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31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5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揭穿你,不代表本座不知道你的底细,沐筱萝,你该庆幸本座愿意跟你开门见山的对话!”魅姬声音低沉的没有温度,眸色更是黑的似两个无底洞。

    “咳……燕南笙是怎么说的?”沐筱萝感觉出魅姬身上那股冲天的怒火,心知再装下去很有可能会被暴揍一顿,于是极为淡定的收起脸上的天真。

    “本座现在问你呢!”魅姬狠拍桌案,怒声低吼。

    “我骗来的,现在想想,堂堂武林盟主脑子也不是很灵光啊。”沐筱萝正色回应。

    “当真是你骗来的?”魅姬蹙着眉,对沐筱萝的话表示怀疑。

    “不然呢?他会傻到把殷雪赠给筱萝?谁不知道燕南笙小气到死啊!再说,我们什么关系啊!”沐筱萝说的十分违心,对于燕南笙的慷慨,沐筱萝还是给予肯定的。

    “你是怎么骗的他?”魅姬的语气稍有舒缓,复坐回座位上。

    “只要楚玉在我手里,怎么骗他不行啊!”沐筱萝说的并不具体,却一针见血。一侧,楚玉忽然良心发现,或许他该对自己这位师兄好点儿。

    “你利用了楚玉?你不是喜欢他么?”魅姬饶有兴致的看向沐筱萝,此番却是信了她的话。

    “谁说的?整个大楚的人都知道他心里只有沐莫心,我若喜欢他不是自找罪受么,我可没有自虐倾向。”沐筱萝笑的十分自然,心里却堵的慌。

    “那本座不明白了,你既然不喜欢楚玉,为何还要呆在济州甘愿做他的人质?”魅姬质疑看向沐筱萝。

    “顺水人情罢了,现在局势这么不明,筱萝也该给自己留条后路才是吧。”沐筱萝悠然品着茶,随后亲手为魅姬蓄满茶水。

    “后路?”魅姬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心底生出无限质疑。

    “楚云钊这边自不用说,他心里有筱萝,不管筱萝什么时候回来,他都会把莫沐当祖宗似的供着。至于楚玉么……凭他与大姐曾经的惺惺相惜,再加上筱萝心甘情愿留在济州做人质,若他能赢了这仗,筱萝纵然当不了皇后,可保命还是没问题的。”魅姬觉得沐筱萝说的实在,不由的点头。倒是两侧的楚玉和雨儿,皆对沐筱萝顺嘴胡诌的本事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这心思可够深的。可惜啊,你的如意算盘怕是打不响了。”魅姬呷了口茶,眼底竟生出一丝惋惜。

    “筱萝坦诚相告,换不回一条命?”沐筱萝清眸如水,声音渐沉。

    “只能换一具尸。你放心,他日魅姬动手一定会快,不会让你太痛苦就是了。”魅姬的语气,仿佛是给了沐筱萝天大的恩赐。

    “就算筱萝不是楚玉一伙的,也一定要死?”沐筱萝不明白了,她有什么必死的理由啊。

    “这件事跟楚玉没有关系,不管这场仗成败与否,楚玉都不会死,可你就一定要死。这可不是魅姬的意思,都尉这么吩咐的,魅姬也只是听命行事罢了。”魅姬语毕之时心中暗惊,自己怎么就被沐筱萝绕进去了呢。

    “都尉是谁啊?”沐筱萝似有深意试探。

    “今晚便当魅姬没来过吧,好好享受剩下的几天。记着,楚云钊帮不了你的。”魅姬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旋即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既然殷雪不是燕南笙送给沐筱萝的,或许,她还有机会。

    直至魅姬离开关雎宫,沐筱萝方才收起眼中的淡定,柳眉紧蹙在一起。

    “铁血兵团的都尉到底是哪个混蛋?”沐筱萝负气坐在椅子上,恨恨开口。

    “他似乎对主人成见颇深啊。”雨儿中肯点评。

    “筱萝,本王觉得事不宜迟,我们该联络殷雪他们,明晚里应外合,闯出皇宫!”楚玉沉默许久,终是开口。

    就在楚玉音落之时,一阵阴风拂过,鬼魅般的身影突地飘际在三人面前,悠悠荡荡,尤其是那张白的异常的脸,让沐筱萝顺间汗毛竖起,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你诈尸啊!”在看清来者时,沐筱萝咬牙低吼。

    “王爷说的容易,冰锥阵坚不可摧。若你们敢轻举妄动,结果必定结伴地府。”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冰魄双足慢慢贴于地面,神色肃穆。

    “这里有王爷么?”在听到冰魄口中的称呼时,沐筱萝强自镇定,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看向冰魄。

    “难为王爷为了皇后娘娘竟一而再,再而三涉险,如今更男扮女装,着实委屈了。”冰魄眸色无温的看向楚玉,眼神不带半点质疑。

    冰魄的话让沐筱萝的心顺间寒凉,冰魄的本事她见识过,彼时莽原行馆,冰魄以一人之力抵挡殷雪和风雨点雷电尚不输半分,如今这里只有楚玉和雨儿,若想制服他而不惊动魅姬他们,简直难如登天,他们甚至没本事制服此人。

    “冰魄至少在外面等了一个时辰,娘娘觉得冰魄为什么要躲着魅姬?”冰魄看出沐筱萝的心思,淡声道。

    “你该不会想投靠我们吧?没有理由啊!”沐筱萝大胆假设。

    “只要王爷答应冰魄一件事,冰魄便有理由了。”冰魄之意十分明显。

    “什么事?”楚玉见隐瞒不住,索性默认。

    “事成之后,冰魄愿追随王爷功成名就,待王爷坐定江山,冰魄只求王爷能将冰魄从铁血兵团里除名。”冰魄的条件并不苛刻,却让楚玉觉得意外。

    “为什么?”楚玉完想不到冰魄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在楚玉看来,但凡能入铁血兵团的人,都该以此为荣的。

    “冰魄背叛铁血兵团,是因为昏君不值得冰魄卖命,他日离开铁血兵团,是因为想要自由,冰魄曾与先皇立下生死契约,只要皇上能将玉玺盖在契约上,冰魄便自由了。”冰魄本就生有念,再加上楚云钊的公报私仇,更坚定了冰魄必反之心。

    “本王答应你!只是……你能将我们救出去?”楚玉觉得这交易他算是得了大便宜,于是爽快应了下来。

    “冰锥阵乃天下第一阵,想破并不容易,但我们可以钻个空子,那就是魅姬把守的西门生关,那一关因为是由关主亲自防守,所以无论是攻击和防御都很薄弱,只要有办法调走魅姬,我们便能逃出去,我也是趁魅姬不在,才潜进来的。”冰魄冷静分析。

    “调走魅姬?谁能?”楚玉不以为然。

    “燕南笙!”沐筱萝眸色陡亮,唇角勾起自信的弧度。

    逃离的时间定于第二日子时,沐筱萝命自己的亲信将消息送到了殷雪那里,冰魄亦将软骨散的解药给燕南笙服下,顺便将沐筱萝的嘱咐告知燕南笙:必要时出卖色相。

    对于沐筱萝的嘱咐,燕南笙亦回了一句:宁死不屈!

    华清宫内,沐素鸾直直坐在桌边,独有的一只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桌面,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眼见着楚玉被乱刃砍死,沐筱萝为何没有丁点反应,一滴泪,哪怕是一滴泪都好,便可证明一切!

    “二姐在想什么?”沐筱萝进来时,沐素鸾已经想的入魔了。

    248

    “你没有理由不哭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没有反应?”沐筱萝才一踏入宫门,便见沐素鸾腾的起身,厉声质问,只是目光却未看向沐筱萝。

    “筱萝为什么要哭啊?”沐筱萝觉得好笑,索性回了一句。

    “难道你不爱楚玉?不在乎他?他就死在你面前!”沐素鸾恍惚着看向沐筱萝的方向,焦距却不在沐筱萝身上。

    “如果是楚玉,那筱萝会哭的,可惜那个人不是,虽然易容的很像,可眼神不对,楚玉的眼睛可放不出那样贱兮兮的光。”沐筱萝说着话,独自坐到了沐素鸾身边。

    “没错!一定是这样!沐筱萝早就知道那个人是假的,所以才不伤心,一定是这样!本宫要去告诉皇上!呃……沐筱萝?你怎么会在这儿?”沐素鸾恍然之际回过神儿来,这才看到沐筱萝已然坐到了自己旁边。

    “早就来了,筱萝劝二姐千万别去找楚云钊。”沐筱萝把玩着桌上的茶杯,好心提醒。

    “你怕了?”沐素鸾狰狞笑着,神经果然有些不正常了。

    “筱萝怕皇上见着二姐这副模样会请天师捉鬼。”几日不见,如今的沐素鸾蓬头垢面,脸色蜡黄,尤其是原本那只水灵灵的左眼变成了一条缝,仿佛一条蜈蚣趴在上面,让人自心底觉得恶心。

    “捉鬼?不可能!本宫还是极美的!对了,本宫先要梳洗一下!”沐素鸾起身,踉跄着跑进内室,沐筱萝轻叹口气,随后跟了进去。就在沐筱萝踏进内室的时候,忽然听到‘砰’的一声,铜镜摔落在地,那满地的碎片皆映着沐素鸾如鬼魅的丑陋容颜。

    “这是谁?这是谁啊!沐筱萝,你带谁来了?让她出去!”沐素鸾惊慌失措的看着地上的铜镜,满目骇然。

    “二姐,时至今日,你真觉得活着,会比死了更好?你真觉得毁你一生的人是筱萝?而不是你自己,不是楚云钊?”沐筱萝没有同情怜悯的理由,她只是觉得可笑,原来人可以自欺欺人到这样的地步。

    “是!是你沐筱萝毁了我的一生!如果不是你,我会是高高在上的楚后!就因为你的出现,夺走了所有属于我的一切!”沐素鸾声嘶力竭,或许是瞎了一只眼,另一只眼里的泪水流的特别凶猛。

    “罢了,筱萝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楚云钊会慢慢让你明白,到底你沦落至此是谁的错。不管你信与不信,筱萝真的希望你能活下来,如果你有顿悟的那天,筱萝会考虑让心软一点儿。”沐筱萝看着几近癫狂的沐素鸾,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弧度。

    直至沐筱萝离开华清宫,沐素鸾仍在纠结镜子里的丑八怪是谁。回来的路上,沐筱萝没想到会遇上楚云钊,这个时间,他该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才对。

    “皇上?”沐筱萝小跑几步到了楚云钊面前,清澈的眸,似水纯净。

    “慢慢走就好,看你累的一头汗,出来怎么也不带着宫女,若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楚云钊举袖轻拭着沐筱萝的额头,眼里的光满满都是心疼。彼时,沐筱萝从未见过楚云钊如此纯粹的目光,没有阴谋,没有算计,只是简单的关心和倾爱,沐筱萝忽然笑出声来。

    “笑什么?”看着沐筱萝笑,楚云钊亦不由的抿唇跟着咧嘴,眼底一片华彩。

    “皇上是不是把婉儿当小孩儿了,婉儿会照顾自己的!婉儿还可以照顾皇上!”沐筱萝笑的越发肆无忌惮,她真是觉得好笑,楚云钊竟爱的这么彻底,真是不错,爱的越深,伤的越痛!楚云钊,你记着,筱萝会回来的,介时筱萝会让你心痛的在地上打滚儿,每个毛孔都透着疼,亦如彼时的自己……

    “婉儿,陪朕走走吧。”楚云钊笑而不语,随即拉着沐筱萝的手朝对面的魂沙园走去。

    大片的魂沙树枝繁叶茂,花开似锦,风起,片片落花在空中旋着圈儿,偶有几片落在沐筱萝的雪肩上,平添几分别样情,楚云钊轻抚着沐筱萝肩上的落花,忽的捏起一朵,轻轻别在沐筱萝的耳后,粉色的花瓣衬出了沐筱萝的妩媚动人,看的楚云钊几乎痴了。

    “朕的婉儿好美……”楚云钊轻拥沐筱萝入怀,下颚###在沐筱萝的发髻上,感慨良多。

    “皇上,你好像有心事耶?”感觉到楚云钊的异常,沐筱萝抬起头,眨眼问着。

    “婉儿,别背叛朕,好不好?”楚云钊的话让沐筱萝心中暗震,难道事情出了纰漏?冰魄反悔了?

    “婉儿?”见沐筱萝犹豫,楚云钊有些慌了。

    “婉儿为什么要背叛皇上啊,皇上对婉儿这么好,就算天下的人都背叛皇上,婉儿也不会!”沐筱萝敛了眼底的惊慌,强自镇定。她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冰魄没有诚意,当时便该将楚玉的事呈报给楚云钊,而不是现身讲条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