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37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2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牢房外,久未吭声的楚云钊真是忍不住了。

    “你们真的不怕死!”楚云钊一脸阴森的走了过来,可惜铁栏内的四人对楚云钊的出现视而不见,简直当他是空气般的存在。

    “再来一局!”狄峰大声的嚷着,丝毫不把楚云钊放在眼里。

    “岂有此理!来人!将狄峰给朕拉出来!朕倒要看看,你有多不怕死!”楚云钊本就与狄峰有嫌隙,当初把他送到夏国,也是想他自生自灭,却不想居然让他混上了夏王的宝座,这怎不令他心堵。

    “楚云钊!你出尔反尔,如今沐筱萝还没到,你怎么可以动夏王!”见侍卫走了过来,段梓桐愤然挡在狄峰面前。

    “怎么不可以!你们的命都在朕手里,朕想什么要拿就什么时候!狄峰,你真是死性不改,短短十几天的功夫,居然能让晗月公主替你报不平,哼,倒是朕小看你了,也罢,如果晗月公主愿意替狄峰受死,朕可以考虑成晗月公主。”楚云钊冷笑着看向段梓桐,眼底一片幽光,

    “好!本宫替夏王死!”段梓桐一语,狄峰心头猛震,登时将段梓桐拉回到自己身后。

    “公主好意,狄峰心领了,狄峰素来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更不会让这等小人看贬了!”狄峰心下感激段梓桐,说算她只是一时意气,狄峰也铭记于心了。

    此刻###和朱雀已然将牢门打开,狄峰凛然走出铁栏。

    “要杀要剐随便,老子若是吭一声,便跟你姓!”狄峰冷眼看向楚云钊,漆黑的眸如子楚深海的漩涡,逼的人不敢直视。

    “哼!来人,把黑豹牵上来!”似乎是被狄峰的眼神震慑住了,楚云钊竟不敢与其对视,只命人将一只被驯服的豹子拉了出来。

    “狄峰,凭你再怎么硬的骨头,会硬得过朕这只黑豹么!松开它!咬!”楚云钊一声令下,便见驯豹师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紧接着,那只黑豹一改彼时温顺之态,目光凶残,口吐獠牙,前爪匍匐于地,后脚弓起。

    狄峰噎喉,额头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诚然他不畏死,可对死法还是有要求的,若是活活被豹子撕成碎片,那也过于凄惨了吧!

    就在狄峰彷徨之际,黑豹突然以离箭的速度狂扑过来,狄峰顾不得有想法,当即伸手欲挡。

    眼见着狄峰的双手狠狠掰住黑豹的獠牙,一人一兽拼死厮杀之际,黑豹突然出乎意料的惨叫一声,应声倒地,没了气息。

    别说是楚云钊,纵是狄峰自己都觉不可思议。

    “是蛊虫!”待###上前之时,赫然发现自黑豹的肚皮里,慢慢爬出一只红色的虫子。

    “岂有此理!”楚云钊利目如锥,上前一步,猛的挥袖,便见黑豹连同它身上的蛊虫顺间焦糊一片。

    “晗月公主救狄峰一命,狄峰下辈子一定奉还!”狄峰定了定心神,朝着铁栏后面的段梓桐拱手握拳。

    “楚云钊!你若敢碰夏王一根汗毛,我楼兰必定倾国之力替他报仇。”楼兰王没想到楚云钊竟如此丧心病狂,当即怒斥。

    “楚王适可而止,凡事该给自己留条退路。”封逸寒冷声开口。

    “朕不需要退路!也不惧楼兰!来人,上弩箭,朕倒要看看,晗月公主的蛊虫是不是什么都能操控!”楚云钊赤眼如荼,厉声低吼。其实段梓桐虽然不能操控弩箭,但能操控使用弩箭的人,可惜的是,她身上的蛊虫已经没了。

    “在婉儿心里,皇上一直是说话算数的呢,现在看来,是婉儿错了。”清柔的声音婉转悠扬,美妙动听,楚云钊闻声陡震,郁积在心底的思念如海水狂涌,将他的心淹没其间。

    “婉儿……”楚云钊惊诧回身,眼底顺间氤氲出一片雾气,依稀记得沐筱萝那一楚的冷漠,那双眼,仿佛利锥刺进了他的心脏,让他忘记呼吸,他怨过,恨过,可到最后,还是被无尽的思念占满了他整颗心。

    原来不管沐筱萝是不是痴儿,不管她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楚云钊却已经爱到无法自拔了。

    “沐筱萝,你傻啊!谁让你来的!”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狄峰狠狠骂了一句。

    “筱萝,你不该来!”封逸寒的心陡然揪起,剑眉紧蹙。

    “你这傻丫头,来了便是送死,我们四个正好凑桌,你来了多余啊!”楼兰王摇头,心底却对沐筱萝赞许有佳,有情有义,女中豪杰。

    “姐……筱萝妹妹,其实你来又能改变什么呢!梓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段梓桐心疼看向沐筱萝,眼底雾气蒙蒙。若两世皆死在同一个人手里,那该是怎样的无奈。

    “你们都给朕闭嘴!沐筱萝!你有没有错?有没有!”楚云钊狠戾咆哮,大步跨到沐筱萝面前,双手猛的掐在沐筱萝的雪颈上,

    “筱萝错了……”沐筱萝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嘴硬,什么时候该适当的屈膝。沐筱萝的回答超乎了楚云钊的预想,他本以为沐筱萝会坚持,为姐报仇,天经地义。于是乎楚云钊没有了再用力的理由,慢慢的松开手掌。

    “你错了?你知道自己错了?”楚云钊茫然看向沐筱萝,那张脸,美艳如初,依稀记得沐相府一楚,那么美的女子,一眼便走进了他的心里,或许从那一刻开始,他便爱上了这个女人,看似痴傻,却如同精灵一样的女人。

    “是啊,筱萝错了,早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筱萝便该让几位留在大蜀的。”沐筱萝耸了耸肩,懊恼开口。

    “沐筱萝!”楚云钊大声吼道。

    “皇上息怒嘛,筱萝也只是实话实说啊。现在婉儿回来了,皇上是否该放几位离开青峰山呢?”如果说在来青峰山之前,沐筱萝还在忐忑的话,那么现在,沐筱萝从楚云钊的眼睛里找到了自信,她相信楚云钊绝不会杀她。

    “做梦!他们若回去,岂会放过大楚!”楚云钊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道寒芒,几乎同一时间,沐筱萝倏的出手,将早已准备好的匕首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若非婉儿,他们也不会遭逢此难,若他们死了,婉儿自该偿命的。”沐筱萝的匕首紧贴在自己雪颈上,眸色清冷无波。

    “沐筱萝,你以为你还是朕心尖上的女人么!你想死,朕不会拦你!朕更不会为了你,放了他们!”楚云钊愤然看向沐筱萝,眼底寒蛰如冰。

    “是么?皇上既然不在乎筱萝,又为何冒险囚禁三国国君一国公主,皇上不惜犯众怒也要让筱萝回来,难道只是想让筱萝死在你面前?那好,筱萝成皇上!”沐筱萝眸色骤凛,玉腕猛的用力。

    “住手!”眼见着鲜血自沐筱萝的雪颈上蜿蜒而落,楚云钊大喝一声,倏的挥袖夺过沐筱萝手中的匕首。

    “皇上答应放了他们?”沐筱萝柳眉蹙起,冷眸看向楚云钊。其实就算是苦肉计,沐筱萝也不想在楚云钊面前伤害自己一分一毫。

    所以临来之前,沐筱萝特别用从冷冰心那里学的一招做了个装有鸡血的皮囊,敷在自己脖子上,虽然她的易容手法非常之粗糙,可有鸡血掩护,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

    “不可能!沐筱萝,你别太过分!你真以为朕是舍不得你?”楚云钊口是心非,除了舍不得,他还有什么理由要见沐筱萝,有什么理由不让她自残呵。

    “其实婉儿也很好奇,到底皇上在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像对大姐一样对待婉儿?到底皇上彼时的那些山盟海誓是真是假……”在楚云钊还没反应过来的空当,沐筱萝竟又从袖内抽出匕首朝自己颈项抵了过去。

    殷红的血,落在地上,宛如一朵开在地狱的曼珠沙华,看的楚云钊心痛如锥。

    “沐筱萝,你住手!”牢房内,封逸寒大声吼着,心里无法想象的疼。楼兰王亦皱起白眉,眼底寒光如刃。一侧,段梓桐不经意走到两人中间,小声嘀咕了一句。于是封逸寒的吼声更大了,楼兰王也不时悲痛开口,拿段梓桐的话说,那血是假的,我们最好再大声点儿,扰乱楚云钊的注意力。铁栏外,狄峰不明所以,喊的越发悲切!

    “放了他们!”眼见着沐筱萝的手紧紧握着匕首,楚云钊终是妥协,他实在无法承受沐筱萝就这样死在他面前,即便在此之前,他想过一千种折磨沐筱萝的办法。可当看到鲜血自沐筱萝雪颈涌出时,他还是心软了。

    “皇上,万万不可啊!放了他们,大楚就完了!”###闻声,忧心劝慰。

    “皇上真的肯为婉儿放了他们?皇上不怪婉儿么?”沐筱萝眸间含泪,声音透着浓重的哭腔。

    “放!”沐筱萝的眼泪,融化了楚云钊心里的冰冷。看着楚云钊眼中的决然,###等侍卫数跪在地上。

    “皇上三思啊!这些人不能放!若他们出去之后联合起来相助楚玉,后果不堪设想。皇上真想江山易主,真想将皇位拱手给楚玉么!”###悲戚开口,字字戳在楚云钊的软肋上。

    眼见着楚云钊犹豫不决,沐筱萝砰的扔了匕首扑进楚玉的怀里。

    “皇上,对不起……婉儿不知道皇上这么在乎婉儿,对不起……婉儿答应皇上,与他们立下字据将此事一勾销,再求他们相助皇上,可是婉儿求皇上别杀楚玉,毕竟他是为大姐才起兵造反的,好不好?”沐筱萝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倒退,楚云钊忽然觉得眼前的沐筱萝就是彼时那个痴儿,从未变过。

    “皇上……”###再欲开口,却被楚云钊拦了下来。

    “准备纸墨,如果他们肯签下五国互不侵犯的国书,并发誓不会支持楚玉,朕便放他们一条生路!”楚云钊终是心软,肃然开口。

    楚云钊怀里,沐筱萝悬浮的心缓缓落地,含着雾气的眸子柔情似水的看向楚云钊,在爱情面前,昏了头的未必都是女人呢,沐筱萝如是想。

    待五国国书签好之后,沐筱萝踩着细碎的步子走到四人面前,俯身施礼。

    “婉儿之前与皇上有些许误会,今日误会已除,婉儿在此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几位在离开之后,能助皇上攻打楚玉。”沐筱萝谦卑乞求,音色温婉。

    “若非看着楚后的面子,逸寒就算是死也不会与楚王妥协,这件事后,大齐不再干预楚国内讧,告辞!”封逸寒俊颜如冰,冷冷瞥了眼楚云钊,转身离去。紧接着楼兰王,段梓桐和狄峰亦先后走出山洞。

    一侧,###等人正欲跟出去,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皇上,您不会让###暗中杀了封逸寒他们吧?”沐筱萝一眼便看出###的心思,当即眸间闪泪的看向楚云钊。

    “###,传朕旨意,放他们安离开青峰山,如有抗旨者,抄家灭族!”楚云钊厉声道,###心有不愿,却还是领旨退了下去。

    待###等人离开,山洞内就只剩下沐筱萝和楚云钊两人,空气中渐渐迷散出一股暧昧的味道。

    “皇上,婉儿有罪,求皇上责罚。”沐筱萝觉得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硬是支棱起脖子,结果就只有挨砍的份儿,在生死面前,节操真是连屁都算不上。而且此刻的卑躬屈膝只是她在寻求自救的方法之一,不代表她人格出了问题。

    “你……不恨朕?”那一晚的话言犹在耳,楚云钊一步步走向沐筱萝,却没有伸手搀扶。

    “恨,筱萝自知道大姐死的真相,就恨极了皇上,大姐待婉儿那样好,如果不替大姐报仇,婉儿怎配活在世上!”沐筱萝双膝跪在地上,额头埋在双膝间,声音很低,却清晰无比。

    “既然如此,你又何须跪在朕面前?”楚云钊苦笑,上天真爱捉弄人,同父同母的姊妹,他恨极了一个,也爱痴了一个。

    “因为婉儿执着仇恨那么久,从来没有真心真意去了解皇上,在婉儿心里,皇上连大姐那样好的人都要杀,又岂会对婉儿真心,可现在婉儿知道,是自己错了……”沐筱萝的眼泪无声滑落,合着颈项的鸡血,浸湿衣襟。

    “因何知错?”楚云钊无法看着沐筱萝雪颈流血而无动于衷,遂自身上扯下长袍,缓缓蹲在地上。

    “皇上信么,婉儿这一行,是报了必死决心的,在婉儿看来,于情于理,皇上都不会为了婉儿放了封逸寒他们,所以婉儿带了匕首,既然救不出他们,索性将这条命赔给他们便是了,可是……”沐筱萝抬起闪烁着晶莹的眸子,下意识自楚云钊手里接过长袍一角,若是让楚云钊替自己包扎,难免不露出马脚,沐筱萝如是想。

    “可是什么?”楚云钊心疼看着眼前的可人儿,舍不得移开视线。

    “可是婉儿没想到皇上竟然肯放了他们,只是为了婉儿!这让婉儿如何不感动,如何不自省!诚然大姐的死无人可以改变,可是皇上对婉儿的心也是真的啊!”沐筱萝草草用长袍一角把脖子围起来,继而动情看向楚云钊。

    “所以婉儿肯跟朕回宫了?”楚云钊轻轻揽过沐筱萝,幽眸微微颌起时,有泪滑过,落在了沐筱萝的面颊上。

    如果不是无名为一雪前耻,没有按照与楚云钊事先安排好的计划行事,沐筱萝真的会以为楚云钊蠢到家了。所以在看到五辆由玄铁制成的囚车里分别扣着楼兰王,封逸寒,狄峰,段梓桐和寒锦衣时,沐筱萝忽然觉得是自己太过自负,一只狼,你如何要求他会因为爱上羊,就拒绝荤腥。像楚云钊这样睚眦狭隘的禽兽,又怎么肯因为她的那些话而宽容一次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