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37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83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看着眼前绝美的画面,启沧澜有一刻的愣住,饶是朝夕相对十八年,他还是会被幻萝的笑震撼到,启沧澜潜意识觉得自己会和幻萝走到一起,就好像天要下雨那样的自然。

    可终有一日,启沧澜发现,他这一生都在为别人占命解运,却唯独解不开自己命运中的死结……

    沐筱萝失踪这件事让楚漠北极为恼火,如果不是缺人手,他一定会把殷雄和断魂三梦剁了喂猪。

    “主人,属下找遍整个皇宫,都没发现太子妃的踪影!”殷雄眉目皆是忧色,他不想沐筱萝出事,除了因为楚漠北,更因为殷雪,如果殷雪醒过来不见沐筱萝,必会怪他这个哥哥保护不利,才认回来的妹妹,他不想再丢了。

    “回主人,属下等也未找到太子妃下落!”断魂三梦初听沐筱萝失踪时,觉得这对主人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彼时他们经常听到主人念叨,如果沐筱萝人间蒸发,他一定会减税三年以慰上天好生之德。

    不过从现下的情况来看,如果再找不到沐筱萝,他们离见阎王也不远了。

    “一群废物!找找找!再给本太子出去找!”楚漠北摔了手中的茶杯,厉声怒吼。

    “是!”断魂三梦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当即晃出太子府。一侧,殷雄犹豫片刻,终是开口:

    “太子殿下,属下今晨听葛御医告诉太子妃,说若想让寒锦衣醒过来,还需要一味草药……”殷雄恍然之际,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太厚道,大有出卖葛聂之意。

    “什么草药?”楚漠北追问。

    “蓬莱七叶。”殷雄绝然开口。

    “该死的葛聂!”楚漠北闻声陡震,声音透着阴森的杀意。未等殷雄解释,楚漠北已然起身离开太子府,直奔皇陵而去。

    所谓‘蓬莱七叶’,乃外族的贡品,共有三株,是上等的药材,极为珍贵。整个大蜀,只有皇陵东侧悬崖顶的土壤才能滋润其存活,于是这三株‘蓬莱七叶’便被种植在那里。彼时葛聂只是一说,却不想沐筱萝便动了心思,早早的便寻着路过去了。

    且说殷雄见楚漠北跑出去,自是转身跟随,奈何楚漠北的轻功高于殷雄,再加上楚漠北担心沐筱萝的安危,此刻,早已不见踪影。殷雄只道皇陵太大,若自己一人去,未必会碰到主人,于是转身去找断魂三梦。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瑟瑟的秋风拂过,沐筱萝顿时颤了一下,不由紧了紧衣领。大意啊!早知道皇陵这么大,她就该求着楚漠北一起来的!其实沐筱萝有想过去找楚漠北索要‘蓬莱七叶’,可葛聂说那东西贼珍稀,乃天上有地上无的绝世宝贝,鉴于此,沐筱萝不敢保证楚漠北会不会那么大方,于是便自行来取,其实她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只是预料的时间出了差错。沐筱萝只道一来一回不过一日功夫,却不想已经到了酉时,她连‘蓬莱七叶’的影子都没见着。

    就在沐筱萝怅然之际,不远处忽然有几道绿光幽幽闪着,紧接着便是一阵狼嚎,沐筱萝噎着喉咙,慢慢蹲了下来,默默念着咒语:隐身,没看见我,没看见我……

    这时候狼不愿意了,你以为老子脸上长的是玻璃珠子么!

    “嗷——嗷——嗷——”眼见着十几只狼朝着沐筱萝飞奔过来,嘴上的哈喇子飞驰在空中,沐筱萝只觉天地一片灰暗,她的人生即将要画上句点。

    如此绝望的时候,沐筱萝还不忘逃命,能多呼吸一口这纯净的空气,也是人生的财富啊!奈何沐筱萝再怎么狂奔,也比不上人家四条腿跑的快,眼见着为首的野狼就要拽到自己的后腿,沐筱萝欲哭无泪,这样的死法儿,她从没想过。

    就在沐筱萝泪奔之际,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且等沐筱萝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然掉进了深有三丈的土坑里,让她万分悲催的是,土坑里竟还有一支铮亮的兽夹,而此刻,兽夹正挂在她的腿上。

    “啊——疼啊——”沐筱萝真的哭了,泪水如两条宽面汩汩涌出,直听的围在上面的野狼恹恹跑开了。

    “吃啊!你们倒是下来吃我啊!一群废物,白痴!追我干嘛?我这么瘦,哪够你们分啊!该死的楚漠北,你要不小气,老子能自己跑来么!好疼……”沐筱萝一边发彪的吼着,一边用手狠狠掰着兽夹。

    有句话叫破屋更遭连楚雨,漏船又遇打头风,看着一条幽绿的蛇吐着芯子朝自己跃跃欲试,沐筱萝觉得这是她重生以来最悲惨的时刻。

    “拼了吧……”沐筱萝认为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就算她死,也不能让这条蛇身而退,这不是她的风格!

    于是在蛇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沐筱萝已经抬起那只被兽夹夹住的脚狠狠踹去,主动出击了!结果毫无疑问,蛇安然无恙且大摇大摆的遁去,沐筱萝脚上却留了两个深深的牙印。

    应该是毒蛇,而且还是剧毒,沐筱萝在感觉到头脑昏沉的时候,便意识到了这一点。

    “沐筱萝!你没事吧?”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沐筱萝吃力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心,碎了!老天对她真是残忍,在被野狼狂追,被兽夹夹腿,被毒蛇狠亲之后,临死一刻,居然还让她看到了此生最讨厌的那张脸,是嫌她死的不够快吧!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沐筱萝渐渐有了知觉,当睁开眸子的那一刻,只见某厮正张着血盆大口朝她凑了过来。

    “找打!”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一记勾拳正中楚漠北下颚,直打的楚漠北眼冒金星。

    “沐筱萝!你得疯蛇病了吧,打本太子干嘛!”楚漠北紧捂着自己的下颚,闭嘴时不小心咬到了舌头,怎一个痛字了得!

    “楚漠北……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沐筱萝一直以为这是梦,可在看到楚漠北一脸狰狞的看向自己时,方才恍然。垂眸间,自己腿上的兽夹已然不见,换成了白绸。

    “呃……你救的我?对了!我被蛇咬了!”沐筱萝忽然想起什么,登时撩起长裙,借着月光,沐筱萝分明看到蛇齿左右的痕迹淡了许多。

    “你替我吸的蛇毒?”沐筱萝抬眸看向楚漠北。

    “不是!”楚漠北揉着下颚,悻悻道。

    “还好……”

    “不是本太子难道是你自已啊!你能够得着么!”楚漠北恨恨道。沐筱萝闻声默,这下算是知道楚漠北刚刚为何张着血盆大口了。

    “咳咳……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沉默许久,沐筱萝觉得总该找此话题,不然实在太尴尬了。

    “你还问!想要‘蓬莱七叶’直接跟本太子说啊!干嘛自己跑来?你有那个本事么!有么!”只要想到彼时沐筱萝面色惨白,樱唇干裂的一刻,楚漠北便从心里气恼。

    “跟你说你会给?”沐筱萝不以为然。

    “别人不好说,你……本太子不会吝啬的!”楚漠北擦净唇角的血,坐了过来。

    “你确定?”沐筱萝挑眉,对楚漠北的话表示怀疑。

    “当然!你可是堂堂太子妃,只要是大蜀有的,你用什么尽管拿,本太子可不想听到关于本太子小气的谣言传出去。”楚漠北侧眸瞥了眼沐筱萝,心踏实了许久,他无法想象,如果他再迟来一步,那后果是不是他能承受的。

    “谁传?我啊!”沐筱萝听出楚漠北的言外之意,质疑问道。楚漠北扬眉,其意十分明显。

    “别开玩笑了,本宫这点节操还是有的,你我都知道,那只是一场戏,筱萝发誓不会用戏中的身份威胁你,放心好了!”沐筱萝一本正经道。

    “鬼才信!”楚漠北笑着看了眼沐筱萝,背靠在墙上,双手环于脑后,仰面朝天,不知为何,今楚的星空,格外灿烂。

    “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筱萝做人是有原则的,对了,你不是很想筱萝死的么?救我干什么啊,还有‘蓬莱七叶’,你可是答应了筱萝的,还有……”沐筱萝见楚漠北仰望苍穹,似乎没有与她搭讪的意思,便自己嘀咕起来。

    黎明时分,沐筱萝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体似被人抬了起来,睁眸时,自己已然被楚漠北放到了背上。

    “干什么你?”沐筱萝愕然之际想要挣扎,却不想楚漠北竟十分顺从的将其搁在地上,

    “如果你想留在这里的话,没问题。”楚漠北耸了耸肩,等待沐筱萝的回应,

    “你……你是想背我跳上去?有可能么?”沐筱萝抬头看着深三丈的土坑,回想昨晚一幕,仍觉有乌鸦飞过头顶。

    “如果不是等着那群狼离开,我们现在已经在太子府了。”楚漠北解释道,沐筱萝犹豫片刻,终是主动攀上了楚漠北的背。

    “搂紧了,掉下来摔死可别怪本太子没提醒你!”楚漠北扬了扬眉,刻意夸大其词。沐筱萝觉得现下这种情况,保命才是最明智的,于是毫不犹豫的将双臂绕过楚漠北颈项,紧紧扣在一起。

    在沐筱萝温热的呼吸喷薄到自己面颊上时,楚漠北的心,莫名狂跳,那种感觉亦如多年前与沐莫心初见,让他不能自持。

    “筱萝太沉了?”见楚漠北原地不动,沐筱萝狐疑开口。

    “这么肥还是吃那么多!身为大蜀太子妃,你要注意形象!”楚漠北口是心非批评。实则他是嫌沐筱萝太瘦了,背在背上,几乎没什么重量,或许他该给这女人好好补补才行。

    “第一,本宫昨晚倒想多吃来着,可惜没逮着机会。第二,太子妃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麻烦太子殿下慎言,第三,您老要是没那个力气干脆直说,用不着拿本宫的体重说事儿,懂了……”还未等沐筱萝把最后一个感叹词说出来,楚漠北已然纵身跃出土坑。

    “行啊!把本宫放下吧!”眼前一片豁然开朗,沐筱萝顿觉心情舒畅。

    “你的脚可以走路么?”楚漠北几乎没征求沐筱萝的同意,径直背着她朝山下走去。

    “喂!这就回去了?本宫的‘蓬莱七叶’呢!楚漠北,你不会是反悔了吧?”见楚漠北没有上山的意思,沐筱萝急了。

    “放心,本太子答应你的事,决不反悔!”楚漠北薄唇勾笑,再欲迈步时忽觉眼前一片模糊。

    “主人!”几乎同一时间,殷雄和断魂三梦先后冲了过来。

    “殷雄,你来的真是时候,快去把‘蓬莱七叶’给本宫摘来!你们家太子同意的,快去啊!”沐筱萝急声催促,生怕楚漠北会临时改变主意。

    “主人,你没事吧?”殷雄本想请示楚漠北,却见楚漠北面色惨白,眸光迷离,遂忧心问道。

    “没……没事……”楚漠北甚至没给沐筱萝准备的时间,便一头栽到了地上。脚上的痛突然而至,沐筱萝吃痛时正要埋怨楚漠北,却见楚漠北竟已昏迷不醒。

    “主人!”殷雄与断魂三梦大骇,顿时围了上去。

    “糟糕,主人中了蛇毒!太子妃交给你们了!”殷雄为楚漠北号脉后,二话不说,登时抱起楚漠北,直朝太子府而去。

    “那个……他该不会是装的吧?”沐筱萝印象中,楚漠北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中了蛇毒了?该不会……该不会是给自己吸毒的时候中的吧?若如此,那这人情可就欠大了!

    鉴于沐筱萝现在的身份,断魂三梦真是拿她一点招儿都没有,否则凭沐筱萝这般出言不逊,他们早动手打沐筱萝个万紫千红了!

    沐筱萝的猜测在回到太子府后得到了证实。依照葛聂的说法,楚漠北身上的蛇毒是昨晚中的,而且是剧毒,如果再迟半个时辰,便是神仙下凡也无力回天。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沐筱萝拄着根拐杖,目露愧疚之意。

    “短则五日,长则十天。太子妃放心,微臣已为太子服用了百草丹,依现在的伤情来看,太子殿下断无性命之忧。”葛聂据实禀报。

    “那就好……寒锦衣呢,他现在怎么样了?”沐筱萝觉得经此一事,殷雄他们未必会帮自己去拿‘蓬莱七叶’了。

    “寒尊主醒了啊!”葛聂一本正经道。

    “醒了?什么时候的事?”沐筱萝愕然看向葛聂,眼中尽是质疑,不是说只有‘蓬莱七叶’才能治好寒锦衣的病么?沐筱萝忽然对葛聂的话产生怀疑。

    “昨晚万皇城的乔爷来了,还带来‘七叶丹’给寒尊主吃,所以今早寒尊主便醒了,那‘七叶丹’是用‘蓬莱七叶’炼制的。”葛聂自然看出沐筱萝眼中的疑问,当下解释道。

    “那本宫去看看,这里有你们,他……不会有事吧?”沐筱萝看了眼榻上俊颜如雪的楚漠北,心里说不出是怎样的滋味儿!若在以前,沐筱萝觉得自己连做梦都会笑出声来,可是现在,除了愧疚,她还有一丝不忍。

    行至后花园的岔路口儿,沐筱萝才想转身便见对面走过来两个宫女。

    “小寒王真可怜,这都有三天没吃东西了吧?”宫女甲端着托盘,心疼开口。

    “谁说不是呢,听说太子殿下大婚之后,小王爷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皇上都不见。这不,皇上实在没辙,差人把小寒王送到太子府,指望着太子殿下好好劝劝小寒王,现在可好了,太子殿下也病了,这就更没人管小寒王了,若再这么下去,小寒王还不得活活饿死啊!”宫女乙蹙眉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