    “沐图。”

    自桓采儿到后园挑衅之后,楚玉便命人守在后园拱门处,下令没有他的吩咐,不许任何人进入后园。

    “你这次要去几天?”即便济州与莽原只是半天的路程,可在楚玉眼里,沐筱萝仿佛是要出远门一样,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难舍难离。

    “明天,最迟后天回来。”沐筱萝将昨晚为沐图赶制出来的棉衣递给汀月。

    “那就明天吧!”楚玉提议开口,眼底华光闪烁。

    “王爷真是一日也离不开我家娘娘呢!”汀月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

    “就是离不开啊!她可是本王人质,若是被人看到她在莽原出现,岂不露馅了!不如这样,你别去了,本王把沐图接过来得了!”楚玉也不管汀月的话外之音,一脸期待的看向沐筱萝。

    “沐图花甲年纪,王爷忍心让他来回折腾?而且筱萝走了,王爷便可以肆无忌惮跟桓采儿**了。”虽然默许,却不代表不在意,只要看到桓采儿粘在楚玉身上,沐筱萝还是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跟她**了,本王有什么理由跟她**啊!本王心里……”心,陡然一震,楚玉的话就这么噎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口。本王心里只有莫心,这句他对着沐筱萝说了差不多两年的话,居然在这一刻卡壳了。

    沐筱萝停了手中的动作,抬眸看向楚玉,清澈的眸仿佛秋日午后的湖面,风起时,荡起阵阵涟漪。

    “本王心里只有莫心……”楚玉勉强将这句话说的完整,却早已不是彼时心境。

    “王爷真是……真是一点儿新意都没有啊!汀月,走了!”沐筱萝抿唇笑着,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直至沐筱萝离开房间,楚玉仍坐在那里,心底似被一根细线缠绕着,轻轻一拉,便觉难受。楚玉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犹豫,若他的心不再只有莫心一人,那又是谁没经过他的允许,闯进他心里了……

    沐筱萝走的突然,以致于她离开行馆时,殷雪正在广宁执行任务,所以除了汀月,沐筱萝就只带了流沙一人。半日的路程眨眼便过,当沐筱萝满心欢喜走进沐图的府邸时,竟然看到了一张她极不愿意看到的脸孔。

    “三小姐,您来了!”见沐筱萝进门,沐图激动迎了上来。

    “妹妹,没想到吧,我们会在这里见面。”轻柔的声音透着森森的寒意,看着眼前容光焕发的沐筱萝,沐素鸾的心在流血。拜沐筱萝所赐,自她离开楚宫到莽原之后,本以为带来的银两足够自己风风光光的过下半辈子,却不想一入莽原,她的银两便被人抢了去,身无分文,连填饱肚子都成了奢望。

    万般无奈之下,她终是咬牙出卖自己身体,毕竟活着才重要,却不想她才到郁春院,便被老鸨赶了出来。凭她花容月貌,竟然会被老鸨拒绝,这一刻,沐素鸾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偶然!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沐素鸾就只能以乞讨度日,风餐露宿,日晒雨淋,她不知自己受了多少苦,如果不是为了报仇,她或许没有勇气活到现在。

    “沐管家,这是怎么回事?”沐筱萝声音渐冷,她并没有收到沐素鸾脱离管控的消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三小姐,二小姐知错了,她跪求老奴,说是要亲口跟您谢罪,老奴知道自己不该多事,可您与二小姐到底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沐图知道沐震庭干的那些龌龊事,可沐震庭再怎么无情,对他却是仁至义尽的。尤其在看到沐素鸾蓬头垢面的跪在自己面前时,沐图心软了。

    “沐管家,这次你真是错的离谱。”沐筱萝说着话便欲转身,以她对沐素鸾的了解,如果不是有制服自己的法子,她怎敢冒然将自己诓到这里。

    “想走?已经迟了!”就在沐素鸾说话之时,房顶上突然响起一阵打斗声,紧接着一道黑影闪过,流沙口吐鲜血的跌落在地。

    “流沙!”汀月见流沙受伤,登时冲上去,却被一只冷剑拦了下来。

    “皇后娘娘,久违了!”青龙用手上的剑尖逼退了汀月,转尔刺向流沙。

    “你敢杀了他,本宫即刻死在你面前!”千钧一发之际,沐筱萝倏的自发髻上抽出银钗,狠狠抵在自己雪颈处。

    “你欺瞒皇上,谋朝篡位,本就该死!”青龙狠戾低吼,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当真无法相信,那个痴痴傻傻的皇后娘娘,居然这样有心机。

    “本宫该不该死由皇上说了算,你有什么资格开口!”沐筱萝一步步走向青龙,深邃的眸满覆冰霜。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三小姐!”沐图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身体踉跄着挡在沐筱萝面前。

    “沐管家!你害死娘娘了!”汀月狠狠跺脚,气恼的看向沐图。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二小姐,这是你派的人?你不是认错了?”沐图恍然看向沐素鸾,眼中悲愤至极。

    “认错?本宫有什么错?错的是她沐筱萝!她居然装痴扮傻欺骗皇上!她罪该万死!”沐素鸾狰狞的笑着,笑的脸都变了形。

    “你骗老奴……二小姐,你让他们把剑放下!求你!”沐图猛的冲向沐素鸾,扑通跪在地上乞求,却被沐素鸾狠狠一脚踹开,头部与地面重重撞击让沐图带着懊恼和悔恨昏厥过去。

    “青龙!杀了她!”沐素鸾踩着暴戾的步子走到沐筱萝面前,深幽的眸迸发出冰森的寒意。

    “青龙,不管本宫傻,还是不傻,本宫都是皇后!而你,不过是皇上身边的侍卫,凭你一个二品的贴身侍卫,也敢逆天不成!”沐筱萝目色幽冷,心却没了底,或许这一次,她在劫难逃了。

    “青龙!别听她胡言乱语!你在这里杀了她,没人会知道!如果不是她暗中帮着楚玉,楚玉根本没能力和朝廷抗衡,她谋反,她才是逆天!”沐素鸾见青龙犹豫,激辩之时,突然自腰间抽出匕首,狠狠刺向沐筱萝。

    ‘咣当’一声,沐素鸾匕首落在地上,青龙的剑尖发出争鸣响声。

    “青龙!”沐素鸾气的咬牙切齿。

    “是你杀了###?”青龙血红的眸子迸射着令人生畏的冷光,声音低戈深沉。

    “不是。”沐筱萝眸色坚定,冷静否认。谁要是承认,谁就是傻子,沐筱萝暗自吁出口气,凭青龙的愚忠,她有把握不让自己把命丢在这里。

    “是谁?”青龙剑尖倏的划过流沙的左踝处,溅起一滩鲜血。

    “呃……”流沙没有出声,甚至没皱一下眉头。

    “燕南笙!”沐筱萝猛的上前,却在看到青龙的剑尖触及流沙右脚踝的时候强停下来。

    “是真的?”‘噗’又一滩血溅在地上,流沙狠狠咬牙,仍不吭一声,可流沙越是这样,沐筱萝越是心疼。

    “青龙!你若不想朱雀和玄武被人砍了脑袋,即刻给本宫住手!否则你信不信,本宫就算是死,亦有办法将你的兄弟一个个送进地狱!”沐筱萝怒了,手中的珠钗猛的刺进一分,寒蛰的声音仿佛是地狱执行的判官,血,自雪颈蜿蜒而落,宛如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散着一股阴森的诡异。

    沐筱萝骇人的气势犹如飓风侵袭而至,青龙握着剑的手竟不由的颤了一下,莫名的,面对沐筱萝那双染上赤红的眸子,青龙竟真的下不去手。

    “青龙,杀了这里所有的人,否则他们一定会到济州搬救兵的!”沐素鸾见青龙有所动摇,当即警告。

    “放了这里所有人,本宫跟你回去见皇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皇上永远不会相信,他宠在心尖上的女人根本不是傻子。青龙,现在本宫给你机会,一旦本宫死了,你信不信,皇上会疯。”沐筱萝冷蛰的声音仿佛有着蛊惑的力量,青龙犹豫片刻,竟真的没再动手伤害流沙。

    为了亲眼看到沐筱萝的悲惨下场,沐素鸾竟不怕死的答应与青龙一同回楚宫,而沐筱萝在走出半个时辰后方才松开手间的珠钗,她相信这半个时辰之内,汀月已然将流沙和沐图送到了安的地方。就在沐筱萝松开珠钗的同一时间,青龙猛的出手,沐筱萝应声昏厥过去。

    济州行馆,楚玉接过桓采儿泡的龙井,勉强喝了一口,索然无味。就在这时,奔雷突然自外面跑了进来。

    “王爷,莽原来的密笺!”奔雷说着话,将密笺递到楚玉手里,随手接下楚玉迫不及待递过来的茶杯。一侧,桓采儿显然不识相的上前,欲看楚玉手中字笺。

    “本王还有公事要办,桓姑娘若没要紧的事,先回去休息吧?”楚玉刻意将信笺收了收,抬眸看向桓采儿。

    “既然王爷有事,那采儿就不打扰了。采儿这便到厨房为王爷准备晚膳。”桓采儿有些尴尬退后,恹恹走出正厅。

    且等桓采儿走远了,楚玉这才打开信笺,却在看到里面的内容时脸色煞白,整个腾的站了起来,如飞箭离弦般冲了出去。

    “王爷,发生什么事了?”奔雷没料到楚玉会有这么大反应,当即追出正厅,却已无楚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