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32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楼兰王?不会吧?你确定没有看错?”赵顺满目惊愕,如果得楼兰王支持,那楚玉自然不会有缺钱短粮的情况发生了。

    “汀月当然不会看错,彼时汀月与娘娘到楼兰国时,曾见过楼兰王,那一身金光,俨然佛祖下凡。”汀月回答的十分中肯。

    “没想到楚玉居然得这样的贵人相助……”有民心,有物资,这场内讧到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啊!

    “还有一件事宰相大人有所不知,王爷的师兄是武林盟主燕南笙,所以济州行馆明里暗里都有人监视,娘娘与奴婢若是在济州,铁定是逃不出来的。这些都是汀月偷听来的,希望能帮得到宰相大人。”汀月神秘兮兮的看向赵顺。

    “难怪楚玉敢举旗造反……”就在赵顺惊愕之余,管家已然自皇宫里端来五道所谓的极品。

    看着桌上的燕窝鱼翅,赵顺无意识的噎了下喉咙。

    “娘娘,您快趁热吃吧,凉了就没有这个味道了。”汀月为沐筱萝夹了两道菜,恭敬开口。

    “哪有什么味道啊!勉强能咽就是了。”沐筱萝表情艰难的尝了口燕窝,悻悻道。一侧,赵顺目露悲愤,纵是国君也未必能舍得这样奢华,这沐筱萝果真是被楚云钊给惯坏了。

    待赵顺离开,汀月这才凑到沐筱萝身侧,忐忑开口:

    “娘娘,您觉得赵顺会相信奴婢刚刚的那些话吗?”

    “他可以去查啊,你说的那些话里,哪句不是事实。”沐筱萝敛了眼底的稚嫩,继续品尝瓷碗里的燕窝,虽比不上万皇城的极品血燕,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沐筱萝唇角微勾,笑意深沉。

    子楚时分,沐筱萝睡在平板木床上辗转难眠,索性起身坐了起来,就在这时,殷雪突然出现。

    “回来了?”沐筱萝狐疑看向殷雪。

    “属下怕娘娘有事,不敢在夏宫逗留太久。”殷雪淡声回应。

    “有查到什么?”沐筱萝心知殷雪惦记自己,一股暖意入心。

    “回主人,原来这个夏王膝下无子,共有九位公主,而九位公主中,属硕荣公主最得宠,如果不是出了意外,身为九驸马,狄王爷很有可能会继承大夏国的皇位。”殷雪一语,沐筱萝唏嘘不已,到底这夏老头儿前辈子造了什么孽,居然落得死后无人送终的境地,这一刻,沐筱萝脑海里忽然涌出沐震庭临死痛苦的表情。后悔了?沐筱萝摇头,重生之后,她对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后悔,只能说是遗憾罢了。

    “继承皇位?这可诱人了,这样一来,狄峰被人冤枉也不是没有可能。”沐筱萝了解狄峰的脾气,虽然倔强却不失圆滑,否则他怎么可能在楚云钊的打压下活的那么逍遥自在,所以说他杀了夏芙蓉,沐筱萝还是不信的。

    “属下从一个太监那里得知除了狄峰,还有两位驸马可以与之匹敌,亦是夏王心中人选,分别是大驸马,夏朝骠骑大将军的长子冯远山。还有就是五驸马夏侯渊,这个夏侯渊是齐国皇室,文才武艺皆很出众,原本不该流落到这种穷乡僻壤,奈何华妃从中作梗,才会入赘夏国。”殷雪据实禀报。

    “夏侯渊是齐国的啊!”沐筱萝挑了挑眉,眼前忽然浮现出封逸寒的俊颜,自楼兰之行,他们似乎再未见面了。

    “属下回来的时候,顺便走了趟骠骑大将军的府邸,发现冯远山的父亲冯义正在偏房揽红抱翠,一脸淫相,丝毫没有将军该有的警觉。”殷雪心生鄙夷。

    “是么……对了,楚玉还好?”沐筱萝心下微沉,能做到骠骑大将军这样的位置,冯义绝对不是凡夫俗子,至于殷雪所见一切,如果不是冯义老糊涂了,就是另有隐情。

    “回主人,王爷如今正被关在刑部天牢,而且与狄峰关在了一起。”殷雪一语,沐筱萝终于明白为何发生这么大的事,狄峰却久未露面。

    “狄峰也不仗义啊,明知这么危险,还诓本宫和楚玉过来助他,等本宫见着他,看本宫怎么数落他!”沐筱萝一语成谶,翌日清晨便有幸见到了天牢里的狄峰。

    且说沐筱萝第二日才一醒过来,便见赵顺率领三十多名侍卫,强拉硬拽的将自己和汀月送进了天牢,与此同时,楚玉已然成了夏王的座上宾,不止如此,那个倒霉的大楚礼部侍郎林守诚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人结果了性命,死的那叫一个冤枉。

    当沐筱萝被推搡着走进天牢时,心中无限感慨,想她沐筱萝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当看到头顶那一片蔚蓝的天空,忽觉自己还是孤落寡闻啊!

    “小白痴!看什么呢?”狄峰瞥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沐筱萝,冷笑一声,楚云钊简直瞎了眼,居然会看上这么个白痴,虽说长相不赖,可到底是个傻子。

    “这么白痴的设计,谁想出来的啊?”沐筱萝依旧仰望天空,丝毫不理会狄峰的语出不敬。

    “你……你说什么?”狄峰闻声微震,转尔刻意打量着身侧的沐筱萝。

    “九驸马耳朵不好使了?那本宫说的大声点儿,本宫再白痴,也不比某些人,才半年的时间,便从高高在上的驸马变成坐穿牢底的阶下囚!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人诚不欺我呵。”沐筱萝樱唇勾起,鄙夷之态尽显。

    “你不是白痴?沐筱萝,你居然不是白痴!”狄峰不可置信的看向沐筱萝,眼中尽是质疑。

    “真不明白,为什么每个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这副表情,难道本宫不是白痴这件事就这么让人难以接受么!”沐筱萝轻叹口气,不以为意的摇头。。

    “你既然不是白痴,为什么还要装痴扮傻?”狄峰疑惑不解。

    “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问本宫这个问题,唯独狄王爷不该。”沐筱萝这才收回视线,转眸看向身侧的狄峰,半年未见,狄峰消瘦了不少,不过这也难怪,大夏国的生活水平的确不尽如人意。

    “为什么?”狄峰不解。

    “那筱萝倒要反问王爷一句,当初你在大楚终日醉生梦死又为了什么?”沐筱萝一语,狄峰越发不理解了。

    “本王那么做,是为了在楚云钊脚下苟延残喘的活着,若非如此,楚云钊会放过本王?可你不一样,你是楚云钊的宠妃,现在又是楚后,你没有理由啊!”狄峰不以为然。

    “如果筱萝不是傻子,楚云钊会宠着筱萝?会封筱萝为后?”沐筱萝眸色幽深,唇角一抹寒意。

    “这话不假,凭楚云钊多疑的个性,你难保不会成为第二个沐莫心。”身处大夏,狄峰也少了顾虑。

    “听狄王爷的意思,似乎是怀疑大姐的死因?”沐筱萝暗自吁了口气,看来这世上精明之人远比她想象的要多呵。

    “难产?那些御医都他娘的是白痴么!”狄峰嗤之以鼻,对于彼时的沐莫心,他还是有几分敬重的。

    “所以说傻与不傻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会不会装傻,装的好了,拜为皇后,装的不好就会成为阶下囚,还有可能会是刀下鬼。”沐筱萝收回话题,一脸悲悯的看向狄峰。

    “说什么风凉话呢!你不也坐在这里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听说你不是被楚玉虏走了么,而且……”狄峰突地闭嘴,一阵沉默之后,那双眼变得阴光森森。

    “沐筱萝!当初是不是你把本王唬弄到雍和宫的?是不是?”狄峰前思后想,彼时楚玉矢口否认,既然不是楚玉,定然也不可能是楚云钊,除了他们两个人,那就只有眼前这位装痴扮傻的沐筱萝了!

    “做人难得糊涂,王爷又何必这样斤斤计较呢。”沐筱萝觉得与其小心翼翼的遮掩,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

    “本王斤斤计较?你现在还好意思说本王斤斤计较!你!”狄峰的拳头挥舞了半天,始终没有落下去。沐筱萝为狄峰庆幸,如果他敢挥下来,惨的一定不是自己。

    “王爷不打算教训本宫了?”沐筱萝好奇看向狄峰。

    “罢了,人各有命,谁也不敢保证本王留在大楚会比在这里活的时间长。”狄峰苦笑。

    “王爷能有这番觉悟,筱萝甚是欣慰,王爷放心,有筱萝在,保你不死。”沐筱萝信誓旦旦,换来狄峰嗤之以鼻。

    就在这时,天空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沐筱萝无措之际,狄峰突然从墙壁上抽出一块木板,木板嵌在墙缝里,正用遮雨之用。

    “真有创意!这牢房谁设计的啊?”沐筱萝欲哭无泪,欲笑无声了。

    “本王啊!怎么样?”狄峰完没听出沐筱萝言外的贬损之意,得意洋洋指了指自己。

    “殷雪,告诉他怎么样。”沐筱萝很是温柔的唤出殷雪,片刻之后,狄峰输的那叫一个顺理成章。此刻,沐筱萝已然坐到了木板下面,悠哉游哉的看向雨中独站的狄峰。

    “沐筱萝!你欺负人!”雨势大了,狄峰顺间被浇成了落汤鸡。

    “欺负人?你以为本宫是白骂的么!”沐筱萝悻悻开口,狄峰这才恍然,感情沐筱萝一直记着仇呢!

    就在沐筱萝被关的第二日,赵顺便带着一行随从出现在了牢房门外。

    “老臣有眼不识泰山,委屈了楚后,还请楚后莫要见谅才是。”见赵顺如此,沐筱萝心道必是楚玉说了什么,现在也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

    “不知者不怪,老丞相能亲自到天牢给筱萝赔罪,是筱萝的荣幸。”沐筱萝敛了眼底的神色,一片温和的看向赵顺。

    “楚后请!”赵顺表面恭敬,心底却十分憋气,沐筱萝既然不傻,那昨晚显然是在折腾他。凭沐筱萝阅人无数,她自然能猜到赵顺的小心眼儿,不过她也不在乎,只转身看向狄峰。

    “大楚居然出了像王爷这样禽兽之徒,真令筱萝汗颜,此事筱萝必定会让夏王严惩,狄峰,你太让本宫失望了!”沐筱萝冷漠转身,随后毫不犹豫的走出天牢,直至众人离开后,狄峰终于怒了:

    “沐筱萝!你还是不是人呐!是不是”

    待沐筱萝离开天牢后,直接被赵顺带进了夏宫,汀月自然也被放了出来,跟在沐筱萝左右。

    初入承乾宫,沐筱萝还以为是到了万皇城的茅房,毫不夸张的说,承宫的装潢真的很一般。

    “筱萝,你没事吧?”沐筱萝才一踏入宫门,楚玉便已起身迎了过来。

    “筱萝没事,让王爷挂心了,大楚沐筱萝叩见夏王!”沐筱萝刻意与楚玉保持距离,语调恭谦的走到正座老者面前,俯身施礼。这样动乱的时期,她断不能与楚玉传什么谣言出来,人心最易变,稍有差池,她会害的楚玉一败涂地。

    “楚后客气了,来人,赐座。”夏王捋着花白的胡须,满脸慈祥。这让沐筱萝想到了沐图,彼时自己被救回济州,曾往莽原去看沐图,奈何人去房空,沐图因为自责竟然离开了,沐筱萝临行前还交代奔雷务必找到沐图,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沐筱萝深知这个道理。

    “筱萝多谢夏王。”沐筱萝莞尔微笑,旋即坐到了楚玉右手边的藤椅上,或许是夏国产藤的缘故,这藤椅坐起来倒比楚宫的还要舒服。

    “肃亲王,如今我主已弃楚云钊,愿与王爷签下结盟国书,希望王爷能慎重考虑这件事,为表诚意,我主已命老臣斩杀了楚云钊派来的使节林守诚。”坐到楚玉对面的赵顺恭敬起身,虔诚提议。

    一侧,沐筱萝眸色微震,旋即小声问向楚玉。

    “你没答应他们?”沐筱萝觉得这件事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他们都没有吊人家胃口的资本。

    “他们没放你,本王怎么可能答应。”楚玉的眸那样闪亮,光芒万丈,仿佛是照进了沐筱萝的心里,扫尽阴霾。

    “筱萝觉得这件事不可再拖了。”沐筱萝低声开口。无语,楚玉正了正身子,继而起身,朝赵顺还礼,之后转尔看向夏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